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定亲事(二)

皇上看该到的都到了,就叫来舞姬来跳舞。

舞姬们缓缓来到中间,舞动起来。

舞姬的身材都是上等的,再加上她们又有时故意做出勾人的动作。几乎所有男子的目光都完全直勾勾的盯着中间的人。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被吸引,皇上和陵王,东方沐凌和钟离瑞。

东方沐凌的目光在旁边的小人。皇上和陵王经历了很多,当然早已习以为常。钟离瑞压根没兴趣。

一些小姐的目光狠狠看向台上左边的钟离紫若和东方沐凌。

钟离紫若自打坐在那就开吃,和聊天。

“七哥,你说她们为什么一直在看我呢?”

“那是她们嫉妒你长得比她们漂亮。所以不用在意。”

“哦,七哥这个糕点不错,你尝尝。”说完就拿一块紫苏糕递到东方沐凌嘴边。

东方沐凌看着面前的小手拿着的糕点。不好拒绝。接过糕点两只手轻轻碰了一下,尝了一口糕点没有糕点的甜味。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入口即化。

钟离紫若看着东方沐凌吃完,之后喝了一口凉茶,看着四周的目光,没有理会。

一曲终,中央的舞姬慢慢退下,立刻就有一位小姐走到中央。

“臣女,参见皇上。臣女看舞姬下去,便想献出臣女自创的舞蹈。”魏尚书的女儿魏伊娜向皇上行礼说道。

“好,魏爱卿的女儿还真是多才多艺啊!又有新舞蹈了。”

魏尚书看皇上这样夸奖自己的女儿,瞬间都感觉脸上有光啊!

但面上还点谦虚,连忙起身走到魏伊娜旁边不远处,跪下“臣参见皇上,小女只是编一支舞,实在受不起皇上这样夸奖。”

“朕说魏尚书受的起就受的起,好了,魏尚书可不要扫了大家的雅兴。”皇上说。

魏尚书听完以为皇上夸奖他,女儿又给他争光,走回去的步伐都比来时有底气。

“唉,这个魏尚书可真笨。她那女儿还真是她亲女儿。”钟离紫若看着高台下的魏尚书和魏伊娜说道。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东方沐凌拿起桌上的一杯茶,轻抿一口,问道。

“这还不简单,你看皇伯伯明摆着是把魏尚书推向风口浪尖,魏尚书他越这样自傲死的越惨。

而魏伊娜不该出头的时候出头,还受到夸奖,开她的样子,就已经得意忘形了。父女都不太有脑子。”

之后钟离紫若就像邀功一样,眨抬头两只大眼睛看着东方沐凌。

东方沐凌看着邀功的小人,一时竟无言以对。

喝了口茶,问道“你今天准备了什么给我。”

钟离紫若看着东方沐凌故意转移话题,就什么也不想说,扭过头不看东方沐凌。

同类热门
  • 时空不同你我无缘时空不同你我无缘七瓦|古言穿越到古代时空的文言漓一醒来就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你不是说你有终身托付的人吗?你不是说让我送你离开文府离开京城吗?你不是说你不要嫁给那个又凶蛮又冷冰冰的王爷吗?现在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又同意这门亲事?”“你说什么啊?松手啊,我不认识你啊。”“哼!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 若思千夙若思千夙陌上灵狐|古言公子的眼睛甚好看,没有风亦没有月,没有星星,也没有我! 韩若思:“心悦君兮君不知!” 独孤千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昔年后。 韩若思:“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怎么办?” 独孤千夙:“若谁敢杀你,我让整个南越给你陪葬,我会把南越烧成平地,再在灰烬里建起一座宫殿,在里面独自生活,直到永远……” 韩若思:“那真美好!不过,我跟你说过我说爱你吗?” 独孤千夙:“说过,不过,你想说就说!” 韩若思:“我爱你!” 一句君无戏言,一句妾等千年……
  • 一帘红楼泪一帘红楼泪歆旸|古言21世纪的林嘉穿越到了莫名的时空,却发现在即变了众人熟知的林黛玉那《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又是谁?自己的命运难道已经被那本书确定了吗?难道自己无力回天了吗?在她苦苦挣扎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阴谋是谁,让她一生牵挂?
  • 一朝穿越成孤女一朝穿越成孤女晨照|古言好吧,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为啥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小姐的,还有一众美男,而自己穿越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的村里也就算了,怎么还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呢,我去,还有个妹妹,妈妈呀,我日子怎么活呀。
  • 孤山雪孤山雪羊儿咩咩|古言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湖杀手,因为同门中唯一的朋友遭门派追杀而一夜间将本门师兄弟弑杀殆尽,并音讯全无,这一惊世血案发生1年后,他唯一的朋友,也是那个骗他背信弃义杀尽同门而后将精疲力竭的他打入湖中的她却发现他健康的跟随在一名普通的渔家女子身边,面容上有她一世未见的柔情,心生恨意。她,年轻貌美,心肠歹毒,害人无数,却是世人眼中的除魔女侠;他,俊逸无双,心地善良,只求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却是世人眼中嗜血的狂魔,他的她,只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渔家女,单纯善良,只求一生平安,寻得心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这样三个人顺从命运的轮回相遇,怎样的剧情会上演……
  • 言倾天下:王妃,你好狠心言倾天下:王妃,你好狠心陌小卿|古言她,被掏了心;她,被利用;她,被一次次伤害。到底,她究竟要怎样,才能逃离这一切!
  • 权倾宠爱:妖孽王爷太霸道权倾宠爱:妖孽王爷太霸道啾咪啾咪|古言姜笙宛不知家道中落,竟被祖父差人抬到这个男人屋里面。 洞房花烛夜,她盖头被挑起。哭肿的眼睛看到的却是这个恍若谪仙,气质尊贵的男人。不是说王跛子奇丑无比,游手好闲。“你真的是王……”,姜笙宛垂下头,不愿意把那难听的“跛子”二字说出口了。沈肆目光直勾勾,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姜笙宛。简劣粗糙的红嫁衣并没有影响眼前人半分姿色,他笑意里融了前一世无处寄托的想念“笙笙,叫夫君。” 见少女怔住,沈肆轻叹。“罢了,先别叫。这天下最珍贵的凤冠霞披配上你,才称得上是嫁啊。” 姜笙宛呆呆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眸中满是怜爱,是正心疼自己吗…… “夫君。”眼前的少女红着脸垂下头,细弱羞涩的声音被沈肆捕捉,沈肆眸色陡然转深。
  • 腹黑毒夫:滚远点腹黑毒夫:滚远点固子离|古言姚淑女:“固子偕,我是美是丑,与你何干”你是不是忘了件事,我是不介意帮你想起来,但我怕你受不住这打击,你要是在我面前出了事,不说负责任那么高深的话题,我是不是连跑都得三思后行!固子偕:一开始,一开始我就不该放过你的......
  • 爆笑甜宠:超萌王妃哪里逃爆笑甜宠:超萌王妃哪里逃糖菓儿|古言一个雷把她劈穿越了?这个帅到掉渣又邪魅不羁的男人肿么老是对她紧追不舍啊?”你能离我远点吗?!“”不行,被本王看上是你的福气,再跑打断你的腿。“切!看我不作的你鸡飞狗跳。姑奶奶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
  • 甜宠娇小新娘甜宠娇小新娘白茶街29号|古言薇蕾只记得自己下了班坐公交车回家,却没有想到公交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发生了自燃,一车人还没有来得及跳车,就已经是发生了爆炸,她当时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想,没想到,竟然穿越了。庞薇蕾,峰国庞府的千金大小姐,进而认识了昊焱,展开一系列感情纠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