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试试啦

莫菲燕小碎步地走向宫殿中间,向皇上行礼,乐声一响,便开始翩翩起舞,手腕系着蝴蝶结的红娟,今晚着装很有特色,是用金色丝线刺绣蝴蝶恋花粉色纱裙,立体感十足,给舞姿加分了不少。

明静此刻流露几分羡慕,何曾自己也是如此,前世,从五岁开始,妈妈就给自己报了舞蹈班,没有想到一去,就喜欢那里了,好似天生为舞蹈而生。心无旁骛地学习,只要音乐一起,身体就会自动起舞,当时参加很多活动,获得很多的奖励,本来以为这辈子会奉献在舞蹈界,直到发生一次意外,那次参加一次市里舞蹈王比赛,因为吊灯出现了意外,从天而降,自己的一只腿被砸了,抢救也无法挽回,双腿对于舞蹈是十分重要的,那年才12岁,也从那次开始,便恐惧舞台,在心里留下了阴影。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嬷嬷轻推了一下明静,明静迷茫望着她。

“你怎么哭了?”

明静一听摸了摸眼角,确实湿湿的,那段往事给自己带来心伤,即使过去这么久,还是无法抹去。

“没事,就是觉得这郡主这舞演绎这么好,哈哈,很感动了。”

“诺不是小姐自小不能说话,肯定比她厉害。”

嬷嬷安慰说道,小姐看如意郡主眼里的流露着羡慕目光,可伶小姐,因为落水,导致封闭了自己,没有机会像其她小姐一样学习琴棋书画。

“嬷嬷,我的好嬷嬷,我没事啦,你不用安慰我。”

明静感动地说道,这个嬷嬷就像自己亲人,能感知自己情绪低落,还这般安慰自己,难为她了。

此刻一阵雷鸣般掌声响彻云霄,众人赞美声不绝于耳,莫菲燕早已习惯被人恭维,想到梦瑶提到这个大将军嫡女司徒小姐,文采卓卓,前一阵皇叔提到她也是好言不断,心里便有一比高低的念头,在柒磐国论舞技谁能如自己。

“皇上,菲燕有个小小请求,请您成全。”

“燕丫头,什么请求不请求,你就直接说,哀家替他答应你。”

“母后,这丫头怕被你宠的无法无天了。”皇上宠溺看着菲燕说道。

“哀家就喜欢燕丫头,这丫头天天陪哀家说笑解闷,哪像你天天忙国事,连用膳时间,一个月来屈指可数,哀家不疼,谁疼呢。”太后一脸慈祥笑着,今已古稀,举手投足自带雍容华贵,她的额头皱纹明现,眼角自陷,即使化了精致妆容,依然看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菲燕前一阵日子听到皇上一直夸赞司徒大小姐,所以,今日想请教一下她舞技,切磋学习,望皇上成全。”

所有的人目光都往明静这边投来,明静觉得自己已经很低调,谁能想到这下又将自己推上焦点,看着柳梦瑶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她出的主意,想让自己出丑。

“静丫头,不妨来一曲可否?”

明静听到皇上这么一说,内心泪流满面,自己最怕的还是来了,不得不走到宫殿中央。

“皇上,郡主的舞技已经到出神入化,臣女羡慕不已,郡主何来切磋学习,臣女不才,诚恳皇上,郡主体谅。”

皇上见明静拒绝,也不恼,想着静丫头也许就是诗词方面有点天赋,而菲燕自小习舞,柒磐国目前无人能胜过她,确实有点为难静丫头。

莫菲燕似乎早已料到明静会拒绝,但是便不打算放弃,继续说道,“司徒小姐,你不要这么谦虚了,本郡主可是听人说道你的舞姿可是天人之姿,诺是你不愿意,自当你看不上本郡主的舞技,不屑于本郡主较量。”

此话一落,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都议明静不自量力,竟然敢以天人之姿挑战郡主,柒磐国谁人不知晓如意郡主舞姿乃是无人企及,明静此刻成了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明静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我何时有说过这句话,这古人果真见风就是雨,难道自己今天避不了吗?

