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一念仙成

第98章 我要飞升成仙

地乙发现自己的四九天劫,格外的强大,强大到超过所见过的十倍都不止。

强大,自然就代表着危险,只能竭尽全力来应对。

随着空中劫云真正填满,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整个苍明大陆的更上方,出现了一层墨黑的积雨云。

“啊?仙界甘霖!仙界甘霖要降了!安远堂有救了!”这是认识积雨云的一名安远堂弟子在欢呼。

“大呼小叫什么呢,看看上方的地乙前辈!”有老成持重的同门拉了一把这名弟子道。

“地乙前辈怎么了,那有什么好看的呢?”那弟子一边嘟囔着一边抬起头来。

这时候,仙界甘霖已经开始淅淅沥沥的降起来。之前那些渡劫人员要么已经成功,要么永远失败,现在空中只有地乙在抵抗着天劫。

已经渡劫成功的二十来名准仙人一个个神清气爽、超凡出尘、飘飘欲飞,但都一脸紧张的盯着空中的地乙。

他们已经经历过四九天劫,只需要再稍微稳固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飞升,所以对天劫的威力有更直观的判断。

虽说这些人已成功了,可想起天劫就会心有余悸,那可是命悬一线就差点身死道消了。

别看现在大家的情况都很好,这是因为渡劫成功后接收到了仙界仙气的滋润,之前都是要多惨有多惨。

一看地乙的天劫强度,这些人就感觉到了大震惊、大可怕、大恐怖!

竟然会有强烈如斯的天劫!

甘霖下起来后,自有之前安排的弟子会检查效果,很快就有弟子向刘掌门汇报说二代绿色眉毛者已经有了点生气并且可以勉强动了。

“继续关注!”说完这话,连头都没低半下,刘掌门继续看着空中。

这个时候,可以看到空中的地乙已经相当狼狈,几乎是披头散发且身上处处有伤。

刘掌门张大了嘴巴,拧紧了心神,心道自己要能帮忙分摊一点就好了。

“不用太紧张,地乙道友应该还有余力。”灵兽之王看了会道。

“为什么?”这时候刘掌门根本不以灵兽之王是前辈就要恭敬点说话。

“显然啊,若不是还有余力,地乙道友还不早降到地面上来了啊,乘云之术不是一种负担啊?”灵兽之王不以为然的道。

正说着的时候,地乙脚下的云头突然向下落起来,同时他的身形也在跟着快速下落。一边下落,还在右手挥舞着斩空剑,左手晃着个大琵琶。

刘掌门知道,太上拿的那个琵琶,是得自左绿王的白玉琵琶,不过之前太上也试过,根本发挥不出任何作用,现在竟然拿出来晃,很可能是急中出错拿错东西了。

地乙降落的位置,正好是一片空地,这个时候刘掌门也不就不需要再仰着头,而改为了将头低一些来平视。

结果将头一低,刘掌门竟然听得脖子处传来“咔咔”的声音,看来是之前仰头仰的太用力了。

四九天劫并不因为地乙从空中落到地上就取消了,而是随即跟着冲了过来。

刘掌门一边看着,一边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剑柄,好像这样就能替太上使上劲一般。

甘霖还在下着,下在正常人身上就如平常的雨一般,只是淋湿而已。刘掌门从头到脚已经湿透,并且头发上也在滴滴答答的向下滴水。

一边擦擦额头挤一下头发的水,一边紧攥着剑柄,刘掌门继续投入的关注着。

紫青派掌门就不一样了,只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精彩,可以用一波三折、扣人心弦来形容了。

刘掌门没有走,他自然也不好离开,就吩咐弟子搬来两张椅子,一张自己坐下,另外一张放在了刘掌门的身后。

这个时候的地乙,觉着时间是那么漫长,漫长的超过了以往的几百年,天劫怎么还不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消失呢?

与此同时,他又感觉时间是那么的迅速,往往一个天劫下来,自己不好容易应付过去,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另外一个天劫就下来了。

就这种天劫,还说什么百不存一,连万不存一都很难做到吧!

突然,地乙发现身上的伤口在逐渐恢复,而且那么多的伤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痛了,并且身上破烂的衣服都在自己修补。

“地乙道友成功渡过天劫了!”灵兽之王第一个叫了起来。

“看上面!”有眼尖的弟子道。

此时,天空的劫云基本已经消失,但甘霖仍是在下着,可地乙头顶上方的那片金色劫云依然存在。

金云存在,并没有再降下天劫,而是落下金色仙液,且是全落在地乙的身上。

没多长时间,地乙全身伤口已经恢复如初,并且已经远胜之前,他只是感觉到自己说不出的好,具体好在哪里却说不清道不明。

“恭喜太上渡过四九天劫,自此长生久视、寿与天齐。”刘掌门连忙躬身道贺。

“恭喜太上渡过四九天劫,自此长生久视、寿与天齐。”这是在场的其它宁天门弟子齐声道贺。

“恭喜地乙前辈渡过四九天劫,自此长生久视、寿与天齐。”这是在场的其它门派人员道贺。

“呵呵,同喜同喜。”一边说着话,地乙一边打量着全身。

“好了,本座要走了。”地乙道。

“太上要去哪里?难道这就要回宁天门吗?不是还没有建好吗?”刘掌门抬头纳闷道。

“此方天地已经容不下本座,我要马上飞升成仙了,诸位保重啊,小刘不错。希望诸位要记得,广大普通人才是我们修仙者的根本啊,有了广大普通人,才能有我们修仙的基础。”地乙摆摆手道。

“道友这就走了?”灵兽之王一下蹿到地乙旁边,“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要留给我的啊?”

“哈哈,多谢道友的灵兽之王舌以及灵兽之王血。”地乙想了想,拿出斩空剑对着一指头就是一剑,结果指头没变分毫。

“道友干嘛呢?”灵兽之王忙道。

将手指放到齿间,地乙一用力,咬破了手指,费了老大的劲挤出一滴血,道:“请道友找个东西盛放一下吧,也许可以帮助道友化龙。”

“我可以多要几口吗?”在灵兽之王的叫声中,脸色苍白的地乙凭空徐徐向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