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尸骨镇长街前篇

你说,我们会不会都死在这里司机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到。说罢若有其事的朝着江彻江爵看去。憨厚的脸上摆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真是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的身份。

江彻:“不会,你觉得就这几个小角色就能掰倒我们?”

江爵挑了挑眉眼角尽是不耐烦戾气随处可见一瞬不瞬的瞅着司机漫不经心的答到:“也是哦,凭那些角色还不值得哥你动手。不过,这次我们可不能轻敌。”

白玖小声bb:“反派死于话多,你死于多加戏份。再说,人家都盼着往好的方向发展。你就,反过来。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跑龙套”,这个戏份过了给你多加一个鸡腿。”

司机一脸无可奈何摊牌:“这能怪我吗?我不就是按着剧情来的吗?难不成,这集过后我还能升级不成。”

江彻眯了眯眼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似的整个人都变得轻易近人看着司机的眼眸又笑了笑:“过完这集之后你就可以回家想清福了。”

司机一脸懵逼:“啥,他被下死亡通知书了吗?”

江爵摸着自己的不满的脸拍了拍:“不能笑出来,要保持高冷的形象。这形象不能再崩了。虽然我很想笑但是为了我哥未来的幸福着想我还是告诉你吧。

你不知道我哥是个打醋坛子?敢当众勾引我哥他媳妇。我看你未来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你赶你收拾好你的行李,不然我哥这会要是杀过来了,就算是天王老子要护着你我哥也会把你赶尽杀绝。明白不,以后不要那么作了。看了眼烦。

司机小金毛一样的黑眼珠子贼溜溜的瞅着白玖:“大姐,我错了。求放过。”

白玖小脸气的通红银色的眸子像是蓄满水雾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你,你……叫我大姐。好,你好的很。”

江彻薄唇勾起邪佞而又放肆的笑容让人心生寒意黑色的瞳孔里怒意清晰可见:“我的女人,我宠都来不及,竟让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给说了。你说,我要是不惩罚你一下,是不是不太够意思。让你忘了你的身份。”

江爵:“我能打断你们一下吗?”

江彻:“不行”

江爵:“哥,我们现在正在逃命呢。”

江彻收起笑容摸了摸江爵的头:“你瞧我这记性,等会再找你算账。说罢一脸恶狠狠的看向司机小老头。”

江爵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眉毛上挑知道他脾气的人都看的出此刻他心情很好:“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逃命都不忘刷存在感。你怕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想找刺激受。不过你惹了我哥怕今后是没有好日子过喽。哈哈……”以后有的玩喽。

司机:“我不想和你说话。”就这几集的戏份还想完虐我,来呀我等着。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仗着你年轻吗?想当初我在江湖浪的时候,你们还指不定没出生呢。

江爵:“你就尽情的作吧,反正你也活不到大结局。”

白玖:“虽然你说的对,但是我还是要指正一下你这个毛病。什么叫他活不到大结局,他能活5集就不错了。还大结局呢,你太看的起他了吧。”

司机一脸要哭的表情:“不带这样的,你们三个人都怼我。没天理啊。”

司机:前面是分岔路口,你们要走那条路?他是司机不错但是要是不伪装一下自己怕是要活出头了。

就走那条看起来有点幽暗的路吧。磁性略带清冷的声线有些许压迫,就知道为难我们这没权没势的人。

“你没权没势,你当你骗狗子呢。再说我又不是狗子,我是要当你爸爸的人。明白不,不要在你主人我不在的时候悄悄吐槽我,否则,你懂的。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少年,看不他的清面目,因为,这少年戴了一个银色面具。攥着手里的一张类似地图的图腾。在没人看到的角落,勾起薄唇笑道,你终于来了呢。不枉我等了你那么多年。眸子里像是盛了满天星河的温柔,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在他的眼神里。如果忽略那份阴柔的狠劲,估计也是一枚阳光美少年。真是可惜了,这大好的青春他却在浪费去算计人。唉,造孽啊。

