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这一次话很短

明天大帝姬上架了,在这里请大家帮忙三件事。

第一,打赏,当然是大家有余力的有意愿的,请集中在4号之前,惭愧,谢谢了。

第二,首订,不管你以后看不看不管你现在是看盗版的,请在订阅一下第一天更新的章节吧,惭愧,谢谢了。

第三,月票,更新章节还少,不足以让大家出票,有余力的请支持一下,惭愧,谢谢了。

这次要说的就这些,很短。

这次更新的也不多,很短。

我会努力的讲好这个故事的,深深鞠躬,明天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梦风清云梦风清姬厢|古言她有一个穿越的梦,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开启了她改变一生的旅途...他是修炼数年的老道一枚,他的师傅赐名为忘尘,让其忘记尘世种种,专心修道,可他...他是当朝最不受宠的七王爷,但确有着一张迷惑众生的面孔,是他的福,还是他的祸...他是久病缠身的碧剑山庄的痴儿少主,他脾气暴躁,总被气得半死...他是天下第一神剑山庄庄主,但确犯下了天下所不能容的事儿...
  • 路漫漫欺修远兮路漫漫欺修远兮Onepay|古言路漫漫是一个倒霉的孩子,本是千金贵女,却因内宅的争斗,流落街头。 路漫漫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虽然是女儿身,依然引来无数人的忌惮,在羽翼未丰的时候,被人强行折断了翅膀。 路漫漫是一个幸运的孩子,无论境遇如何,都有一个叫做修远的小跟班紧随其后。 这是一个吊炸天的女疯子,一路成长一路虐渣顺便以欺压小跟班为乐的故事。 —————这是路漫漫的心声。 (修远狂表态,小生不是自愿做小跟班的。路漫漫看了一眼修远,修远秒变呆萌书生。) 修远是一个以圣贤书为生命的呆书生,可惜命途多舛,赶考途中,遇到了路漫漫这个超级懒人,一路被奴役压榨,强行被征召为小跟班,被灌输各种离经叛道的狂悖之言,可惜无力改变现状。 ————这是修远的心声 路漫漫说:“小子,能得天下第一天才的指教,是你的荣幸。” 修远白了一眼路漫漫:“切,天才和疯子就一线之隔。” 路漫漫笑了:“很好,下次遇到土匪,本姑娘可不认识你。” 修远立马狗腿:“天不天才无所谓,主要是小生喜欢听指教,小生特别好学。” 路漫漫受伤严重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那个一直弱得跟羊羔一样的男人,却不要命的护着她,路漫漫心想,原来这就是爱情。
  • 江山美人谋之念念成空江山美人谋之念念成空陌上三毛|古言她是大将军的遗腹子,是先皇的谋士,更是新皇的老师。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谈笑风生间杀人于无形,她是一个优秀的女儿,忠实的朋友,亲切的老师,但对新皇来说,她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世间存在。她从不期盼魂梦君同的爱情传奇,却妄图想塑造一阙一醉的盛极狂欢。对她来说,友情比爱情更璀璨。一念繁华一念灰,她是岁月慈悲的产物,从兵荒马乱里承遗诏辅佐,连同一路风霜,却只能是梦寐不忘终渐行渐远。(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我在古朝做皇帝我在古朝做皇帝霖谨的霖莜|古言久别重逢当日活泼开朗的一个公子,如今为何变得如此冷漠无情? “盛云祁!如若你不信我可以把命抵给你,但是请你相信灭你全家的真的不是我。”眼前黑色衣袍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动容。 “云祁,就是她!就是她杀了你全家,她登基那一天为了巩固势力悄悄派人将你们全家都杀了。”此时我正落魄的跌坐在地面上,黑色衣袍身边的一抹鹅黄色的身影先是皱了皱眉头,继而煽风点火的说。 利剑穿过了我的胸膛,左胸口的血缓缓滴下在地面上盛开一朵朵象征死亡的彼岸花。 “云祁~我们走吧。”盛云祁拿着插入我胸膛利剑的手微微发抖,我捂着胸口满眼都是悲决。 明明和你先认识的是我,明明和你先爱上的也是我,可为什么……
