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6章 疑点丛生

春日里生了绿意的山间,如同娇羞的少女裹着轻纱,在微风中享受地摇晃着身子。这幅面孔的出现让这幅天然的风景画显得美中不足。

齐瑶手里刚折了一枝开的正艳的桃花,不由自主地掉落下来,花瓣也跟着撒了一地。

“瑶儿……”断尘看着齐瑶翻腾变化的表情,怯怯地喊了一声,接着含着歉意道:“对不起!本打算一直瞒着你。”

真相往往最伤人。

“那就不要说啊,为何要让我知道?”齐瑶摇着头,“三番五次为我挡着危险的人既然是我的仇人。真相会让我失去断尘,那我永远也不想知道。”

“苟且偷生这些年,可能是命运给的一个机会,让我成为断尘,弥补我父王犯下的过错,也终于让我在你那留了个好印象。能在瑶儿身边至今,每天都是一种恩赐,到了这一刻,我若还隐瞒,便是奢求。”断尘微微的笑了一下,“我知足了。贪心,是我还是江景枫时犯的最大的错误,所以,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

陈年旧事历历在目,齐瑶眼前出现江志忠叛乱那日的场景,血流成河。

“瑶儿,今日揭开我的身份,一则是不想瞒你,二则……二则想告诉你,高竟和杜张二人,都是魑魅。”断尘有点不忍心。

“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证据?”齐瑶偏过头笑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定安候顾孟泽与安定王妃刘佳月二人是岭南镇安榔头人,其父亲是齐国开国大将军顾曦之后顾本清。顾曦帮先祖打下江山后便隐世退居,其后人不知何故成了商贾,他手中的魑魅军一直都在后代手里代代相传。”顾孟泽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父王因你生母,答应永远辅佐你父亲,也不会踏出岭南半步。但是,为君者,怎能不多疑,全然相信别人。为了以防万一,为了将来某一天有自保的能力,我父王找到了顾本清,用了手段夺走了顾本清手中魑魅军,囚禁顾孟泽,要挟顾佳月以刘恩大人的女儿的身份进京,最后阴差阳错成了你的嫂嫂。直到后来,我表面被邀请进京,实则是你父王忌惮和猜忌我父王,拿我作人质罢了。我父王本不答应我来齐都,但因为你,我来了,我愿没了那份自由一直在齐都。”

齐瑶觉得荒谬,“说这么多,结果,终是你父王做了判臣,谋害了我父王。”

“瑶儿,不是的……”断尘上前一步,语气稍微快了起来,“你父王死于观音土,和我父王无关。”

“不是另有所图,为何将大军带入齐都,致使岭南失守?”齐瑶同时用后退一步。

“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断尘的语速又恢复如初,“不过这么多年,我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断尘似乎一直忍着情绪,但到了这,终究还是没忍住,“瑶儿可知我父王为何会猝死狱中?其实是有人想杀我们,我父王拼死,让我逃了出来。”

齐瑶被勾起了回忆,想到王公公曾说顾曦将军后人写给他父王了一封信,然后又凭空消失了。

齐瑶有点害怕断尘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因为她猜到了,断尘接下来说的事情都与驸马有关,毕竟一直以来都是顾孟泽掌管刑部。

“为了防患于未然,父王害的顾家家破人亡,后因种种的利用和逼迫,顾孟泽对我和我父王恨之入骨,所以他亲手杀了我父王。我逃出来后,也只有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他不敢轻易动你身边的人,因为顾孟泽和我一样,都很害怕露出马脚让你察觉出我们真正的身份。”断尘继续道。

到了这里,齐瑶脑子里堆积的很多问题一下子全都解开了。是谁夜里行刺齐雪?前几日又是谁火烧驿馆,行刺魏使?他为何做这样的事情?难道……

“你也许想到了。”断尘语气平静,“定安候面似柔弱书生,待人恭敬温顺,实则他才是扮猪吃老虎,手腕很是厉害。”

“不是的……”齐瑶大声吼道,“驸马与我相识安原,数年来我们砥砺前行,终是他搀扶我治理齐国,才有今日齐国的昌盛繁荣。”

“瑶儿……”断尘不愿多说下去,齐瑶心里明白,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说出了藏在心里不敢让人知道的秘密,结果倒不是很差,反倒畅快了不少。只是蒙在鼓里的齐瑶却难以置信,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正在努力的挑战着她的坚韧度。

回到绝生二院,顾为带着人正在门口等着,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的。

回来的路上,通过车窗,齐瑶看着马背上的顾为,心中绞痛,这个孩子见证着她对顾孟泽的感情,可是这一刻一看到他,心中怎会如此难受?当跟着顾为的杜张和高竟挡着她看顾为的时候,她不自觉地仔细看了他们的脖子后面,并无看到鬼怪的图案,齐瑶心中顿时有一个念头,自己恐是误会顾孟泽了,转而看向断尘,他依旧带着冷玉面具继续跟着她,可他有什么理由骗自己呢?

