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5章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穆珍大脑还没有思考清楚,耳边就传来问话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听得她耳边麻麻痒痒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她歪外过脑袋,躲开他喷洒过来的气息,回过头去,就看到墨珏放大的俊脸。

只是……墨珏现在看到她似乎好想或许不太高兴……

穆珍头皮一阵发麻,干笑两声,此时不装傻充愣更待何时!“呵呵,珏哥哥怎么也在这儿啊,无双也不知道无双怎么突然在这里了!”

好不容易才干件坏事就被抓包,她这运气也没谁了……

穆珍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样才能把这次她想逃跑的事儿圆过去,一个不觉,墨珏已把她抵在池壁上,附身堵住她的唇,堵住她想说的满口胡话。

“唔……”

穆珍挣扎了好一会儿,却被他越搂越紧,最后沉溺在这个霸道略带走惩罚性的吻中。

良久之后,墨珏才松开了她,用沉沉的目光盯着她:“朕的皇后,朕再给你一次好好回答的机会。”

穆珍被吻得晕头转向,身子无力的靠着墨珏的支撑才没有滑落水底,被墨珏低沉的声音威胁,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

可是,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她!

她哼哼了两声,把头扭过边去,不满的道:“陛下不是说近些时间,会留宿其他妃子之处嘛?此时为何会在这里?”

瞧着穆珍吃醋的模样,墨珏眉角挑了挑,反问道:“难道,皇后希望朕在别处?”

“皇上,要雨露均沾啊!”穆珍脑子里忽然冒出这句话,就顺口说了出来。

说完,又紧张的看着墨珏的反应。

要是墨珏反应不对,她就……她就……

墨珏嘴角勾了勾,知道穆珍这是气急败坏了才说出口的胡话,却想故意逗逗她,道:“既然如此,朕是不是以后该多去去别的妃子那里?”

他顿了顿一副思考状:“皇后是希望朕去贵妃那里,还是去德妃那里,或者去淑妃那里?”

看着墨珏眼里戏谑的笑,穆珍也知道墨珏这是在逗她玩,她气鼓鼓地推了一把墨珏凑过来的脸,把头扭过一边去:“你爱去哪去哪,问我干嘛。”

“朕想天天来皇后这里,当然要征求一下皇后的意见了。”

穆珍脸颊微微发红,也不知道是被微热的水蒸气熏的,还是被墨珏的话撩的。

墨珏怎么这样啊,油嘴滑舌的,他在别的妃子前面也是这样吗?

穆珍不说话了,墨珏又再次追问:“皇后还没告诉朕,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

他伸手从她怀中取出了她包好又被水浸湿了的糕点,取出了她藏在袖间的简易手枪,脸色微沉:“朕怎么越看越觉得,皇后有点一副卷款私逃的架势?”

