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江家才女初长成

第50章 爱哭鬼——江月帝

2019年3月26号,我终结了我的第5份工作。

虽然店长美其名曰:回家休息,然后再来。但是,我可能真的持有一颗“玻璃心”,动不动就稀碎稀碎的。

短短几天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

还记得我把我妈叫来店里刚上班那会儿,我平时很坚强的,竟然在我妈在身旁的情况下,娇气了。

我马不停蹄的忙了一大早,结果中午没饭吃了,饥肠辘辘的我在厕所已经哭了一阵,好不容易缓过来,从里面刚出来,我妈给我说了话,被她一关心,我又情绪不好平复,哭的伤心不已。

一边流泪,一边暗道自己没出息,可是眼泪汪汪,忍都忍不住!

店长和财务姐姐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妈说我饿的胃疼。后来吃了一盘她们帮我向后厨报的“蛋炒饭”。

第二件

店长安排我妈妈去洗大碗,我阻止了,我和她一声更比一声高的的讨论。店长说不能朝令夕改,我告诉她我妈妈应聘的是服务员,不是洗碗工,况且我妈不能太操劳,这怕是有些强人所难。

我妈她去洗碗了,她告诉我,不能因为她的到来,让我为难。我知道她喜欢我优秀的样子,不想让我落下“顶撞上司”的话柄。

后来,店长找我谈过话。她给我说,店里是把我当做储备人才培养,又给我画了一个大饼,让我努力工作,配合工作。我点头如捣蒜,工作依旧卖力。

第三件

店里新招了一位服务员,如往常一样需要注册新员工,财务姐姐对我说,“月帝,你去系统后台把她一录入。”

“魏燕姐,你可以自己弄呀,还有店长也会。”一大早的,就风风火火,真不愧是女强人。

“不,我就想让你弄。”魏燕姐很严肃,一本正经。

“为啥非要我弄?您可以打客服啊!”这么器重我,我半开玩笑道:“魏燕姐,其实,我们平时找人干啥,可以说个‘请’字或者‘帮’,别人都会觉得心里舒坦……”

“因为你是员工,奥,那以后你都不敢会点啥了,要是会了那还得了,还要我求你帮个忙,算了,不强人所难~”

我被崇拜的魏燕姐否定了,听说过“被人泼冷水”,那感觉肯定和我当时的心里一样酸爽,哼哈哈!

第四件

3月25号,吃午饭的时候,我妈不知道说了啥重话,我当时眼泪“哗”就下来了,又躲进厕所里抽噎,怎么可以这么没出息,别人勾心斗角,我真的就连一集都演不到,就领盒饭了?

事实果真如此。

刚调整好情绪坐那吃饭,以前一块共事的花经理一个“摸头杀”,我眼泪又转出了眼眶,飞快跑到厕所,哭的心碎,算了,爱哭——怕是没得办法。

店长让我出来,问我怎么了?我抽泣着说:“不干了,我不想干了。”

她的意思是再怎样,今天工作先完成,她们一众要开会,我暂时去吧台,其他事晚上下班说。

晚上和平的沟通,煽情的话语,我完成了最后一次半开玩笑。

“我以为您有了‘千里马’就不要我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看你这两天情绪不稳定,好好回去休息几天。可不能把你妈带走!”

“不会,我妈她不走。”

店长她对我说,让我回家不能和我爸吵架。还说这个店,只要有她在,一直欢迎我回来。

哈哈,来的那位服务员因为和财务讨论“着装问题”,说着就要走了,一众人都去拦了,连大厨都说说有个性。

而我平时,竟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还“乐此不疲”。

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不再给自己施加压力,只有心宽才会体胖,才有可能长到114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