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技术 tg淘金网带单

第8526章 回到三年前

天空之中,血月高挂,银辉色的月光静静地洒下,映照着这片枯木杂生的静谧之地。
   遥望远处,甚至还能看到生灵堂大军所驻扎下来的营地所发出的微微火光。
   王丁静静看着眼前这人,轻声道:“我还真是没有想过,能有再见到你的一天,黑朔。”
   那黑影一怔,随即一哼,将笼罩在身上的黑袍给扯下来,扔到一边,露出那张如同刀削般的冷峻面庞,冷冷地注视着王丁,“你之前故意在我眼皮子底下放出亡鬼冲,就是为了表明你的身份吗?”
   王丁摊了摊手,“当然,那大概是唯一能让你这老朋友认出来的招式了,否则的话,我现在这副模样,恐怕你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那我呢?”黑朔问道,“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
   “老实说在刚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刚好在那个时候又看到了站在城楼上的你的身影,那个时候就隐约觉得很熟悉。”王丁靠在一棵树上,缓缓道,“之后为了确定你的身份,就故意冒险用了一次亡鬼冲……”
   “于是也为了确认你的身份,我在那支黑矛上刻下了灵魂烙印,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接住,可看起来,你的实力进展得没有我想的那么快啊。”黑朔接话道,看向王丁的眼神越发灼热起来。
   “可好歹也是接下来了。”王丁一笑,气氛开始由老朋友叙旧开始慢慢向另一个方向转变,“真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没死,难道在那一天,最后城主对你手下留情了吗?”
   黑朔摇头,“不,他当时是一心要杀了我的,但这个却救了我一命。”
   他抬起手,手中握着的剑圣断剑在月光下散发出一抹沧桑的气息,“即便是过了这么悠久的岁月,骷髅剑圣对于灵棺城城主的恨意也依然没有消失,那股恨意即便在其灵魂消散之后,也长存于剑中,那一天,这把断剑在感应到了他的身份之后,爆发出了我所万万没有想到的威力……”
   “一举将他给斩杀了吗?”王丁闻言心中一惊,顿时对他手中的这把断剑印象瞬间改观,“经历了这么悠长的岁月,却还有着这样的执念,真是不知道当年的城主对那骷髅剑圣究竟做了什么……”
   “不,仅凭着这把断剑,也只是将他给重伤而已。”黑朔否认道,“真正杀了他的,是西索。”
   “西索?!”王丁终于是大惊失色,这个名字对他而言简直就如同心中毒瘤一般,触之便心头火起,“那家伙,不是城主的亲信吗?”
   “一个食死鬼贵族又怎么可能对区区一介城主俯首称臣?”黑朔反问道,“说起来,其实这算是我们早就策划好的一个局。”
   王丁心中一紧,“你跟他早就认识吗?”
   “比认识你的时间要长得多。他潜伏在城主身边的唯一目的,就是杀了他,取而代之,不过,这需要得到剑圣传承的我才有可能办到,我们的交集就是从那时开始的。”黑朔平静地回答道,“包括他斩断我左臂的事情,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目的只是为了完全博得城主的信任。”
   王丁紧紧注视着他,低沉着声音,“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城主……”
   “自然是西索。”黑朔理所当然地答道,“确认他已经死了之后,西索的家族立刻派人前来,将自己有可能的竞争者格杀,随后顺其自然地成为了新任的灵棺城城主。”
   “原来如此,所以你作为功臣,才能混到一城之将的位置吗?”王丁明悟地点了点头,“这倒还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呢,只要是能够让自己变强,怎样都无所谓。”
   “受制于人可不在我的计划之中,你太高看西索对我的信任程度了,虽然因为他的帮助让我进化成了恶魔,但要不是时刻被人监视,今天我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来跟你交流。”黑朔偏过头去,语气之中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愠怒的情绪,随即看向王丁,“不过,你会换一个身体重新加入生灵堂,这一点也是让人惊讶,我以为你已经跟他们彻底闹翻了。”
   王丁顿时干咳了两声,“这个……理由太多,一时说不过来,倒是有另一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是想劝我投降吗?”黑朔当即猜到了王丁的意思,冷声问道。
   “没错。”王丁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这次生灵堂的计划全盘告知给黑朔,然后劝道:“你们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倒不如趁现在投降,然后跟我这边的军队里应外合,一举将灵棺城给拿下,生灵堂自然也不会亏待于你。”
   “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我过去一直以为你只是为自己而战,结果现在,却是终于成为了生灵堂的走狗了吗?”黑朔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失望,摇着头道,“同样的话,我自然也是可以对你说一遍,你会愿意背叛生灵堂,跟我里应外合将这些进犯灵棺城的人给全部杀光吗?”
   王丁脑中一闪而过拉尔克与鲁伯特救他时的那副场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同时笑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一切以自我利益为核心的,想不到容忍不了背叛这种事情吗?”
