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56章 全本完

和他一样,郁祁城相继将后面的一双儿女抱下来。

只不过抱完两个小的以后,还有副驾驶正冲着他张开怀抱的许静好,一脸跟儿女争风吃醋的小模样。

郁祁城莞尔,谁让他娶了个小妻子呢。

俯身,很乐意之至的将她也抱下来,旁边的一双儿女就又开始吵闹起来,争抢着去牵他的手。

许静好这会儿也没介意,而是转身奔向普拉多。

“小白!”

“静好!”

两个升级为妈妈的年轻女人,相互握住手。

结婚之前,她们就因为在同一间杂志社共事而结下了友谊,现在不仅仅是闺蜜,也成为了姑嫂关系,就更加亲近了。

她们走在前面,郁家两兄弟在后面。

郁祁汉回头瞅了眼,“大哥,你是不是该考虑换个车?”

“好想法。”郁祁城沉吟。

说话间,他们两家乘坐电梯上了楼。

按了门铃没多久,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郁祁佑看到他们后怔了下,“几点了?你们过来这么早,不是说好十点才出发?”

没有人回答,而是都齐刷刷的瞅他。

郁祁佑拧眉不解,恍然想起什么后,急忙将身上围裙摘下来,再看向自己的两个兄弟,脸上表情不自然极了。

“大哥,静好,祁汉,小白,你们来了!”

在他身后走过来一个纤细的身影,很柔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嗯。”郁祁城点头,眼尾扫过二弟。

“咳!”郁祁佑清了下嗓子,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将围裙塞在妻子手里,“那什么,别都在门口站着了,把我大外甥和外甥女们冻到,快进屋!”

就这样,热热闹闹的一群人进了房间。

这样的家庭温馨时刻,女人们自然是和孩子在一起,男人们聚一起。

“咳!随便坐!”

郁祁佑招呼着,被他们盯的不自在,掩饰的说,“我刚刚……研究一下围裙花样。”

“大哥,我记得有人好像说过,厨房是女人才待的地方,还嫌弃你来着?”郁祁汉扬眉,瞥着自家大哥慢悠悠的说。

“嗯,有这回事。”郁祁城严肃的点头。

“我是研究一下围裙花样!”郁祁佑挂不住脸了。

郁祁城和郁祁汉相视了一眼,都很有默契的笑起来。

郁祁佑面子彻底扫地,只好往后仰头问天花板,好在郁祁城家的龙凤胎再加上郁祁汉家的儿子,嘴里嚷嚷着“二伯”、“二叔”的奔过来,给了他不少安慰。

“二伯,凯哥哥还没有起来吗?”

“二叔,凯哥哥是不是睡懒觉呐?”

……

孩子多,就是容易吵闹。

他们三家孩子出生的日期都很相近,不过最早怀孕的还是杜悠言,所以儿子出生后荣升为了老大。

郁祁佑告诉他们的凯哥哥正在楼上刷牙,就又开始吵着要上去。

白娉婷勾勾手,“孩子们,我带你们上楼!”

在吵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后,杜悠言和许静好相继也进了客厅。

“祁汉,怎么了,你惹小白不高兴了?我看她似乎心情不好的样子。”前者看了眼楼上,关心问。

“甭提了!”郁祁汉闻言,一脸憋屈的诉苦,“早上出门时,她要开车,我没让,一句话没顺她心意,就给我甩脸子了!唉,孕妇的情绪也太不稳定了,家属着实不易啊!”

郁祁城点头,郁祁佑拍肩。

而其余两个曾经的孕妇,表示同情。

待吵闹的身影再次从楼梯间出现时,郁祁佑站起身,“咱们出发吧!”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度假村。

孩子们最为开心,欢呼声一片,不停的拉着妈妈的问东问西。

中午简单的吃了一口,度假村里有个不小的水库,里面有垂钓上来的活鱼,到了晚上,有厨师烹饪了一桌鱼宴。

都是家人,用餐起来也比较随意。

杜悠言将鱼刺挑出来以后,再检查一遍才夹给儿子,旁边坐着的白娉婷和许静好都在做同样的动作,不过后者比较麻烦,因为有两个。

目光不禁看向白娉婷,以及她微鼓起的小腹,“五个月了吧?”