坐在车里的白玖突然感到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盯着了一样。整个人感觉头皮发麻,明明热的不行为什么我还会感觉到冷呢?难道,他们知道我出关了,不可能呀。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就连师傅都不知道。看来下次不能再这样冒冒失失等我出来了。得,提前制定好计划。

江彻:看着沉默的白玖突然觉得,这丫的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又忍不住,看了江爵一眼。看看有没有人给他支个招。然而,江爵此刻闭着眼一副生人勿近的气息。

江彻看着正在皱眉的白玖有些担心,刚刚面对“前面人皮树”的时候她眉头都没皱一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而在江彻旁边的白玖没有注意到江彻的目光,而江彻心里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宫斗大剧。真是像江彻这样的人才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国家这一等一的人(高手)才。

江爵:“唉,谁个觉都不行。真是的。”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江彻透过玻璃看向窗外略带低沉的说到:“西江帝陵”

江爵:“传言,不是说西江帝陵都是天方地宝?怎么到了这啥都没有?莫不是我们来错地方了?”

司机略带心虚的眼神看向窗外因为他不敢看他们他怕露馅呀:“传言,也不能全信。毕竟那只是传言。”

这路可真偏僻,走到这时候了连个鸟都不见飞过一只。这里阴气太重,生灵都不愿呆在这。白玖捧着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小表情。

她呀,可喜欢小动物了。这里越往里走,越是阴冷。四周光秃秃的别说鸟了,连树都没有哪里来的鸟。说来也奇怪,这里怎么会如此荒凉。不是说有考古学家来过吗?他们,确定来过了吗?骗人的吧。

白玖小心翼翼的从头上拽下一根头发,嘴里嘟囔一句……离太远没听清。上一秒还是一根头发下一秒变成一只透明的七彩蝴蝶。

去吧,把你看到的景象告诉我。白玖挥挥衣袖小手不经意间露出,莹白小巧简直可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鸡爪子,”贼好看。

