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坠仙颜

第69章 绝不负你

“你听说了吗?皇上今天刚刚回宫,身边就多了一个红衣男子,皇上,皇后澈王爷和长公主还有那个男子在宫里骑马,惊扰了太后,那红衣男子竟然还出言顶撞了太后!”

“我听说了,我还听说那个男子好生俊俏,但是舌尖嘴利的,仗着皇上还骂了太后呢!”

“是啊!你说,那男子不会和皇上有什么关系吧!我早听说皇上对皇后没有兴趣,不会皇上......”

“瞎说,今天皇上和皇后可是同一匹马进的宫呢!我猜啊!是陵冥王(甫陵寒澈)那个心上人,女扮男装。”

……

两个宫女在角落里议论。

不到两刻钟,这件事宫里就传的沸沸扬扬,也不知当时是谁在暗处看见了,也不知是谁传了出去,而且,越传越离谱。

而身为当事者的我,正逍遥法外的坐在寒澈宫里喝酒。

“你啊!怎么像没事人一样!”寒澈拆下我头上束发的玉冠,一头长发倾泻而下。

我撇嘴,“你还有功夫操心我?再过两日新皇登基大典,你和寒焉也不帮着策划?”

“不用,那日只需要人出现就可以,其他事务有专门的人安排。”寒澈耐心的给我解释着。

“真的?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出现啊!”我瞪着清澈的蓝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我知道登基大典肯定会又因为我的出现而惹起是非。

“不行,你要是不去,本王该多无聊啊!”寒澈一口回绝我。

我不开心的嘟嘴,我真的不想见到那些高官显贵。我讨厌和他们打交道。

“好吧!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最近才发现,原来和爱的人在一起,哪怕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是幸福的。

真的希望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不要再有任何的坎坷。

“寒澈,你会娶我吗?”我说出这话,就后悔了,脸唰的红到耳根。

寒澈看见了,笑得趴在了桌子上,被他一笑,我就更不好意思了。

“哎呀!你能不能严肃点!”一脸不开心的看着他。

他愣了愣,随会也收回的笑意,五指插入我的发丝间,温柔的对我说,“待我皇室安定,荣华在手,富贵在身,我便娶你为妻,此生此世,仅对你一人好,绝不负你,绝不枉你!”

他说完,轻轻在我额头落下一吻。

“有你真好!”靠在他温热的胸膛,感觉无比的宁静,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师傅,什么是心上之人啊!”我蜷在师傅怀里,懵懵懂懂的看着经书,翻到不知道的词,就问师傅,师傅不厌其烦的一一为我解答。

“心上之人啊!就是,你甘愿为他付出,不求回报,心里时时刻刻不惦记着他,对他好,他也对你好。”师傅摸着我的头,望向窗外。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顺着师傅目光的方向,向外望,只有蔚蓝色的天空,而师傅眼中却像是有无尽的苦楚,眼中还闪烁着泪光。

那是。我不懂,直到后来,我从师傅的祭册上发现了点什么,方才明白当年师傅为什么是那种表情。

原来,师傅当年,曾喜欢过一个女孩。

那时,师傅还是一个小和尚,下山游历,在一次庙会上,被贼人盗了身上仅有的四文钱,留宿街头,只有一背囊的经书做伴。

师傅就打开经书在繁华的庙会上打坐诵经,不知不觉间,吸引了不少人,把他围在中央。

而那晚,庙会结束,就在他饥肠辘辘,准备露宿时,一位小姐来到他面前,放了一碗热腾腾的素汤,还给师傅安排了住处。

师傅很是感激,久而久之就对那个女孩子产生爱慕。

得知那个女孩子也喜欢他之后,两人更是交往密切,等师傅回山后,每三日师傅就借理由下山找她,他们就在山脚下的浅井相见。

但是好景不长,别女孩子的家里人发觉,最后一次相见等来师傅的,不是那个女孩子,而是一顿毒打。

从那以后,师傅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子了。

“曦偌?曦偌!”

不知道寒澈叫了我多久我才回神,就看见寒澈一脸惊慌。

“登基大典那日你定不能出错,我明日就请嬷嬷教你礼数。”寒澈一脸严肃。

我错愕的看着他,“为什么啊!”我不开心,也不明白,既然寒佑是皇上,还有什么是寒佑解决不了的,非要我学什么礼数。

“大哥虽是皇上,但是,登基大典朝中大臣,达官贵族,全会到齐,到时候,我可不想别人落下话柄,也不想我的王妃成为他人议论的对象,再者,寒佑即使赐婚与我二人,若是我母妃不同意,我也不能再出宫不回了啊!三来,你若是以后在宫里可少不了礼数,我能放纵你这桀骜不驯的性子,而别人不能啊!”

寒澈说的虽不无道理,但是,我哪里受得了什么礼数的拘束,请来的嬷嬷怕是也要被我气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