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leyu官网下载5.1.0

第646章 君生我未生(18)

张灿笑了笑,依旧有些赫然的说道:“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神色,怕真的是极度恐怖,以至于,把乔娜和周楠两个都吓坏了,“只要是人,就有追求”高原笑了笑,“这不稀奇,难能可贵的是,在贪、欲的诱惑面前,能够自制,能够战胜自我,却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
  乔娜摸了一把眼泪,心有余悸的问道:“张大哥,你是怎么……怎么醒转过来的?你当时……你当时,真的好可怕……”
  张灿歉意的笑了笑,答道:“我当时确实有些癫狂了,我已经在幻想我当了一国之主,手下的臣民,倒也过得爽快、惬意,只是我突然想起,在非洲,我见到娜塔亚她们的那个世界的情景,便又没来由的担心起来……”
  “于是,天灾,地祸,战争、疾病,无时不刻在困扰着我,为了我的臣民,我的亲人,我率先发动了战争……”
  张灿叹了口气,那一刻,自己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个已经失去自我的长梦,在这个梦里,厮杀,屠戮,对张灿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几百几千人的生死,只不过是在张灿的弹指之间,人的生命,几乎已经无法与蝼蚁相比,比一根罗卜,一棵白菜,也贵重不了多少。
  然而,这一切的根源,却是来自于珍贵无比的粉翠。
  幸好——那一切都只在张灿的那个梦里。
  “为了我的王位,为了我的权力,我大开杀戒,一个团、一个团,一个师、一个师的军队,无数的人,无数的家园,顷刻之间,葬于战火之中……”张灿无不凄凉的说道:“那情景,用哀鸿遍野,殍尸满地,都不足以来形容其凄惨。”
  “我,就算有一身惊天的本领,那又能怎么样,最终,我的子民,都唾弃了我,我众亲叛离,落到……落到……”
  张灿没有说出,他在那个梦里,最终落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但看张灿心有余悸的脸色,其余的人也猜想得出来,但是,没人愿意去猜想,张灿会落到什么样的地步。
  这里的几个人,每一个人都是真心希望,张灿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一生一世!
  张灿摇摇头,最后无不庆幸的说道:“还好,我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梦而已!”
  张灿是一个善良的人,这是大家都心中有数的,张灿没有野心,这也是大家知道的。
  但是,知道张灿的一些底细的,诸如高原、徐惠成,这时却暗暗的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张灿是个没有野心的人,也没怎么在官场中打过滚,张灿要是稍有野心,混迹官场,或是尝到一点权力给他带来的好处、甜头,说不定张灿就会是一个平民百姓的灾难!
  以张灿的能力,一旦动了贪念,有多少人能制得住他?到了后来,能只发动一场战争,那确实已经是很幸运的事。
  高原此时想起,老爷子殷切的期望张灿能够进入仕途的想法,禁不住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老爷子的这个想法,到底是对了,或是错了?
  惹一个从不发火的老实人发火,后果很严重,同样,让一个从来没有野心的人,去有野心,后果,恐怕不单单只是“严重”两个字,就能说明问题的,周楠柔声道:“张灿,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我们大家都知道,在现实的生活里,我们的张灿,绝对不是一个贪得无厌,无法无耻之徒……你能清醒过来,比什么都好……”
  林韵有些不解的问道:“张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几滴鲜血,就真能变出你所说的粉翠?”
  张灿也有些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来,但是先前我看到的,绝对可以说是上佳绝等的翡翠,像那样的玩意儿,我家里有过一块,比婴儿的脑袋略小的一块,说是那已经是价值连城,我绝对没开半点玩笑!”
  “可是,现在那几块‘粉翠’又在哪里去了呢?”林韵很是不信:“张大哥,这不是不相信你好奇而已。““这块石头,应该是一块吸血石……”张灿说道。
  大自然神奇无比,可以吸收水分的石头,这不奇怪,但是在吸收鲜血之后,会化成翡翠,这是张灿、高原等人,以前未所未闻的事。
  “吸血鬼!吸血的动物,我都听说过!可是,有会吸血的石头,这可是我们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怪事。”乔娜说道。
  张灿怔了片刻,会吸血的石头,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怪事。
  不过,张灿可以肯定,杨浩他们没有留下其他的记号,或许,这会吸血的石山,就是杨浩他们留下的最好的记号。
  杨浩在一个乞丐给他看的一本破书上,知道不少稀奇古怪的事,而杨浩和张灿又有许多极为相近的地方,都是有过奇遇的人,走到一个地方,自然就会往奇怪的地方凑,这座会吸血,会变成粉翠的青灰色石山,不就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么,哪里还用得着再去留什么记号。
  张灿跟高原和林韵等人一说,大家自然纷纷赞同张灿的意见。
  只是,地方是找到了,但是,杨浩他们人呢?
