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健养生 sohoo竞技联盟德州

第4849章 初一上学期

徐叔坐下休息没多会,便看到船长骑着马赶了过来。在船长不断接近时徐叔就发现了他没有缰绳,只见这匹马背着船长冲进了村子。船长努力地想停下马,直到马跑到篱笆前时才停了下来。
  船长扶着马鞍跳下了马,他拍马屁股时差点被马蹄踢到了。最后,他终于放弃再拍一下了,只见他笑着跑向徐叔,嘴里哼着一首古老的歌谣。
  “我把他们的弓都抢来了,他们的弓箭手也被解决了,顺趟带了匹马回来。”船长笑着把背上的弓取下来递给徐叔。
  “你觉得很自豪吗?你擅自离开你的岗位,并且险些因此送命,这些都很自豪吗?”徐叔问道。
  “这......哎!”船长挥了一下拳头,“我就是看不惯这些害人的混蛋!那些农民又没干什么,他们就随便的放箭,我......哎!”船长有挥了一下拳头。
  “好了,这次就算是你立战功了。”
  天色渐晚,夕阳也逐渐消失了,村里的女人们都把小孩带回家睡觉,男人们则拿着农具站着岗。月光渐渐洒了过来,微风拂过人们的脸颊。阿伟呆在树上看着北边的路,仿佛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那声音越加清晰以至于趴在草丛里的西昌也注意到了。
  这声音又渐渐消失了,突然一个远处的闪光吸引住了阿伟。那闪光在远处来回的移动,似乎正在朝他们移动过来。一刹那,阿伟看到了几个人出现在闪光处,他轻轻地取下背上的弓,然后架了一支箭在上面。
  “那声音是谁发出的?”西昌问道。
  “是强盗,这么晚不会有村民没回来的。”阿伟挥手示意周围的村民做好战斗准备,西昌也举起弩准备发射,阿伟拉满了弓。
  “强盗!”一个村民说,“就是他们!”但这时强盗们似乎听见了声音,他们拔出长刀冲向草丛。
  “我去!谁说话的!”阿伟愤怒的射了一箭,一个强盗应声倒下。西昌的弩也射死了一个强盗,他看强盗已经很近了,索性放下弩拿起佩在腰上的战锤。
  “你们这些强盗!”西昌猛地一锤砸在强盗的头上,那强盗哀嚎了一声便倒了下去,“可惜了,战锤又被染红了。”
  阿伟带在树上不慌不忙的射着箭,他默念道:“一个,两个,三个!该我上场了!”
  阿伟抽出背在背上的斩马刀跳了下去,狠狠地劈在了树下的一个强盗背上。
  “谢谢你救了我。”一个农民对阿伟说,阿伟笑了笑又转身去砍下一个了。
  “啊!”一个农民被强盗拿刀砍倒了,他们这边打得很惨,到目前为止已经消灭了五个强盗。
  接下来的战斗就完全进入白刃战的状态了,强盗们担心会有弓箭射来,而阿伟和西昌却担心会有其他强盗增援过来。因此,双方都撤退了,战死了一个农民,两个农民受重伤,还有两个受了轻伤。
  西昌的手有些抖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强盗没了弓箭的支援,他们这边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战绩的。但是强盗这时如果杀回来,那么他们恐怕也只能退守村子里了。
  “真惊险。”阿伟说道,“如果不是咱们能远程攻击他们的话,那么现在能不能还守在这儿都是个问题了。”
  “是啊。”西昌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准备好强盗的再次进攻吧。”
  而东边,李潇茗和峰哥还坐在地上聊着天,他们并不知道北面和南面发生了什么,就像是这一切已经结束了一样。
  “峰哥,我跟你说,河港城的那个......”
  “杀啊!”
  “我勒个去,这都来啦。”李潇茗拿出短剑急忙站了起来,他们涌进了路上,两旁都是村民的屋舍。
  “大家跟我上!”峰哥大喊道,接着他拔出长刀冲了上去。
  他们没有远程的支援和徐叔船长那样的战斗力,又怎么是强盗的对手,峰哥砍死了一个强盗之后被迫向后退。强盗们不断跟进,村民们表现得既不愿后退也不愿冲锋,李潇茗这时有些糊涂了。
  “这是什么情况!你们要撤就快撤啊!”李潇茗大喊道,峰哥从人墙中挤了出来,他们竭力让村民们撤退,可是没人愿意听他们。
  “再不走就什么都没了!”李潇茗大喊道。
  “不!村中心还有我们刚收的庄稼,他们一进去就全完了。”一个村民说道。
  “混蛋。”峰哥心想,接着他又喊道,“撤到村中心就能被其他方向的人看到!那样还有的一拼!”
  “不不不,村里的妇女和孩子也在那一片!”
  不一会这些不愿后退的村民就一个接着一个被强盗杀掉了,还有三个农民见状急忙跟着峰哥和李潇茗撤退了。这个入口仅仅有两个强盗被杀,却有七个村民被杀了。
  “早就劝他们!守就是攻!他们怎么连这个都不懂!”峰哥愤怒地说道,一旁的李潇茗却一脸诧异的望着他。
  “你从哪学的?”
  “徐叔教我的。”
  强盗们紧随其后,终于,他们后退的情况被北边高地上的阿伟和西昌看到了。因为村中心有一条大路通往东门,所以徐叔和船长看到了李潇茗和峰哥出现在了村中心,自然就明白大事不妙了。
  “你们来啊!”峰哥冲着强盗喊道,这时几个骑着马的强盗也跟着从东门杀了进来。一时间东边的路上到处都是强盗的身影,而辰岳和铜子却不知道这些,因为他们守的南门本身就在地势低的地方,又有许多房屋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杀啊!”船长握着袖剑杀了过来,峰哥和李潇茗站在石磨后面和强盗对抗着,如果那些村民之前肯撤回来,现在大家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船长跳了起来用袖剑刺向一个骑马的强盗,刹那间一股鲜血从袖剑刺开的口子喷涌而出,染红了船长的左手。
  徐叔也毫不犹豫地冲杀进去,村民们和这几十个强盗开始了最后的决战。强盗拿起长刀砍向一个个村民,村民们拿着锄头劈向强盗。一时间,哀嚎声充斥着整个村中心。
  “你们不要怕!这是我们一定要为之前懦弱的行为付出的代价!我们村任这些强盗欺负太久了!竟然没人反抗!现在,当土地被染红了,我们才会知道懦弱的代价!”年迈的村长站在人群中大呼道。
  “啊!救命啊。”只见一个女子正被两个强盗拖向房子后面,船长见状怒火迸发,他握着袖剑杀了过去。一个强盗冲了过来想挡住船长,只见船长的袖剑猛地插穿了面前的这个土匪。
  “你们这些人渣!”船长猛地踹开了插在袖剑上的这个强盗,“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船长小心!”
  空中飞来了一直短刀,直直的插进了船长的肚子,船长的表情颤抖了一下,他咬着牙关拔出了这把短刀,然后猛地扔向拖着女子的强盗。船长的右手捂着伤口,他强忍着痛苦扶起了吓瘫在地上的女子。
  “没事吧?”船长故作微笑的问道,突然身后又挨了一刀,在他倒下前他转过身杀死了这个从背后偷袭他的强盗。
  “老子当年当刺客时都从不背后伤人......”说完便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