顾孟泽焦急如焚,终于等回了齐瑶,他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小心翼翼地询问:“公主累了,是用饭呢,还是去洗漱一番,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齐瑶装作若无其事,跟着小田去洗漱更衣。在布满轻纱纬帐的浴室里,散发着齐瑶喜欢的栀子花香味,心情也舒缓不少,只是更衣出来时,看到那新换的香炉,齐瑶抬手摸了一下脖颈后的五色蒿草。

用饭的时候,顾孟泽的一举一动,都引起齐瑶的注意,她重新审视这个人,看不出来他与往常有何区别。

饭后齐瑶要求回公主府,顾孟泽没有说什么,只吩咐顾为送送自己的母亲。

马车到了公主府,齐瑶只嘱咐顾为回去小心些,便转身入府。王公公、李嬷嬷多日不见公主回府,也许久不见齐瑶,便来亲自问候。

在进入书房时,有旺正在喂精思傅会食物,逗着它转着脑袋。齐瑶走过来瞄了一眼,“看样子又需要给它换个大点的地方了。”

有旺行了礼,“公主回来了。公主细瞧,我日日细心照料,的确又长大了不少,明日我便给它换个地方。”

“嗯嗯,有空去找一个渔夫,问问他换地方得注意的事情,上次换地方精思傅会好几天没露出脑袋呢。”齐瑶脱去外衣,也过来用手逗着精思傅会。

“母亲对这只臭王八都比对儿子上心呢!”不知何时,顾为又折了回来。

“公子……”众人一齐行礼。

“你们都下去,我有话对母亲说。”顾为吩咐。

当大家都出去后,顾为才大胆问道:“母亲和父亲到底怎么了?”

齐瑶看了一眼顾为,笑着说,“为何突然这么问?”

“父王明明知道你在慈安寺,却让我去接你回来。往常只要母亲有事,父亲必亲自迎送,可这次他却一反常态。”顾为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为儿不愿接送母亲吗?”齐瑶漫不经心的回答。

“母亲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顾为急了,“母亲心里装着别的男子是吗?”

“放肆!”齐瑶不再逗精思傅会,转过身在桌前坐下,“胡言乱语,这是当儿子该说的话吗?”

“儿子没有胡言。”顾为犟道,“就说这只臭王八,您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还专门派人照顾它,对它如此上心,不就是因为送你之人吗?”

“这是乌龟,有生命,能吃能睡的,不是什么物件,我存在柜子里就行了。”齐瑶解释。

“母亲休要骗我,我已不是那无知少年。平日里我也听了不少讹传,你与那位过世的溟度将军关系匪浅,这只臭王八,就是他送给你的。”

听着顾为张口闭口臭王八,齐瑶本就觉得不顺耳,再加上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她更加无语,“溟度将军是母亲闺阁就认识的好友,他也算母亲的舅父,我与他清清白白,你别听信谣言。”

齐瑶给自己倒了杯茶,正拿在手中,便听到拔剑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亲眼看着顾为挥剑斩向精思傅会。

齐瑶扔下茶杯过来拽着顾为,不忍看了一眼刚还在逗着玩的精思傅会,现在已经一动不动。齐瑶抬手一巴掌打在顾为脸上,“你发什么疯,它就是只乌龟而已。”

顾为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他用舌头顶着腮帮子,笑了一下,将剑扔向地面,留了句“是啊,它就是只乌龟而已。”便走了。

恐是有旺等人都听到动静,顾为刚出门,就看到众人扒着偷听,他什么话也没说,都吓着众人退后两步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有旺快速的跑进屋里,直奔精思傅会而去,等看到的时候,他也不敢相信地说道:“公主,它没事。”

齐瑶再看了一眼精思傅会,它慢慢的探出脑袋,显得非常小心。齐瑶盯着地上的那把亮晃晃的剑,也未粘上一滴血,她抬起那只打了顾为的手,顿觉酥麻,缓了片刻,道:“明日,不必给它换地方了,将他放了吧。”