要收藏“鸡爪子”的话,请举出你们手中的票票。

本王可是贱喜欢你们的票票,那位小可爱可以给我投一票。在下在此谢过。

同类热门
  • 豪门蜜宠:腹黑总裁不好惹豪门蜜宠:腹黑总裁不好惹九叶草|现言一只被“禽兽”看上的小白兔,在婚后不断跟禽兽抗争,却慢慢发现禽兽对自己似乎“别有用心”的故事,沈糖在顾行北的精心设计下不得不嫁到顾家,却对初恋情人恋恋不忘,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信誓旦旦说将来一定会娶自己的男人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娶了别的女人,顾行北从来不擅长表达自己的任何情感,他对沈糖的付出从来都是默默无闻,但好在只要真心总能被发现,他们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总算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从此携手不再孤独!
  • 勿以情深勿以情深延希宝贝|现言邓茉之德爱情看似轰轰烈烈让人羡慕,事实上她并不看好这样的爱情。若雨般的爱情才是她的理想的爱情。润物无声。而这样的爱情出现的时机却在他与季方寒结婚之后才出现,他和她的爱情该何去何从?她与他的婚姻该怎样继续
  • 专宠蜜爱:嗜血BOSS好可怕专宠蜜爱:嗜血BOSS好可怕78北极|现言【我和吸血鬼有个约会】被人下药,小警花程白抱住了他的大腿。“帅哥……你要不要跟我睡?1千块怎样,我还是第一次,你也不算亏。”却不想,他竟然嗜血……东方律,人称律爷,身世神秘,事业遍布全球。一日被抱大腿,自此走上宠妻不归路。警察局内。“东方律,老实交代犯罪经过。”“日后再说。”“现在要!”“从命!”大BOSS关掉摄像头,将她抱上桌。想知道跟一个无所不能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吗?你以为这是单纯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小天使大宝贝们,我们玩点刺激的,跟着北极一起脑洞大开吧。坑品保证,欢迎检阅。
  • 我不要再离婚我不要再离婚吾爱清幽|现言一个离婚带着儿子的少妇,一个未婚却有个可爱女儿的男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两人,因为孩子见面,又因为孩子住到了一起,男人的强势紧逼,女人的半推半就,他们共同坐上通往终点的豪华车。
  • 帝少心尖宠:我的特种兵老婆帝少心尖宠:我的特种兵老婆素手乾坤|现言表面上她个万人唾弃的私生子,实则是那个纵横战场特种兵。弯男吗?私生子吗?她浴血重生,精明能干,当全民知道‘他’是个女生时,全民沸腾。然后有人问道“女神有男朋友吗?求娶回家!”安爵回答“没有。”然后冰寂烈的微博炸开了锅,他把安爵壁咚在床上“夫人,你这样欺瞒群众真的好吗?”安爵连忙发微博“但是我已经有老公了。”冰寂烈笑的狭促,霸身而上。安爵愕然,“你干什么?”冰寂烈笑到“行驶老公的权利。”
  • 下一站彩虹下一站彩虹拉刻西斯|现言舒楝,二十九岁半,自负盈亏的工作狂。正当她创办新刊准备大展拳脚时,霉运却不期而至,撞了劳斯莱斯幻影,寄托了满满事业爱的新刊被人偷偷卖掉。这还没完,让她身背巨债的劳斯车主竟然是新刊的背后买家,孽缘啊孽缘!好男不娶新闻女,好女不嫁投行男,当前记者遇到前投资分析师,是负负得正,还是火星撞地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霸道专宠:你好!我的小娇妻霸道专宠:你好!我的小娇妻麒麟姐|现言(新书:宠文,欢迎大家入坑)他,凌枫!一个毒舌腹黑,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让人闻风丧胆,无一人敢惹他。而她,白雨汐!却是个例外,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白雨汐!你要再敢这样顽皮,小心我把你扔出去!”凌枫已经被某人给气死了。白雨汐干笑呵呵呵…***“白雨汐,你最好乖乖过来,不然…”某人勾起嘴角威胁道。“不要,我在才不过去呢!”某人说完刚要逃就被人抓住衣服吊了起来拖走“来,我们这来回房间好好谈谈人生!”“我不想要啊…”白雨汐欲哭无泪啊……“由不得你。”某人坏坏的笑道。
  • 落钥一时,却情定一生落钥一时,却情定一生夏初Vian|现言他是大学著名教授,也是著名作家。她是当红画家,描绘世间无数景色。他与她,本无所交集。却因一把钥匙而有所来往。他觉得她可爱善良,有时马虎大意。她觉得他温和冷静,有时有着腹黑。落钥,落钥,却不知丢掉的是钥匙,还是彼此的心。
  • 首席大人离婚不再见首席大人离婚不再见耳边朱砂|现言安汐:有人笑她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可嫁入豪门的她只得到支离破碎的心。安静离开不代表放弃。破茧成蝶,绽放的她惊艳了世界。她本绝色,何必倾城。恩恩怨怨之后,谁能执她之手?郑恺峰:他是郑氏财团的总裁,掌控着H城的经济命脉,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然而孤枕难眠,多少个深夜他悔不当初。小汐,都是我的错。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带你看遍世间繁华?白皓轩:舞台上耀眼的他牵动万千少女心,唯独这个笨蛋女人不心动。安汐,你可不可以再蠢一点,等别人把本少抢走,看你去哪儿哭?算了,笨就笨吧,你男人我有脑子就行!叶辰璟:千辛万苦才找到照片里的她,可有个混蛋却抢走了她的心。难道我只能用哥哥的身份守护你?
  • 小城事小城事小川精灵|现言城乡变迁的生活故事,大时代下家庭与人生,环境的叛变与城乡的反目,谁是谁非。一方水土,一个被牵着鼻子走的少女,躬耕于城乡的边缘,在模棱两可的墙头,轻轻悄悄萌发的浪漫与物质现实的拮据,终究不是高贵的血脉,却流淌出一个小时代的迷梦雪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