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技术 gog光荣app下载安卓

第6776章 再战靶场

庚辰和雨师妾斗智斗勇了一夜,此时早已是又疲又累,等姜云走后立即噗通一声倒在谷内一块平坦的白石板上,呼呼大睡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正睡得舒畅庚辰忽然感觉鼻孔里一阵刺痒,于是像往常一样一摆胳膊,嘟哝道:“别闹,困着呢!”
  说完才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立即一咕噜从石板上爬了起来。睁眼一看火麟兽、山魈果然都来了,白灵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心情好不激动。抬手抓住白灵的手欣喜地道:“灵兄弟,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
  白灵见庚辰没事也很是激动,检查了一番他身上的伤痕,又问起别后之事。
  庚辰于是把如何从雨师妾手中逃走的经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为了凸显自己的英明神武,姜云就故意省略不提了。白灵听得小脸泛红,一会儿紧张万分,一会儿又开怀大笑,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人说**************,小庚辰,你不会这么快就把姐姐给忘了吧,怎么一句话都没提到我呢?”姜云这时从不远处转了出来,绷着脸一副生气的模样道。
  “啊哈哈!大祭司什么时候来的?”
  庚辰尴尬的同时又好不纳闷,心说之前你还叫我乖孙子呢,怎么一会又变姐弟了?
  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问出口,赶紧诚挚地道歉行礼,姜云这才变怒为喜。
  有姜云在庚辰自然也不敢再吹牛了,姜云一指山谷道:“这里吃住不缺,你们安心呆上一段时间,等雨师妾离开再走吧。”
  “大主祭,那鬼女人是什么人啊,干嘛一定要跟我过不去?”
  想到从那个绝色尤物手中逃脱,庆幸中庚辰心中又隐隐有一丝失落,甚至还生出一个荒诞至极的念头——我若真逃不掉,最终会是什么结果呢?
  白灵凤眼圆睁、柳眉倒竖,恶狠狠地骂道:“那个贱人风流****、下贱无耻,见了英俊美貌的男子就要勾引,肯定是看上小哥哥了呗!”
  姜云看了一眼泥猴儿一般的庚辰,噗嗤一声乐了起来。后来见白灵神色不大好看才止住笑容,正色道:“雨师妾是雨师国的守护者,又因为她能行云布雨,所以在华夏许多地方也有供奉祭坛。”
  白灵聪慧,立即听出姜云话中之意:“丹渊也有一个?”
  “没错,而且昨天下午你们走后还祭拜过。”姜云点头道。
  “这么说是丹朱想害我,可他不是在地皇面前许诺不再纠缠了吗?”庚辰对丹朱的印象不错,这个时代神灵下界击杀凡人的事又时有发生,怎么也不相信他敢违背女娲见证过的誓言。
  “哼!咱们还是大意了,他承诺的是不再纠缠火麟兽,现在却是冲着小哥哥你来的。”白灵已经猜透了原委,“再说雨师妾那贱人跟他又没有直接关系,娘娘就是追究,一时半会也没证据。”
  姜云赞许地看了白灵一眼,沉声道:“不错,娘娘就是预知到了这一点,才特意通知我来施以援手。”
  庚辰听得火冒三丈,若非有个恐怖的雨师妾,说不定都回去找他算账了。
  姜云又安慰几句,很快纵身离开,庚辰、白灵两人于是开始在这个隐秘的小山谷中生活。
  只是不知为何,庚辰脑海中经常闪现出雨师妾曼妙的身影,那些让他热血沸腾的软腻话语,任庚辰如何排斥都驱除不掉,搞得他好不苦恼。
  ----------
  半个月后的一天庚辰见天色已晚,拍了拍火麟兽准备让它打些猎物做晚餐。只是火麟兽却毫无动身的意思,懒洋洋地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看还是你自己去吧,小红一直跟我抱怨那些猎物几乎从不反抗,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呢!”白灵在旁边笑道。
  庚辰心说小红又不会说话,怎么跟你抱怨?
  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分辩的时候,否则伶牙俐齿的白灵肯定又会拿出一套稀奇古怪的理论来说服自己。于是让火麟兽守在白灵身边,自己到山林深处寻找猎物。
  打猎现在对庚辰来说不过小事一桩,没过多久就在山谷深处抓到两头野山羊和五只肥大的松鸡。回去的路上想到白灵的手艺,庚辰差点没流下哈喇子。
  原来自从来到山谷,白灵突然变得勤快起来,不光照顾庚辰的日常起居,一日三餐都不让他动手了。庚辰这时才发现这位小兄弟并不光是嘴把式,调制羹饭的水平很是高明,又有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精神,搞得嘴巴也跟着刁了起来。
  “该死,嘴养刁了以后分开吃饭都成问题。”
  想到和白灵分手的事,庚辰一阵心烦,加快脚步向住处走去。过去一看烤架已经搭好,只是却不见了白灵的身影,火麟兽和山魈也不见影踪。
  心中一紧,刚准备寻找,不远处的瀑布边传来一阵歌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生死相许。
  若可换取与君识,
  不惜抛,年复岁。
  万花争艳春光媚,
  明日君在否?
