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革命吧女神

第98章 恐惧的极致

迷雾沼泽深处,由重重隐秘结界遮掩的神殿里,骷髅头看着架子上第二只正化作腐水的蛤-蟆,低沉的说:“巴里安也死了,变数对计划的影响越来越大。”

背后一个浑厚的声音说:“这就是我来的原因。”

黑色铠甲,金黄王冠,正是哈德朗王国的国王特拉格迪-哈德朗。

国王问:“你说的那个变数,已经深入到了核心里?”

骷髅头张嘴吐出幽绿气息,神殿中间张开一面巨大光屏。光屏中,三个人被密密麻麻的尸蛛围着,似乎被吓傻了,毫无动静。

“啊,就是他,那座城堡的领主,带着他的圣女,还有个奥术师。”

国王欣慰的道:“他们这不是穷途末路了吗?已经影响不了计划。”

骷髅头气愤的晃悠着下颌:“他的城堡还没夺下来!而我已经失去了两个弟子!”

“实在不行,我会动用我的力量。以支援的借口进去,把他们一扫而空就行了。”

国王微微皱眉:“但要瞒住努曼艾尔那个固执的家伙,其他人可不行,这样吧,我亲自去。”

“你身边到处是破绽,可不止那个贝努因传奇”,骷髅头眼中绿芒闪了闪,光屏中的影像变得异常模糊,勉强可以分辨出是罗丝神尸的环境中,又先后出现两个身影。

骷髅头说:“这两个无足轻重,注意后面那个,她有你的血脉,在里面可以畅通无阻。”

看到某个冒着灰黑烟气的身影,国王的表情顿时呆滞。

他握着拳,咬牙道:“凯瑟琳!该死,伊琳娜答应过我的!”

骷髅头幸灾乐祸意的道:“瞧,意外越来越多。我就说过,你的计划有太多漏洞,我不认为继续下去,可以得到满意的结果。”

国王怒道:“没有女士的支持,你也没有机会主持这样的计划!难道你想抽身而退,就在这个时候?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了!”

“我只是对结果有了预料,不想面对那些讨厌的数字而已”,骷髅头的语气软了下来。

“我去把他们处理掉!”

国王一甩斗篷,站到传送阵上,光芒升起,身影消失不见。

“如果坚持我原来的计划,费恩同样也会大变的”,骷髅头不甘的嘀咕着。

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夜女士大祭司泰德说:“那只会是一场普通的天灾,就算杀死了费恩世界百分之九十的凡人,剩下的凡人也只需要几代人就能恢复如初,他们的本质依旧没有一点改变。”

“所以啊,我还是想不通,夜女士既然是位神祇,怎么会有切割人神的想法?”

骷髅头摇晃着表露自己的情绪:“不过无所谓,我也不关心凡人和神祇是什么关系,只要让费恩大变样,而且是我做到的就行了。用真理改造世界,再发现更伟大的真理,这才是我的追求!”

“现在的势头不太好,不过既然国王还在努力,我们还是不要放弃希望。”

泰德说:“至少得让国王觉得,他毁灭世界的大业还有希望。”

………………

李奇已经快绝望了。

他尽全力放出的圣光球将方圆数百米的空间照得通亮,尸蛛被光明震慑,不敢靠近,但也仅限于此。

继续前进?

完全不知道方向,乱跑说不定会遇到蛛母,那可不是周围这些畏惧圣光的尸蛛能比的。

传送回去?

这里不是复合次位面的畸变点,传送会失灵的,告死神殿里,不少奥术师就是这么变成碎肉的。

呼叫女神?

女神肯定会撇撇嘴说:“蜘蛛而已,直接杀出条血路有什么难的。”

不难,事实上,他的脑子已经在沸腾,因为极度的恐惧,他正处于狂化边缘。

等狂化了,那就不是杀出条血路,而是血战到底了。

“菲妮……”

也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他竟然想征询菲妮的意见。

“菲……”

得,小姑娘已经晕过去了。

蜘蛛她不怕,可这是大了无数倍的蜘蛛,而且还是亡灵属的尸蛛。

“子爵阁下,您必须克制自己的恐惧”,纳比尔都比李奇冷静:“这会削弱您的意志,腐化之气会趁虚而入。”

“会、会吗……”

李奇上下牙哒哒作响,他有金手指,腐化之气根本不在乎。

“您不知道腐化之气是如何侵蚀心灵的吗?就是通过恐惧、憎恶、癫狂这些负面情绪起作用的。”

纳比尔用教育学生的语气说:“它会勾起凡人的灵魂创伤,把他们的畏惧,他们的憎恶放大为有形有质的东西,钻到灵魂深处,吞噬那些有活力的、美好的本质,再在肉-体上表现出来。”

“如果勾、勾起来了,却钻、钻不进去呢?”