“皇上,微臣自知小女不才,不敢在郡主面前班门弄斧,恳请皇上看在微臣往日效力的面上,收回成命。”

司徒俊铭急促走到殿中央,单膝跪下,两手紧紧握着,屹立不倒的身影覆盖着明静,遮住少许不善的目光。

皇上眉头紧皱,正打算收回成命,莫菲燕一见,暗道不好,如果皇上这次收回成面,一来自己的尊严会受到大大的挫伤,二来柳梦瑶可是说这位司徒小姐到处宣扬才艺比自己错错有余,自己怎肯放手,急急开口道。

“太后,皇上,今天可是柒磐国大喜之日,司徒小姐助舞一曲助助兴又何妨,菲燕也可以从旁学习,皇上,”

最后撒娇道,太后看着心疼,就是让这个丫头片子跳个舞又无碍,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行了,哀家准了,司徒小姐你就舞一曲助助兴。”

这句夹杂命令,令明静不敢违背只能硬着头皮,微微点点头。

司徒俊铭知道这个太后一直很喜欢如意郡主,这句命令也暗含着警告,作为臣子不能拂逆,君是君,臣是臣,莫不可越,担忧着望向明静。

明静自知今日逃脱不了,心里不断安慰自己,这里是古代,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该放下自己的过去了,一定可以克服这个障碍,想着前世获奖,妈妈,还有老师的认可,心里涌入丝丝的暖意,还有这世的将军爹百般维护,已经很知足了。

“既然太后如此说了,那臣女献丑了。”

既然转向将军爹说道,“爹,你放心,没事的,你就好好看着就好。”

“别太勉强自己。”

明静点了点头,望向皇上说道,“皇上,恳请给臣女一点时间,整理着装即可。”

皇上应允,明静回到座位,将自己的头上的挂饰全部都撤了下来散开,示意小厮拿梳子整理了头发,将外套脱下,今天穿着是一套蓝色的纱裙,宽宽水袖正好适合那首【千年之恋】,曾经这首获得全国少年舞蹈界冠军。

明静走向乐师,此刻大厅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明静身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有些人开始指指点点,明静毫不在意,和乐师做了沟通后,便走向宫殿中央,头微微低着,保持着雄鹰展翅的姿势不动。

