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农家有女好种田

第1820章 崔绍溪番外一则

新帝继位之后,崔家阴差阳错因了崔绍溪的这一份功劳,仍旧圣宠不衰,令崔家众人无不大叹命运之神奇:谁能想得到呢?结果却是这位自小娇生惯养不理事儿、成天东游西逛的小少爷成为崔家最大的功臣!

老夫人与崔夫人无不得意:这下子谁还敢说她们太宠纵着小孙(小儿)了?

可惜,这位大功臣本人依然没有什么觉悟,对加官进爵什么的并不感兴趣,只看着心中爱恋之人一家团聚心中无端落寞伤感。原本还想在她家多蹭几天饭恶心恶心她男人,不想她男人不知在皇上面前进言了什么,皇上居然要给他赐婚!

崔绍溪恨得磨牙,慌不择路的向皇上表示自己还不想娶亲、还想历练历练,忙不迭的便又出京游历去了。

漫无目的满天下乱走,却冥冥中仿佛有着无形的牵引,不知不觉中,崔绍溪又来到了双流县。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惊觉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不由苦笑了笑,往事潮水般涌来,嘴里涩涩的。

既来了,总不能不去拜访亲戚。崔绍溪便又上了苏家去。

他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苏景和与方晴一家子见到他无不欣喜,嘘寒问暖,好不热闹,崔绍溪的心情一时也好了许多。

这些年,连家、李家与苏家在生意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明的暗的都有,苏家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连芳洲早想着请表姐夫妇进京做客,只可惜前些年接连有事、情势不明,如今往后不用说自是太平盛世了,机会有的是。

一时说起故人故事,大家都有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只不过这种感觉也是有多有少的。对于崔绍溪来说,他恨不得时光停留在过去不要往前,而苏景和方晴两口子追昔念今,只觉生活越来越美好。

苏欣儿已被孙明遣送回家数月,不想回府之后才惊觉有了身孕,如今已是七个多月大肚子的孕妇了,崔绍溪来的时候,她正好有点不适,便在屋中静心养胎,只差丫鬟出来说了一声,并未亲自见面。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奇妙。

以前苏欣儿上赶着千方百计要见崔绍溪而不得,这会儿她不过身子好受了些出来走走散步,却也能与同样乱走散步的崔绍溪碰上。

表兄妹俩乍一见面,两个人都有点儿尴尬,笑了笑打了招呼。

既见了面,总不好不说话。

崔绍溪看着大肚子神情显出几分憔悴的表妹怔了怔,与从前那个娇纵任性蛮横的苏欣儿相比,眼前的女子温和了许多,岁月,总能将许多东西沉淀下来。

崔绍溪知道她是被孙明赶回来的,“恭喜”两个字似乎说了也不太妥当,便勉强笑了笑,问道:“几个月了?怕是要生了吧!”

苏欣儿垂眸轻轻抚了抚腹部,神情情不自禁变得柔和,唇角也不自觉的溢着一抹浅柔的笑意,含笑道:“还有四天就八个月了!”

崔绍溪讪讪“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好。

苏欣儿抬眸看向他,笑道:“这么多年了,表哥为何还不成亲呢?”

崔绍溪一僵,扯了扯嘴角也没扯出一丝笑意来,不知该如何应答。

苏欣儿淡淡一笑,道:“这么多年表哥走南闯北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了,难道这天底下就没有一个合乎表哥心意的吗?”

崔绍溪看着眼前的苏欣儿,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

不过,他大大的松了口气却是真的。

因为他感觉得出来、看得出来,她对他的执念,已经放下了!

他为她欢喜,也放下了心中那份莫名的愧疚感。毕竟,他对她其实也挺残忍的。

崔绍溪自嘲一笑,道:“天底下的好女子多得是,可是,却没有我喜欢的那一个。”我喜欢的那一个,早已嫁做人妇了。

苏欣儿眼中一黯,低低道:“对不起,表哥!”

崔绍溪不禁失笑,道:“好端端的怎么这么说呢?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如果这个表妹不是那么缠人的话,他其实还是挺愿意把她当亲妹子一般疼爱的。

苏欣儿凄然一笑,道:“从前我年纪小不懂事,我,我不该——,若不是我那般纠缠表哥,说不定连姑娘就会嫁给表哥了……”

崔绍溪心中莫名一阵闷痛,强笑道:“你别自责,这不干你的事!芳洲她,她素来是个有主意的人,她喜欢的本来就是威宁侯吧……”

其实这些年来,每每回首往事,崔绍溪何尝没有怨过苏欣儿?当时连芳洲一看苏欣儿那架势,连家当初又是那般状况,她又怎么可能肯给自己机会同苏家闹出龌蹉来呢?一开始,她就理智而冷静的拒绝了自己,断绝了任何有可能发展的机会!

