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青春白杨树的落日

第119章 小心点

等待大家都睡下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

是谁呢?半夜了,还在给自己打电话,“施浮沉,救我,救我啊……”

施浮沉赶紧穿上衣服,等待着去接这位人物,“人在哪里,我立马就到。”

突然挂掉电话,沉沉感觉事情闹大了。到达深圳S区,王飞酒厂。

“给我找,找不出那家伙谁也今晚都别睡觉。”施浮沉从车子里出来,就听见这句话。

“先生,挺危险的,要不我等你吧。”搭出租的大哥还挺好的,施浮沉立马露出微笑。

偷偷进入王飞酒厂,里面的酒味很浓,施浮沉的手机响了,“沉沉,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我在瑶瑶酒厂。”

这时候酒厂里的人物听见了,迅速所有人都向自己走来,看来自己暴露了,他一点都不怕。

他迅速的跑,跑到酒厂里面去,胡乱的搅乱自己的位置,让他们在半晚上的转转,这样才有机会自己去找夏季腾。

嗖嗖嗖,里面微信传过来的全是资料,施浮沉不担心这个了,现在是夏季腾的生命。

这时候过来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刚好是出租车司机,叫自己快走,他们是暴徒。

“我不能走,我要找夏季腾,你怎么能让我舍弃自己的兄弟呢。”脾气很犟,被硬拉着出来了。

刚好走到门口的时候,暴徒喊:“他们在哪里,你们快看。”

他傻傻的看着人追来,知道打不过他们,对夏季腾是不能丢弃的兄弟,他迅速跑到外面,和那个司机分开:“快走啊。”

司机开着车直接停在他面前,暴露了所藏的位置,真的的追来了,施浮沉直接不走了。

“快走啊,要不然真的就完了。”司机说完自己走了,被施浮沉噗嗤一声:“胆小鬼。”

“干什么的。”一群小混混围过来。

施浮沉接着向前走去,突然有人大喊:“是施浮沉,百万富翁。”

带头的阿彪说上给我拿下,这时候施浮沉看见角落里有棍子,面对恶意的来意做好准备。

他们迅速的靠近,施浮沉一棍子打下去,伤到那个人的肩膀了,“小子,钱拿来我们就放你走,可不可以啊。”哈哈的大笑起来。

“笑什么,死也不会给的。”施浮沉怼回去。

他们知道施浮沉性格很犟,但是还是有点懦弱,他们就像玩柿子似的。

施浮沉在人群中大喊,我是不会被你欺负的,一定是这样的,要不要我来告诉你,所有的钱已经被我花完了。

那些人听的有点矛盾,这家伙不知好歹,阿彪过来说往死里打。

他们前一脚,然后又后一脚,整个人躺在了地上,他想这下自己死定了吧,就在他们用自己拿的棍子伤人的情况下,开始乐起来。

“哟,还做调查呢,今天你死在阎王殿了,还调查呢。”阿彪直接快速的在肚子里一脚,疼的霹雳一声,整个人晕乎乎的。

施浮沉躺在酒厂的门口,死了吧,自己一定是死了,相信自己明天看不到太阳的那一刻,他想要替瑶瑶先走一步,到下低下的那一刻他疼的喊:“我施浮沉要是没死,我一定会让你们尝命。”

在灯光的照耀下,施浮沉被嬉笑了。

阿彪过来一巴掌,拿起胸前的衣服,认真的说施浮沉你没有这个机会,施浮沉闷了。

“放开我,我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们。”倔强的施浮沉又一次说大话了,他竟然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

安静的周围并没有引起周围的人,因为这个厂子本身就有点偏僻,施浮沉感觉到他竟然能听到疼的回应。

“给我往死里打,兄弟们给我找夏季腾。”阿彪又一次的说出夏季腾的名字。

真的要奄奄一息了吗?疼的施浮沉眼泪都流下来,很想拼命的说自己糟的罪是蠢猪,明明一个人打不过一群人,还拼命的在为夏季腾腾出空间,他愿意为自己的兄弟付出。

“宰了他,就现在吧,这家伙把夏欣美女送进公安局了。”一个拿着刀子的人说。

“我看谁敢。”司机竟然来了,是一个人,施浮沉心里想找死吗?

他们没有用脚在继续踢施浮沉,而施浮沉已经到晕的地步了。

他忽然从地面上爬起来,没有了叫嚣,只看见身边的人刷刷的倒下去,拿着其中的一个那个刀子的男子把手指头给掰下去。

施浮沉被扶起来,深受司机佩服,一会儿身边来了几个人,司机叫送去医院。

施浮沉今天是来找夏季腾,找不见他绝对不会回去的,他让大家都让开。

危险,听见一声惨烈的嘶吼,施浮沉赶忙到酒厂里,不管不顾自己的性命,也来不及说要谢谢司机。

阿彪说机密在哪里,一顿用枪挨到腿子前面,用脚提到肚子面前,周围的宁静被打破。

司机过去给阿彪几个巴掌,并且夺过手中的枪,旋转360°。

看着惨烈的场面,司机立即用车把沉沉和夏季腾送去了医院,去的道路上一路飞奔。

“夏季腾,你挺住啊,你怎么能死呢。”身边的施浮沉边哭边说。

夏季腾口里喊我要完成任务了,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了,保护你的样子真美好,现在终于要解脱了。

施浮沉用手搓着夏季腾的手,叫他别睡,以后再也不用他帮忙了,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危险。

到达医院的时候司机说小心点,未来可能会更加麻烦,他会随时随地的在身边保护。

施浮沉预感可能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复杂,没想到有人提醒自己,猜疑在他心中瑶瑶的身份,既然是大小姐,他唉了一声,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了。

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想不到他竟然这么点事难处了,哭着喊着在医院守着夏季腾,没想到自己却被监护起来了。

“不可能,我的事怎么有人保护,不是看夏季腾有人,才得以把事情办成的吗?”在病床上他傻傻的哭着。

司机先生笑了:“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小心点吧。”说完就立马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