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大明铁骨

第138章 跨越时代(第四更!求首订!)

“回头让医护营中的护士制一些这样的口罩,这样可以避免说话时的口水溅入伤者的伤口处……”

戴着棉口罩,朱明忠一边用手术剪剪开伤口处的缝合线,一边向吴文平等人解释着戴口罩的目的,注意到他们身上沾着血的围裙说道。

“做外科手术时要穿专用的手术袍……”

不问他们是否能够理解他的话,朱明忠只是向他们解释着,尽管并不是医生,但是他却了解一些与医学进步有关的趣闻,自然很清楚,在历史上,外科手术最大的进步,并不是其它,而是看似简单的术前洗手以及器材消毒。约瑟夫·李斯特还因为发明了“外科消毒法”而名扬四海。在他发明“外科消毒法”之前,医生在给人手术或接生后,不知道洗手,手术工具也不知道消毒,穿着血迹斑斑的衣服,就再给其他病人手术或接生。医生自身成为疾病的传染者,而且没有医生知道自己正悄悄担任着传播疾病的角色。

甚至当时各国的医学界之所以抵制甚至禁用外科手术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居高不下的死亡率,在19世纪前期外科手术的成功率低于25%。死亡的原因是伤口复合的时间过长,伤口经常化脓生疮,引发败血症,如在皮下组织的感染,使病人因血液中毒而死亡。

而李斯特在1865年发表的论文中指出,手术后导致病人伤口化脓的病毒是来自外界的传播,他提出医生要仔细洗手,手术工具要高温消毒,手术房要保持干净,病人的伤口要消毒、要绑绷带,医生要穿洁白的衣服,以免病毒进入伤口等等。

这些论点引起很多医生的反对,但李斯特随后采用这些步骤进行手术,尤其是将石碳酸溶于橄榄油中,做伤口消毒之用,使病人手术后伤口不化脓。从而使得术后死亡率下降至15%以下。

可即便如此,19世纪的欧美医学界仍然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接受“外科消毒法”。对于朱明忠来说,他没有兴趣到数据去说服这些人接受外科消毒的观点,只需要用命令即可。

“在进行手术时,必须要做到一人一包,每包器材都要进行消毒,手术器材绝不能混用……”

当朱明忠对外科消毒提出他的要求时,吴文平等人都被他手中的器材所吸引,即便是不知那剪刀是什么制成的,可仅凭那光泽还有闪闪发光的表面,他就相信,军门的这些器械,绝不是凡品。

“……可使伤道周围的血管损伤,其远端可发生隐蔽性损伤,只有充分暴露伤道,可以做有限的切开,以适度扩大伤口,清除显而易见的异物、血块和坏死组织……取子弹的时候,要用专用的手术钳,因为看不到子弹的位置,所以要全凭指间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尽管只是第一次为伤员取子弹,但朱明忠仍然很轻易的找到那种感觉,其实也就是钳头触碰肉与子弹时不同的感觉。

“擦汗!”

感觉到额头的汗水,朱明忠便对一旁的女护士吩咐道,他的话声一落,旁边的护士连忙为他擦着汗,或许他并不是真正的医生,但是凭着对外科的了解,还是建立起了一个有些简陋的外科制度。

凝神探寻了好一会之后,在手术钳触碰到硬物时,朱明忠心底顿时一喜,他小心翼翼的撑开手术钳,然后钳住子弹,并利用手术钳后方的咬齿固定从而钳死弹丸,铅制的弹丸很容易被钳死,轻易的取出铅弹后,他有些兴奋的说道。

“拿着盘子过来……”

“叮……”

有些变型的子弹被丢进了盘中,朱明忠看那子弹,然后看着吴文平说道。

“现在这子弹取出来之后,要注意到观察一下子弹,注意它有没有破损,从而避免有碎片残留在体内……”

有时候建立一些东西并不复杂,至少对于朱明忠来说,在作为一军统帅的他,可以很轻易的影响到这些地位低下的“外技郎中”,甚至可以把他的话变成“金科玉律”,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他所掌握的这些基本的外科知识,足足领先这个时代至少三个世纪。

“下一步就是要消毒,这个铳伤的创口消毒,与普通的伤口的消毒有些不太一样……一般不做初期缝合,由于伤道复杂、受损器官组织广泛,清创时一是不容易彻底,二是容易遗漏……”

