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3章 登基大典

终于,登基大典的到来,让所有人感觉心潮澎湃。

卯时刚到,宫里就已经热热闹闹开始准备了。

得到我的许可,五六个侍女端着托盘,为我梳妆。

默默泛着瞌睡。

“颜姑娘,您可以起来了!”侍女叫醒我,随后退了出去。

我看着自己,白色的外袍,袖口上绣着的几朵形变的曼珠沙华,不仔细看更像是图案,银丝线在衣上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更为精致,毫无多余的装饰。

袍内是一件裹胸长裙,胸前是宽片锦缎裹胸,一条宽带把外袍和里衣束在一起,长袍微微向后,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细长的颈,整个人显得格外修长,微微迈腿,隐隐约约露出百褶红裙。

头上扎着流苏髪,发际斜插一只玉步摇,略施粉黛,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耳际的蓝色耳坠摇曳,和蓝色的眸子相交辉映,脚上一双鎏金鞋用蓝宝石装饰着。

周身散发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我好奇,宫里的人竟然如此细心,并且知道我的喜好

将凤血玉佩系在腰间。

“曦偌!”寒澈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气宇轩昂,一身墨蓝长袍,内衬为黑色,金线在袍身上盘绕出几朵祥云,袖口收口精致,一条黑色玉带束腰。乌黑的长发高挽在头上,束着一根紫檀木的簪子,俊朗的脸上挂着微笑,剑眉舒展,一双深邃的眼睛上挑,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妆容,却美的让人窒息。

那块白中带红的玉佩分外耀眼。

整个人气质不凡,脱俗的美。

两人对视,都愣了,上下打量着对方,纷纷露出满意的神情,不约而同的开口,“好美!”

他趁我看的出神,一把把我搂过,我就结结实实的跌在他的胸膛,扑面而来的清香让我分外宁静,我用头顶着他,和他保持距离,他的手也没有用力,这倒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

他在我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小妖精,看来,我给你设计的衣服太好看了,这么好看是要勾引谁啊!”

“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能这么了解我。当然是要勾引你啊!”眼中闪过玩味,红唇微抿,眼睛微眯,点起脚尖,双手攀上他的脖子。

他嘴角不经意间挂上一丝坏笑,没等我反应,把我打横抱起,我显然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喂!你干什么,”还没等我说完,就被他压在床上。

猛然间,脑海里翻涌出不好的画面。

我双手推攘着他,把头撇到一边。

“曦偌,你要相信我!”寒澈眼神坚定。

我看着他的眼睛,缓慢的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颊,放下心中的隔阂,去回应他的吻,紧闭的牙关,也在他的柔情下不堪一击。

一时间,沉醉在这个漫长而温柔的吻了,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良久,两人才舍得分开。

“都怪你,我的妆都花了!”涨红着脸,羞涩的撇过头去。

“没有没有,好得很呢!”寒澈脸上浮现的笑容。

“行了,别因为你我二人误了时辰就不好了。”我翻起身,坐在床边。

“那现在走?”

“恩。”拿起面具带在脸上。

两人并没有坐銮轿,快步走向举行大典的殿堂。

一路上,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大殿外,群臣已经到达,各个皇亲国舅带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来了。

我不能跟着寒澈,因为他要别册封封号,我只能站在他对面,和所有的女子站在一起。

“曦偌!”是寒焉!

她唤我过去,让我站在这群女子的排前。

这些女子都争先恐后的想站在第二排,因为,第一排,她们还没那个资格和地位,所以,第一排只有寒焉一个人。

我被寒焉叫过去,顺理成章站在第一排,看的那群人目瞪口呆。

“寒焉,行啊!不得不夸赞你一下,”我由心的感叹。

“还好啦!你这样夸我,我会骄傲的!”寒焉红着脸谦虚的说。

她一身蓝色衣裙,绣着荷花,流苏点缀,头上挽着说不上来名字的发髻,大方不失高雅,朴素不失身份。

“呦!这是哪位妹妹啊!和长公主如此亲昵!”一个富贵的女子说到,边说边走到我身边,身上浓郁的胭脂味刺鼻,我毫不客气,开口打击她。

“你谁啊!谁是你妹妹,你身上这股子脂粉味甚是难闻,谁容许你和我们一排,我和谁亲近也用不着你管吧!”

