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游戏魂尊古风

第208章 惊变

叛徒?

耶律齐对于这个称呼完全不感冒:“大长老,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向你建议,向天外派遣侦查部队,可你就是不听。”

“你特么就是不听,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何以一直到现在都困在合体期,最后不得不转修肉身,你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年吗?”

“知不知道?阻人道途,你该有此一报!”

“耶律齐大叔?”

“护法大人......”

“你错了,耶律齐护法,不是大长老不愿意派出侦查部队,而是我们根本就派不出。”一个沙哑带着些许悲伤的声音传来,一名青衣男子自森林内走出。

“二长老!”

“拜见二长老!”

“为什么?”耶律齐没有见礼,直接问道。

“因为我们没有能够离开夜寒世界的星际战舰,一艘都没有!”青衣男子满脸失望的看着他。

“而且耶律齐护法,你杀错人了,大长老原本是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你的,是我拦下了,因为我不想护法你因为这件事丧失了修炼的动力,可惜,世事无常......”

“不可能,这不可能!”耶律齐看着那伤心欲绝的少女抱着的老精灵,瞬间眼睛就红了。

她是科斯一族的公主,也是他平日里最贴心的徒弟,更是自己的爱人,而自己刚刚杀了她的爷爷。

那个往日里处处与他作对的大长老,现在一切真相大白,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往日的一切都只是不想自己丧失了修炼的斗志而扯出的一个弥天大谎。

一个时间跨度长到自己崩溃的谎言。

他没有阻我道途,反而一直在暗地里支持,默默的帮助。

愧疚、不甘、还有被长久以来欺骗的愤怒,耶律齐彻底走火入魔,木枪再次出现在手中。

“敢骗我,你们都要死......哈哈哈......你们都要死!”

耶律齐愤怒的咆哮,像是一只失去理智的狮子,话刚说完,他的木枪就已经刺了出去。

同样内疚不已的二长老,有些呆滞的看着透胸而过的木枪,缓缓抬起头。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耶律齐,默默一笑,任鲜血染红了胸口,没有运转法力自救,就这么安静的躺倒在地。

肖平心里一跳,失去理智的耶律齐比之前的耶律齐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便是体修疯狂战斗时的真实战力吗?

“耶律齐护法......”一名合体期的精灵刚刚开口,耶律齐再次一枪刺出。

那名精灵的修为比之二长老更是不如,没有半点抵抗能力,脖颈直接被横着拍断,粗糙的断口,鲜血直流。

耶律齐的杀戮还没有结束。

他的身影不断闪现,所有精灵无论大小,无论老幼,不管之前在这里的,还是之后从森林内赶来的。

每一次出枪,都会有一具尸体躺下。

但所有的精灵却都没有退缩,反而更多的精灵涌出,有一些甚至直接化为本体战斗。

这场杀戮一直持续了半天。

当森林内的精灵只剩下一群老弱残兵的时候,耶律齐的目光终于落到了那少女的身上:“对不起,阿加莎,让你失望了。”

话一说完,一枪直直刺出。

“小友,救下她的话,应该、也许、可能会对你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帮助吧。”老鬼的话还未说完,肖平已经出手。

“行!”

宝瓶印几乎就快了一线,瞬间出现在少女身上。

啪!

少女虽然无恙,但还是被惯性力震飞出去,还很巧的落在肖平左侧。

“四阶火法,狂暴火墙!”肖平心中默念,耶律齐的脚下轰然暴起了一圈火墙。

瞬间的高温燃烧,让松软的沙滩都干涸,有直接融化的趋势。

“四阶冰法,冰轮耀空!”火墙一圈范围外,全部冻结结冰,尖锐的冰刺直直指向里面。

有了这个紧随其后的冰系法术叠加,瞬间造成差不多五阶的伤害。

耶律齐完全凭借本能挥舞出了一阵龙卷,周身的风气竟是暂时隔绝了肖平的法术伤害。

眼见肖平出手,少女一双美眸突然闪过一丝报仇的希望。

她直直看着肖平,语气不缓不慢,“前辈,只要你能杀了他,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少女的话,让肖平一阵侧目,追问道:“任何条件?”

