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如有来生

无望峰上,下了三天三夜的雪,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少女十四五岁模样,身材纤细性感,白色的长裙上印着斑驳血迹,她一步步向前艰难的移动着,身后一道道鲜红的血色映得白雪凄美如画。

山峰最高处耸立一座传说中的81号恐怖基地,此刻却被轰为平地,半空中狼烟滚滚,一朵朵蘑菇云看上去异常震撼。

北棠眼睛血丝未褪,唇角勾起一抹邪笑,任务完成!

“主人,周围好像有博士的气息!”一只雪白的的折耳猫突然出现她肩头,宝石蓝的大眼睛充满了神秘。

“进去!”北棠一把将折耳塞进空间,意识紧锁空间之门,眼神警惕看向周围。

折耳不是普通的猫科动物,它是具有一定感应和超强追踪能力的特殊品种,博士因此对折耳垂涎已久。

“嗷呜……”折耳委屈的眼泪汪汪,小爪子巴着空间石壁郁闷挠墙。

远处,一名帅气男子匆匆踏雪而来,北棠抬头,眼睛一亮。

看到她那一刻,男子明显松了一口气,快速查看一遍她的伤势,心疼的轻轻抱住了她,“小棠,你怎么可以私自行动?万一你出事,我怎么办?”

“嘿嘿,我这不没事嘛。”北棠小脸上扬起独特的招牌笑容,一分恬淡几分性感,她笑着塞到他手里一样东西,“连城,幸不辱命。”

连城低头一看,眼睛悠然瞪大了一圈,“这是玉符?”

一枚染着血色的紫色玉佩静静躺在他手心,表面散发着一股神秘的幽幽紫芒。

北棠依赖的揽着他的胳膊,眉宇间绽放一抹英气,“没错,有了它我们彻底自由了!”话锋一转,俏皮的打趣道,“任务超额完成,不知连教官,打算怎么谢我呢?”

连城浓眉紧锁,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他的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喘不上气。

两人交谈时,一道身影不知从哪里蹿了过来,站在两人对面,目光死死的盯着连城的手。

“拿过来!”老者年近半百,身躯微微有些佝偻,一双灰白色的眼睛闪着恶毒。

北棠眼中闪着疑惑,冷哼,“博士,没想到你居然没在基地?”

事先为了万无一失,她掐准了时间才行动,不可能会出错,除非有人提前泄密,但这个计划她只对一个人说过。

想到某种可能,北棠的心不断下沉,不会的……

正想着,突然感觉有人推了自己一把。

北棠抬头,却正巧看到连城把玉符亲手交到了博士手里。

怎么会?她突然心疼的厉害!

空间之门陡然一颤,折耳咆哮着化成了一道闪电,冲向博士,“嗷呜!敢欺负主人,我挠死你个王八羔子!”

“回来!”北棠心尖一颤,手却慢了一步,指尖抓空。

博士仰头疯狂大笑,手中陡然出现一个古怪仪器,将折耳凌空吸了进去,“哈哈哈……北棠,你是斗不过我的!很荣幸,你和你的魔宠都将成为天使一号的种子!”

北棠看着仪器中迅速被抽走力量,渐渐萎靡的折耳,她快速调集体内剩余能量,冷声如魔,“空间齿轮,起!”

只见,她双手凌空划出一团团古老的复杂印记,空气中一阵剧烈波动,灵魂空间强行打开,一瞬间四周变得金芒万丈,刺的人眼睛生疼。

远远看去,空间齿轮如一只巨大的轮子缓缓转动,画面奇迹般开始逆转,一排排的影像如电影倒叙般,四周所有事物都在缓慢的重新归位。

这一刻,时光倒流,不再是传说。

博士灰白的眼睛变得狰狞血红,神情扭曲的瞪向连城,“该死!她的力量明明已耗尽,没想到还能启动空间轮……你个混蛋还不快去阻止她?晚了我们都要跟着陪葬!”

连城挺身拦在她面前,神色痛苦,“小棠快住手,再下去大家都会死的!”

“呵,现在怕死了?”北棠冷冷一笑如罂粟花,危险而美丽。

连城心如刀绞,双手快速翻出十字手印,轻吐,“还原,破!”