  此生若无君相随,
  纵有千岁寿,不若百日好。
  听着白灵如黄莺般婉转动人的歌声,庚辰不自觉也沉醉其中,都唱完许久了才清醒过来。心说自己这小兄弟还真不简单,不光饭做得好,识见广博,歌也唱得这般动听。
  循着歌声来到瀑布边,只见一块七八尺高的青色巨石上放着白灵的衣物,火麟兽和山魈正守在不远处。
  庚辰抬手把猎物放在青石旁边让火麟兽看着,又摆手让它不要发出声音,蹑手蹑脚地转过巨石,发现白灵果然背对着自己在瀑布下洗澡。于是纵身一跃跳到溪边,搞怪地故意一声大叫。
  白灵啊地一声转过身形,四目相对,庚辰瞬间石化当场:
  只见“他”肌肤胜雪,容颜娇艳无匹,在初夏的夕阳下反射出一种粉红色的光芒。更奇特的是“他”的身体构造似乎和自己也不大一样,最显眼的是有两个阜丘在胸前隆起,两颗粉色的葡萄粒若隐若现地掩映在齐胸深的溪水中,磁石一样吸引着庚辰的目光。
  白灵似乎也懵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本来性格强悍的他此时也不凶了,赶紧蹲身没入水中,怯生生地道:“小哥哥,你…你可以先过去一会吗?”
  “可…可以。”话音刚落人已不见踪影。
  庚辰逃也似地跑到青石后面,靠在大石上仰头看着漫天的晚霞呆呆发愣,脑子再也容不下其他内容,只剩下白灵那娇艳的面容,还在溪水中那对若隐若现的雪白阜丘。
  “小哥哥,你能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吗?”
  不久白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庚辰浑身一震,这才从梦幻中清醒过来,蚊子叫似的嗯了一声,起身抓起放在青石上那些衣物。不过他现在可没胆子面对白灵,迟疑了一下隔着巨石把衣物抛了过去。
  “咯咯!小哥哥你怕什么,我是吃人的老虎吗?”
  白灵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甚至还打趣地笑了起来。
  庚辰脸一红,实在不敢再呆下去了,丢下一句“我先回去做饭”是拔腿就跑,很快身后又传来白灵咯咯的笑声。
  ---------
  “灵兄弟他…她竟然是女孩子,她怎么会是女孩子呢?”
  来到宿地庚辰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实在难以相信那个和自己形影不离生活了两三月的小兄弟,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千娇百媚的艳丽娇娘。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庚辰扭头一看,再次呆立当场:只见白灵的长发已经用一条白色的丝带扎在脑后,一身素雪白衣,宛如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女神。特别是那双狭长灵动的媚眼,里面像是隐藏了天大的秘密和无限风情,引得庚辰不自觉就深陷其中。
  白灵见庚辰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看,一提裙摆故意在他面前转了一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咯咯笑道:“小哥哥,灵儿好看吗?”
  庚辰只感觉一阵淡淡的香风钻入鼻孔,不由自主地道:“好看!”
  “和雨师妾比呢?”
  庚辰瞬间反应过来,再不敢和她对视,焦急地解释道:“灵兄…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是……”
  “我是什么?”白灵满脸笑意地道。
  “你是…你是…”
  庚辰口齿本就一般,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这种情况,被白灵一问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白灵也不说话,只用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他,后来见庚辰急得面红耳赤,头上也冒出了汗水,这才幽幽道:“小哥哥,你把人家都看光了,得对人家负责。”
  “负责,我一定负责。”庚辰见白灵终于有不再追究这事的意思,赶紧神色肃然地大声道。
  “哼!负责,你知道怎么负责吗?”
  白灵瞬间又变回以前生气时的模样,脸一沉眼一瞪,把好不容易聚起信心的庚辰瞪得是五内彷徨,讷讷了半天才低声道:“那…那你说该怎么负责?”
  “嘻嘻!逗你的啦,看你那没出息的傻样儿!”
  白灵瞬间又变出一副灿烂的笑容,庚辰长出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来。白灵这时又道:“小哥哥,你既然见了我的真容,也该让我看看你的本来面目啦。”
  “什么本来面目,我本来就这样啊?”庚辰一脸迷惑地道。
  “小哥哥,这可不是你本来的面目。”
  白灵轻轻摇了摇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庚辰。庚辰瞬间心如鹿撞,骨软筋麻,好似那夏日中的雪狮子,刹那间酥了全身,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灵娇媚一笑,一指旁边的小溪道:“小哥哥,你也下去洗洗吧,这样就能看到你的真容了。”
  听到溪水二字庚辰身子猛然一震,瞬间清醒过来,脸色同时也变得无比苍白,赶紧摇手拒绝道:“不要,我…我怕水。”
  “水才齐胸深,不会有事的。”白灵柔声劝道。
  “不要,我怕。”
  “没事的,要不然我在岸边帮你看着,真有什么事立即下去救你。”白灵又道。
  庚辰想到之前的事脸一红,更不敢同意了。
  白灵见劝了半天庚辰也没有下水的意思,不禁长长叹了口气,小脸一哀很快流出两行清泪。庚辰瞬间慌了神,感觉自己犯了天大的罪过一般,漫说面前只是一条小溪,就是有刀山火海也一定要跳。急忙安慰道:“别哭,别哭。我洗,我洗就是。”
  说着咚咚咚咚几步来到溪边,心一横眼一闭,纵身一跃向中心跳去。
  “嘻嘻!真是个小笨蛋。”白灵捂嘴暗笑,明亮的眼中满是狡黠之色,哪里还有一丝悲伤的模样。
  “噗通!”
  “啊~~!”
  很快白灵耳中传来的一阵水声人叫,接着再无动静。抬头往溪中一看,哪里有庚辰的影子,仔细一看才发现已经如石头般沉到水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