“任何条件,包括我!”她以为肖平也跟她以往的追求者一样,垂涎她的美貌。

肖平只能说,丫头,你想多了,比你漂亮的丫头,我有的是。

不过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至少真如老鬼所言,一会儿自己探索自然神殿的时候,有这些土著帮忙,应该会事半功倍。

“好,就这么说定了!”肖平微微一笑。

喝!

肖平再次开挂,神力大量涌出,看着魂界内神力能量池内的液态神力慢慢减少,肖平心疼、肝疼、全身都疼。

好吧,肖平此时已经顾不得疼了。

耶律齐的确是一名少有的强大体修,没一会儿,便已经击破了肖平的法术。

一眼便看见了之前攻击自己的肖平,心中大怒,手持木枪杀了过来。

轰!

肖平快速一个侧身,身后的海面顿时炸起了一朵蘑菇。

被近身了!

肖平此时非常无语,最后也只能暗叹自己大意,不过有着九字真言秘术的帮助,肖平倒也没有出现什么破绽。

不时的闪避和防守,双方倒是打得轰轰烈烈。

“死......死......全都要死!”耶律齐几乎不知疲倦,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在战斗。

原本还不到顶级的一套武技,此时却是被用出了顶级武技才有的效果。

不过失去理智的人在肖平眼里那就不算是人了。

对待这样的人,肖平有的是办法。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两人因为交手而不时出现的地方,在离开时,都会随意落下几枚小旗子,孤孤单单的插在那里。

眼见最后一枚阵旗落下,肖平立马使用出了土遁术,瞬间脱离战场。

暴怒非常的耶律齐突然失去了攻击目标,眼中一片茫然,四处寻找。

正好在不远处看见了自地下钻出来的肖平。

他抬起木枪就打算继续攻击,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机会。

肖平手诀掐动,嘴中默念,却是先念完暗咒,随后明咒也是念完。

“封天锁地,乾坤无极阵!”

这是老鬼的练手之作,是一套临时阵旗,用完就报废的。

也是前世老鬼发明的一套阵法,被肖平拿来哄现在的老鬼了。

不过一个四阶困阵却是无法困住对方太久,肖平也不迟疑,正要下杀手的时候,身后传来少女的喊声。

“前辈请住手!”

肖平手下一顿,疑惑转身。

“我来杀!”

少女原本有些无神的双眸,此时竟是杀气满满,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复杂的意味。

肖平不懂,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也不想深究。

撤掉法术,法力不要命的涌出,稍微加固了一下困阵:“尽快,阵法困不了他多久。”

少女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缓步走向正在不断挣扎、咆哮,满面狰狞的耶律齐。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师尊,我都已经打算跟爷爷说起我们两人的事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大小姐,您能不能快点,都这时候还有这兴致,在这种情况下搞什么煽情的把戏。

随着耶律齐的不断挣扎,肖平白眼连翻,痛并快乐着。

经络之中的法力不断暴力流淌,又像是抚摸,又像是揉搓,真真是一番难忘的享受。

“为什么!”

噗!

一只手掉地上了。

耶律齐咆哮震天,肖平也是脸红脖子粗。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噗!

另外一只手也掉到了地上。

鲜血流了一地。

耶律齐更加暴怒,地面上已经出现了龟裂,却是其脚下巨力造成。

而肖平......此时已经是单手换成了双手,脸彻底成了猪肝色。

这剧本他么谁想的,出来,劳资保证不打死你!

“啊啊啊......啊......为什么!”少女彻底疯狂,秒变女魔头,彻底了结了耶律齐,紧接着阵法也宣告解体。

轰!

