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 长乐坊网官网

第1803章 儿科病症 (3)

罗江想了想,自己毕竟不熟悉学校,有张可舒帮忙就再好不过了,当下简单地将张雪梅失踪的情况讲了一遍。
  张可舒支这着下巴,轻蹙柳眉,摆了摆头道:“也许不像你想的那么严重,可能她只是到同学家玩去了呢。”
  她轻轻地理了理小小的头发,柔声道:“别着急,我们一起找姐姐,姐姐不会有事的。”
  小小显然对这个漂亮的大姐姐也很有好感,乖巧地点了点头道:“谢谢大姐姐,找到姐姐了,我让罗阳哥哥送给大姐姐好多好多花,罗阳哥哥种的花可漂亮了。”
  张可舒偷偷地瞄了罗阳一眼,不知不觉中,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罗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里叫苦不迭,这个小小,可真会给自己找麻烦,这个张可舒好几次约自己吃饭都被他推掉了,看来这次是再也躲不过去了。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一种很微妙的氛围在张可舒和罗江之间弥漫开来,小小摇着罗江的胳膊道:“罗阳哥哥,我们去找姐姐吧……”
  罗江回过神来,赶紧让张可舒领着自己找到了张雪梅的同学,一问之下,罗江大感头疼,因为搞什么素质教育,高二只上半天课,昨天中午放学后,一个和张雪梅关系不错的女生和她在路口分手后,亲眼看着她往家走去。
  按道理说张雪梅也没别的地方好去,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呢?
  罗江和张可舒心里都有数,失踪的人要是几天都没什么音讯,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两人略一商量,马不停蹄地将镇子上有限的几家娱乐场所问了个遍,结果令人大失所望,张雪梅压根就没在这些地方出现过。
  每问一个人,小小的失望之色便重了一分,她咬紧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开始往下掉。
  看到小小吧嗒吧嗒嘀流眼泪,罗江烦躁的要命,将胸口的那股邪火发到了几个冲张可舒吹口哨的小流氓身上。
  那几个小流氓的老大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家伙,一句话不说,上来就是两个耳光,还没等他缓过气,就发现自己的兄弟全躺了下去。
  只好苦着脸答应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煞神去帮他找什么见鬼的“张雪梅”
  罗江知道靠这群小流氓显然没多大用处,但镇子就这么大,能找的地方他们都已经找过了,就差将镇子挖地三尺了,罗江和张可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敢去看小小满怀期待的纯真眼睛。
  “要不这样,你们先回家看看。说不定你姐姐已经回去了呢。”张可舒勉强地笑了笑:“我去报警,警察局有我几个朋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现在也只好这样了,谢过张可舒,罗江把小小送回了家。
  其实罗江心头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从现在的情形看,张雪梅恐怕已经……奸杀,分尸……一个个恐怖的字眼跳到了罗江的脑海里……
  “姐姐,你到哪去了,想死小小了……呜呜”
  那知道一进门就看到张雪梅正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小一下子挣脱罗江,扑到了姐姐的怀抱里,稀里哗啦地大哭起来。
  张雪梅的身体僵了片刻,似乎想推开小小,最后却将手落到了小小的后脑勺上,哄着小小说:“你看你,一回来就哭鼻子,脏得像个小泥猴似的,快去洗脸去!我还没问你到哪去了呢!一天到晚就知道乱跑!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看到姐姐,小小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赖着姐姐撒了好一会儿娇,转过头朝罗江做个了鬼脸,蹦蹦跳跳地跑进了卫生间。
  虽然知道张雪梅很厌恶自己,罗江还是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冷冷地道:“你知不知道小小担心成了什么样子,她还以为你被坏人捉走了,哭着喊着要姐姐,你呢!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不希望再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小小不光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罗江越说越气,居然忍不住冲张雪梅挥起了拳头。听到罗江的怒吼声,小小像头小猎豹似的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死死地抱着罗江的腰,可怜兮兮地望着罗江道:“罗阳哥哥,别骂姐姐了,都是小小不乖……”
  罗江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小小的脸颊,他哪会真打张雪梅。就这样小小已经不乐意,要是他真的碰张雪梅一下,小小不和他拼命才怪呢。
  罗江忽然你有些嫉妒起张雪梅来,常常听小小对他抱怨姐姐的不是,现在他才知道这对姐妹的感情有多深。
  小小的表现罗江还可以理解,令他意外的是张雪梅的反应,按照张雪梅的性格,自己这样指责她,她不冲过来拼命才算怪呢。
  哪知道张雪梅只是畏畏缩缩地看了他一眼,居然怯怯地低下了头。
  “怎么可能?”罗江马上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居然在张雪梅的眼睛里看到了畏惧和战栗之色!
