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实婚姻中蹉跎的女人

第57章 风雪交加的黑暗人生

春风不等冬雪,寒梅从来独放。没有谁的生活一帆风顺,也不会败落的残阳如血。

你若有来生是冥想,还不如再造战士一生。往往打败我们的不是生活,而是我们对生活过高的要求。

大女儿在兰州这段时间里,李煜提心吊胆的担心妻子的一切,还担心以后的人生。夜不能寐,寝食不安。一天疯跑在为女儿检查的各种设备之间,内心的焦虑和恐惧瞬间像崩塌的大山,塌落一地:

女儿睡着后,李煜小心翼翼的盖好被子,去洗袜子和小内衣。眼睛迷离唉声叹气间,水龙头一直流水时他却静静的发呆。脑海里怕失去女儿的信号,还有失去妻子的信任,更有年迈的父母,还一个新成员嗷嗷待哺……这一切在关键时候,家里最主要的人是自己的妻子,只有妻子才能让他的家庭正常运转。

水一直流,他一直思考,幻想症的他和抑郁的小冯只有一步之遥的疯病差距。经过洗手间的人拍拍他肩膀:

水满了。

他梦然回头,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洗完袜子。

回去女儿的病床,看着熟睡中的女儿,牵起她的浮肿小手手,默默落泪,自责到: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尽到一个做丈夫,父亲,儿子的责任……

嘟……

嘟……

电话想起,接通后是家里父母打来的,询问完孙女的情况后。叮嘱儿子要好好照顾自己。

李煜的妈妈在天水自己家里养着身体,由于去兰州照顾孙女儿腿疼的厉害。

李煜爸爸则照顾妻子,做饭洗衣服等。

独生子的命运都是一样的悲哀,从小没有玩伴,长大没有手足。一有大事,总感觉孤单无助,连个吵架的人都没。

一边忙照顾刚满月的孩子,一边忙自己的一日三餐。是最不费时间的环节,而夜晚的孤独才是小冯最煎熬的时刻,浪费了好多睡眠。白天无力照顾孩子,就拨通了自己妈妈的电话:

妈,我一个人在家。

你能上来几天吗?

黑眼圈里眼珠子湿透了,心也流泪不止。而话语里依然坚强……

我没时间,要照顾你爷爷,你妹妹不在身边,孩子没人带。

说着忙就挂了电话,小冯失望的表情里都是无助。

内心从此种下:

此生人鬼不靠!

发疯了,她拿起拳头机打自己的脑袋,用力撕扯自己的头发。那么狠心的撕扯了那么多头发,放声嚎叫,空空荡荡的家回声嘹亮。再也没有人会安慰她,更没有人制止她不撕扯自己的头发,而越来越狂躁的她扇起自己耳光,啪啪作响……

直到精疲力尽,才罢休!

躺在沙发上瘫软的她听到孩子的哭声,瞬间才从绝望里爬出来。

一边是孩子的哭声,一边是自己绝望,无助的泪流。抱起孩子母子两放声大哭……

等哭累了,依然没有人来……

给孩子喂奶安抚他睡觉后,去厨房做饭。稀里糊涂的她,不知道吃什么而站在哪静静发呆……

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夜幕降临时,像极了恶鬼。房间里除了孩子是正常的,有阳气的。其他的一切都阴森森的发暗,她的内心暗到看不见一丝阳光。

看不见了,发呆到看不见所有,她害怕的坐在厨房冰箱附近,缩成一团。抱紧自己,靠近冰箱时慢慢暖热了自己。可以用手感知冰箱的温度,独自微笑到冰箱会发热……

起身打开灯,看见窗户玻璃中自己的影子,和鬼没什么区别。眼泪模糊了所有,死气沉沉的厨房里,只有她自己和自己的影子。煮一碗面,坐在餐桌前却不吃,整个脑海中浮现出往日的欢声笑语。

人啊只有经历了最苦的那一段,才明白最历练自己的是苦难。无法控制的苦难,能心酸的都是可以救赎的感觉。没动力发泄的才是最大的痛苦!

哪种天地突然不再有空隙,呼吸不再顺畅。压抑而无力,没有机会与空间让生命从黑暗的夹缝中透出一道光,暂时看见希望。能看到希望这种能力在人性中存在时,一定是善良救助了可以产生希望的力量。

如果不再善良,一个生活和身边亲人只能带来冷漠与无视,生活压力与世态炎凉。足够被失落与邪恶战胜佛性的一面,走向犯罪。

从这时候起,每次小冯胸口闷,想发泄时,都会联想是孩子害了她。

看见熟睡中的儿子产生了邪念:

脑海里浮现出一双手,是自己的手,掐住儿子的脖子,眼睛狰狞,要狠狠的掐死他。

或者直接从楼上扔下去,还有用被子捂死他。

再就是拿菜刀砍死儿子……

小冯一次比一次残忍的幻想杀掉儿子,但从未想过杀死丈夫,人在强者面前潜意识里就是害怕。而弱者面前是各种放肆与理由去伤害他,这就是欺软怕硬的人性。

身边欺软怕硬的人,他们见强者结,弱者就耻笑欺负他们。看看掠根性无处不在,人会用别人对待自己的方式去对待世界。

一个被善待的人当然会善待他人,往往善待他人的人都有贵族气质。哪种气质叫天生的幸福感。

再看看打架的孩童,往往经常打人的孩子比挨打的孩子缺爱。打人的孩子特别痛苦,不被人关爱与关注,所以产生了表现自己强大的心里想法。而小时候经常受气挨打的孩子往往忍耐性和通透性强,这是人性养成的重要过程。

婚后相爱的人,都成了相互伤害的敌人。措手不及的伤害中,带有相互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然而李煜与小冯是个例外。

一个是被父母爱到极致的人,一个是父母从不担心的人。两个极端里构成了家庭,这才是问题的本身。

李煜习惯被人照顾,爱护关心,过的像女人一样滋润。小冯习惯照顾别人,做的像妈妈一样极致。

有孩子了,力不从心的小冯依然承担照顾李煜的情绪与生活。这都是她自愿的,而面对出轨的他,小冯单纯的认为可以原谅,实际并没有放下对李煜的不再信任。

从此各自走上抑郁的路,各怀鬼胎。一个防着妻子出轨报复,一个死也觉得人已经脏了,灵魂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