被当场抓包,她有些心虚,但口中坚决否认,一个转身扣住墨珏的后颈,半严肃半撒娇地道:“珏哥哥对人家那么好,人家怎么可能卷款私逃嘛,天下莫非王土,人家无论去哪,不也都是在珏哥哥的地盘上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冥王的契约新娘冥王的契约新娘尤里的复仇|古言一世的契约却换来的是他的冷漠!一场假死换来的是新的自由,花开花落!终究不能相见!新的圣战以悄然无声的打响………
  • 女驸马之权倾天下女驸马之权倾天下焉知非|古言七年前,年少无知,纵马风流无忧大小姐.家逢巨变七年后,一介白衣少年郎,棋盘纵横间,争战朝堂.七年前,天真开朗,阳光常照眉间七年后,低眉浅笑,手掌翻覆间满是鲜血.传奇女附马,一袭玄衣踏血而来.其命何哀.
  • 浮光笼浮光笼若小扇|古言雍容华贵,当属太子懿;城府谋策,当属四皇子;如龙天骄,当属六皇子;温润如玉,当属七皇子。天下,似乎就是这几个人的天下。当跨越千年的少女重生到他们之中,金戈铁马的纷争,兄弟手足的情谊,诸子夺位的残酷,她曾以为生就是希望,生,却成了他们所有人的牢笼。
  • 凤倾天下之腹黑太子妃凤倾天下之腹黑太子妃凝望的沧桑眼眸|古言她是冷清杀手,绝美妖艳看似无害,实则腹黑无度手段狠辣。一次意外不慎坠入异世,是命运的重生还是转角的玩笑?乱世天下,金戈铁马,政权更替,王者枭雄。看她如何在这一场硝烟战火中谱写属于自己的绝艳倾国,盛世烟花?一袭红裳如火,乱了天下,也倾了天下。谁能摘下这一株有毒的曼珠沙华?谁颠了这如画江山,只为送她一场繁华?谁令她冷清的绝代容颜绽放嫣然如朱砂的笑?琴棋书画?她信手拈来。阴谋诡计?她易如反掌。江山风云?她纤纤素手,翻云覆雨。渣男调戏,银针一甩,让你断子绝孙。渣女挑衅,一包毒药,让你毁容丧贞。想要杀我?我先送你上黄泉。让你知道,姑奶奶我上辈子是做什么的。可是...可是,谁能告诉她,介个腹黑的妖孽是怎么回事?为毛她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还非要娶她?不是传言他不近女色并且有断袖之癖?不是说他温润儒雅实则严重洁癖不得让人近身三尺?靠,这是那个混蛋在胡说八道乱放厥词?要让她知道,非得打掉他一口白牙割了舌头下酒不可。好吧,既然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于是她逃,他追。她费尽心思用尽手段,他笑容自信伏线千里,撒下温柔的大网,只待她回首落入。***********************以上神马的都是浮云,实际上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和一个痴情专情深情的腹黑男你追我逃在扑倒和被扑倒之间挣扎角逐的故事。更有精彩小故事在这里。精彩片段一:重力不稳,她直直向前扑,将他扑倒在床榻上,织锦缠枝纹并蒂莲的软沙罗帐子被那风荡起涟漪,起起浮浮如梦如缕,旖旎着轻纱般的美梦。梦中女上男下,两人四目相对,一个愕然一个平静带笑。“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么?”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却发现他虽然镇定而风流的笑着,然而耳根子却浮现淡淡胭脂般的红晕,浑身僵硬如石。“喂。”她挑眉,目光很有几分古怪。“你不会...还是个处吧?”话音刚落,一阵天旋地转,两人已经有刚才的女上男下变成了男上女下,身上的妖孽男子对她笑得倾国倾城而暧昧十足。“我允许你,亲自验证。”精彩片段二:他忽然伸手,将她纳入怀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为你守身如玉二十多年,难道你不该付出点回报?”她一脸黑线,随即妖娆一笑,一只手环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那么殿下想要妾身付出什么回报呢?”他笑得妖孽而雍容华贵,倾身压下,眼神如水语气如醉。“夫人,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安寝了。”她眼中闪过狡黠,手指暗藏银针对准某个部位,正待发射。忽觉手腕一紧,他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轻飘飘的一弹,银针化为灰飞,湮灭在风中。她愕然抬头,他却已经俯身吻下。简介无能,具体内容请看文文。本文女强男更强,强强联手。秉承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原则,男女主绝壁身心干净。且深情痴情专情外加热情,总之内容绝壁精彩纷呈,欢迎入坑!
  • 年家有余年家有余素衣|古言前世,她一腔柔情错付渣男;再睁眼,她竟成了乡间种田的小女娃。上有爷奶压迫,下有姐妹算计,这日子过得是真苦啊。可是再苦,也不能挡住年白露奔向银子的脚步。赚钱、买地、开铺子……咦,田间躺着的那个是什么鬼?“娘子,为夫饿了,快来给我下面吃吧。”
  • 巧笑堪知敌万机巧笑堪知敌万机阿朝233|古言魏晋南北朝,五胡乱华,内忧外患……?渭水以西,北齐皇帝高玮声色犬马,为抢夺绝色美女冯小怜残忍骗杀胞弟高俨,沉迷女色,却不知不觉中被这女人耍的团团转……?兰陵王高长恭被赐下鸠酒而甍?是真是假??一代名将斛律光不反抗而被弓弦勒死?为什么如此心甘情愿?背后有何用意??看似丧尽天良,实则恰如樊於期之头颅,燕太子丹之仁心,荆轲之勇!?而渭水以东,北周境内?宇文邕韬光养晦十二年,重杖权柄,魏晋迎来第一位不二明君!?平阳之战?潼关失守?齐桥观战??冯小怜一人了当作敌军二十万,祸国妖女??忍辱偷生为北齐寻来一代明君,先知奇女??她身上背负着怎样的秘密??
  • 糟糠皇后糟糠皇后穆熙竺|古言她在他落魄的时候嫁给了他,同他过起了屈辱的日子,他说:阿竺,此生我只爱你一人,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后来,他当上了皇帝,她是他的皇后,他说:此生,我许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再后来……再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其实,到最后,也说不清……到底是谁伤了谁?
  • 远古战神赤帝篇远古战神赤帝篇先机|古言他是赤帝祝融:红衣战甲-衣炔翻飞,流光金瞳-狂魅冷漠,左手凝聚烈焰真火,右手祭现赤霄宝剑,征战九天无可匹敌。九天上的诸神怕他,惧他,只因他杀不得,灭不了……且战无不胜。他是十六国倾国倾城的第一人-慕容冲,他同样狂魅冷漠,貂毛红袍,淡金眼瞳,出生即为中山王,十岁拜为大司马,十二岁跌入人生谷底,隐忍十四年登上西燕帝位。当他历劫归来时,一切都已改变……神又如何?尝尽人间辛酸悲苦,他又怎会还是他?谁道是九天万年如一日亘古不变呢?世上总有许多人看不清自己的心,等到真正看懂的时候又无可挽回了,悲哉,悲哉……
  • 一世缠:妖媚皇子我来了一世缠:妖媚皇子我来了惑妖卿|古言N个世纪以来,一直存在着一个古老的家族——穿越世家。他们的势力非常大,不可撼动,并且拥有着可以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的神秘魔法,她,妘靥媱,穿越世家唯一一个女性,却偏偏爱上了小说里的他!寻爱之旅,遥遥无期……阴冷无情的他会不会被热情的她打动呢?“下次……可不可以换你褪去一身骄傲,喜欢我到疯掉……”
  • 墨府绝世双姝墨府绝世双姝凤曦瑶|古言相传,从未在历史上出现的东临国,皇帝仁厚,重情重义使天下国泰民安,百姓富裕,丞相墨尘羽有双姝,姐姐娇娇倾国色,缓缓步移莲,善于琴,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妹妹秋波湛湛妖娆姿,春笋纤纤娇媚态,善于心计。虽未及笄,世人欲得,娶之为妻,然他却只钟情于她,她也倾慕与他,而她却嫉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