  除了畏惧和战栗,还有一些罗江说不上的奇怪感觉,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瞥,可罗江自信没有没有看走眼。
  虽然附近的人家都把他当成了孤僻的怪人,没人愿意和他打叫道,甚至有些人有些害怕他,可张雪梅从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好几次都差点和他大打出手。要说这样一个蛮横的女孩子会害怕自己,罗江自己都不相信!
  张雪梅嗫嚅着道:“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你们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做饭。”
  罗江大跌眼镜,给自己做饭去?这还是那个象公主一样骄傲的张雪梅吗?奇怪的是,诧异的同时,一种很奇怪的想法从他心里冒了出来,她就应该这样,她知道自己错了,这是在补救自己所犯的错误,她就应该这样才像话。
  本来还想质问张雪梅去了哪里,但罗江忽然觉得张雪梅的身体似乎正在无限缩小,自己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把她牢牢地握在掌心里。她对自己似乎再无秘密可言,根本用不着解释什么。
  “见鬼!自己该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冷美人吧,小叶子非杀了我不可。”罗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闷闷地想道。
  一想到叶芸,她那温柔如水的眼神便不由自主地狠撞着罗江的心脏,一股久违的甜蜜让罗江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他对张雪梅挥了挥手,没再追问下去……
  闭着眼睛享受甜蜜的罗江并没看到,在他挥手后,张雪梅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异常恭敬地朝他弯腰行礼貌,转身向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张雪梅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罗江没想到,张雪梅居然烧得一手好菜,色香味俱全,害得罗江一口气吃了小半锅饭,差点撑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这还不算,吃饭的时候,张雪梅居然像日本女人一样恭顺,低眉顺眼地给罗江布菜盛饭,罗江一会觉得受宠若惊之极一会又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令罗江很是郁闷,几乎以为自己的神经出了什么毛病。
  最幸福的要数小小了,看着姐姐和罗阳哥哥这么“要好”,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吃饭的时候,罗江发现张雪梅动不动就偷偷地看他一眼,每当他回望过去时,张雪梅就羞涩地垂下脑袋,似羞还喜地拨拉着碗里的饭粒。
  对罗江这种未经人事的热血青年来说,这种眼神最要人命,等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嗵嗵狂跳起来的时候,罗江发现自己的眼神已经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张雪梅饱满坚挺的胸脯上。
  一股热浪腾地一下子从罗江的小腹上窜了起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罗江第一次意识到张雪梅的身材居然这么正点,虽然只有十七岁,却已经发育的相当丰满了,欣长的身体赫然呈现出让绝大多数女人嫉妒的s型曲线,、。
  胸前鼓囊囊地勾勒出两团美好的半弧形曲线。给罗江盛饭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给罗江盛饭时张雪梅把腰弓得很低,挺翘的臀部把紧身牛仔裤绷得紧紧地,让罗江一连咽了好几口口水。
  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罗江自问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的花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张雪梅浑身上下,由内而外都散发出一股吸引他眼球的感觉,他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没体验到这么荡人心魄的感觉,包括叶芸!
  “罗阳哥哥,吃这个,爸爸说多吃鱼头对眼睛好。”
  小小夹起一只烧的喷香的大鱼头放到了罗江碗里,对上小小清澈的眼神,罗江心头一震,推说头疼,放下碗筷逃跑似的冲回了家。
  罗江迫不及待地勺了盆凉水当头浇下,靠在门背后大口地喘着粗气,一个荒唐的念头让他的脸红了起来,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要是把这盆水浇到张雪梅身上……
  那天离开小小家后,小小又好几天没来找罗江了,这次罗江倒不怎么着急,经历了上次的失踪事件,这对姐妹的感情应该更好了吧,指不定有多少说部完的悄悄话呢。
  罗江随手摆弄着一支正抽苞的小花,眼里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只要小小快乐,他就打心眼里高兴。
  罗江也想过去小小家看看,但自从上次从小小家做贼似的逃出来后,罗江实在没勇气踏进那扇大门。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抵挡得住从张雪梅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让人血脉贲张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