“是啊!”白娉婷点头,手温柔的覆在上面。

结了婚以后,女人的问题除了丈夫,围绕最多的也就是孩子。

而现在郁家唯一怀有二胎的就是老三媳妇了。

“我听说啦,是女儿?”杜悠言笑着又问。

“对!”郁祁汉抢答。

要知道这件事他从早上憋到了现在,自己又找不到话题开口,就等着有人问,终于等来了,立马来了精神。

“确定?”郁祁城沉声问。

“不会又像上次一样?”郁祁佑慢悠悠的紧随其后。

“……”郁祁汉被戳到痛处。

白娉婷怀第一胎时,他很期盼能像好友池北河那样拥有个女儿,到了五个多月产检时医生也告诉是女孩儿,给他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结果没想到,等到生产那天,助产护士却告诉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以至于他怀疑的问是不是抱错了。

想到之前的经历,郁祁汉挺直脊梁骨,十分肯定的语气,“这次我分别找了三个妇产科的老主任,绝对错不了!”

对面的白娉婷闻言,直翻白眼。

鱼宴结束后,他们一行人去往大厅的休息区吃水果。

郁祁汉自从提到女儿话题以后,整个人难掩得意洋洋,似乎还觉得不够,对着两个兄长扬眉,“大哥、二哥,我很快就有女儿了,羡慕吧?”

“我儿女双全,不羡慕。”郁祁城无动于衷。

“德行!”郁祁佑斜睨了眼,撇嘴,“你二嫂已经是高龄产妇了,我可不舍得让她再生,同样不羡慕!”

“……”郁祁汉像泄了气的皮球。

原本想要炫耀一番,可是没有人买账,这颗骚、动的心啊!

不光是在两个兄长这里踢到了铁板,等到他回到自己老婆那里求安慰时,换来了轻飘飘的一句,“晚上我和静好还有二嫂一起睡!”

楼上的套房里,按照他们家庭开了三间。

白娉婷提出来睡觉安排以后,就把大嫂杜悠言和二嫂许静好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孩子们都交给了丈夫,而郁祁汉被撵到了郁祁佑套房的客厅沙发睡。

许静好拉着被子,笑嘻嘻的,“小白,可真有你的!刚刚我看祁汉脸都绿了!”

“哼,得整治一下他!”白娉婷得意。

“哈哈!”许静好捂着肚子。

杜悠言在旁边看着她们两个,也不禁眉眼弯弯。

之前常年待在国外的关系,交的朋友都有限,而且又因为职位的关系,她看起来和她们两个比略显的死板,而且年纪上也的确要大几岁,不过和她们一起觉得都更年轻起来。

虽然说杜悠言和许静好,是因为陪白娉婷,但平时过年过节时,哪怕都聚集在了郁家,也很少能有这样的机会。

大牀是两米四宽的,她们三个睡一点都不拥挤,许静好和白娉婷本身就是闺蜜,而和杜悠言也早就处了很好的关系,所以没有任何尴尬,反而有聊不完的话题。

这样并排躺在一起,好像都回到了大学时代般。

聊着聊着,困意来袭。

房间里逐渐都只有匀长的呼吸声。

睡在外面的杜悠言,被手机震动给惊醒,眯了眯眼,近距离的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看清楚以后,心跳漏了一拍。

她放在耳边,“……喂?”

“睡了?”郁祁佑在那边问。

“嗯。”杜悠言老实的回,还打了个哈欠,“刚睡着……”

郁祁佑沉默了两秒,没好气的说,“回来!”

“啊?”杜悠言有些呆。

“我让你回来!”郁祁佑磨牙。

“不好吧,我和静好都答应小白的,晚上要一起睡……”杜悠言抠着手机边缘,讷讷的纠结说,要是这样临阵脱逃了多不够意思。

“儿子哭了!”

“你哄就行了啊……”

“他哭的厉害!”

“给他玩玩具,或者泡奶,你不是很有办法……”

郁祁佑在她连着反驳两句后,顿了顿,忽然又说,“我刚刚在浴室洗澡时踩滑摔了一跤!脚腕好像扭到了,现在肿起来了,很疼!”

