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结仇

“北微微,你不是我对手,赶紧退下,我看在大长老的面子上不难为你!”北沐阳横眉冷喝。

他手里握着一柄长剑,周身光芒大涨,舞的虎虎生风,土黄色的星纹绕花人眼,每一剑都戳向要害。

“大言不惭!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个小子!”北微微手拿双刀,清秀的脸色呈满怒气。

太可恶了,居然敢当面教训她,爷爷都没用过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两人年龄相当,实力又不分上下,一出手皆是杀招,好像对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台下看得惊心不已。

大长老紧张的已经拽掉了好几根胡子,疼的直皱眉。

孟静榕双手紧握,呼吸有些急促,心里暗道好不晦气,他两个怎么会撞在一起呢。

奈何现场对战名额都是北慕名抓阄决定的,谁也没办法作弊。

想到大儿子已经败了,若是二儿子再出什么问题,真是倒霉到家了,但是又不能得罪大长老,若是这小子不小心伤了微微,就麻烦了。

一时间纠结惆怅不安种种情绪浮现,整个人也有些坐不住了。

这时,夜轻尘响起在北棠脑海,声音带笑,还是那么欠扁,“丫头,马上到你了,好好准备,不要给你家夫君丢脸。”

北棠恨不得挠死他,奈何却只能打眼仗。

但心底却有了起了疑心,这家伙是神算子么?怎么好像对参赛人选了如指掌的样子。

想想他办的那些事,瞬间觉得就算是他动的手脚也可以理解了。

那么,这些对战人选,有可能便不再是巧合,而是人为!

若是人为,那他的用心……

想到这里,北棠有些动容深深的望向他,夜轻尘似有心灵感应般缓缓与之对视,一种无声的情感在各自心里滋生,

阳光明媚,不及她与他的眼眸,里面有他亦有她的倒影。

台上战斗正酣,北微微双刀使到极致,出手狠辣,竟然一度将北沐阳逼到角落,就在她大喜之时,北沐阳却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本来已落下风的气势瞬间回血,丢掉手中剑,恶狠狠的徒手卸掉了对方下巴。

北微微疼的嗷嗷直叫,却被对方一脚踹下了台去,摔了个满嘴血,晕倒了。

大长老大惊,一阵风般奔过去,扶起了宝贝孙女,愤怒的指向台上,“你个混账……”

不等他骂完,北沐阳已大声的抢先开口,“大长老,这是比赛,我必须这么做!还请您老不要记恨我,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大长老一张老脸比黑炭还要黑上三分,心里大骂不止,面对众人疑惑眼光,只能咬牙压下这口恶气。

管不了其它,直接就地盘坐,运动灵气帮助北微微恢复伤势。

孟静榕眼皮狂跳,心道完了完了,这么多人,这小子口气那么硬干嘛,让大长老脸往哪搁,这下真是得罪到家了。

同时心里又别扭的很是得意,得意终于扳回了一局,找回了面子。

北慕名上前宣布,“第三场,北沐阳胜出!”

北翎儿却差点高兴的蹦起来,太好了,看着讨厌的人败的这么惨,简直想高兴的尖叫。

北微微,你不是很厉害么,贱人,活该活该!

众人唏嘘不已,心里都对北沐阳有自己的看法。

都说北家二公子功于心计,此番一看果然不假,能佯装败阵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心智上已强了北微微一头。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北慕名已拿出手册再次宣布。

“第四场,北棠对战北翎儿!”

原本闹哄哄的广场顿时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停止了交谈,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惊掉了下巴。

