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天道惆情

第304章 助我开启摘星阁

还不到一刻钟,精心挑选的武者已悉数来到禁地中央,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族长仔细查点了堆放到地上的东西,认真点点头令其他人等全部都退出禁地。以中央石台为中心族长用某种不知名的细粉撒出一圈又一圈圆环,然后又在圆环的不同地方分别用颜色各异的液体浇出奇奇怪怪的图案,整个过程他都是亲力亲为而且运作极其娴熟。

最后,将尖锐的竹杆全部立在不同方位,这些只有拇指粗细的竹竿竟笔直地稳稳立在地上,做完这一些族长才对大家说:“经过仙岳峡谷的考验你们已正式被纳入嫡系子弟,举行完这次血祭入族仪式就是田家人了,这些丹药算是见面礼。一会听号令将手按在上面,谁要是敢违令我就以族规把他灭杀。”只见他将田道清的那块小牌子按在石台上,嘴里念念有词,石台居然开始微微颤动。

“入族血祭仪式开始,大家切记要诚心对待!”随着族长一声大呵,所有人迫不急待地将手按各自前面的细杆顶端,手心虽被刺破的但这疼痛反而成了一种幸福,可很快每个人都发觉这不起眼的竹杆如同噬血狂魔根本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他们明显感觉到生命飞速走向尽头。可是现在想抽手已经来不急了,那细竹像已经长在地上根本无法憾动,更恐怖的是丹田的内力居然无法动用半分。

鲜血沿着细竹竿流下来染红了地上的符文,那些血色的圆环像有了生命一圈圈地向里涌动,某种能量快速注入到石台上的几个凹槽里。族长大为满意道:“不想死得快挺不住了可以吞上一粒丹药。”说完拎起田道清狠狠道:“如果你真是仙使之后能助我脱困,老夫若是心情好未必不能留你一命,可要是今天进不了摘星阁就马上把你撕成碎片。”说到这里把田道清身上的封印解了大半让他能提起七八成法力:“此处虽然不适合修行术法,可你的法力应该足够激发此令牌,既然从田鹤年那里学过术法和阵法,就乖乖给我办!”

禁地中的武者有苦难言,他们也顾不上手中的燃骨丸到底是什么功效就吞服下去,果然亏损的精血得到了极大的补充,可是此举却是杯水车薪。很快就有人开始支撑不住跪到地上绝望地失声哭喊,一时间禁地周围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他们凄惨的叫声,可是却没有人敢过问此事,这个先天武者云集的地方没有半缕神念出现。

田道清依言向小牌子里注入法力,但他明显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排斥之力,本来石台抖动不已的石台却安静了下来。以他微末的阵法知识判断,似乎是小牌子并不接纳他的法力,而唯一的可能或许就是注入超强的法力强行冲破这种排斥,但是显然自己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如此一来,那些圆圈吸纳武者精血的速度明显放缓,让众人大感轻松。

“你不要逼我!老夫可没什么耐心,数到十若还是如此就只能说明你对老夫来说是个无用之人。”族长死死盯着田道清压低声音:“一、二、三……”

从对方的眼神、表情判断,田道清确信他并没有吓唬他的意思,于是调动全部法力向丹田的封印发起冲锋。或许是多次解封的经验也可能是生死一线的压力,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封经锁络强度不大,总之他出乎意料地破除了丹田的封印,整个人一下轻松了许多。

“七、八、九……”

“等一下!我再试试!”田道清大喊一声,他本来可以趁机逃走,可仔细一想此举风险太大。对方若是一般先天武者,自己或许还能搏出一线生机,可人家的实力显然比地兴镖局的老供奉还要高上不少,因此只能是万不得以的下下之策。于是把手伸进怀里假装拿什么东西,实际上是从戒指中取出那块黑玉按到石台中央。

禁地里的百名武者本以为捡了一条命,却突然发现那只要命的竹竿比之前更加疯狂地吸噬起他们的精血。其中有一人手中的燃骨丸已经吃光,只能眼见着自己的身体迅速干瘪直至被榨得不剩一滴油水。神智迷糊中他仿佛看到了兄长朝自己徐徐走来,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将相依为命的哥哥一剑穿心,当初他可是冒着丢掉性命的风险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如今才真正明白了田家为何要求紧守这个秘密,无论有再多的悔恨与不甘也只能留到下一世。

田道清此时并未注入太多法力,石台开始剧烈地抖动并导致整个禁地也跟着颤抖,一圈圈幽幽的白光在广场上普通之极的地面上亮起,透过那些被鲜血染红的圆环和符文看起来相当诡异。这些发亮的圆圈由外而内最后集中在田道清和族长的脚下,与此同时一种闻所未闻的悠扬的歌声向外传出,静谧夜色之中这声音甚至传遍整个仙岳峡谷。

“圣歌!这不是族中记录的圣歌吗?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使降临了?”歌声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还是有人听出其中的不同,四大门八大户的先天武者不约而同地聚集到禁地之外,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第一个跃过最近才被加高的围墙。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人敢放出神念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

人群中代理族长轻咳了一声,一名面遮青纱的女子首先开口:“难道身为族长就能一手遮天,他手段再厉害也不是大罗金仙,难道还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所有人。当初引三个外人的是他,与铁柔风撕破脸的也是他,现在单独接见仙使的还是他,凭什么?”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越过高墙传入族长的耳中。见没什么回应又毅然向着禁地大步走去,直到被守在外面的田家子弟拦住才停下来回头笑道:“难道你们还不如个女子?”

代理族长顺势跟了过去,其他先天武者也快跟了过去。这女子虽未突破先天,可也是在后天顶阶修行多年,轻易就将那些守卫撂倒数人,再也无人敢拦她。于是高声喊道:“田悍生!他们怕你老娘可不怕,我就不信你敢逾越仙岳峡谷传承的族规。再不露面给个说法,可别怪我们强闯禁地!”说话间她已迈过了族长所说的百步界限。

族长冷笑一声:“早听我的何致于白费周折。一群乌合之众也敢叫嚣,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夫的手段……”此时他却猛然一哆嗦,整个人仿佛中了邪一样全身颤抖大汗淋漓,也不知是和谁说话:“暂时不要和我争,此事成了你自不会后悔!”。这一切田道清看在眼里,心里自然也闪过了是否马上逃走的想法,可是族长似乎也有所预料咬着牙警告他:“莫要存什么歪心思丢了小命!”让田道清又有些犹豫起来。

“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了,那名青纱女子还未看清禁地里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一只真气凝形的巨大黑色锤子砸向自己。与此同时,一面金色盾牌凭空浮现挡在她面前,不过却瞬间被击得粉碎,黑色锤子化为无数电弧射向她。这名女子身体向后倒着射出,手上不知何时撑开一把黑伞护住自己,可是还有很多电弧击穿黑伞打在身上。她只觉得浑身被插满毒刺无比难受,可是当有人将她紧紧抱住时一切痛苦都无所谓了,脸上绽放出无比幸福的笑容:“你终于肯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