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74章 恩断义绝

“吉时已到!登基大典正式开始!”一个公公手里拿着遗诏,嗓音洪亮。

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井然有序。

“奉天承运,先帝诏曰……请新帝!”随着公公的声音,大殿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寒佑站在那,向前走来,王者风范,黄袍加身,英姿飒爽。

“授国玺!”一个端着托盘的女子,跪着把托盘举过头顶,寒佑掀开盖在上面的黄布,拿起通体青白的国玺,高举,正在群臣准备下跪行礼之时。

寒佑手上的国玺滑落,寒佑上前去接,却脚下一滑。

我和寒澈见状,不约而同的出手,我飞身接住国玺,他则快速扶着向后倾倒的寒佑。

场面一度混乱,尖叫声不已。

无意间看到大殿上的红毯,红毯上有油的痕迹。

可这点又能证明什么呢?

没等我想完,远处飞来八个人影,蒙着面,显然是冲着寒佑来的。

“护驾!快护驾!”旁边的公公吓得手舞足蹈的叫着禁卫军。

身穿黄衣的禁卫军整整齐齐的拿刀挡在寒佑面前,把寒佑围在圈里,寒澈则护着寒佑,我将国玺放在足够隐蔽的地方,随后身形腾起,在空中与八人交战。

以一对八,毫不在话下,自从恢复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正式的大展身手,八人身手不错,只是,这身手怎么有点熟悉。

直到他们摆出七珠阵,我恍然大悟。

这阵法,可是我发明的,想要用这阵法对付我?

在寒澈他们周身设下保护,专心致志对付这七珠阵。

这阵法是颜楼阵法里最好学的一个,但是,也是破洞最多的一个。

他们刚刚发动阵法,就被我在不伤到他们的情况下,全盘打乱,纷纷坠向地面。

“谁也别动!再动我就杀了她!”刚刚分散出来的那个人一手揽着寒焉,一手拿着匕首顶在她的脖子上。

我不禁一笑。

“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威胁主子!”我阴着脸,语气冷淡,但声音洪亮。

躲在角落里的大臣,小姐,全都探出头来,似乎很疑惑我的这句话。

轻轻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蓝色的眸子。

众人还是懵懂,只知道我是寒澈未过门的妻子。

那人手一抖,刀“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属……属下叩见主君!”身体因害怕而发抖。

“本君曾立过楼规,只杀干了伤天害理只是的人,是不是!”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八人,周身气场大增。

“是……”八人要些犹豫。

“告诉我,地毯上的油是不是你们泼的?”我真的很生气,因为他们既然要杀寒佑,而且在这么大的场合下。

“是……”

“这是谁接的任务!”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不敢相信。

“是顾燎大人,大人让我们把一封书信交给您。”随后,说话的那个人,从衣服里拿出一纸书信。

‘主君,属下实在欺骗不了你,其实,你恢复修为,是潼黎牺牲了自己,甫陵寒澈不让我们任何人告诉你,潼黎留了一封书信,在甫陵寒澈那里,你自己向他要吧!’

不由得眼角划下一滴泪。

将书信烧毁,脑袋嗡嗡作响,忽略在一旁的寒澈,眼前全是潼黎稚嫩的笑脸,耳旁都是潼黎一声声的姐姐。

“甫陵寒澈。”没人知道我这一句话是多么绝望。

“把信给我!”强压下泪水,伸手向寒澈要信。

“什么信啊!我不知道啊!”寒澈装傻,不承认。

众人眼中充满疑惑,只有寒焉和我寒佑眼里闪过怜惜。

我看着他,前所未有的陌生感,不敢相信他所做的一切,我一次次原谅他的欺骗,而他却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

“我再说一遍,给我!”剑已腾在手里。

我真的不能相信,我那么相信的人,竟然一次次的欺瞒我,甚至联合我最信任的手下。

太让我失望了。

寒澈见我什么都知道了,默默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信,信上有着封印,指尖刚刚接触封印,便解开了。

“姐姐,当姐姐看见这封信时,潼黎已经不在了,姐姐不要怪任何人,这是潼黎一厢情愿的,其实潼黎不是小孩子,姐姐后来看到的才是我本来的相貌。希望姐姐不要怪罪我,因为爹爹说过要掩饰真实的自己。姐姐,你穿红色真的很好看,第一次遇见姐姐,姐姐手上带着一只冰花芙蓉玉镯,真的很适合姐姐。在我房里有一个盒子,里面有我给姐姐的东西。其实,自从姐姐受伤,我就做好了今天这个准备,能认识姐姐真的是我的荣幸。是我爹爹犯下的错,就让我来偿还吧!爹爹那边,我已经说完了,玄影雪狼一族,誓死效忠于颜楼。”

看到这,泪水已经浸透信纸大半。

“曦偌,对不起,”

“你别碰我!”一把打下寒澈伸上来的右手。

“甫陵寒澈!你竟然欺瞒我,我无数次的原谅你的过失,甚至连公孙叶青受伤那次,我都没有追究,你已经触碰到我的底线了,别以为我爱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骗我!很好!从今以后,你我二人再无牵连,恩断义绝!”说罢,转身离去,抛下一句话,“此情本应长相依,汝若无心我便休。”扬长而去。