尽管对于枪伤清创并不怎么了解,但是朱明忠仍然通过他所掌握的外科知识,对枪伤加以分析提出相对适应枪伤的处置方法,从而教授他们掌握基本的处置办法,至于其它,只能寄希望于将来,他们在实践中去摸索、实践,然后再总结了。

唯一让朱明忠庆幸的就是,即便是跌打郎中,他们也需要能看懂医书,能写好药方,所以,最后朱明忠又特意叮嘱他们以后要注意做好手术记录,通过手术记录,记录下进行手术的过程以及伤员的伤势分析。

无论是“外科消毒法”也好,还是手术记录也罢,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无疑都是超时代的方法,至于将来会给外科水平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并不是朱明忠所能预料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这军中,有他的“偏坦”,外科不可能再是旁门左道的“末技”。

在又为一个伤兵作了取弹丸的手术之后,感觉有些疲惫的朱明忠,最终还是把手术交给了吴文平等人去做,

“这手术钳,你暂时先用着,不过这是恩师临终所赠,待回头我吩咐匠营用铜打制同样的器械后,你再还好!”

为了让手术继续进行下去,朱明忠只能暂时把不锈钢制的手术钳借给了他,在离开医帐的时候,瞧着那些简陋的手术器材,他又一次想到石磊那个包中的各种刀具。

也许回头可以借鉴一下他的器材和后世的手术器材,让匠营打制一批外科手术器械,在朱明忠这么寻思着的时候,原本于一旁显得极为尴尬的张世绩惺惺的走来说道。

“军门、军门,小人、小人非是瞧不起外技,只是这外技实是伤人之术,所以小人才会,才会……”

而对张世绩的解释,朱明忠只是微微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张郎中,你是军中医官,自然知道,这军中伤疮大都是外伤,你看我这营中外伤伤愈如何?”

也许是因为之前想到李斯特推广“外科消毒法”之前,各国医生抵触外科的原因是因为其居高不下的死亡率,所以朱明忠倒也能理解张世绩。

“弟兄们能得以活命,皆是军门恩泽,若非是军门命劳夫收拾棚带所,命护士照顾伤员,不知多少弟兄会死于外伤!”

张世绩的话中虽是有马屁之嫌,可心情不错的朱明忠却笑着接受道。

“所以,绝非是外技伤人,伤人者实际上,而是外科手术中的消毒以及随后的护理,正是因为忽视了消毒和护理,才会有大量的伤者因为外技而死。只要能做到手术消毒和细致的护理,除非重伤者,一般创伤的弟兄,总能救回来!”

说出这番话时,朱明忠的心底略显得有些得意,这两千多伤员,若是换成此时的军中,能活着回营四五百人就已经不错了,但是现在看来至少有一多半在未来的半个月内能生龙活虎的回到营中,到时候经历过一场血战他们必定会成长为真正的精锐。

如果每一次打仗,都有大量的伤员因为医护水平的提高而得以活命,并回到营中继续战斗,未来的忠义军中身经百战的老兵只会越来越多,战斗力只会越来越强。而相比之下,他们的敌人却不断有大量的伤员死于本可救回的伤病之中,如此,此消彼涨之下,忠义军的战斗力自然只会越来越强!

“消灭敌人,保存自己”,这是战争的不二法则。

而良好的医疗水平,尤其是外科救治水平。就是保存自己的根本,这军医就是战斗力啊!

想通了这一点的朱明忠,整个人的心情顿时变得的愉悦起来,甚至颇为难得的同张世绩讨论了一番外科的重要性,尤其是它的不可取代性,直到将其完全说服之后,才在对方的感激中离开棚带所。

“看来是时候建立一个军医培训所了,嗯,还有护士,还要在器材上作些文章,手术器材都是什么模样来着?”

在离开了位于所谓的“满城校场”棚带所的时候,在通过城门的时候,朱明忠忍不住朝着不远处的通济门看去,看着那被彻底焚毁的通济门的城门楼,那天为了尽快结束城墙上的战斗,把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城下,在那些守城的八旗妇孺退入城门楼之后,朱明忠便命人将城门楼焚毁,现在那雄伟的城门楼只剩下些许断垣残壁。

“军门,若不一会去一趟营中?”

王大虎注意到军门总是朝通济门看去,于是便出言说。

“营中的弟兄们都可都想着您哪!”

“我知道!”

点点头,朱明忠又摇头说道。

“营里暂时不需要过去,嗯,李子渊现在在那?不是不在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