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青春识过予新

第90章 受伤

门外并不只有路演一个人,还有祝与新。

路识真当时只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

路演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姐,快让我进去!”

路识真终于理解了路演之前有些怪异的低音。

近一米八的祝与新被一米六五的路演半拖半捞地背在背上,他的头软软地趴在路演的肩膀上。因为路演累地弯曲了腿,路识真第一次可以以俯视的角度看看祝与新。

少年的头发不似往日那样看上去清爽柔顺,剧烈运动过后凝结了一撮一撮的,而漆黑的发顶一处更是夸张,凝结成了一块。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生锈的气味。

路识真几乎是立即反应了过来,祝与新头上的黑乎乎的,是凝结的血块。

是血……

她呆愣之时,路演已经迅速把祝与新背到了房间里,放倒在了床上。

他自己也终于放松下来,双手一张倒仰在床上大口喘气。

路识真下意识地把门给关上,这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所以她没有在看到祝与新满头血的时候失声尖叫。

小时候到外婆家,路演和原时楚也总是出去瞎跑,也总是,一有什么事都不敢告诉家里,偷偷摸摸地跑到她房间处理,该清理伤口的清理,该掩藏的掩藏。

这是小孩子的秘密。

如今好像回到了那个偷偷摸摸的年纪,小时楚和小路演悄悄躲过忙碌的大人,飞奔上楼。快速地敲敲门,然后是小阿真打开门,赶紧侧身让他们进来,然后又悄悄地关上门。

隐秘而又刺激。

但是如今,物是人非。路识真紧靠着门,看向床上的路演,她的喉咙干涩到几乎发不出声音:“他——”

她话还没说完,眼泪就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姐,你别哭啊!”路演立即惊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想要去拉路识真。但是路识真躲过了他的拉扯,走到了祝与新身边。

“姐,不要担心!”路演慌忙地解释道:“我两在网吧门口打了一架,都怪程连元平日里太狂,我看不得他那么嚣张。”

“阿新哥没什么事,他就是脑袋上挨了一棍!”

“什么叫就是挨了一棍!”

“哎,我打了那么多年架,怎么会不知道?”

“那他怎么晕了?!”

路演委屈地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啊!”

路识真默默伸出手擦干了眼泪,她过激了。凭借以往的经验,她就应该知道路演不是一个拎不清的人,所以他和哥哥从来没有真的出过事。

但是当她直面祝与新的伤口,还是忍不住一阵恐慌。

如果他真的出什么事了——

路识真没有说话,她拉开旁边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小医药箱。

她轻轻地坐在了路识真旁边。

她用手摸了几下祝与新的脑袋,血块凝结在了头发上,触感并不好受,但是路识真也发现了祝与新大概只是蹭破了皮,血早就止住了,不过是形容有些吓人。

而一旁的路演则盘腿坐着,激动地比划着:“阿新哥太厉害了!你知道吗?他简直是在一个人单挑三个人,那个程连杰的棍子明明已经挥下来了,阿新哥竟然还很理智地踢了他肚子一脚,卸了力,所以他没有什么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