“非常疼。”末了,他又加上一句。

“怎么弄的?”杜悠言一听,紧张起来。

看了眼黑暗中熟睡的两人,“等我,马上回去……”

摸到牀头柜上的眼镜戴上,杜悠言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移动着离开房间。

门关上,她才吁出口气,对于她来说这种事情都是紧张的,惦记着他的伤势,一秒都不敢耽搁,趿拉着拖鞋快步往对面房间跑。

未等敲门呢,就已经自动打开了。

杜悠言连忙走进去,注意到套房里只有他一个,不禁问,“祁汉呢?”

“他去大哥房间了!”郁祁佑回答。

“哦。”杜悠言点头,没有多想,关心的问,“你的脚怎么样?”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郁祁佑眉眼慵懒。

杜悠言接到他电话以后就很担心,尤其是听到他说扭到了脚腕,虽然车祸距离现在都已经过去快四年了,但总怕有后遗症,所以很焦急。

她刚弯身的想要查看,身体忽然一轻。

还未反应过来时,人就已经被他抱着往卧室走。

“喂……”

她低呼的抗议。

可是没有用,下一秒被丢在了牀上,“啪嗒”的一声,房间的灯光也全部暗了下来,她被他掀开被子压在了里面,“关灯怎么看啊……”

这句话说完以后,她就再也没发出声音。

大牀已经在有规律的响动。

套房里,还剩下了两个女人。

许静好翻了个身,顿了没两秒,回头瞅了瞅熟睡中的白娉婷。

一双杏眼骨碌碌的转了转,虽说她没有接到电话,但还是掀开被子,将拖鞋拎在手里,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找自己丈夫。

谁让她实在离不开他的怀抱呀!

刚迈出两步,后面就传来白娉婷怨怼的声音,“你也要走?”

“咳!那个什么……”许静好尴尬,转过身,挠了挠脑袋,支吾起来,“小白,我不放心嫣嫣和峻峻,怕他们闹起来你大哥吃不消,所以我回去看看哈!”

说完,生怕被抓回牀上,脚底抹油的跑没影。

到了斜对面的房间,许静好偷笑,抬手敲门后,故意捏住鼻子。

“谁?”

里面沉沉的男音传出时,她细声细气的,“你好先生,客房服务!”

郁祁城听到后,勾唇低笑出声。

不需要细辨,只听到第一个发音就知道是她。

拉开门,果然是自己的小妻子,正贼笑的瞅着他,然后扑过来。

郁祁城伸手去接,她干脆就耍赖的在他怀里不撒手,手臂绕到后面抱住他精壮的腰身,两只脚踩在他的上面,亦步亦趋的往里面挪。

“怎么回来了?”郁祁城挑眉。

“干嘛,难道你不想!”许静好噘嘴。

“没有。”郁祁城莞尔,抚着她眉眼,“不是答应陪小白?”

“确实是答应她了,只是人家实在是想你嘛……”

许静好冲着他眨眼睛,说到最后干脆对着他呵气如兰,朝着里面的小牀看了眼,“孩子们都已经睡了?”

“嗯,嫣嫣和峻峻玩的太累,回房间就睡了。”

“咦?就他们俩?”

发现什么,许静好惊讶的问。

郁祁城知道她问的是谁,“刚刚祁佑过来抱走了。”

晚上的时候,她们三个女人结伴去了白娉婷的套房,而郁祁汉被撵了出来,儿子也抛弃了他,跑来要和嫣嫣峻峻一起睡。

“唔。”许静好再次眨眼,手从他浴袍里伸进去,“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呀!”

郁祁佑喉结滚动,哪里经受得住她撩拨。

几乎在瞬间,身躯就已经僵硬到发烫起来。

搂着她细腰的手往上用力一提,低头,便准确无误的吻上她的嘴。

身上的睡衣和浴袍都分别扯的脱落,许静好气喘吁吁,虽然每次都是她起的头,可到最后求饶的也都是她,咽了口唾沫,颤声问,“会不会吵醒他们?”