莫菲燕看着司徒明静这个动作,心里一下明了,这个司徒小姐看来藏拙了,便有了几许的期待和不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逆九天:一品毒妃倾天下凤逆九天:一品毒妃倾天下叶云兮|古言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一无是处,臭名昭著,还嚣张跋扈。被陷害落水后人人拍手称快,在淹死之际,却巧遇现代毒医魂穿而来的她。侥幸不死后是惊艳的蜕变!什么渣姨娘、渣庶妹、渣未婚夫,谁敢动她半分?她必三倍奉还。仇家惹上门想玩暗杀?一根绣花针让对方有脸出世,没脸活!邻国最恶名昭著的鬼面太子,传闻他其丑无比,暴虐无能,终日以面具示人,然他却护她周全,授她功法,想方设法与她接近。她忍无可忍要他滚蛋,他却撇撇唇,道:“不如你我二人双臭合璧,你看如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世女帝之桃花朵朵开倾世女帝之桃花朵朵开花卿酒|古言【轻松搞笑/一女多男/女强宠文】一位手段狠绝的商业女王;一位知礼温婉的宰相千金。当商业女王变成了闺阁千金,在风云暗涌的凤天大陆上,又开创了一个怎样的时代呢——大概是掉节操、洒狗血的时代吧!某女曰:“毛爷爷说过,不以成亲为目的的钓凯子都是耍流氓,就让本宫成为这天下最大的流氓吧!”众臣吓得跪地,“吾帝请三思啊!”“不,丑拒!”///一个不怕“吃”得撑死的小狐狸VS一群自以为魅力无敌的大灰狼……到底谁作得最死呢?勾搭之、故纵之、扑倒之……就挥挥了?次奥!#论司徒长空最拿手技能#——吃干抹净跑路快,死不认账赖账die;横批:不作不死。
  • 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九门大夫人|古言血药灵,断情长,不如远走见他乡。圣器全,谁人怜,身负傲气爱未央。离离散散三年半,谁苦相思仙难炼。多少烦闷起波澜,我愿长情人常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颜丑妃倾颜丑妃十年格子|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的继承人,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一朝穿越到沐国丞相当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嫡小姐,本来倾城的容颜却被小人下毒成了丑八怪。“草,当我一身医术是吃屎的!今个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说她草包!老子一拳头眼都给你打爆!说她花痴?你丫的看看那容貌用的着巴巴的讨好帅哥吗?说她是傻子,大字不识两个?你丫的会函数吗?知道你住的大地什么样吗?知道炸药怎么配吗?知道唐朝为什么灭亡吗?知道你肚子里的娃是怎么来的吗?说她草包,废柴,傻子,你丫的小心一把毒粉灭了你!
  • 穿越被爱之为君来穿越被爱之为君来叶子蓝了|古言帮老爸夜观星象,结果穿越到了一个未知时空;又因为帮她人私奔,结果成了替嫁之身。于是,鬼使神差的被他盯上了,该怎么办呢?可、那个面具男又是谁!?(小说原名又为,不同时空的相爱)
  • 轻羽,请轻语轻羽,请轻语蘩H樱空夙|古言绝色少女拥有灵异的能力,能感知命运之力。为了回复自己的视力,前往寻找命运的羽毛。听力超群,渐渐为人所知的她将选择爱情还是荣誉?
  • 情丝绕飞雪情丝绕飞雪朵浅|古言我不就是不想工作么,想找个人养我么,苍天啊,这个要求很难么?苍天:不!你这个要求不难。
  • 卿本佳人之绾君心卿本佳人之绾君心鹿俩俩|古言武侠,江湖,复仇 虐恋情深,江湖恩怨,天骄之子, 一段惊天骇人的真相, 他,出生显贵,天资聪颖,风华绝代,本是风光霁月的人物,只因身世尴尬,生来带疾,断言活不过十五,十三岁的年纪,十一岁的身体, 她,原是一只修炼三百多年的狐狸,眼看就快要化形了,却被渡劫失败的白狐带来的天劫击中,从犬旁的它变成了她, 他,武林第一狠人,一人一剑全凭一己之力,力挑五派三阁,立于不败之地,并且全身而退。掀起血雨腥风,人人得而诛之, 「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就这么发生了…在我眼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主角。」
  • 荣华将女荣华将女以诺天一|古言明容歌,权势与金钱的欲女,从一个将门孤女成为太子妃,因与太子玉繁华恩爱两不疑而荣及一时,却因变故成为史上第一个被休的太子妃。她忍辱负重远走他国,誓要凭一己之力拿回属于明家的荣誉,重振明家在乾渡国的地位。她精打细算步步为营,建立商业帝国,成为战争推动者,成为商业女帝王。曾经的夫君再出现,罪魁祸首被揪出来,她还是权势帝王玉繁华的天上月,是荣宠至极的荣华将女。
  • 卿意迟迟卿意迟迟晏霜柒|古言风妃颜被逼急了,“那我和你睡一间,我睡软塌上,你睡床上。如何?”玉宸两眼直视风妃颜,“你确定?”风妃颜十分肯定地回答:“确定。”“你随意。”玉宸吩咐门外的雪肆,“传消息到将军府,就说她今晚在竹溪园歇下了。”……凤栖梧摇着扇子,笑得万分邪魅,“美人儿你哪舍得这么做?”……风妃颜:“我看了你的腿又不会娶你,你怕什么?”嵇以穆脸红,“那你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