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学 wnsr登录网站

第7080章 为自己的选择负责(1)

王弘义听完目瞪口呆,额头上已经隐隐见汗!
   他在心里暗暗叫苦不已,心底也暗自哀嚎着:“完了!完了!!钱财他早就拿手了,却还是要特意惊动某家这个‘主人’,可见他并不是为了图财而来的毛贼飞贼之流!难道......难道......他竟然当真是图命而来?是某家的仇人?!”
   王弘义此时压根儿看不到自己的脸色已经是面如土色了,他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的道:“小英雄......您究竟是要什么啊......若是这些钱还不够,某家......某家可以回家中再去给小英雄取......保管让小英雄满意!......”
   那“夜叉少年”却笑了,他老神在在的道:“让你回家去取?笑话!只怕那你带过来的不是财物,而是官兵了吧?”
   王弘义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愁眉苦脸的哀嚎道:“英雄呐!......您!您到底是想要什么啊......”
   那“夜叉少年”也不再与他废话,只单枪直入的直接问道:“你们右肃政台前些日子抓了一批人,里面有一个是无辜的。想必那个人自己也是反复强调过自己只是无辜路过的路人,为何你等却冤枉他是犯官从属,迟迟不肯放人?”
   王弘义闻言一怔。
   他们右肃政台几乎天天都在抓人:有罪的抓,没罪的也抓!
   这......这每日里他们抓起来的人多了去了!他哪里能记得住哪批都抓了什么人、谁又是无辜的?
   于是,王弘义小意迟疑着问:“请问英雄所说的那位被误抓的好汉、姓甚名谁啊?”
   他在心里暗自盘算着:好嘛!只要你是对某家有所求的,就断然不会害了某家性命!只待本官逃出生天后,连你带你想救的那人一道儿收拾了!到时候若是不整治得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某就跟了你姓!!
   王弘义竖起耳朵,准备听听自己未来的“仇人”之一到底姓甚名谁。
   只听,那“夜叉少年”淡淡的答道:“他叫薛山,是在宣节副尉郑副尉的府门口被抓捕的,据我所知,他当时应该只是在问路。”
   王弘义连忙点头,几乎将自己那颗发髻都歪下来了的大脑袋点成拨浪鼓一般,他连声道:“小英雄,您权且放心!只待某家明日去了衙里,就立即下令开释那位无辜的薛山英雄!小英雄的事儿就是某家的事儿!某家愿意为小英雄......”
   那“夜叉少年”却纵声轻笑出来,打断了王弘义那滔滔不绝、心口不一的说辞,他笑道:“放心?王御史又在讲笑话了吧?若是连你这等不忠不义、胡作非为、谋财害命、伤风败俗的奸佞小人,也是值得在下相信的,那么母猪岂不是都能上树了?”
   王弘义一张脸憋得时而青、时而红,他吭哧了半天,眼珠儿一转,闷声道:“某家可以给小英雄亲笔写一张字据,再盖上某家的私印,上面书写道那位薛山英雄是无辜的,某家一定让手下御史好生盘查、然后立即会放人!小英雄觉得如何?”
   那“夜叉少年”语气带笑的道:“还别说,这点上咱们倒是想到了同一处去了!”
   王弘义还来不及欢喜,却听那戴着夜叉面具的少年又补充道:“不过,内容要我来拟定。我口述,你执笔,写好亲笔书信后再盖上王御史的私印,这才算完!”
   王弘义心底再一次飞快地盘算了起来:如果先应下面前这人,保住自己一条性命,到时候且不论自己在字据上写了什么,只要这个歹人敢拿着那张字据对薄公堂,他就说这个人是夜闯民宅的歹人、用利器逼迫他写的字据,那么到时,他就可以立刻将此人当堂拿下!到时候,他究竟在那张字据上写了什么,谁又会去在意?衙内里谁又敢多事得罪他?
   于是,王弘义连连点头应道:“某家全依小英雄的意思!全依小英雄的意思!”
   那戴了夜叉面具的少年轻笑了一声,一把抓起他的衣领、也不管王弘义如何得狼狈,只把他拖到了屏风前的案台上,肃声道:“我说!你写!”
   王弘义头上的发髻都散了下来,他也顾不上理会。
   珍娘房内的书案上还真的就有笔墨纸砚!因为在唐代,但凡是稍稍有些名气的名家大妓,都是识文弄墨的脂粉翘楚,她们的房内里有文房四宝,这并不稀奇。
   那倒了险霉的右肃政台御史大夫王弘义,一边儿在脑中想着脱困回去后要怎么将那个名叫“薛山”的家伙摆布成十八般武艺来出气,一边儿等着面前的这位“活阎王”发号施令。
   只听那“夜叉少年”朗声道:“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
   只听了第一句,王弘义就傻了!
   他怎么也没有料想得到,这鬼面少年竟然不是让他亲笔写下同意放人的文书,而是这样一篇天下皆知的檄文——《讨武氏檄》!
   这篇檄文乃是当年骆宾王作为徐敬业府中的部属之时,与徐敬业一起起兵伐武之时为抵抗推翻当时的大唐太后武氏,而专门起草的、天下著名的《讨武氏檄》。
   这篇文中用词用句极为精准,文采飞扬,慷慨激昂,气吞山河,振聋发聩!
   当时,周天子女皇陛下还是李唐的武太后,当她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之时,忍不住问周围的人:“这是谁所作?”
   左右服侍的人回答曰:“是骆宾王。”
   武太后便感叹道:“这样的人才、却不能为我朝中所用,实在是宰相的过失!”
   只是后来徐敬业事败身死后,骆宾王此人也就下落不明了。
   当时还作为李唐太后的武媚虽然很是有些惜才之意,但是而今作为武周皇帝的武曌,生平里却最恨两桩谋逆之事:一件是琅琊王李冲谋逆反叛,而另一件、就是徐敬业的起兵伐武!
   这些年来,但凡是与这两案相关牵连的,无一不是血溅五步的下场!
   就连王弘义这等市井流氓,也大多数是靠着这两个案子、来四处诬陷朝中大臣、攀咬牵连皇亲国戚,所以才得以被女皇重用、而升官发财的。
   若说是别的什么锦绣文章,王弘义或许压根儿就不知道。但是这么一篇声名赫赫的《讨武氏檄》,王弘义又如何能忘?
   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他都细细的琢磨过!并通过这些文字给旁人安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这文书他如何能写?他又如何敢写!
   这、这可真的是要命的东西啊!!
   王弘义脸上青白一片,心里却在破口咒骂道:“好!好!好!真是好一个心狠手狼、丧尽天良的夜叉郎啊!这......这是要逼死某家啊......”
   ※※※※※※※※※※※※※※※※※※※※※※※※※※※※※※※※※※
   PS:换到新部门后每天好忙好累,而且还经常会出差!这样的生活节奏保持更新真是挺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