“去浴室。”郁祁城哑声。

“你好坏”杜悠言叱了句。

可虽然嘴上那样说,却迫不及待的跟着他进了浴室,门关上后,从灯光里看到交叠出的两道身影,伴随着渐渐逸出的破碎声音。

和这里不同的是,白娉婷正幽怨的瞪着再次闭合的门板。

怕小嫣嫣和小峻峻闹?

才怪!

这大嫂和二嫂,都太不靠谱了!

撇着嘴在心里念了好几句,她拉高了被子,盖住脸。

隐约听到有脚步声响起,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待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吓了一跳,忙拉下被子去瞧,嘴却被堵住了,有湿润的舌进来。

“唔唔……”

白娉婷睁大着眼睛。

看清楚对方是谁后,更加的火大。

没好气的用力猛推开,她气呼呼的擦着嘴角,“你回来做什么!”

“怕你一个人孤独寂寞冷!”郁祁汉笑的邪气。

“呸!”白娉婷白眼。

“是不是这时候才发现还是自己老公好?”

“尼……”

郁祁汉声音盖过她的,“嘘,别吵到孩子!”

白娉婷看了眼他刚刚放在小牀上睡得香甜的儿子,后面的妹字,她只好硬生生的吞咽下去。

重新拉高被子的翻了个身,她用后脑勺和后背对着他。

只是没安静几秒,就听见她在低喊,“干嘛,别动手动脚,嗯……”

第二天,三家按照原计划在江岸上户外BBQ。

区域设计的很好,有专门的护栏,防止小朋友会有不小心掉下去的危险,支起的烧烤架,上面已经放上了牛羊肉和时蔬,还有垂钓上来的鱼,江风吹拂而过,香味四溢。

男人们负责烧烤,女人在准备食材,配合的很完美。

三兄弟生火准备时,不时朝着自己妻子的方向看过去,和他们三兄弟不同的性格一样,郁家的儿媳一个活泼开朗,一个娴静端庄,一个古灵精怪。

这样的组合搭配,倒是很有趣。

“妈妈,为什么那个姐姐和哥哥说下辈子还要在一起呢?”

“因为他们很相爱呀!”

……

旁边放着的小电视,正播放着某个爱情剧的结局。

三兄弟乏味的烧烤间隙里,竟然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蓦地,突发奇想,忍不住再次朝着她们望过去,都面露期待的问着各自妻子,“老婆,下辈子还要不要和我结婚?”

“这我可得想想!”白娉婷傲娇的昂头。

“……”杜悠言脸红的低头,人多不好意思回答。

许静好嘴里塞满了小番茄和哈密瓜,腮帮子鼓鼓的,像是只小松鼠,闻言冲着自家老公娇憨的笑,不假思索的一口道,“我要!”