话落,一股奇异的力量从他体内折射而出,原本倒退的画面随着一声刺耳的嘶鸣,戛然而止。

“哼,你以为你能阻止的了?”北棠勾唇邪笑,身体骤然腾空,赤红的双眸横扫四周,王者意念瞬间锁定整片空间,素手连挥,赤色火焰霸道的吞噬大地。

博士甚至来不及嘶吼一声,身体瞬间被烧成了渣。

北棠扭头看向连城,眼神绝望得让人心碎,“你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背叛。”

连城看着空中衣裙翻飞的绝色少女,眼神晦涩复杂。

她还是那个扭转空间、瞬移千里、有着超强感应控制能力的女战神。

他还是千年老二,哪怕是在她重伤的情况下。

连城噗通跪地,两滴热泪滑落,“小棠,请你听我解释!”

北棠身体能量被掏空,颤抖着手隔空收回玉符,艰难的抱起重伤的折耳,跄踉转身,“连城,我一直都让着你,让到有一天你来背叛我!如果有来生,希望你我永世错过……”

她素手翻飞,火焰铺天盖地袭来,世间好的坏的全部消弭。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浮生伴梦浮生伴梦月亮公子|古言战场弃婴,被开国帝君收作养女,因朝臣反对,封为郡主,却以公主之礼相待。她这一生,玩过,闹过,笑过,哭过,爱过,恨过。所庆幸的事:身边之人无奸诈奸猾之辈,待自己皆为真心,却非真心。她曾以为她的爱人却原来不是她的爱人,他的好,只因为人温顺,对自己温柔,对她人如是,一念执着,最后落得阴阳相隔而那个总是因为自己而默默付出的人,最后却因为自己步步紧逼而毅然离去这是一个有关郡主,县令,侍卫的故事
  • 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雪诺凝霜|古言苏兰儿出意外死后穿越重生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遇到了一见倾心的他。为了留在他身边拜他为师,后又因为被害失去了记忆忘了他,失忆了的她再次见到他,一眼就认定了他,她微笑着走到他面前,说:“公子,做我夫君好不好?”他微微挑眉,问:“为何?”她调皮的眨眨眼,答:“因为公子你偷走了我的心”
  • 骄宠骄宠臻善|古言秦王妃是朵奇葩,在男权盛行的大魏朝,愣是活成了女性中的最大赢家。 庶女为妃,上无公婆,中无妯娌,相公宠溺无度,临了还站在了大魏朝权势的金字塔顶端。 秦王妃用切身经历验证了一句话——穿越是门技术活!!
  • 空间之弃妇良田空间之弃妇良田福星儿|古言【双强】+【美食】+【萌宝】+【灵兽】 女boss穿越成没二两肉的土村妇,住房漏雨,米缸无粮,身边还有个面黄肌瘦的包子管她叫娘,最蛋疼的是,还是未婚生子,骂她淫娃荡妇的人可以绕村子几周。 回是回不去了,只能咬牙挺胸赚钱把娃儿养,山里觅野味,填饱肚子,发现空间,种植灵果,灵药,培养珍珠宝石,良田万顷,金银赚大发,弃妇翻身亮瞎世人眼,叫那些骂她的人都去见鬼,还有那个杀千刀的娃儿他爹,哪里凉快哪里待着,想要认娃,先跪搓板,再挨鸡几棍毛掸子,交了抚养费,赎罪钱,再说...... 关于睡觉 某女:“家里只有一间卧房,男女有别,你睡这里。” 某爷蹙眉:“这么乱,是人睡的地方吗?” 某女:“确实不是人睡的地方,这里曾是驴棚。” 某爷黑脸…… 关于认爹 某爷:“童童,我是你爹爹。” 某宝:“想做我爹爹,先交十万两银子。” 随侍立马递上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小主子,请笑纳。” 某爷:“童童,可以叫爹爹了吧?” 某宝:“不行。” 某爷:“?” 某宝叉着小手:“娘亲说,你黑心,黑肺,不负责任,抛妻弃子,所以,这十万两银子是你的赎罪费,外加抚养费。” 某爷囧:“童童,你如何才肯认爹爹?” 某宝:“娘亲原谅你了吗?” 某爷垂丧:“没有。” 某宝:“跪搓板,挨鸡毛掸子,任你选,只要娘亲原谅你,我就叫你爹。” 某爷:“……” 有爹好乘凉 随侍:“爷,小世子给皇上下了无敌痒痒粉。” 某爷漫不经心:“嗯,去告诉皇上,作为君王,堂兄,要懂得谦让,关爱幼弟。” 随侍汗:“爷……” 某爷:“还有何事?” 随侍:“小世子在太后宫里放了毒蛇,毒蝎。” 某爷:“哦!那老妖婆死了吗?若是死了,替本王送口棺材去。” 随侍晕厥:“爷……还……还有一事儿,小世子说,您这爹当得不称职,要重新给王妃选夫婿,帖子都已经发出去了。” 某爷怒:“还杵着作甚?赶紧去将帖子撤回来“ 随侍哭,狂奔……
