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下载雷火

第8227章 吞金蚁后

至于她口中之人,是不是他自己,这就不是易远说关心的问题,而且,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也不会因为两者之间的关系,讲什么人情。
  “这个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不过印象不是很深,怎么回事?”
  王林夕也是疑惑的说着,到了现在,他方才知道这个男子的全名,不过,当她第一次听到这个男子全名之时,总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这也正常,如果现在易远以银面的身份出现,想必这些人,绝对会想起一些事情,毕竟当初,那个修罗杀手,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银面,能够知道他本名的人,并不多,现在加上是中域,易远这个名字的名气,又将下降一个层次。
  众人不知道,这也易远的预料之中,否则,他也不会轻易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即使很快,他可能又要跑路。
  可是,在场人之中,有一人的表情,非常的不对劲,以至于,旁边的三女和易远,都感觉到了,疑惑的将目光看向了这个女子。
  “怎么,小镜,你有什么问题,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
  隔着易远,易旋非常不解的看着这个脸色有点变化的飘香公主。
  从易旋的口中,易远才知道这个飘香公主名字叫小镜,可是一个女子,怎么叫这个名字,难道就因为对方所在的宗门叫三镜神宗,才叫小镜么。
  “的确有些,可是我不能说,而且,这件事情,有可能影响非常的大,加上这件事涉及到宗门最核心的利益,所以,所以,不能说。”
  犹豫了半会,这个一向文静的飘香公主,盯着易远看了一会,在看着众人,说道。
  “呃,你这是怎么了,比我还纠结,不过,涉及到你们宗门最核心的东西,我们也就不打听了,可是,现在眼下,他可是我们的仇人,你就不用这种眼神看着人家。”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这个好姐妹的眼神,有点花痴,让她叶静美感觉有点尴尬,要知道,这个男人,现在对她还虎视眈眈,而且,本能的,对着这个神秘的男子,即使拥有太多底牌的她,同样感到危险的气息。
  “其实,你们两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仇恨,不如就这么化解了吧,叶姐姐,你看怎么样。”
  似乎知道其中的一些东西,飘香公主直接做起和事老,而且,还是在这个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这让即使身为一方当事人的叶静美,也非常的不解。
  “小镜,这件事你不用管,我会自己处理的,虽然他的实力也算可以,却也不是不可战胜的,为什么听你的语气,似乎有点偏帮这个外人,难道你还不相信姐姐的实力。”
  叶静美知道,自己这个好姐妹,有着别人没有的能力,可是,她今天的表现,真的有点不太对劲,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而有意的提醒着自己。
  没有让叶静美多思考什么,飘香公主凑到其身边,用着极为特殊的方法,对着她不断的嘀咕着,即使易远的元神之力非常的强大,可是也听不到这个飘香公主,对叶静美说了什么东西,而她的脸上不断的变化,却表现的极为不寻常。
  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易远并没有打断,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今天,即使这四个女子一起上,也不过只能给他多添一份阻碍,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改变。
  易远也没有那么小肚鸡肠,也没有打断两个女人交流的意思,虽说,他有这个实力去做。
  最终,飘香公主停了下来,再次回到了易远的身边的桌位之上,给对面的那个叶静美,留下一脸的震惊与纠结。
  “怎么,你们商量好了,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动手吧,当然,作为一个男人,别说我欺负你们,你们可以考虑四个人一起上。”
  不管自己身边的飘香公主,到底知道些什么,也不知道到她在卖着什么关子,可是,一身杀气未减的易远,却并不在意,一切计谋,在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只是,显然这场战斗不容易打起来,自从这个名叫小镜女子的加入。
  “易远公子,你和叶姐姐之间的恩怨,我知道一点,其中不过只是一个误会,叶姐姐本身也没有将你置于死地的打算,现在叶姐姐已经发下了这边恩怨,而你作为一个男人,也是不是不再计较这些恩怨。”
  向着身边的易远,飘香公主再次开口,说话的声音和语气,皆是非常的缓慢,却处处在理。
  “你确定你知道?还是说叶静美告诉你的,这不可正常啊,她居然将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你,而且你看她一脸小肚鸡肠的样子,是那种会化干戈为玉帛之人么。”
