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龙一电竞app

第4806章 友谊赛(二)

某未名小镇,怡红院。
  云阳全懵了,迷惘望着吕半仙,嘴里重复着:“孽缘,孽缘,孽缘……”
  吕半仙见他神情恍惚,急忙打断他:“好了好了,书生,听我细说,其实所有的生灵早已命中注定,上辈子你是猪,这辈子就是人喽;这辈子是人,下辈子说不定是条臭虫,只不过你比较幸运,若我没算错的话,你将有桩奇缘。”
  云阳傻傻点点头,傻傻问:“到底是孽缘还是奇缘啊?”
  “孽跟奇一样嘛,反正都不按常理出牌,只不过一个倒霉一个走运而已。”
  “那我到底是走运还是倒霉啊,半仙,你说这么多,我到底该怎么做啊……”云阳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眼神有些迷离,吕半仙一看,心说不会吧,喝茶都能喝醉,太夸张了。
  “月老一向不出婚姻殿,这次到凡间亲手给你牵红线,这说明,第一:你这段姻缘极其重要;第二,这种姻缘注定不是善始善终的好姻缘;第三,你跟那棵凤凰木都是异类,说不定,你还是仙人转世呢!哈哈哈!”半仙对自己的分析很得意。
  “这些你怎么……怎么知道……”云阳有些瘫趴在桌上,眼神不济,说话开始含糊,不过脸色没红,不像是醉酒的模样。吕半仙皱着眉头,突然伸手捞起云阳的右脚,掀开裤脚一看,果然,脚踝那姻缘咒由原先的淡红色变成赤红,并隐隐发出一股热。
  糟了!半仙心里暗暗叫苦,这姻缘咒发作,不定又出现什么后果。想来是在这青楼中,庸脂俗粉太重,姻缘咒自身发作来抵制,却害苦了云阳,被法力搞得晕晕乎乎。
  半仙只好放弃在妓院醉生梦死的机会,吃力地背上云阳,吭哧吭哧回转破庙。走时没忘往怀里揣了几根鸡爪。
  正值晌午,烈日当头,一阵热浪迎面扑来,顿时汗流浃背。路上行人很少,街头巷尾做买卖的俱都无精打采,有几个店面的伙计还在偷偷瞌睡。
  出了怡红院的门,半仙后悔了,这大热的天把一个活人背回去,即便不中暑也得虚脱。回头看看云阳,大概是远离了妓院,姻缘咒消停,云阳渐渐醒转过来。
  找了个阴凉地,半仙跟人讨了碗水给云阳灌下,不多时完全清醒过来。云阳有些疑惑,刚才明明在雅间,怎么一转眼到了街上,旁边还有不知谁家的泔水桶,散发着一股股恶臭。
  “我怎么了?”云阳不解道。
  “姻缘咒反噬,你缺少法力护体,就晕喽!”半仙边用褂子扇风边随口道,“真搞不懂你到底是谁,按说牵个姻缘线就完了,没必要下咒,现在倒好……你得亏遇到我,要不然啊……哼哼!”
  云阳心里多少明白点了,要说以前别人讲这事,他死也不信,只是现在自己经历过,吕半仙说有鬼,他也多半相信了。“嗳,半仙,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云阳有些赧然,不好意思推推半仙。
  半仙自然不能告诉他测仙玉的事,其实昨天在用自己法力跟姻缘咒交流时便感觉到了一部分,只是由于反噬,测仙玉毁坏,他只能凭借蛛丝马迹,连猜带蒙,却也八九不离十。
  “我是半仙,自然能算出来。呶,书生,现在你中的是月老的姻缘咒,除非与你有联姻的那人出现,否则你不可接近别的女色,更不可狎妓嫖赌,姻缘咒已经将你牢牢锁住!”说着拍拍云阳肩膀,“以后任何鬼魅邪神均不敢触犯,你不用怕鬼啦!”
  “那……月老为什么这么做?”云阳想不通。其实这也是吕半仙困惑之处,云阳前世来生可能非凡,但他现在的的确确是个凡人,一个凡人,有必要劳驾婚姻殿两位尊神?倘真有必要,也犯不着下这种霸道的咒啊!
  “记不记得昨天我施法时,你看到了什么?”
  “你没看到?”云阳诧异,按说两人都应该看到才是。
  “那是你的幻念,只有你才能看到,我只看到一团烟雾。”吕半仙解释道。
  “其实,其实……”云阳支吾着,那位仙子是他梦中的渴望,不太喜欢被人分享,不过看着半仙凝重的眼神,还是说了出来,“其实我看到了一名仙子,她在祥云上给我跳舞!”