也许,这便是命运吧!

世间上的缘分,必定要在对的时机发生,才可能是良缘,不然,要么是过客,要么,只会是孽缘。

他和她,终究不能结成良缘。

不过,看到她如今过得好,还能时不时的见到她,他亦心满意足了。

有的时候,退而求其次也挺好不是吗?谁能事事如意呢?

苏欣儿再抬头时,已是满脸泪痕,道:“表哥,你不用安慰我!我以前做过的事情错的多离谱,我现下可算是明白了!”

崔绍溪愣了愣,忙道:“你别哭、别哭啊!唉,我真没怪过你!咱们好歹是表兄妹不是?”

苏欣儿心里一酸,想到这些年来孙明对自己的体贴温情,想到最后他的无情,想到自己那一桩桩一件件使小性子刁蛮无理、胡搅蛮缠的往事,想到如今真的被他休回了娘家一个人冷冷清清才幡然悔悟身边珍惜自己、疼爱自己的那个人永远都比心底那一点执念要强,苏欣儿更是泪如雨下。

过去,她太对不起她的夫君了!而他待她,当时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满意,如今记得的却全是他的好,只不知,她还能不能再回到他的身边!

崔绍溪哪儿会安慰人?况且男女有别,表兄妹再亲也不是亲兄妹,总不能上前拥抱搀扶,便叹道:“欣儿你快别哭了!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

苏欣儿一滞,忙渐渐止住了哭声。

是啊,她不能伤害了她的孩子!

崔绍溪默默看了她片刻,道:“孙明是个温和大度的人,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如今你又怀了他孙家的长子嫡孙,再加上你父母兄嫂周旋,放心吧,他不会不要你的!只以后,好好过日子,别再胡乱使小性子了!”

“嗯!”苏欣儿心中稍宽用力点头,吸了吸鼻子,又结结巴巴的道:“表、表哥,如果,如果夫君他、他还恼我,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求威宁侯夫人求求情?威宁侯夫人的话,他、他一定会听的……”

苏欣儿心中到底有些黯然。

崔绍溪整个人呆住,道:“什么?”

苏欣儿脸上一红,道:“表哥!”

不怪崔绍溪惊讶,实在是这话从苏欣儿口中说出来简直太惊悚了!

她这样的人,居然肯向连芳洲低头?连“求”字都说出来了!

崔绍溪心中暗叹:看来,这丫头是真爱上了她那夫君了。

“好,”崔绍溪点点头,笑道:“我答应你!”

“真的?”

“真的!”

“谢谢表哥!”苏欣儿欢喜道。

崔绍溪微微一笑,“不必客气!”

其实,也就这丫头拎不清在这担心,孙明不是没担当之人,当初也是气她胡乱吃醋差点儿闹出大事,如今时过境迁,连芳洲一家子已经平安无恙,且她又怀了孩子,他怎么可能真不要她了!

等着吧,等京城中忙完这一阵,一切稳定下来,孙明必定会来接她。

只不过,往后她若再没来由的胡乱闹性子,会不会再出什么事儿,那就难说了!

崔绍溪又在双流县待了三四天,来了兴致,便往蜀中一游。

他没有去大房村,虽然几度犹豫差点儿没忍住冲动,但他还是没有去。

物是人非,那份美好在心中深深的惦记着便是,何必再要故地重游?

蜀中山水别有天地,崔绍溪走走停停,一路流连,一路惊叹。

这日,到了一处叫做昌德的小镇停下歇脚,再次启程途径郊区一处村落时,一大群人围着的争吵声令得崔绍溪忍不住抬眼望过去,然后不由自主的走过去加入围观。

只见一名十四岁左右的少女两手揽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看样子应是她的弟弟妹妹,三人皆穿着洗得颜色发白的旧衣裳。

一名妇人横眉竖眼瞪着姐弟三人恶狠狠的叫骂,“真没良心呀!这两年如果不是老娘照应,你们三个兔崽子早就讨饭去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什么单门独户自己过,我呸!吃了老娘两年白饭,长了肉就翻脸不认人啦!”

