首页 同人 街机苹果机无限金币版

第4503章 待会你会知道我是谁

“回王后娘娘的话,倒还算是认真,就是学的慢了些。”
   王后娘娘轻应一声,便坐到一旁的石凳上,一脸漠然的看着傲雪,“走两步看看。”
   “是。”傲雪应着便走了几步,这一来一回倒是颇有样子。
   “倒有些样子了。”说着便站起身来,绕着傲雪仔细端详了起来,这脸蛋也算是精致,这身段也颇为修长,乍看是个美人胚子,就不知这人是否可以用得上。
   傲雪立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惹了这王后娘娘不悦,这打探之意也并非没有发现。
   这柯王宫比那信王宫更多的寒意,让她颇为抖瑟。
   “原籍是哪儿,家里还有些什么人都一一说来。”
   “是。民女林傲雪,原籍碧水镇,家里尚有一父,名唤林尚往,主要经营陶器生意,但现在与爹爹相离,不知何处。”
   “相离?”王后娘娘略向了一下,又说道,“你是如何与太子相识的。”
   “回娘娘的话,民女是为了研习陶文化而至万里镇,与太子殿下相识的。”
   “哦?那么你们可有过其他逾越之事!”
   这话一出,傲雪心顿时一惊,好在平日学会了心性淡泊,但也藏了去,“回娘娘的话,从未有过。”
   “你最好别骗本宫!”
   傲雪一听连忙跪下,道,“民女不敢!”
   见她那赤诚的样,王后倒也信了,“起来吧。”又说,“你们继续,本宫有些倦了。”说着便转身离去,却不忘看那林傲雪一眼。
   傲雪见王后离去了,倒也有些宽心,只是这言语之间总觉得时时存在着危险,让她反倒有些后怕。
   一旁的月儿瞧了一眼那傲雪,扶着王后珊然而去,却瞧见了王后眼中的精算。
   “月儿,你觉得这林傲雪怎么样。”
   月儿道,“这林傲雪看起来有些呆呆的,但是却也明理。”
   王后点了点头,眯起了眼睛,喃喃着,“真不知这林傲雪对于太子而言究竟是何角色。”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太子殿下近日如何。”
   月儿自小服侍王后,当然明白她所言何意,“回娘娘的话,太子殿下近期对这林傲雪倒是不闻不理,全然交给了娘娘呢。”
   这话说来,反倒让王后有了一丝困惑,这儿子对这林傲雪到底是何想法,说是关心又像是冷待,说是冷待可是那日纳妃之言又不像假,昨日又乖乖的交上了虎符,他到底是真听话还是假听话。
   经过了昨日的交兵,柯桑怀心里满是恼意,却始终咽了下,此刻他只是茫然的坐在椅上,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乌尔在一旁候着,看着他那凝重的脸色也不敢惊扰,主子的心思太深,深到他都有些惶恐,本以为他是为那林姑娘而恼,却谁知并非如此,这些年了,他都摸不准主子的意思,真是觉得有些怕怕。
   柯桑怀忽然立起身,便去了赋格殿,此刻当务之急最重要的应当是父王的身子,至于这外戚当政也得有些时日,这翻来覆去的想着也总觉得被人窥视。
   亲自端着药,为父王喝下,只是柯王始终昏迷着,这倒有些麻烦,喝了吐,吐了喝,让他心慌不已。
   胡公公来到宫里,却见柯桑怀在喂药,连忙迎上前叩拜着。
   柯桑怀只是应了一声,便将药碗置在了案上,问道,“父王如此昏迷已经多久了。”
   “回太子殿下的话,已有四日了。”
   “四日了,哎……下去吧。”胡公公诺了一声,便立在了宫门口,时不时的往里望去,生怕柯王醒来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不被自己所知。
   转眼便过了一月有余,傲雪躺在床上,看着那朦胧的床帐,不知不觉得睡意便袭了上来。
   七夜悄悄的打开了窗,跃了进来,这一月以来他****关注着傲雪,看着她手上的伤痕若隐若现,看着那略显消瘦的脸颊,便不由的心疼着。
   坐在了床边,望着她那苍白的脸,忍不住伸手抚了上去。
   仿佛感觉到有人的靠近,傲雪猛地睁开了眼,却看到那背光的人影,竟是七夜。
   七夜躲闪不及,正欲转身离去,却被傲雪紧紧的抓着手腕,只得顿在原地。
   “你怎么在这儿?”
   傲雪的声音依旧是那般的柔切,让人怀念。
   七夜只是背着身咬着牙什么也不肯说。
   想起之前总觉得有人在身边陪伴着自己,可是醒来却又不见踪影,难道这都是他吗?
   “你一直陪着我,是吗?”
   七夜斜过眼,看着傲雪那略显震惊的眸子,只是皱起了眉头。
   傲雪有些心疼的低下了头,她始终记得两月多前,信国大破,他那伤离的摸样,他那决绝的言语,如今看着他的表情,她就知道,其实这两个多月来他一直陪伴着自己。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值得吗?”
   对于七夜,她始终无法摸清心里的那丝触动,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是他陪伴着自己,在自己危难时,又是他守候着自己,这份情谊她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只想对你好。”
   有些惊愕的抬起眼,望着他,这番言语,曾和还是何荆沧时的柯桑怀那般相像。
   “那日,我——”
   “我不管,我是气,气!但是不知怎的就是放不开手!”
   傲雪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竟想不到他对自己痴到这个地步,“可是我……”
   七夜垂下眼,不在说什么,只是用手掰开了她的手指,咬着唇,那般深切。
   “放开我吧,会有比我更好的。”
   这话一出,七夜顿时愣在了原地,转过眼大吼着,“不!除了你!我谁不要!”
   声音是如此的响亮,傲雪一下子慌了神,站起身来就捂着他的嘴。
   在这后宫里,到处都是耳目,料不定此刻就有人前来要抓人呢。
   傲雪深吸了一口气,忙说,“你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我——”
   “快!”
   七夜见傲雪那紧张的摸样,只是允了一声便迅速离去了。
   傲雪连忙躺上床,看到那半开的窗外亮起了点点火光,心里一慌,闭上眼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
   屋外那碎密的脚步声接连不断,还夹杂着他人交谈的碎音。
   “刚刚听到没有,有男人的声音在这附近响起!”
   “听到了。”
   傲雪紧张的紧紧拽着背角,听着那附近正在巡逻的将士的声音,心噗通噗通的跳着。
   “怎么样,找到没有!”
   “没有!”
   “在找!”
   过了好一会这声音才算是消停,傲雪这才缓了一口气。
   赋格殿里,柯桑怀倚着床打起了瞌睡,一旁的乌尔是在有些不忍心,便说道,“主子,夜深了,该回宫了。”
   勉强支起身子,甩了甩头,“恩。”
   此刻,柯王皱了皱眉,睁开了那沉睡已久的眼,张唇喃喃着,“水……”
   这微乎其微的一声却映入了他的耳中,连忙凑近一听,“水!”
   柯桑怀立马倒了杯水走到床边,扶起柯王喂他咽下。
   咽下了水后,柯王喘息着睁开眼,却瞧见自己的儿子,伸出手来,浅笑着。
   “桑怀。”
   “父王,你总算醒了!”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一旁的乌尔,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