同类热门
  • 今世还生今世还生琉璃沙漏|古言缘,不过是人们为彼此间的相遇、相识、相爱,最后相守或分离编造的一个谎言,不甘心于平淡的存在......艺琳欣喜与高夏的久别相逢,却不曾想会是命运纠缠的开始。梦非梦。情生情,她该如何面对......
  • 霸妾横行王爷莫怕霸妾横行王爷莫怕惹祸妖精|古言掉个海都能穿越我也是醉了,老娘我招谁惹谁了,你说穿越我没意见,人家穿越不是王妃小姐就是丫鬟,而我穿过去就是个死人,死人老娘也就忍了,还是个被埋一半土的死人,要不是老娘醒的及时,估计就是不死也得被活埋,还有谁能告诉告诉我,我是什么时候嫁人的,这一身红谁来给我解释解释,嫁人也就算了,我也不图嫁个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嫁个普通人就行,这王爷的第十八个小妾是闹哪一出,这个王爷长的倒是人模人样的,实质就是个恶魔,我能说我可不可以不嫁,宝宝不开心,宝宝不玩了,宝宝要回家,谁把这个“衣冠禽兽”给我带走,看本小姐怎么智斗恶女,气死王爷,玩转古代。
  • 邪尊绝宠:神医杀手妃邪尊绝宠:神医杀手妃卿忧玖燃|古言没有我“冷羽瑶”治不好的病,可是,我治好了病能不能不要纠缠。“瑶瑶,生个包子吧!”冷羽瑶嘴角抽搐,“滚!”“瑶瑶,白天滚床单,伦家害羞。”“音绝尘,你给劳资滚!”绝宠一对一,男强女强,坐等入坑!
  • 天运贵女之寒门锦绣天运贵女之寒门锦绣夜雨凝|古言二十一世纪的苏倾再次睁眼就成了凌墨王朝通州治下槐树村的的痴儿苏青璃,上有粗狂却护犊子的外祖父,慈祥和蔼的外祖母,清隽帅气的秀才爹爹温婉如水好似小兔子一样的娘,还有四个风格各异的舅舅,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典型的阳盛阴衰,痴儿也是宝。 既来之则安之,看着自己吃细粮,其余的家人却吃着粗粮野菜,哪怕比自己还小的弟弟也一样,她毅然的拾起了老本行,种草药,开实验田提高粮食产量,种茶园让寒门生辉,陋室生香,不仅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更是将整个槐树村都成为了凌墨王朝最富裕的村子。 吾家有女初长成,一家有女百家求,苏家有女各方来求,本来还不知道选谁,却被天外一句“你毁我徒儿清誉在前,还想嫁去哪家?” 苏青璃瞪大双眼看着走进来那个高大上,一脸认真的人,惊呼一声“什么时候?”
  • 农女当家农女当家爱吃肉的小肉球|古言崔玉觉得穿到陈河沟的日子还算不错。虽然是乡野农家,家徒四壁,但娘亲慈爱,弟弟妹妹乖巧懂事,一家子倒也和乐。村里虽然有几个长舌妇,可大多却是热心肠。后来嫁给个蛮汉子,有力气,能挣钱,还宠媳妇。这日子啊,当真是越过越舒心。
  • 小学生手册小学生手册泪能否成为糖|古言“为??????为什么爱我?”某女含着泪说道,“我不过是人人都讨厌的一个‘神经病’罢了??????”“因为你的一举一动已经深入了我的心,别放弃好嘛?我都没有放弃你,你怎可放弃你自己?”“我??????希,对不起??????若有来世,我必会与你执、子、之、手、白、头、偕、老!”某女坠落悬崖,“对不起??????”“不!”某男悲痛欲绝??????敬请期待!(可耐的作者:顺便说一下,这内容?是第300章的??????呀!而且可能更后面或更前面??????表揍我!众人:去死吧,这么后面,你逗我们呢?)
  • 桃花妖妖染红血桃花妖妖染红血嗜命|古言“等我归来,我必十里红妆。”等他归来,他十里红妆,却不知只是战场,却换掉了的心。娶的是她?还是她?只有爱到了骨子里,才会让所有的自己都爱你。
  • 那年暮尽晗时那年暮尽晗时苦木柬|古言她是一直为北魏皇室主宰浮沉的神秘山庄——巫灵山庄主,拥有绝世容貌和洞古悉今的幻术。十六年前,一场令人始料未及的惊天朝变也令巫灵山从此匿迹于世间。为解开巫灵山没落之谜以及她的身世之谜,她必须寻得五幅古画练就上古秘术,却在寻画的旅程中卷入了南北朝的皇室斗争中。她一面透过五幅古画,穿走在一段段今生前世的爱恨纠缠里,看尽各种情仇;一面需要从纷乱的国家间的明争暗斗中拨开迷雾,找出真相。这一路的纷争迷乱,谁才她最终的爱情归宿?那年,初雪晓春,那人黑衣银面,眸如星辰;那年,秀色青青,那人白衣素艳,眉目含笑;那年,樱花烂漫,那人锦衣寒威,眼波娉袅;那年,暮尽晗时,弦动今生,梦前尘!
  • 山月眠山月眠华丽或独角|古言他,红发飞舞,赤瞳妖冶,那帅气的脸上刻满了冷漠;她,墨发飘飘,紫瞳璀璨,那倾城的脸上满是玩世不恭,他为了那个人去接近她,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便残忍抛弃了她,在失去后,才发现她已刻骨铭心,开始了那不容易的追妻之路
  • 妃本孤狂之有女九小姐妃本孤狂之有女九小姐夜千舟|古言“你要对我负责。”某人携一抹清浅的笑,目光深沉地看过来。她一惊,“为什么?”“唔,你摸也摸过了,亲也亲过了,还不负责吗?”那算吗……?明明是在救他好么?某人眉头一挑“你若不想负责也可以。”“真的?”“嗯。”某人长臂一展,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压在了身下,“不负责的话……就让我把便宜占回来好了。”于是,她就眼睁睁地看着某人为所欲为,不但占回了本金,还收回了比本金还多的利息……她怒了,还有这么算的吗?高利贷啊……————————————看潇洒与霸气之间的碰撞,高冷与傲娇之间的对峙,看远筹帷幄如何步步推到精明无比。“我这一生唯一的庆幸,便是我对你是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