  • 锦心绣手锦心绣手敏瞻|古言五年的相敬如宾到头来却是彻底的谋害利用,她撞墙而死,睁开眼睛时却成为了“一字不识,呆憨蠢直”的平原侯世子夫人。更让她瞠目结舌的是她可以绣花草树木,却不能绣飞禽走兽,不然就会——某世子望着充满了各类飞禽走兽的自家花园,皱着眉头暗想:这败家娘子啊!世子夫人却拈针微笑:等我把世子爷的绣像完成了,到时候京城里有两个世子爷,那才真正好玩呢!且看一根绣花针,绣出乾坤江山。
  • 春花朝思桃缕缕春花朝思桃缕缕牵思缕缕|古言春花朝思桃缕缕,秋月笙歌花绵绵.情抒抒,意融融.潇途莫止,萧琴莫离.窈窈归径,脉脉幽情.我是春桃一小枝……枝遇皆是桃花运……运运皆是大美男……美男好啊美男好……美男好比千斤重……于是曰……唯小人与美男难养也……小小春桃一枝……怎担下无数桃瓣满地……初次作品!!多多关照!!有兴者皆入!!!!!!!首发:http://www.*****.com/?onebook.php?novelid=226275(注:本文为神话故事系列,言情部分稍稍淡化些(至少个人认为)喜欢YY十足地请慎虑!没有过多纠结(至少个人认为)应属轻松小白文(猪脚有滴白而已)还请慎虑!)
  • 江湖如歌之回首不见江湖如歌之回首不见盛世华裳|古言此文灵感来自歌曲《眉间雪》。见到他的第一眼,被狼崽子一样的眼神吸引了,于是带上同行。只是数年过去,早已忘了初衷是什么,唯记得有他在的温暖。“你就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吗?”“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 侯夫人她天生好命侯夫人她天生好命夜千灵|古言盛家上下仗着盛娇娇爹不疼娘早亡,处处挤兑她,要不是有祖父疼爱,早死了八百回 盛娇娇身为逆袭成功的嫡女,打脸那些三姑六婆,妹妹后娘有三不: 一不祸害无辜人,二不主动害人,三不拿孩子出气 “不嫁不嫁~我能养活我自己和全家上下。” “连我也不嫁?”陆庭之冒着风雪从外面进来,看了眼手边搁着账本的盛娇娇,“再不嫁,别人家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经商斗狠的盛娇娇忽然就心软了,好像,是该嫁了。
  • 农门医妃逆天记农门医妃逆天记暮阳初春|古言喵呜,别人穿越,非后即妃,她却穿成个懦弱小寡妇 水当粮,草当衣也就算了,公婆还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 小姑指证她杀人,妯娌鸠占雀巢 极品不分白昼黑夜来作妖 染了怪疾的胃王儿,日日缠着她,“娘亲,我饿。” 奶奶的,小猴子日食斗米居然也不饱。 没法儿活了 揭竿……揭竿起义 忤逆公婆,告村长,夺良田,踹飞恶人 把个药香村闹了个鸡飞狗跳 开荒种药草,买卖牲口,开钱庄,酿果酒,人生一路如开挂 富来小康奔大道,生意做到轩辕城 一不小心动惊了朝堂 杀来了个高冷男,指责她盗国宝,妄想四海商行取她代之 握草,也不看姑奶奶是谁 姑奶奶乃排雷野战队王牌军医魂穿 挽起袖子,本想与他大斗一场 可是,可是……不对劲也 世人眼中冷面修罗男,为何对她独展笑颜,耍尽流氓 一言不合还亲上…… 哟嗬,这男人不仅貌倾天下,还有一吊炸了天的身份…… 她顾沉舟捡到宝了 那块宝说:“人若欺你,千刀凌迟,众生践你,杀尽斩尽。” 纤细指头戳宝眉心,“人若辱你,一剑封喉,众生犯你,血染五洲,荡平天下,再随老娘回家种田。”
  • 唧唧复唧唧!唧唧复唧唧!信小崔得永生|古言鸡……鸡鸡复鸡鸡木兰数小鸡~ 当代女大学渣手抓脐带穿肠而来,手拿鸡毛掸子,玩儿转古代。 木兰:“吃屎解决不了问题!” 马崇飞“啥?” 木兰:“你,你竟然偷偷躲在密室里搓粪球!” 南柯:“......” 本文轻松搞笑,并未遵循历史上的花木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