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od客户端登录页面

第4204章 尊严 (4)

一大家人正在走着,突然听到一阵呼喊,“让开,让开,都让开,快去叫朱大夫。”贝儿觉得好奇就多瞧了一眼,“那不是那个买草莓的小胖子吗,怎么突然倒下了,好像也瘦了些。”贝儿暗想道,小多贝也看清了那个人,“阿姐,他是买咱们草莓的人吧,不过,怎么瘦了啊?”看来小多贝也对那个豪爽的小胖子印象深刻。
   “面色灰白,多汗、呼吸紧迫,这是什么症状?”贝儿思考着。因为她并不清楚他的所以症状所以不敢轻易做出判断。
   不一会儿,应是那个小厮口中的朱大夫就过来了,“不要靠的太近,都散开散开些。”说完这句话他便在那个小胖子身上扎了好几针,贝儿虽然在医术方面还没学习到针灸,但是因为也修习了武功的缘故所以很清楚扎那几个穴道的作用,但是具体有什么作用贝儿也不清楚了,“距上次发病已有七天了,今天也该好了啊,怎么现在又是这么回事?”那个朱大夫扎完针后抹把虚汗问道。
   那小厮愧疚的说,“小少爷看到一个小毛贼正在偷一个姑娘的荷包,就,就追上去了。”那小厮刚说完朱大夫就瞪了他一眼,“少爷他最忌疾跑,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贝儿听完他们的话已经大概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又想着这几个月这小少爷的体重急剧下降,贝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糖尿病性心脏病”。
   糖尿病性心脏病在她前世的那个时代也很难医好,更何况是现在了。贝儿有些替那个人伤心,他是她来到这个世上第一个“特别”照顾她生意的人,听别人说他也应该是一个热心肠的小家伙。贝儿知道这种病最容易猝死,贝儿不愿意这个善良的方正死,可是她现在的医术还不能医好他,贝儿第一次觉得自己修炼的速度太慢了。
   打断自己的思绪,贝儿走向前,“叔叔,我是林家村的,跟着林大夫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医术了,可不可以让我也替小哥哥把把脉啊?”贝儿可怜兮兮的盯着那个朱大夫说,她现在虽医不好,但是渡些灵力给他也是好的。
   那朱大夫看一个精灵似的小姑娘对着自己说话,说实话听到她说要给方少爷把脉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同意的,但却耐不住别人有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啊,“看看吧,唉。”贝儿见他同意了,立即给方少爷把脉,小手一放在他的手上,贝儿就立即察觉到了方少爷脉搏跳动的十分剧烈,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接着,她便悄悄的渡些灵力给他护住心脉,直到她快支持不住这才停止了下来。擦一下额头的虚汗,“我看过了,虽然我不会医治小哥哥,但是我相信以后我一定有能力医好小哥哥的。”
   朱大夫听她这么说,只以为她是一个善良的小姑娘,根本不相信她会有那样的能力。他还不知贝儿刚刚已经用灵力护住了方正的心脉,看到方少爷脸色快要恢复正常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扎针的原因呢。
   贝儿也看到了方少爷身上又想焕发出生机了,虽然还很微弱,但是也代表着好转啊。贝儿觉得若她能进阶到四阶,肯定不会浪费这么多灵力才有如此进展,这样输送灵力简直太浪费了嘛!
   方少爷醒来后立即就注意到了贝儿等人,刚刚虽然他已经昏了过去但是却依旧闻到了一种香香的好闻的味道,这让他想起了他曾经吃过的草莓,睁开眼疑惑的看了一眼贝儿,忽而想到她就是卖给他草莓的小姑娘,虽然几个月没见到,也虽然贝儿他们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这个“吃货”依旧认了出来,“是你啊,刚刚我就是闻到你的味道才醒来的。”小家伙一点儿也不避讳的喊了出来,贝儿嘴角一阵抽搐,敢情他只记得好吃的啦!
   贝儿撇撇嘴,“大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在随便吃东西了,最好别吃糖和甜食。”
   方正不知道贝儿是在关心的身体,还笑呵呵的说,“没事的,你看我都瘦下来了。”贝儿无奈,心想,“你瘦是因为你有病啊!”
   贝儿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保住的小命一不小心又给他自己毁了,转了转眼睛说,“大哥哥,只要你听我的,我以后还会给你找好吃的,恩,比草莓还好吃,怎么样?”原谅她这样吧,她是实在不想浪费自己的苦心,方正想着好吃的使劲儿的吞咽了下口气,“真的?”
   “真的!”
   “那,那好吧,不过你这次说话一定得算话,还有,你叫什么名字?”这次他学聪明了,上次他就忘了问他们的名字,以至于到最后找也没地方找。
   贝儿明白他心里的小九九,也不跟他计较,“我叫贺加贝,这是我的爹娘,小舅舅小舅妈,表姐,姐姐,哥哥,还有我的小弟,我小弟是贺多贝,我们都住在林家村。”贝儿介绍完,又追加了一句。
   方正见贝儿这次这么有诚意就点头同意了,又吞了吞口水问,“那你说我吃什么啊?”
   贝儿扶额,“你一定得多吃一些蔬菜,还有不要吃的过饱哦。”
   那朱大夫看两个小孩子说话也没有打断,他作为一位大夫自然知道贝儿说的都是正确的,他也这样说过但这个小少爷却不是一个忌嘴的,这次小少爷竟然同意了那个小姑娘的话,让他真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有些怀疑。
   跟方正道完别后一家人就打算回去了,“贝儿,你可真厉害!”小舅舅又一次被惊呆了,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外甥女在跟林大夫学医,但却不知道她小小年纪就能知道这么多了!
   贝儿高昂着下巴,“那当然,我这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以后还要医好爹爹呢。”贝儿故作骄傲道。
   一家人都善意的笑了起来,只有贺母紧张的问,“贝儿,你真的可以?”贝儿见母亲第一次小心翼翼的问,有些心酸,母亲这是怕希望后又变成失望。贺父看到了妻子的紧张,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咱们得相信贝儿,就算贝儿医不好也没事的,难道你还嫌弃我了?”贺父安慰道。
   贝儿看着父母恩爱的样子轻轻的笑了出来,她一定能医好父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