   黑朔当即否定道:“不,无关感情因素,的确是出于自我利益的考虑,生灵堂的作风我一向了解,正因为此我才更不能投降,你的承诺我无法相信。”
   “原来如此!”王丁轻叹了一声,再次将斩空剑拔出,“在这亡灵界里面追寻所谓的友情,倒还真是件奢侈的事情啊!”
   黑朔也是将断剑举了起来,破碎的剑刃指向王丁的头颅,“我不想跟你在战场上相见,所以,今夜,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归宿。”
   “看起来你很有自信啊!”王丁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将斩空剑一撩,猛然向前挥出一道狭长的剑气。
   黑朔刚刚抬剑接住这道剑气,王丁的身影便陡然从剑气中浮现出来,又是一剑迎头劈下,被黑朔挡住,双剑相交,擦撞出阵阵火花……
   王丁看向他空荡一片的左手,双手上再次加力,将剑身再次缓缓向下压去:“哪怕进化了,这只手都还是没能长出来吗?”
   一股巨力从斩空剑上传来,将王丁给震退出去,黑朔冷哼了一声,“与这把断剑一样,正因它们的不完美,现在才让我超越了完美!”
   王丁心中升起久久未能感受过的澎湃战意,“看来你也的确是变强不少啊,不过如果你执意要杀我的话,那么今晚,你也别想活着回去了!初亏!”
   一时间两人交战之处罡风阵阵,枯树纷纷在那强劲的对撞冲击力之中倒下,越战王丁越是感到心惊,他已然是将天谴流剑术与月食八重奏的配合发挥到了极限,才勉强与黑朔战得不相上下,反倒是他那一如既往的狂猛攻击令王丁在关键时刻不得不避让开来。
   的确如他所言,缺失了一只手臂并未使黑朔战力有所下降,反倒像是将断掉的左臂的力量给转移了过来一般,在力量上比起以前给王丁的压迫感更为沉重了,虽说不排除有着恶魔之力的加成,但这样正面压制一个有着尊级战技的同级对手,也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骷髅剑圣所遗留下来的这柄断剑也是不知由什么材质构成,即便已经断掉了大半部分,剩下的这一小截也是拥有着极强的攻击力,每一次与其对撞便会将王丁的手骨给反震出一阵嗡鸣之音,令他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剑。
   而王丁也是令黑朔心中越发沉重起来,他依靠着剑圣所传授下来的战技以及这柄断剑,可以说是在灵棺城之中的同级间罕有敌手了,但如今却是与王丁战得不相上下,他那一身神乎其技的连击往往能够避开自己最强力的攻击,还要防备着他各种刁钻角度的袭击,虽然明面上他一直在闪躲,但一旦让他找到了机会,自己就会在顷刻间受到重创。
   半个小时后。
   两人停了下来,相对而立,喘着粗气,彼此身上都出现了不少伤痕,但王丁身上的却是明显要更为惨烈一些,眼眶之中的魂火也是变得微弱了不少,并且,长时间与剑圣断剑相拼撞,哪怕是身为炼金武装的斩空剑,此刻也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纹,了起来。
   “放弃吧,你已经不能再战了,现在放弃,我还可以给你个痛快的。”黑朔擦去嘴角的鲜血,低声道。
   王丁却是发出了一阵轻笑,这声音令黑朔发自心底地感到一阵寒意,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在缓缓萌生:“很好,黑朔,既然你已经归降,那就事不宜迟,今晚将城门打开,我们里应外合,拿下灵棺城!”
   黑朔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却在这枯树林之中响起,一个佝偻的身影从地底缓缓钻爬而出,带着阴毒的口气,“黑朔啊黑朔,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现在终于被我抓住把柄了吧!”
   黑朔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眼瞳骤然一缩,“弗莱副将?!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事到临头狡辩有什么用呢?”王丁狡猾地一笑,看向黑朔,语气之中尽是那种“你懂的”用意,“只不过是个尸巫而已,做掉就是了,你不会被发现的。”
   PS:最近跟某朋友探讨了一下本书到目前为止出现的几个问题:代入感越来越差、气氛沉闷、激情不够、主角越来越高冷,后面几乎没有爽点……
   啊啊啊算是明白为什么成绩如此凶残了!因此一直在想着要不尽早结束然后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水准再重新开一本欢乐逗比向的,回归老本行,但仔细一看大纲,这尼玛根本没办法浓缩嘛!赶剧情也赶不出来啊!
   于是又想要不太监算了?(不要介意,这个想法只停留了一秒不到)
   最后决定还是慢慢开始改文风和写法比较好,嗯……剧情方面也要适度修改一下,所以这几天都在钻研这个,这星期就暂时先一更了,容我一边改一边思考人生,周末依然会二更的!包涵,见谅!
   另外如果已经到了毫无看点的地步了,请诸位一定要在书评区留言,我好及时悬崖勒马,重返逗比泽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