正保持优雅坐姿,飘飘欲飞幸灾乐祸的北翎儿,突然掉在了地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权谋之姬乱天下权谋之姬乱天下菜菜我爱你|古言那一年,香山枫林惊鸿一瞥,是谁迷了谁的眼? 那一年,究竟是谁痴缠了谁的一生? 那一年,又是谁沦陷在了谁的阴谋阳谋之中? 半路皇子究竟是人畜无害,心思单纯,还是妖孽邪肆,韬光养晦? 第一名妓,如果她的微笑是欺骗,那么眼泪又是否真实? 前朝遗孤,在爱情与仇恨之间抉择,推出去的爱人还能再回来吗? 巾帼女将,一眼倾心的,究竟是不是良人?痴缠一生,不惜背弃信仰,成为他手中复仇的利刃。 前朝迷雾重重,当朝皇储之争愈演愈烈,整个帝京笼罩在暗潮之中,静待风起。 当谎言破碎,欺骗,伤害,接踵而来,江山,爱人,又该如何抉择? 情景片段: “阿九,你若为我开枝散叶,我便许你一世柔情,永不凋谢。” “王爷,九娘不过一介风尘女子,不值得的。” “这句话我先放着,你什么时候想要了,我再什么时候许给你,可好?” 多年之后 “欧阳宸,你以前说的那句话,我现在想要了,你还给吗?” “你楚绾心一副铁石心肠,也会稀罕本王的那句话吗?”
  • 女王,别乱来女王,别乱来薛澈|古言一个女子坐在王位上,静静地看着两具身体火热的交融,但她的眼里都是冷漠,绝情,最后,男子无力的躺在地上,那个女子已经退去,那个女王说“你不是很爱做作吗?我要让你后悔,后悔你所做的,我要让你像我夫后那样去死,现在怕了?你当初,这样弄我夫后时怎么不怕?”
  • 腹黑王爷绝色妻腹黑王爷绝色妻悠然萧萧|古言皇甫逸一步步紧逼着嫣然一把抱起嫣然扔向床上“皇甫逸你要干什么”嫣然惊恐的看着他并缩到床上的一角皇甫逸冷冷地说“嫣然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嫁给我二是我灭了楚家…………
  • 皇子妃重生秘辛皇子妃重生秘辛琬琬璃珞|古言皇子夺储,陆茉幽被人利用逼死了喜欢她的十一皇子,陆家也落得个凄惨结局。重生后,那些在她和他周围各色谋害的人要一个不留斩草除根,渣男白莲一个不放!蓦然回首,那人一如既往疼她护她,却再也只字不提喜欢她。她历尽千辛万劫却发现原来这一回,他在等她先开口。
  • 魂穿之霸女硬上看花郎魂穿之霸女硬上看花郎深泉|古言人家穿越去古代,她穿越直接见神仙。见了神仙也罢,没想到还被告知自己也是个神,有她这么悲催的神仙么?被爱人背叛,战死沙场,痛失爱子,全部都落到她身上,害得她不得不含恨自封神识堕入人界,变成一介凡人。既然她已经成了凡人,为何还要来招惹她?为何还要摆出一副有口难言的痛苦模样?只是,不管有多少苦衷,她绝不能原谅他的背叛!既然让她恢复了神识,那就接受她的报复吧……
  • 太子妃逃夫记太子妃逃夫记月梨安|古言一穿越过来,就被打入天牢等待处死,好不容易逃出升天却再度被抓到。一个英武非凡智勇双全,一个如谪仙下凡温柔似水她讨厌宫中生活,可偏偏两人皆是一国太子,她该何去何从
  • 农妃倾城农妃倾城钩月儿|古言林舒自认为是大齐国女子中最恣肆、最自由的那一个。 为了摆脱给地主大儿子做四少姨娘的命运,她携着弟弟,上了马车,跟着已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什么伯父——朝堂钦点的三品官老爷进了京都城。 京都城林府庭院深深,在这里林舒邂逅了无数奇葩人,摊上了无数糟心事。 奇葩人中有位姓黄的年少公子,只知其姓,不知其名。 此位贵公子,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曾破费了一个金锭子帮林舒解了围,事后便非说林舒欠他一个四少姨娘……
  • 邪王宠妃:毒医双绝邪王宠妃:毒医双绝姜尘阿|古言百里悯,21世纪的金牌特工,世界第一杀手组织的boss。令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的鬼帝,悬壶济世的邪医。听闻阎王要人三更死,邪医留人到五更。而一朝穿越,却成为眼前男人逗弄的对象。她才不会承认她脸红了!“小悯悯,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男人狡猾的笑。“不要!”“那我不客气了哦”“不是,你别…唔…”
  • 倾国记倾国记华玫|古言他是年轻俊美的君王,冷口冷面。“臣妾是谁?”“朕捡来的。”捡来的,果真如此吗?当跋扈的皇后、心怀鬼胎的宫妃、玩世不恭的异族王子,战功赫赫的皇弟,在她疑云密布的人生中粉墨登场,真相也在有意无意间慢慢靠近。一次刺杀,让她想起所有的前尘往事。我和你,究竟,谁是谁的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竹溪缘竹溪缘移舟酌酒|古言孟竹溪是蜀国的公主。 和别的公主不同,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不是嫁个好夫婿锦衣玉食荣华一生,而是当个行走江湖的乡野女郎中,每日诊脉瞧病,游山玩水,踏遍云隐大陆。 天不遂人愿,母国在战乱中衰落,成了魏国的附属,除了都城再无其他管辖之土地。皇族的身份对她而言成了莫大的桎梏,即便行医,也只能整日蒙着面纱。直到那天,她在望江城外救下了魏国的储君魏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