  吕半仙沉思一会儿,方才点头说道:“那位仙子,可能便是你姻缘!”
  虽近八月,但骄阳当空,热浪滚滚。尘土翻天的黄泥路上,一个人旋风般狂奔,嘴里大呼小叫:“救命啊!杀人啦!妖怪呀!”声音细细尖尖,钻入耳膜分外难受。
  在这人身后不远,一条腰粗的绿花大蟒张着血盆大口匍匐而来,蟒身扭曲,行动迅捷,一路追踪,掀起的黄尘弥漫。
  眼见要追上,蟒身暴起腾空,蓬的一声,一团绿光绽开,蟒身陡然幻化成一名艳紫妖红的女子,纤白嫩藕般右臂挥出,笼起一团白光当头罩下,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女子落地,漫天飞舞的淡绿色长发下散下,妖魅的脸上,一双淡绿色的细长眼眸轻轻眯起,朱唇轻启,重重的冷哼一声,“风流神,不是我九妖翼姬要杀你,实乃你做得太过,冥王容你不得!”等待烟尘渐渐消尽,九妖翼姬不屑的脸色瞬间惊变,陈在面前的不是一具尸首,而是一个洞!
  身后衣袂声响,翼姬霍然转身,右手绿光大盛,“是我!”一个苍老声音及时喊出,翼姬松口气,“赤护法!”来者正是幽冥界的赤焰护法。
  “怎么,又让他跑了?”赤焰凝眉盯着地上的坑。“跑不掉的!”翼姬蹲在坑前细细查看,“这回土遁!这老小儿有点本事,你我两大护法追杀几天几夜,竟能数次逃脱!”
  “仗着运气好罢了!”赤焰不屑一顾,“在凡间我们的法力受限,而他却能恣意妄为,实是不公,我当奏明冥王,修改天规!”
  “话是这么说,可冥王到了凡间,不一样受限?”
  “大胆!”赤焰叱喝一声,吓得九妖翼姬急忙掩嘴。“这话要是传到冥王耳中,你我都受株连,幽冥界的规矩你是知道,日后慎言慎行,休得放肆!”
  “是是!翼姬明白!”九妖翼姬粉脸惨白,啻非天的惩罚亘古未有,尤其对属下要求极严,她可不想自讨苦吃。
  “追!”赤焰长啸一声,腾空而去。翼姬眸中寒光一闪,当即恢复如初,就地幻成绿蟒,沿着风流神的遁洞追去。
  泔水桶旁,云阳默受着热汗的浸湿和恶臭的侵扰,脑中一片空白。其实这几日来自己已有定论:与其苦苦思索,不如顺其自然。既然命运已定,何不潇潇洒洒痛痛快快走下去?
  抬头,正对上吕半仙半张脸,因为他怕臭,拿衣襟捂着嘴,不过眼神里流露出的还是关切。云阳报以微笑:“辛苦你了半仙,跟我一起上路吧!”吕半仙摸摸他脑门,又歪着头想了想,确定云阳神经正常后,欣然应允。
  在这小镇逗留两日,耽误了路程,既然心结暂时解开,也就加快了脚程。按吕半仙的意思,不如请个土地神帮忙,来个地遁什么的,省时省力,还能空出时间温习功课,有备无患,科举考试一举夺魁。
  这等美事,云阳自是同意。两人跑回土地庙请神,结果折腾半天,吕半仙才恍然大悟,本地的土地神恐怕早就跑路了,否则任谁也不希望自己的窝破破烂烂。
  “不过……”半仙疑惑道,“真是奇怪,一方土地管理一方水土,按说土地神不能擅离职守,这究竟发生何事才让土地神都跑了呢?”
  “会不会被人杀了啊?”云阳揣测道。吕半仙怪怪看着他:“我真希望你来世做个神仙!”“却是为何?”云阳又不解了。
  “当个神仙好好普及一下基础知识啊!”半仙谆谆教诲,“呶,土地公是神仙,虽然是幽冥界管理,但可由天庭任命!区区一个凡人,杀得了神仙?笑话!”
  云阳被人抢白兼教育一顿,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以前不信鬼神,对这种知识了解为零呢。只能咽下一口闷气,回身背上书篓,准备出发。
  半仙孑然一身,连个包裹都没有,无牵无挂,真真正正的光棍一根,人到哪里家到哪里,快活得很。
  刚出破庙,外面吆喝着拥进一群和尚,手持木棍,横眉立目,凶凶地将惊诧的两人逼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