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53号,绝密档案

第7章 尸骨镇长街前篇

你说,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司机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到。说罢若有其事的朝着江彻江爵看去。憨厚的脸上摆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真是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的身份。

江彻:“不会,你觉得就这几个小角色就能掰倒我们?”

江爵挑了挑眉眼角尽是不耐烦戾气随处可见一瞬不瞬的瞅着司机漫不经心的答到:“也是哦,凭那些角色还不值得哥你动手。不过,这次我们可不能轻敌。”

白玖小声bb:“反派死于话多,你死于多加戏份。再说,人家都盼着往好的方向发展。你就,反过来。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跑龙套”,这个戏份过了给你多加一个鸡腿。”

司机一脸无可奈何摊牌:“这能怪我吗?我不就是按着剧情来的吗?难不成,这集过后我还能升级不成。”

江彻眯了眯眼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似的整个人都变得轻易近人看着司机的眼眸又笑了笑:“过完这集之后你就可以回家想清福了。”

司机一脸懵逼:“啥,他被下死亡通知书了吗?”

江爵摸着自己的不满的脸拍了拍:“不能笑出来,要保持高冷的形象。这形象不能再崩了。虽然我很想笑但是为了我哥未来的幸福着想我还是告诉你吧。

你不知道我哥是个打醋坛子?敢当众勾引我哥他媳妇。我看你未来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你赶你收拾好你的行李,不然我哥这会要是杀过来了,就算是天王老子要护着你我哥也会把你赶尽杀绝。明白不,以后不要那么作了。看了眼烦。

司机小金毛一样的黑眼珠子贼溜溜的瞅着白玖:“大姐,我错了。求放过。”

白玖小脸气的通红银色的眸子像是蓄满水雾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你,你……叫我大姐。好,你好的很。”

江彻薄唇勾起邪佞而又放肆的笑容让人心生寒意黑色的瞳孔里怒意清晰可见:“我的女人,我宠都来不及,竟让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给说了。你说,我要是不惩罚你一下,是不是不太够意思。让你忘了你的身份。”

江爵:“我能打断你们一下吗?”

江彻:“不行”

江爵:“哥,我们现在正在逃命呢。”

江彻收起笑容摸了摸江爵的头:“你瞧我这记性,等会再找你算账。说罢一脸恶狠狠的看向司机小老头。”

江爵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眉毛上挑知道他脾气的人都看的出此刻他心情很好:“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逃命都不忘刷存在感。你怕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想找刺激受。不过你惹了我哥怕今后是没有好日子过喽。哈哈……”以后有的玩喽。

司机:“我不想和你说话。”就这几集的戏份还想完虐我,来呀我等着。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仗着你年轻吗?想当初我在江湖浪的时候,你们还指不定没出生呢。

江爵:“你就尽情的作吧,反正你也活不到大结局。”

白玖:“虽然你说的对,但是我还是要指正一下你这个毛病。什么叫他活不到大结局,他能活5集就不错了。还大结局呢,你太看的起他了吧。”

司机一脸要哭的表情:“不带这样的,你们三个人都怼我。没天理啊。”

司机:前面是分岔路口,你们要走那条路?他是司机不错但是要是不伪装一下自己怕是要活出头了。

就走那条看起来有点幽暗的路吧。磁性略带清冷的声线有些许压迫,就知道为难我们这没权没势的人。

“你没权没势,你当你骗狗子呢。再说我又不是狗子,我是要当你爸爸的人。明白不,不要在你主人我不在的时候悄悄吐槽我,否则,你懂的。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少年,看不他的清面目,因为,这少年戴了一个银色面具。攥着手里的一张类似地图的图腾。在没人看到的角落,勾起薄唇笑道,你终于来了呢。不枉我等了你那么多年。眸子里像是盛了满天星河的温柔,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在他的眼神里。如果忽略那份阴柔的狠劲,估计也是一枚阳光美少年。真是可惜了,这大好的青春他却在浪费去算计人。唉,造孽啊。

坐在车里的白玖突然感到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盯着了一样。整个人感觉头皮发麻,明明热的不行为什么我还会感觉到冷呢?难道,他们知道我出关了,不可能呀。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就连师傅都不知道。看来下次不能再这样冒冒失失等我出来了。得,提前制定好计划。

江彻:看着沉默的白玖突然觉得,这丫的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又忍不住,看了江爵一眼。看看有没有人给他支个招。然而,江爵此刻闭着眼一副生人勿近的气息。

江彻看着正在皱眉的白玖有些担心,刚刚面对“前面人皮树”的时候她眉头都没皱一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而在江彻旁边的白玖没有注意到江彻的目光,而江彻心里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宫斗大剧。真是像江彻这样的人才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国家这一等一的人(高手)才。

江爵:“唉,谁个觉都不行。真是的。”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江彻透过玻璃看向窗外略带低沉的说到:“西江帝陵”

江爵:“传言,不是说西江帝陵都是天方地宝?怎么到了这啥都没有?莫不是我们来错地方了?”

司机略带心虚的眼神看向窗外因为他不敢看他们他怕露馅呀:“传言,也不能全信。毕竟那只是传言。”

这路可真偏僻,走到这时候了连个鸟都不见飞过一只。这里阴气太重,生灵都不愿呆在这。白玖捧着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小表情。

她呀,可喜欢小动物了。这里越往里走,越是阴冷。四周光秃秃的别说鸟了,连树都没有哪里来的鸟。说来也奇怪,这里怎么会如此荒凉。不是说有考古学家来过吗?他们,确定来过了吗?骗人的吧。

白玖小心翼翼的从头上拽下一根头发,嘴里嘟囔一句……离太远没听清。上一秒还是一根头发下一秒变成一只透明的七彩蝴蝶。

去吧,把你看到的景象告诉我。白玖挥挥衣袖小手不经意间露出,莹白小巧简直可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鸡爪子,”贼好看。

要收藏“鸡爪子”的话,请举出你们手中的票票。

本王可是贱喜欢你们的票票,那位小可爱可以给我投一票。在下在此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