李奇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他隐隐觉得自己的恐惧跟腐化之气有了关联,但因为被挡在心灵之外,正在产生什么变化。

“那怎么可能!?没有哪个凡人的灵魂是无懈可击的!不过……”

纳比尔把这个问题当成学术课题思考了:“在某些极端条件下,这样的事情也许会存在。那腐化之气应该会将负面情绪转化为有形之物,对现实产生影响。”

李奇鄙夷道:“这不是臆想成真吗?荒谬!”

“子爵阁下,请您尊重费恩的法则”,纳比尔像在宣示真理:“这是个心灵产生力量的世界,否则神祇又怎么依靠信仰封神的呢?而且这里充斥着腐化之气,会把人的心灵之力百倍千倍的放大,当然只限于黑暗邪恶的力量。”

然后他嘀咕道:“您说的这种情况,现在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那需要太多的前提。不过这种假设挺有趣的,等回去我会把这个作为研究课题……”

该死!这是真的!

李奇的感觉更强烈了,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恐惧,其实不是蜘蛛,否则怎么会被无数巨大尸蛛围住还能说话。

比蜘蛛更可怕的东西,还多得是呢,比如克……

不能想!

上次在告死神殿里,似乎就出现过什么东西,难道那玩意真是自己想出来的!?

“我们还是找找路吧,等死不如找死……呸!碰运气!”

李奇终于做出了决断,他已经难以按捺冲上去跟尸蛛血战到底的欲望,同时头顶似乎开始盘旋着什么东西,也让杏仁般的苦味从舌底急速蔓延。

有圣光在,前进应该没问题。

纳比尔犹豫着说:“我们还是等等吧?”

等什么?难道会有人来帮忙?

“呃,是这样……啊!”

纳比尔显然心里有鬼,话没说完,两个身影裹着蓝光,猛然出现在背后。

“纳比尔——!终于追上你了,看我不杀了你!”

“弗洛里!你继续跑啊!你这个混蛋!我会把你剁成肉酱!”

竟然是女奥术师夏奇拉和胖子奥术师弗洛里,这两人的奇形怪状让李奇又吓了一跳。

夏奇拉完全就是副僵尸模样,自肚腹和背上伸出类似蜈蚣的无数肢节,将她的身体脚前头后托在地面。长长的脖颈将头颅撑起来,乍看之下还真像一只人体蝎子。

胖子弗洛里相对要正常一些,肚子中间塞着部机械,伸出几条细长的铁腿,支撑着他移动。

纳比尔说得没错,这两个家伙果然都有各自的保命手段。

“别吵啦,这里还有敌人!”

木头人纳比尔蹦跳着退到他们那边,高声喊道:“我们该团结起来!”

李奇心中像是塞了一块铅,重重的沉下去,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找过来的?

“你以为真的控制住我了吗?我是六级奥术师啊!离传奇只有一步的强大存在!”

纳比尔有人撑腰,语气变得无比嚣张:“那个什么傀儡丸,怎么可能对木头人状态的我起作用!”

李奇恍然:“你在传送法阵上动了手脚?”

只有这个可能,才会让另外两个奥术师察觉到。

“哈哈,让我拿起法盘就是最大的错误!”

纳比尔说:“我们的法盘都做了标记,施放法术的时候,其他人都会感应到!”

他再晃晃木头手臂:“当然,我也对传送法阵做了些调整,可以保持一段时间,那点小手脚,你又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呢?”

忘了这几个家伙终究是一伙的……

胖子权衡形势,站到了纳比尔一边:“好吧,收拾了这小子,抓住圣女,咱们再来讨论之前的事情。”

夏奇拉用非人的冷声说:“弗洛里,我现在这副模样都是你害的!如果你不给我足够的赔偿,我会掰下你的脑袋去喂狗!”

胖子安抚道:“别急嘛,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收获来分配。”

纳比尔兴奋的说:“不仅有小圣女,还有罗丝的神尸!这个小子还是位子爵,是复苏爱神的眷顾者,在他身上也会有很大收获!”

三个奥术师看向李奇,绿油油的目光比那些尸蛛还要摄人。

李奇嘴里更苦了……

这三个家伙虽然都受了重创,终究是英雄级别的奥术师。相互之间达成了协议,再难挑拨离间,加上菲妮也没可能打得过。

束手就擒?

那是不可能的。

打了再说?

自己还被腐化之气的恐惧萦绕着……

等等,腐化之气?

李奇心头一个大跳,一个荒谬的想法油然而生。

为什么不试试呢?

事到如今,只能面对本心,挑战极限了。

他将菲妮搂在怀里,两眼发直,开始魂游太虚。

看着他脸色越来越白,呼吸一紧一松像是快断气的样子,纳比尔笑了起来:“都吓成这样了,别尿了裤子啊。”

胖子和女奥术师同时笑了出来,胖子挥手,女奥术师的一只脚被肢节抬起,光着的脚趾扭动,两人准备施法。

然后胖子咦了一声,看向自己的肩膀:“下雨了吗?”

另外两人一愣……

几根绿黑相间的巨大触须,自头顶的黑暗中垂下,带着透明的黏液,扭曲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