她哑口无言,尴尬的裂了裂嘴。

默默退到一边。

同类热门
  • 冷情皇后:皇上快滚开冷情皇后:皇上快滚开南桉桉|古言她叫顾子离,有倾城之姿。护国大将军的妹妹,沐言的皇后,大夜王朝的国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世人都说顾家长女福泽深厚,可是......“沐言,你放我走吧......”宫中长街上,顾子离依旧是一身白衣,恍如还是当年的那个女孩,眉眼角却是掩不住的疲倦。“我不会放你走。”那男子也一身白衣,只是语气再也不温柔,多了一股强硬。我说了不会放你走,现在是,以后也是。
  • 轩舞传奇轩舞传奇梦诗怜月|古言一场腥风血雨的江湖大乱后,他是唯一留下的后人,放荡不羁的他拥有惊人的习武天赋,他见义勇为却一再的遭人诬陷,在凶险的江湖中寻到生命中的最爱,一朝名扬天下却失去挚爱,令他痛不欲生,江山美人,他最终该如何抉择?她是外表冷漠高傲的大小姐,内心善良勇敢,为爱执着付出生命,幸运的她危难之时总有人出手相救,一次生命的复活让她得到他的心,从此幸福甜蜜相伴,命运的安排他们再度分开,再一次相见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娘,而他的身边另有佳人相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几度离别生死与共,他们的爱情会演绎出怎样的传奇?
  • 袖手江山袖手江山姑娘|古言一朝穿越,魂入异世。原以为会在无忧谷中陪师傅度过漫长一生,哪曾想到,因为身体原主人身份的原因,自己竟从一开始就被迫卷入到一场复仇夺位的阴谋之中。清冷无暇,满头白发的公子南夜,不受君宠,两袖清风的凌王,面具遮脸,精心布局一切的黑衣男子,还有张扬邪魅,倨傲凌人的北皇,当最后的真相被揭露,自己还能否这般笑看风云,再与当初那人长交颈,不相忘?(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郡王独宠妃腹黑郡王独宠妃伊芊芊|古言简纤曦原本只是在日本看樱花泡温泉,转眼之间竟穿越到另一个时空的朝代当中,原主虽是一个相府嫡女,但母亲大夫人过早去世,使得自己无依无靠,被二夫人与其女儿陷害致死。简纤曦本想在这个朝代中好好的过完自己一生,可在这个爹爹不疼,他人陷害的生活中,哪能她自己选择。“你们还以为我是原来那个手无傅鸡之力的简纤曦吗,接招吧”,在与姨娘夫人斗争的过程中,她又能收获怎样的幸福呢?
  • 七秒记忆足成殇七秒记忆足成殇墨苒|古言奎熙和墨涣相爱了,可她是待选的秀女,墨涣冒死去剔除她的秀女名单,却不料皇上微服私访看中了她,她当了妃,他便投靠野心的二皇子,只为了杀进皇宫带她离开,而她却宁愿替皇上挡箭而死在墨涣的弓下......墨涣想忘了她便踏上了寻找潋滟鱼的征途。
  • 卿本琉璃之情殇卿本琉璃之情殇日王贝才|古言人已非人物非物,寒夜衣冷伤心碧。暝色入清凉,卿心本琉璃。玉殿空寄望,蝴蝶归飞急。何处双飞翼?一梦却难回。
  • 穿越之王爷,臣妾有毒穿越之王爷,臣妾有毒漠上云起|古言被出轨的职业杀手意外堕楼穿越到了猎龙国将军府小姐漠起云身上,被嫁给淳王做侧妃,结果又被虐沉河,将自己变成毒人,只为有仇必报,却还是难逃棋子的命运。不甘心的她奋力自救,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却又再起风波,身份更是扑朔迷离,成了相府小姐,成了七绝殿成员,又成了破龙阁少阁主,原来她竟是个中高手,只是她的记忆、强大的内力被人封存,于是又展开身份揭秘,谁在幕后导演这一切?
  • 小狐狸的树小狐狸的树陌承故|古言小狐狸说来世要当一颗树。我问他为什么,他总是不回答,而是静静的看着星空下的绿树。因为子森,他喜欢的子森。可惜我永远比不上她。你说呢,小狐狸?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 小娘子有点田小娘子有点田阎王殿主|古言穿越成一贫如洗的农家女,曲灵芸忍了。 被极品亲戚赶出家门,曲灵芸也忍了,谁让她巴不得离开极品呢? 可被一个‘憨子’缠上,还是曾用十五两银子买她的‘憨子’缠上,简直是狗血的缘分,曲灵芸表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夫君虽‘憨’,但贵在好用!指哪儿打哪儿,让怼谁就怼谁,战斗力杠杠滴,从不让曲灵芸动手,听话的不得了,简直就是新世纪的三好男人,曲灵芸表示很满意。
  • 桃花尽处桃花尽处痴痴爱爱|古言天上地下最厉害的上神桃幺爱上了无心的神尊,不眠不休三天终于从野史上找到补心的办法。 “我桃幺今日对着天地启誓,如果这次下界没有让神尊爱上我,那么我便自毁根基打回原形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