  • 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元长安|古言穿越古代成农女,父亡母弱,家徒四壁,大群亲戚欺上门,指着鼻子骂她浪。 顾心表示这算什么,看她的! 拳打极品,脚踩渣渣,闲来整治绿茶女,顺手收拾白莲花——欺负人,她是专业的。 “犯我顾心者,虽远必诛!” 发家致富,她也是专业的。 种田,采药,上山打猎,绣花,酿酒,下厨开店…… 从一贫如洗到家财万贯,小小农女,走出锦绣繁华路! 要说人生还有什么烦恼…… 就是那个一贯清冷,不苟言笑的世子爷,为什么见了她就一改冷面,甚至化身禽兽? “姑娘,本世子掐指一算,你命里缺我。” “夫人,温故而知新,春宫册上三十六式,是时候从头温习了。” “孩儿他娘,耕田一天累不累?晚上,换我耕……” —— 一对一暖文,打脸虐渣渣,发家奔小康~~
  • 田园娇妻:毒舌王爷轻轻宠田园娇妻:毒舌王爷轻轻宠一尾流莺|古言舒小瑜穿越了! 且还是穿越在一个落后的小山村 父母双亡不说,还留下五个小萝卜头 不怕不怕,种田挖宝药材足 虾蟹海鲜发家富 我只是想要把连锁店开遍全国,为啥困难重重? 官府:我们上头有人! 某腹黑王爷:想要开店,先睡我,否则一切免谈!
  • 纨绔废物大小姐纨绔废物大小姐呆一萌|古言美梦惊醒,新婚之日一纸休书,令她从废物升级成了人们口中的弃妇,不忍屈辱的她投河自缢;天下纷争,乱世逐鹿,一缕幽魂,飘落异世,再次睁眼,她已不是从前的她,在这王朝之中,她沙场献计,手刃仇敌,从废材变得爱恨分明,牵动几多人心……
  • 迷途相见:回首千年迷途相见:回首千年墨路无言|古言不知何时,天空中飘落这纯白的冰晶,在微亮的空中,展开一副静谧和谐的飞雪漫天。她一身素白色的长锦衣,青丝如墨,素手轻抬,晶莹的雪花落在掌心上,看上去是透明的,慢慢地,它融化了。“娘子,是想为夫了?”感觉到一股气流从颈项处滑入了衣领内。转身,入眼的是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她笑靥如花,“不…不生气了?”此刻,他的柳眉微微挑起,唇边扬起一抹揶揄之色,一把揽住,“娘子知道便好,以后可不要再惹为夫生气了,否则……”低声凑近耳畔。“…你…”,脸颊迅速涨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冷,还是……,“在想什么,嗯?”唇边荡漾出一抹浅笑,望着她,轻抬玉指,抚过她额前飘散的碎发……
  • 重生嫡妃:冷王别过来重生嫡妃:冷王别过来若梦飘零|古言青石长街,染尽生离死别。有人喊你名字,直到声声悲切。她为了助他夺得皇位步步为营,算计那些反对他的那些忠臣良将。为他出谋划策,甚至还对他一往情深。他说喜欢她妹妹,她便大度地同意她进宫,成为了他的侧妃。然而当他夺得皇位,却下旨将她关进冷宫,饿的不成人形。最后还为了白家的兵符把她送进暗牢,生生折磨致死。在那阴冷暗黑的囚牢里,他见她仍不肯求饶,便拿起利刀,一刀一刀地划着她的脸,还一遍一遍告诉她。“你到底想起,那个最爱你的人的没有。我给他下了一种叫鸳鸯煞的情毒,解毒之法就是心爱之人的血!”她一口血吐到他脸上,怨恨凄绝,“如果还有来生,我定要剥你们的皮,噬你们的骨,一步步把你们送进地狱!”
  • 语爱动人语爱动人夜清秋|古言她是谁,是两国君主倾心深情的大家闺秀,是险恶江湖风流倜傥的绝色堂主,是战场上足智多谋的女诸葛,是操控人心的女魔头,她只是她,独一无二的叶樱语,灼灼其华的叶樱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