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竞技宝dota2幻影长矛手

第627章 谁赔钱?

那个白头发的老爷爷是余嘉若的外公?他看起来蛮凶的,而且眉头紧皱。
  长孙蝶恋想起了父亲发怒的时候也是紧锁着眉头,于是拉了拉余嘉若的手示意她放开,随后一脸灿烂的笑容跑到那个老爷爷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袖。
  那老爷爷开始还不为所动,长孙蝶恋一脸期冀的看着他,他蹲下了身子眼中满是疑问。
  “啵——”一声响起,长孙蝶恋亲了他早已爬上皱纹的额头,笑嘻嘻地说道:“爷爷,不要生气哦,蝶恋会很乖的。”长孙蝶恋这一招对父亲屡试不爽,那时的长孙蝶恋只有一个想法,这一招对他也一定会成功。他脸色变了又变,老脸竟然有些微红,余嘉若一脸惊异的看着我。
  “咳——咳——”老爷爷站起身背朝着我们,“嘉若安排吧!给她一个身份!”“谢谢爷爷!”长孙蝶恋朝余嘉若摆了个胜利的手势!
  告别了余嘉若的外公,余嘉若拉着长孙蝶恋的小手来到她的房间,她松了一口气,蹲下看着长孙蝶恋:“蝶恋,刚才真是吓坏我了!真怕外公不同意!”
  “蝶恋这么乖,爷爷不会不喜欢蝶恋的。就算不喜欢,蝶恋也会让爷爷慢慢喜欢。”
  “你啊——”余嘉若点了点长孙蝶恋的小鼻梁无可奈何地说道。
  “嘻嘻——蝶恋以后就和余姐姐一起睡了。”长孙蝶恋顿了顿,“余姐姐,蝶恋想家了。”
  “蝶恋,余姐姐会帮你找到家人的。”“嗯,蝶恋不想娘亲流泪,蝶恋丢了娘亲会伤心的,娘亲一伤心就会流泪。”
  余嘉若摸了摸长孙蝶恋的头,叹了口气,“一定会尽力的。”“蝶恋相信姐姐。”长孙蝶恋合眼入睡。
  自后,余嘉若一直致力寻找长孙蝶恋的双亲,却没有找到。而长孙蝶恋成了余嘉若的义妹,盘龙山的人亲切称呼长孙蝶恋为恋丫头。
  慢慢地长孙蝶恋五岁,她总是穿着布鞋在盘龙山寨子里乱串,成天笑嘻嘻地折腾人,任汗水挥洒。
  可是余嘉若她总有做不完的事,总有练不完的字,总有处理不完的账本。年幼的长孙蝶恋不理解为何她这般拼命,只是会默默地陪她习字随她练武。
  这一习字,让长孙蝶恋喜欢上了书本,闲时总缠着文墨主管给她自己找书,五花八门的书,只要是书就行,为了那书还差点闹了笑话。因为陈伯伯竟然将自己搜罗出来的成人看的书给了长孙蝶恋我,待长孙蝶恋不明白寻着文墨主管问的时候,文墨主管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收了书不理长孙蝶恋就出门,后来听说陈伯伯挨了文墨主管好一顿骂,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不知为何,余嘉若换了姓氏,改名宇文若。
  看着别人称呼她宇文若,余嘉若很失落,还有些无奈。长孙蝶恋真想抚平她眉间的河川。那晚,长孙蝶恋抱着宇余嘉若:“宇文姐姐,私下里我还是唤你余姐姐可好?”
  余嘉若看着蝶恋,不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她很喜欢这样的称呼。“不说话,当你同意了。”长孙蝶恋翻身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块叠好的方帕,打开,是两只戒指,“这只是你的,这只是我的。嘻嘻,余姐姐喜欢不?”
  长孙蝶恋小心地将刻着彼此名字的戒指取出,一只戴在自己的小指上,另一个刻着蝶恋名字的戒指递给她。这是长孙蝶恋央求了老头子很久才给她打造的这对银戒指。
  余嘉若接过,套在她纤细的小指上,朝着长孙蝶恋扬了扬手指。长孙蝶恋开心地又称呼她一声:“余姐姐,以后蝶恋就是宇文恋。”说完闭上眼将空间留给她。
  余嘉若的外公,也就是长孙蝶恋口中的老头子,在无人的时候,他们总是没大没小玩在一起,非常疯狂。老头子会将在盘龙山狩猎的猎物诸如兔子、松鼠这类的小动物送与长孙蝶恋,给长孙蝶恋做玩伴,结果老是被它们逃走,长孙蝶恋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头子,没过几天就会再有一两只小动物出现在长孙蝶恋门前笼子里。
  长孙蝶恋总会抱着他,亲一下他的脸颊:“爷爷最好了。”马屁拍得响亮,他的笑声也是很响亮。
  这老头子还很爱带长孙蝶恋去山里训练,特别是近身攻击,用他的话说,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招式给敌人重创。
  “如果他对余嘉若不那么严格该多好!”长孙蝶恋常常这么想,也问过老头子为何对待自己的外孙女。老头子总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那是嘉若这孩子的命!”那年长孙蝶恋七岁,看着余嘉若抱着她的父亲的脖子呼喊着:“爹爹”,在为她高兴之余不免想到自己的父亲。
  长孙蝶恋很想念很想念家人,这是怕他们担心才将这份思念埋在心底,他们一直在寻找父亲长孙清的下落,每次听到让人失望的消息,长孙蝶恋小脸总会沮丧一下,然后笑着说:“下次会找到的,叔叔伯伯们辛苦啦。”长孙蝶恋心里其实在下着暴雨。余嘉若的父亲来了不久,余嘉若便跟着,就要随军走了,长孙蝶恋很舍不得,很想跟着余嘉若。
  长孙蝶恋小小的手拉着她就是不愿意放开,泪眼婆娑。“姐姐不要走,蝶恋不能没有姐姐。蝶恋和姐姐一起走好吗?”
  可是长孙蝶恋才七岁,一个七岁的女孩跟着军队那是一个负担,年幼的我想不到那一层。余嘉若眼睛红了,对长孙蝶恋说:“蝶恋喜欢读书,那姐姐送蝶恋去书院,蝶恋在那等姐姐。姐姐一旦回来就去接蝶恋,好吗?”长孙蝶恋点了点头,长孙蝶恋知道她不会带自己去了。
  于是,她松开长孙蝶恋的手,把长孙蝶恋交给老头子。“送去琼花书院吧,定不会委屈了蝶恋。”余嘉若对老头子说道。
  长孙蝶恋眼泪滴答,她一直在为她打算,她的余姐姐,看她走远了挣开老头子的手,跑了出去大声嚷道:“余姐姐,我在书院等你!你一定要来接蝶恋啊!一定要来——”远处,长孙蝶恋看到了她回头朝自己看来,小手挥得更起劲,为的是让她一回眸便看见自己。谁也没想到这一别竟然是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