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天道惆情

第333章 这回你该满意啦

“我知道的都告诉公子您了!”田安河怯生生地看着田道清。

“既没有先天武者,也不在凶煞之地,你竟然因为自己毫无根据的猜测甘愿冒死留在这里,而且还要放弃到配楼寻宝。不过你的想法我也不关心,这个勉强抵你一命,后面就看自己的造化吧!”田道清将卷轴收了起来,更多的原因还是喜欢里面的字迹。给田安河留了一命主要是因为他的修为对自己根本没什么威胁,何况那一脚还重其创丹田气海,以他的能力一个月内估计都不可能逼出扎进十几个大穴的银针。

田道清并没有按原本的计划急着去找什么道法,而是盘膝坐下静静地想了好一会儿,突然起身如一道闪电飞循而走。等了很长时间,田安河松了一口气:“还好夺舍后容貌发生了变化……啊……”田安河猛然惨叫一声,咬着牙骂道:“臭小子真狠,不过没有养魂丹和御灵法你想改善体质根本就是找死!看来这副肉身也不是一无是处,要不是丹田位置异于常人还真得可能被你断了道途,那我在望仙宗的千年可就白等了。”

田安河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身体慢慢鼓了起来像吹起来的气球,脸上的血丝分析似乎随时可能炸裂,突然所有银针依次飞向四面八方,而后他的身体又泄了下来,脸上写满了疲惫。他赶忙吞了好几粒丹药后才站起来,看着田道清离开的方向无奈地摇摇头:“都说他资质根骨极差,可是为何这么年轻就达到如此修为,指望逼你带我去仙域是不可能了,看来只能从长计议另作打算。唉!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千年之前就进入轮回……”

此时,田道清已经来到了十三层,虽然神念已经来过这个由镜子构成的昏暗通道,可看到里面层层叠叠的自己每一个都宛若实体还是有些震撼。阵阵淡淡的香气飘过令人无比舒适,仿佛无数个自己分别置身于巨大的迷宫之中的各个方位,甚至都分辨不出到底哪一个才是本体。闭上眼睛放出神念依然是这个情形,而且耳边还隐约传来微弱的吟唱之声,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还好田道清早有准备马上紧锁识海,在指尖上激发了一点灵火,所有的镜子里也跟着亮起无数光点,看起来就像是满天的繁星。十几只幽魂从入口处排成一条长蛇,循着这条线索他缓缓退了回去,可过了好一阵子依然还在迷阵之中。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那些幽魂仿佛就在眼前,却无论如何也靠近不了半点。期间他放出的好几只幽魂都顺利离开了迷阵,可不知为何自己却怎么也出不去,就像是融化在这个无尽的镜子通道里。

正无计可施之时,识海中的那道神念标记又被牵动,他清晰地感知到对方大概在配楼的方位。与此同时,眼前迷障居然全都消失了,原来这里根本就没有墙,而是一个直径约数十丈的大厅,有一条螺旋形的小路绕着圈通向正中央高约两三丈的圆台,自己正身起点。大厅的穹顶上布满了巴掌大小的不规则小镜片,而脚下的小路同样也嵌着类似的小镜片,路两边是堆着半尺多高的乱石。但是,片刻之后这个画面便消失了,田道清重新回到了那个巨大的镜子迷宫,仍然无法确定这些虚幻的自己哪一个才是真得自己。

……

“这回你该满意了吧!我早说过你们奉为天书不过是些破烂,这里的功法也不乏上称之作,就是在外界也很难得。”一个声音语气极为得意。

“你不是要必须自我封印很长一段时间吗?提前醒来会不会出什么状况?”族长紧绷了许久的脸终于松驰下来,看着配楼里这些田家子弟忙乱的身影很是欣慰。多年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双手紧紧捏着几本书甚至有些颤抖,对于那个家伙的敌意也终于有所缓解,不自觉地担心对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无妨!田道清把十三层的禁制触发了,就是虚灵境修士进了困仙阵多半也只能把肉身留下,这回他可跑不了啦。臭小子肯定是知道点皮毛,以为手上有令牌就能远走高飞,只可惜他手上没有灵石而且还只有觉知境的修为。”

“虚灵境都出不来!他不会被困死在里面吧?要是那样我得到问天宗的入道境功能又有什么用,现在只有他或许看得懂虚文。”族长一听反而有些担忧。

“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不要总是看眼前这点小利,问天宗的内门功法也会过时。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我帮忙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入道中阶,这种绝灵之地再好的功法也是白废,就是当年那三个傻瓜的血道秘术也最多勉强能到入道顶阶。像他这种武者一个月饿不死,再说只要救出我的本体可以直接带你穿越天火障,外面能看懂虚文的人有的是。”那个声音显得非常不耐烦。

“外界是不是有很多以活人祭炼的法门,如果是这样那修仙界岂不是太过残酷?”族长似乎想起什么场面,不由得身体一抖。

“老夫虽被困摘星阁不知多少岁月,可这类邪术终非正途应该不会被大众所接受,何况他们三个只不过是给旁人做嫁衣……嗯……怎么会有人牵动那道神念标记?”那声音突然感到疑惑:“你应该也感应到了是不是?”

族长也很纳闷:“你的神念标记连先天武者都察觉不到,他又怎么可能主动……”

那声音很快又不以为然:“大概是触动了困仙阵什么禁制,一个觉知境小辈能掀起多大的浪不必管他。咱们预定的日子不变记得到时带人去救出我的本体,为以防万一这段时间最好还是要自我封印,若非紧急若要叫醒我!”

过了一小会儿,族长喃喃道:“我才不会叫醒你,最好是一觉睡过了头,有了这几种秘术不出半年就再也不用受你摆布啦!”然后他又高声道:“大家抓紧时间找,凡是看不懂的特别是有关邪灵的书都可以送到这儿来,只要我看得上你们就可以随意选一粒丹药,其他的不管你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以族长的名誉向你们保证,出去以后族里只收走一半,其他都算是你们个人的物品,既可以从族里换取相应的资源也可以一代代传下去。各位要是有幸突破先天,不管是在族中开个别院还是外出建个旁支同样可以带走,到时就是想开宗立派我田悍生同样不会扣留。这里的东西我们根本不可能全带走,所以丑话也要说在前头,各人有各人的机缘,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争抢偷盗之类的龌蹉事,否则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此言一出,这些新近入族刚刚才经历了生死劫数的田家子弟马上沸腾了,许多人都是卡在某个修行瓶颈上难有突破以这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摘星阁仿佛是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只是这么短短数日就有好几个人打通了已经绝忘的穴位。他们似乎早已将那夺命般的噬血经历彻底忘记了,而那两个在三层因走火入魔一命归西的倒霉蛋更是没人在意,当然来自大宗门的修行法门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里充沛的灵气同样不无关系。甚至几位已经达到后天顶阶的武者,他们本以为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触碰先天的门径,现在也重新燃起了希望,开始憧憬着自己灿烂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