阵法中肖平的法力没有了载体,彻底失去了束缚,整个阵法笼罩之地,全部夷为平地。

“额......小友,世事变化无常,请节哀吧。”老鬼又出来作妖了。

四阶困阵爆炸,那少女区区金丹期......肖平一脸懵逼。

花了那么多神力,外加一套四阶阵旗,真心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夜寒天道,丫丫的,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肖平欲哭无泪。

果然,看着地上仅剩下碎片的仙袍,他摇了摇头,不再期待奇迹的出现,转身向着森林内走去。

至于那些精灵,呵呵......

早就没影了。

......

“小友,请......”

“如果你再敢提节哀两个字,下次再有新阵,你就干看着吧。”肖平拔刀。

暗黑森林。

这里是自然神殿大军的最后一个基地,整座小岛,看着很小其实内有乾坤。

除了外围少量的地域是沙滩之外,其他全部都是森林地形。

里面长满了暗黑系的灵材,灵花异草,奇模怪样的灵植到处都是。

“榕老,多亏你了,要是光靠我的话,这么大的森林内,肯定得迷路。”肖平对着身边一名只有刚刚一米出头高的老者说道。

这是一名万世榕化形而出的精灵。

其年纪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能在这么年迈的时候化形而出,还是得益于之前魂界进阶的好时机。

众所周知,灵植越是年长,返祖的层次就会越高,也就越难以化形。

而这样一株万世榕,肖平在移栽进来的时候,本就是当成景观树来养的。

却是没有想到,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

有这样一株在黄天大陆上生长了无数年的老树在,区区暗黑森林还不是小菜一碟。

被称为榕老的老精灵,慈祥一笑:“主人客气,这是老夫应该做的。”

肖平笑了笑,继续跟着榕老的脚步向前走去,身后同时还跟着除了榕老之外,五名渡劫期的精灵。

没有战力空有修为的精灵。

虽然没有战力,但这份高阶精灵的威势却是实打实的,肖平凭借这些威势护身,狐假虎威的跟在榕老身侧。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七人便来到了目的地,一座不算很大,却是很精致的神殿面前。

“主人,到了!”榕老微微欠身,肖平还礼,将几人收回了魂界之中。

神殿有些老旧,一些地方还能隐约看见修补的痕迹。

肖平站在神殿大门的面前,目光扫过四周,眉头微皱:“老鬼,有没有感知到什么?”

“没有。”

“那两个老小子不会是骗我的吧。”

老鬼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他们虽然不是真正的天道,但至少现在已经开始执行天道职责,要是说谎的话,沾染的因果更重。”

肖平点了点头,不在考虑这点。

按照那两人所说,他们是进去了一段距离,才被轰出来的,既然大门外没有什么收获,就只能到里面瞧上一瞧了。

至于说退缩......这种想法肖平还真的没有过。

九字真言秘术祭出,肖平感觉身子都轻松了不少,肖平的目光在神殿内游走。

擦拭得很干净的神像......

气势恢宏又充满了神秘感的连绵壁画......

随着不断向里面行走,渐渐地,肖平感觉到了矮胖子老叟他们所说的那股威势了。

穿过大殿,向后面走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肖平的不断深入,那股威势越来越强,光靠宝瓶印已经难以支撑。

肖平浑身一震,合体巅峰的罡气护罩撑起,继续向前走。

威势越到后面越是强大,最后肖平不得不祭出九字真言壁,才能轻松一点。

看着不断消耗的神力,肖平面色一抽,有些心疼。

“小友,应该到地方了!”老鬼出声提醒。

他的神魂比肖平强大,肖平对此还是很信任的。

闻言脚步不由加快了一些,最终肖平穿过数条走廊,来到了一处偏殿内。

里面的一丝不断闪烁的璀璨光辉引起了肖平的注意。

见此一幕,肖平嘴角上扬:“小天地入口!果然,这里的布置跟黑暗湖那边的差不多。”

心念一动,肖平一步迈出,身形却是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