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大伯公4d万字

第535章 不再逗留

傀儡虫钻的速度很快,趁着墨如烟惊骇的功夫,它又钻进去一小截,已经有一半了。也不知道是神经因为疼痛麻痹了,还是傀儡蛊本身造成的,墨如烟竟然感受不到疼痛,要知道小指长的蛊虫已经钻进她手腕有一半了。她只能感受到蛊虫往皮肉里面钻,这种情形导致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不过,她毕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不少年的,心智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很快就恢复了神智。
  尽管如此,她还是被这一幕被吓坏了,尖叫一声的同时,抬起左手猛地朝着那还没有钻进她手腕皮肉里的半截傀儡蛊拍去,傀儡蛊虽然厉害,可毕竟只是一条虫子,她一巴掌下去就感觉到一股液体喷到了她的左手上。可是墨如烟并不知道傀儡蛊已经被她一巴掌拍的稀巴烂了,她又接连拍了好几巴掌。才停了下来,她抬起右手手腕,赫然发现手腕上糊了一些深绿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深绿色的液体并不是很多。随即,她就注意到傀儡蛊虫已经瘪了的皮还在她的手腕上的皮肉里。她皱着眉头,强忍着心头的恐惧,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皮肤外面的那小半截傀儡蛊的皮,开始慢慢地往外拽。由于害怕把傀儡蛊虫的皮扯断了,她的动作小心小心再小心,大约好几分钟的样子,终于将钻进他皮肉里的傀儡蛊拽了出来。自始自终,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她肯定会发现这不合常理之处的,可是,这个时候,她的心底全都是恐惧,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疼痛了,就是蛊虫咬她的时候,痛了那么一下。
  拽出来之后,她赫然发现整条傀儡蛊就只剩下一张皮了,它的血肉都已经没了。一想到那些血肉全都在自己的手腕上的皮肉里,墨如烟就打了一个哆嗦。忙不迭地扔掉了傀儡蛊的皮,她才想起自己的手腕。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赫然发现右手手腕上被傀儡虫钻出来的伤口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恢复,而且在恢复过程当中,那些沾在伤口周围的深绿色液体也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朝着正在愈合的伤口处渗入。她被这一幕吓坏了,立刻就要用左手将伤口周围的深绿色液体擦拭掉,可是她的左手还没碰到右手手腕处的伤口,那些为数不多的深绿色液体就全部渗入到伤口,而那个因为蛊虫钻入造成的洞也恢复如初。
  墨如烟盯着自己的右手手腕看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出有什么不同,她转动了几下手腕,也没有发觉有任何的不妥。她忽然想到自己的左手手心处应该沾有虫子的血肉的,一看之下,她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因为她发现左手手心处的蛊虫的深绿色的体液已经很淡了,而且正在往她手掌的皮肤里渗透。她立刻将左手放在衣服上面搓,试图将那些体液搓掉,可是她的反应有些迟了,她的衣服上并没有蹭下多少蛊虫的体液,巨大部分都渗入到她的皮肤里去了。这诡异的一幕将她吓傻了,好半天,她才下意识地看向了地面,很快就在沙发底下找到了被她扔掉的傀儡虫的皮。她不知道这会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影响,立刻就夺门而出,重重地拍响了隔壁白芸的房门。
  过去了好一会儿,白芸才打开房门,她正在用浴巾擦拭自己的湿漉漉的秀发,见到是墨如烟,不由得抱怨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跟我来。”墨如烟说话的时候拉住她的手就走。
  当白芸听完墨如烟的叙述,看着她没有丝毫伤口的手腕,又看到地上的傀儡蛊虫的皮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震惊。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见到白芸的反应,墨如烟就知道她也没见过这种情形,她不由得担心地问:“白姨,我不会有事吧?”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忽然,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她说:“不会是南天的血有问题吧?”
  她越想越有可能,立刻就朝着冰箱的方向冲了过去,因为那个装有南天血液的血袋就放在冰箱里。从冰箱里拿出了血袋之后,白芸就个墨如烟一起去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检验血液的东西全都在她的房间里。
  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白芸立刻就从行礼里拿出那个盛装绿色药粉的小瓷瓶,然后从手里的血袋里挤出了两滴血液在玻璃钢茶几上。随即将血袋递给了墨如烟,然后打开那个小瓷瓶的盖子,在血滴上撒了些深绿色的药粉。这是苗疆专门用来检验血液灵气用的,之前就是依靠它检验出墨如烟是灵体。虽然,蛊术是苗疆特有的,可是也不是苗疆所有的女人都能修习蛊术的,大多数苗疆的女人就只能修习一些简单的蛊术,至于那些高深的蛊术,她们究其一生都无法掌握,因为她们的血液无法激活那些厉害的蛊虫卵。只有那些血液中蕴含灵性的女人才行,血液中蕴含的灵气越多,培养出来的蛊也就越厉害。在这些女人当中,最好的就数灵体。拥有灵体的女人,培育出来的蛊虫都非常厉害。她们的血液可以让那些低阶的蛊虫进阶到高阶,至于高阶的蛊虫,根本不敢用她们的血液直接激活喂养,需要配合一些药物,因为那可能会导致蛊虫进阶到她们无法控制。而傀儡蛊虫就是属于高阶的蛊虫,不然的话,她们也不会大老远跑到京城找南天索要血液,甚至还付出一只噬心蛊的卵。
  可是,让白芸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是她从未听说过的。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南天的血有问题。
  深绿色的粉末落在了南天的血液上,立刻就砰的一声爆炸开来,伴随而来的是一团金黄色的雾,金色的雾一经出现,立刻就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一条傲视苍穹的金龙。
  由于白芸和墨如烟事先都有所准备,因此,爆炸并没有波及到她们,不过,她们的衣服和秀发都被爆炸影响到了,两人全都被这么大的动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直至身体紧贴着墙壁才停了下来。
  她们还没恢复过来,有纵横睥睨天地间气势的金龙长啸一声,身体随即就开始翻滚起来,继而就开始消散,没多久,构成金龙的金色的雾气就消散的一干二净,就跟从未出现过似的。两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玻璃钢茶几,发现茶几上的报纸杂志一片狼藉,有不少的报纸都被爆炸产生的气浪吹到了地上,那曾经有血液的地方则什么都没有。
  墨如烟最先回过神来,她看到白芸还站在那里发呆,就伸手拍了她一下:“白姨。”
  白墨如烟这么一拍,白芸也清醒了过来,她随即就尖叫了起来:“天哪,竟然是传说中的圣体,圣体怎么会出现在男人的身上?”
  看着白芸又是跳,又是叫的神经质的模样,墨如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是站在一边看着她。
  好几分钟之后,白芸突然转身抓住墨如烟的手臂:“圣体,竟然是圣体,快,带我去见南天。”
  墨如烟的手臂被白芸抓的有些吃痛,于是说:“白芸,轻点,你弄疼我了。”
  白芸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立刻有些赧然,同时松开了抓住墨如烟手臂的手,然后说:“你的那个南天竟然是圣体,圣体怎么可能在男人的身上出现呢?”
  “白姨,什么是圣体?”
  白芸压下激动,组织一下语言说:“圣体就是比你拥有的灵体还要好的身体,拥有圣体的人要是修习蛊术的话,成就根本不可限量。苗疆的典籍上记载,数千年以来,就只有两个人拥有圣体,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有苗疆修习蛊术的圣体!不行,我要去将他带回苗疆。”
  “白姨,这恐怕不好吧?再说了,他会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