江风徐徐,这岁月真好。

全文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亿万总裁明星妻亿万总裁明星妻吴小佐|现代言情【小佐已有完本VIP作品《倾国舞姬》一本,坑品有保,绝不太监】这一切的一切都怪她那该死的老爸,欠了人家一屁股债,为了还债艾薇儿不得不卖身为奴,去滥情总裁净纬家打工,只因一时正义感复苏而得罪眼前的恶魔,从此以后,她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眼前这男人年轻英俊不说,背后势头还强悍惊人,只因她小小得罪过他,他便小人计仇的将她活生生掳走,成了他的阶下囚。本以为囚犯的生活会变得痛苦不堪甚至会被惩罚至死,可万万没想到,这个英俊的男人居然将她当成了宝,难道这是他整她的方式之一?自此,刁蛮女招惹上了冷酷恶魔,演绎了一场场让人忍俊不禁、白沫横飞的浪漫情事……
  • 蹉跎岁月的爱恋蹉跎岁月的爱恋傀潼|现代言情6年后,当再次遇见。韩溪和陆跃都只有一个感觉,被算计了!这场被安排好的相遇,并没有如安排者想得那般干柴烈火,轰轰烈烈。韩溪苦笑,纵使岁月把他打磨地不易悲喜,她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嫌弃。再见,又何必呢?陆跃只是觉得,孩子都有俩了,有必要一副“我还爱着你”的模样吗?他真的是吃错药了才答应回到这个城市!
  • 嘘别看你背后嘘别看你背后八弄|现代言情你的身边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吗?比如说晚上睡觉透不过气?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莫名其妙感到熟悉?半夜醒来听到楼上有钢珠落地的声音……有他们在,你不用怕。有人称他们为天师,有人称他们为神棍。他们,是隐匿于人群中的“普通人”。时代进步了,天师也要吃饭。所以开酒吧的去开酒吧,开画展的去开画展,妞照泡,钱照收,事业爱情两不误!不要以为一切只是幻觉,你看看镜子里的是谁……
  • 专属萌妻:豪门驯夫一对一专属萌妻:豪门驯夫一对一殇蝶|现代言情咱们的牧晓雨同学真是倒楣透极!才第一天工作就被冰山总裁吃了,而且还怀上了他的种。基于“为莫家留后”旳因素,她嫁给了冰山总裁,过着(不)少(断)奶(被)奶(吃)一样的生活
  • 百蜜一舒百蜜一舒熊小懒|现代言情单纯无害的爱财女遇上年轻帅气腹黑邪的超级大BOSS是上演大灰狼吃掉小白兔还是小白兔感化大灰狼的大戏呢?一入苏氏深四海,从此三观是路人。某资本家:舒小姐,小时工临时有事来不了了,你帮我来照顾下狗吧。舒秘书,我的口水味道如何啊?工资发不出了,拿吻抵吧?舒宁,你要对我负责的!......资本家都是万恶的!某舒叫住苏先生“我们到底有没有那什么啊?”职场小白不归秘书路上不得不看的嬉闹甜蜜爱情。让腹黑来的更猛烈些吧!新写手新坑新起点,求收藏点击推荐打赏和长评
  • TFboys之永刻我心TFboys之永刻我心右肩蝶舞|现代言情看职场女王如何收服呆萌小吃货,看傲娇公子如何斗智斗勇……
  • 一人一爱一辈子一人一爱一辈子独孤夜泪|现代言情从小就没有小伙伴的他,一人上学一人回家,他的童年时孤独的,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童年,没有同龄的玩伴,,,,,,,,,,,,,,,,,
  • 强宠青梅:腹黑竹马来强宠青梅:腹黑竹马来艾叨叨|现代言情“先生,夫人抱回来一只猫。”先生一向最讨厌猫了。“恩,再去给她买一只,凑一对。”“先生,夫人要离家出走。”“恩,她到哪里就把哪里买下来,不能让她住酒店。”“先生,夫人要给你戴绿帽子。”“恩,我戴。”本专心批阅文件的龙睿猛地抬头,“是谁?那顶帽子在哪?找个人把他弄弯了!”当龙睿回到家望着娇妻怯怯的模样,心情顷刻间变得舒畅无比:知道会顾忌我的心情啦,有进步!而季无忧却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哼哼,刚把卧室的锁换了,敢把我专心物色的小鲜肉变弯,今天不让你进房。晚上,当龙睿站在卧室门前,望着紧闭的房门,语气温柔的说着“老婆,乖,把门打开!”两分钟之后,“管家,拿电钻过来......”
  • 瘾戒瘾戒颜伋|现代言情爱情是会让人上瘾的,除了那些引人入胜的甜蜜,它的痛苦、迷离、沉醉也会让人痛瘾。人的天性不止是指向光明和美好,黑暗和颓废的吸引力有时比光芒还要大。在尝过了爱情的甜蜜、刺激、如胶似漆,人都会上瘾。但爱情的保鲜期有时候比一个蔬菜还要短。褪去了华丽的衣裳赤诚面对,看到了对方身上的缺失;在一个世态炎凉,人性也冰冷到零下的环境里,三个女主角会如何对待她们身上的瘾,是淋浴其中继续上瘾,还是在离开和停留之间抉择不定,还是毅然转身戒掉爱瘾重回一个人的生活?爱的来与去,结局往往都不是一个人所能决定的。
  • 抵债婚姻抵债婚姻浮生似锦|现代言情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顾念卿终究还是答应了陆家的安排,替陆家二小姐顶下了所有的罪行,狼狈入狱,背负一切罪孽。四年的牢狱生活,四年的生不如死,当终于刑满释放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却意外的在门口看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