果真最是无情帝王家啊!帝王家的心思,断是不懂。

一把抹掉眼泪,管他什么登基大典,一气之下奔回颜楼。

同类热门
  • 醉今宵且逍遥醉今宵且逍遥醉墨嫣|古言21世界心怀红太阳的愤斗女竟因为一枚戒指无缘穿越,仰天长啸,逗比女家宴上与当今濯王尴尬相遇,半夜坑杀手,却遇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的狗血情节。某女噘嘴道,“哪个穿越女有我这么苦逼,没有男配死忠,不行,我要去勾搭几个男配回来!”某王虽不晓她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但还是抓住了关键词,"勾搭男的",剑眉微蹙,勾起某女的下巴,狠狠道,“你试试看?!本王不会给你那个力气下床找男人!”在林中迷路极品路痴女无奈望天,“你坑我玩呢!”某王宠溺道,“你何时能分清东南西北,站在那里别动,我去找你。”莫名被人陷害,一层层迷雾揭晓,她再归来已是天之骄女,却终是拜倒在某王的锦袍下。
  • 逆天魔妃:邪帝宠妻无下限逆天魔妃:邪帝宠妻无下限紫月七|古言她,令人闻风丧胆的金牌杀手----沐琉月,被自己的爱人杀掉,穿越成了相府爹不疼娘不爱的废材二小姐,殊不知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什么?白莲花妹妹很厉害,是二系灵根?不好意思,本小姐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全系灵根!你说啥?你有一只八级灵兽,姐啥都没有?睁大你的铝合金眼看好了,姑奶奶手下全是超神兽!比背景?龙腾帝国那小皇帝是姐小弟;女尊帝国的女皇是姐生死之交!跟姐比,找死呢你!大陆风云榜前十任她差遣,万兽听她调遣,只是……这个家伙是谁?竟赶也赶不走!但是……有这人在,好像也不错!且看两人如何傲世天下,叱咤风云!
  • 霸气独女惊世妃霸气独女惊世妃旧人Es|古言现代的姐妹背叛婚姻失败,她不再相信爱情。她重回黑暗界,与渣男渣女同归于尽后意外重生在丞相府的独女君末离身上。“呵,退婚书我接”。“女人不一定要做到傲世如风但也要天下唯我独行”。草包逆袭之路,计时开始。……我靠,我不要。
  • 冷婚暖爱,契约总裁太傲娇冷婚暖爱,契约总裁太傲娇羞花一朵|古言“小茹?”蒋初推开包厢的门,焦急的喊着。长长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浓黑而笔直的剑眉,亮如星辰的眼眸,特别是那张不施粉黛脸庞,清冷中带着一抹高不可攀的冷艳,搭配着那身冰蓝色的套装,越发的和这夜店的情况格格不入。“呦!美女呢!美女这是要找谁啊!”有人吹着口哨,调笑着。
  • 人间绝色:腹黑公子倾城妃人间绝色:腹黑公子倾城妃叶晓夏|古言韩国丞相家的大公子在街边捡到了一个小丫头,嗯,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乞丐。不过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小丫头竟是他失散多年的未婚妻……“来,清儿。这是子婉。娘已经和你说过了哟!”“…………”说过什么了啊喂?!您就这样把你儿子卖给了一位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啊?!
  • 未央夏绕忆瑾凉未央夏绕忆瑾凉筱竹听雨|古言她,是堂堂一国长公主,而他,是年纪轻轻就已名满江湖的少年游侠。她不顾一切的扑向他,最终却不得不远嫁他国,而他,因为上一辈的恩怨,注定与她无缘。本以为当恩怨解除,就能拥她入怀,却没想,真正横在他们之间的是这一世的羁绊。
  • 短篇小说:因为遗憾所以唯美短篇小说:因为遗憾所以唯美violet凉薄|古言有些人,尽管曾为他执着的等待了多年,最后还是没选择与之白首。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不惧流言的追求着,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从开朗到冷漠,从乐观到悲凉,最后还是断然放手。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一次次卑微自己,不管曾经做过任何,但…那只是曾经……不会有人无底线的为谁停在原地等……不愿放手只是伤得不够深……
  • 魔妃的逆天魔妃的逆天乔门吻雪|古言狂妄是帝潼昧的代名词,怎样?你不服,不服就把你打到服为止。我是谁,我怎么知道,我知道了也不告诉你,怎样。
  • 六指女配进化论六指女配进化论燕柯|古言一个姑娘一个长了六指,一点不受待见的姑娘,一个高龄二十三才终于嫁出去的姑娘,在收服了高岭之花的男神丈夫,熬死了神经质的寡妇婆婆,嫁出巨难缠的小姑子,生下龙凤双胞胎,丈夫官拜二品大员,封候旨意已下,马上就是候夫人的时候……她病死了!这是一个古代大家闺秀重生后一路登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 拐个皇帝回老林拐个皇帝回老林零泣01|古言“呵,容梓还真是得寸进尺,要不是为了今天谁嬉皮笑脸的讨好她?”“是是是,容颜小姐你说的没错,明明是个废物却受着容家谪女的称号,如今她死了,这谪女的称号必定落在容颜小姐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