  拼命的在这个女子身边闻了闻,易远并没有从其身上闻到什么奇特的香味,当然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是,易远不太相信飘香公主所说的话。
  可是,接下来,叶静美倒是自己开口说着,让他十分诧异的话。
  “这件事,并不是我说的,可是,就像小镜说的,我可以不再计较你我之间的恩怨,甚至可以将彼此的恩怨全部消除,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虽然有点不甘心,可是叶静美也只能这么无奈的说着,因为她已经相信了飘香公主对其所说的话。
  “不是你说的,难道还是我说的不成,而且,我也没想到,你这般记仇的女子,居然从你的嘴里说出一笔勾销的话,我是不是听出错了。”
  易远有点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对面的那个叶静美,再看了看自己身边这个温文儒雅的飘香公主,这样戏剧的变化,这的有点让他反应不过来。
  “易远公主,既然叶姐姐已经承诺,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又怎么会将这点恩怨放在心中,所以,希望公子也可以放下方才的恩怨。”
  面带一点和煦的微笑,拥有着可以融化万年积雪的笑容,飘香公主再次说着,让即使一身杀气的易远,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收敛一身的杀气,虽然易远不太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女子,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可以静心的听着别人的话。
  当然,如果对方的确有那个足够的理由说服他,易远也不介意,忘记刚才别人围攻之事,或者单纯的叫做,屠杀事件。
  “如果你能够给出一个让我心平气和的理由,今日之事,我完全可以忘记,即使为当日的无疑冒犯,道歉也行,不过么,如果没有那个理由,那么很抱歉,该杀人的时候,我也手软的。”
  易远微笑的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自己感觉他有点向着陨神之地中的凌一靠拢,即使下一刻,面对的是血腥的杀戮,在其脸上,招牌的微笑,依旧不断。
  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属于同一种人。
  这种性格,就是从骨子中流出的自信,绝对的无敌之意。
  “可以,如果公子认为方才叶姐姐的行为,激怒了你,我可以代她想你赔罪。”
  飘香公主说着,和煦的脸上,诚意十足。
  不过,她的这点真诚,在易远看来,似乎有点稚嫩,区区一点赔罪,就向消除彼此之间的恩怨与矛盾,这个小姑娘是不是想的也太天真了。
  “赔罪,你怎么赔罪,难不成以身相许么。”
  面带一点招牌的微笑,易远对方不是这个温文儒雅的姑娘,长得惹人怜爱,他早就不会理会了,哪里还和她说什么废话,直接以武力解决问题。
  “公子看开玩笑了,就算我想要嫁给你,想必公子也不会愿意,而且,小镜本身也不能嫁人,至于赔罪之事,绝对不会让公子失望。”
  飘香公主,并没有为易远的玩笑,而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她的回答本身,也带有玩笑的意思。
  “你且说说,我也会考虑考虑。”
  易远撇嘴,不置可否。
  现在能够让他心动的东西很少,易远也不相信对方一个小姑娘,能够做些什么。
  对于身边这个年轻人不太相信的话,飘香公主并没有丝毫的异样,而是继续说着。
  “生命,是最高的价值,对于武者,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重要,朋友与亲人,也是武者武道之路上,比不可少的一个部分,两者内容不同,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现的重要性也不同。”
  “这样吧,小镜可以为你预测一次,接下来你可能遇到的危险,或者是,你身旁亲朋好友的危险,如果你知道这些,或许可以帮助朋友,又或者自己,抵消一次命中既定的劫难,怎么样?”
  飘香公主,用着一贯的温和声音说着,没有一点撒谎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为我占卜一次,为我预测未来一下未来,还是说,你不是在耍我?”
  “在我的印象之中,普天之下,最为神奇的卦,不过先天七卦,可是先天七卦的传人,也无法为我趋吉避凶,你确定你自己可以做到,还是说,你也会先天七卦?”
  易远有点不相信,天下间有这么厉害的人么,要是对方真的可以这样,那还不是像被仙人一样,被人供奉起来,怎么可能出来溜达,又怎么会被他遇见,易远真的有点不太相信,这个神神叨叨的女子。
  “先天七卦,我的确不会,或许就像你那个朋友说的那样,我同样看不穿你的命运,因为你命格之中,本属逆天,或者说,你和他人都不太一样,命中劫数难渡,却也充满了变数。”
  飘香公主,要有摇头,她的确不可预测这些东西。
  “既然如此,那你凭什么为我预测,谁又能保证,准不准确。看你小姑娘长得挺正常的,偏偏学什么神棍,这可不好啊。”
  易远开玩笑的说着,似乎被这个飘香公主这么一磨,心中的戾气也减少许多,让他现在动手,感觉也提不起兴趣,这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