那妇人还在骂个不停,一遭一遭的数落,周围人嗡嗡的议论着,崔绍溪也听了个大概。

那少女抬起头,清澈的目光冷然如电冲那妇人直直盯了过去,那妇人喉头一滞蓦地停了声音。

少女猛的将弟妹袖子捞了起来,眸中泪水簌簌而落,哽咽道:“婶婶,这样的伤,我弟弟妹妹身上就从来没有好过,婶婶的照应,我们实在受不起!”

两名八九岁上下的孩子见姐姐哭了,也呜呜的哭了起来,众人看到那细小的胳膊上鞭痕累累,忍不住各自变色抽气,看向那妇人的目光立刻就不对了,几个特别心软的妇人还念起了佛。

少女一边哭一边诉,从父母去世后寄居叔婶屋檐下这二年来事事一五一十的说来,众人听着无不恻然。

那少女末了哭道:“我们姐弟三个笨手笨脚,叔叔婶婶就不必为我们操心了!我们情愿自己单过,往后是死是活一概与叔婶无关!这二年吃了叔婶的饭也不敢白吃,那三亩田地,就给了叔婶吧!我们姐弟三个单独立户,再不敢拖累叔婶!”

那妇人脸上横肉条条抖动,心中恨极,心中大叫你们住在我家,那三亩田地的收入本来就是我们的,你给不给打什么紧!哪个要你说好听话!

围观众人都是乡里乡亲,见状不由纷纷劝说,那妇人脸上颜色难看之极,却被她少女不经意间狠厉的目光吓得有点儿哆嗦。

昨天晚上,她不过教训她那弟弟几下子,那死丫头居然发起疯来抡起菜刀要拼命,再留着,怕也是祸害了!罢了,便宜他们了!

妇人假装挤出几滴眼泪假意相劝,少女坚持不从,妇人便顺水推舟做万般无奈状认了下来,少女当即便要去了里正家立了契书,众人纷纷跟上看热闹,崔绍溪勾唇笑了笑,亦随着人群一起去。

这妇人乃河东狮吼,在家里说一不二,她既应了,胆小怕事的丈夫当然不敢说半个不字,这事儿,很快就办了下来。

出了里正家门,那妇人瞅了少女一眼,脸色忽然古怪起来,“嗤”的一笑,不酸不凉道:“丫头出息了,是想学那威宁侯夫人吗?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就你,呵,也配!”

少女脸上微红,却是昂首挺胸的道:“我只想好好的把弟妹抚养长大,纵无威宁侯夫人那般运气,也会如她一般努力!善恶终有报,”

少女接着又道:“许是我多话了,叔婶是良善人,自不会学威宁侯夫人那一对无良的伯父伯母!”

说完便不再理会那妇人鼓瞪的眼,拉着弟妹离了去。

崔绍溪瞅瞅那妇人,再瞅瞅远去的少女姐弟妹三人的背影,忍不住“扑哧”一笑。

小丫头倒是个有志气的。

他忽然很有兴趣想看看这小丫头是如何努力的。唔,山川灵秀,风光明媚,似乎在这儿小住一阵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三年后,崔绍溪在一连串的波折之后终于娶到了这位少女为妻,崔公子心中大大感慨:投身这种事儿,果然还是失忆的人做起来比较靠谱!

他没有失忆,所以他非但没能成功“卖身”住进少女的家,一开始还被人家当做登徒子好好捉弄了两回!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全文完结,鞠躬!感谢!)

亲爱的小伙伴、姐妹们,至此,虽然依依也很不舍得,但是农女是真正的完结了!

权衡再三决定以崔公子的番外作为全文结束,在依依看来,这是结束,也是开始。是全文的结束,是崔公子的开始。至于他的人生,会有怎样的精彩,嘻嘻,大家可以自由脑补、脑补、再脑补啊!总而言之,他一定会有一个完满欢喜而温暖的结局,尽管过程中会有曲折、有小虐。

2015年1月2号开坑,今日2016。1。26,一年不到一个月,全文380万+字数,唔,细算下来,每天的更新量真的不少啊!所以说,依依其实是很认真负责的作者是不是?跳坑绝对不会被坑啊!

那么快来吧!依依的新文《妃常攻略:继妃生存守则》欢迎包养!这是一个关于爱情与成长的故事,希望你们和依依一起感动!

记得要收藏、推荐哦!我们新文见!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