  难不成杨浩他们是进了这座石山?怎么进去的?门呢?在哪里?
  要找进入石山的门,自然少不了张灿的透视异能,还有张灿的感觉探测。
  张灿先前用透视眼看了一遍石山,并没发现石山有什么空洞,很实在,连一点缝隙也没有,山上没有,只是张灿的透视眼,也看不透方圆数百米的岩石,看岩石,也就最多看进去二十来米,充其量,也就是看到一点皮毛。
  山体太大太厚了!张灿也看不透。
  那么地下呢!地底下。
  张灿聚精会神地看了片刻,实在,山体和地面一样的实在,张灿除了在地面上感觉到几个深达数米的野鼠洞之外,也是一无所获。
  众人听张灿说没有发现任何地道暗门之类的地方之时,均是不由有些泄气。
  可是,张灿却说出一个让人震惊不已的情况。这座石头山,石笋一样的,高约七八十米的孤石山峰,在地下的根,不足二十米!
  众人不能置信的抬头看了看这石笋一样的石山,很直——很陡峭,几乎就是九十度的直立着,也就是说,这根石笋一样的山峰,根本不是土生土长,亿万年风雨侵蚀成这样的。
  这座石山,根本就是别处来的!
  飞来的?
  身为科考人员的乔娜,没办法解释这种现象,若是天外的陨石,如此巨大的陨石撞击,不可能就撞这么大一点的一个坑,如此巨大的陨石,不可能只撞进地面不足二十米!如此巨大,高达七八十米的石山,明明就是头重脚轻,矗立了一万年之久,却没一头栽倒!
  乔娜找不出半点合理的解释。
  张灿也解释不了。
  好在张灿和林韵、高原等人,并不是为了这座山峰的合理解释而来的,他们为的是找杨浩和王前等人而来的。
  所以,张灿叫上恋恋不舍的乔娜,顺着高原他们过来的路,要往前走。
  只是临行前,张灿的背包,突然之间裂了一条小口。
  张灿他们这次所用的,都是最好的军品,原本也不会裂口的,只是张灿和高原,在那天乔娜滑雪失控之时,尽全力去救乔娜,背包在不少山石上刮蹭过,加上张灿背的东西,比两个人的加起来都多,里面又多是铁器之类的,所以就裂开了一条小小的口子。
  平时张灿背着走,里面的东西也不至于漏掉出来,先前张灿发呆做梦之际,随手就卸下了背包,现在再拿起来,里面就掉出来一样东西。
  那是在非洲之时,克莱尔为了要巴结张灿,好卖给娜塔亚军火,而送给张灿的一件古董,那一件扭龙纹黄铜长命锁。
  原本一件明清时期的黄铜长命锁,没有特异之处,张灿自是不会随身带上的,只是张灿在笑纳之初,就发现这个长命锁很是不一般。
  长命锁锁身全是由一片片极薄的铜片,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叠加成一条扭龙状,看样子明明是可以拆卸开来的,但偏偏张灿就拆不开它。
  张灿在出发至之际,随手便扔进了背包,带了过来,倒不是为了别的,见到杨浩,张灿想问问杨浩,看他知不知道这把长命铜锁的来历。
  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这么奇妙。
  这把铜锁掉漏出来,张灿立即弯腰下去拾取,可是就在这一刻,一缕西落的阳光,恰好照射在长命锁的锁身上。
  那长命锁原本是由一条龙扭结而成,身上的龙鳞,便是张灿发现的那一片片极薄的铜片边缘,此时阳光照射,极像是磨损了的龙鳞边缘,因为阳光照射的角度恰好,居然显出一幅精致至极的画来。
  这长命锁跟了张灿原本也有些时日,只是张灿事忙,接受之时,一早又透视过内部物质结构,出了对那些薄铜片是怎么叠加成龙形长命锁有些好奇之外,对这长命锁的表面反倒没多加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