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章 魏国来使

面对魏国要派人来祭奠齐笑的国书,齐瑶本来不以为意,今日恰巧赶上独孤秀大火烧了两国舆图,她十几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更有点拿不定主意。她曾心中暗暗发誓,要直取魏国国都,为了她的父王的心愿,为了兄长,为了相丘,更为了能结束从未间断的战争。

可是,看到兄长和相丘还活着,她的这种意识突然没有那么强烈了,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是意志不定,还是因为自己善变。

听李信奏报,彭辰因独孤秀重伤,冲进府中将白容与请了去,齐瑶第一见闻彭辰做事没了主次,请走府中的人既然都未征得她的同意,不过,白容与是谁?是先王,是兄长,他都愿意,齐瑶早已忽略了彭辰的失礼。

齐瑶与独孤协一起去了彭辰府上。白红衣在为独孤秀包扎伤口,白容与等人在后院里坐等着,彭辰来回踱步时不时的会在独孤秀房门口停个片刻,试图探听里边的动静。

齐瑶来的时候,都和白容与说了好几句话了,彭辰才意识到,忙过来行礼。但突然又跪在齐瑶面前,严肃地道:“长公主,此次是秀儿过错,公主若要怪罪,彭辰愿代她受罚。”

齐瑶此来并不是问罪,她其实是想问白容与,自己该不该坚守自己曾经的决定。不过在白容与不想表明身份之前,她不知该如何询问,但彭辰这一跪,齐瑶灵光一现,她屏退下人,道:“我们都知道独孤秀的真实身份,难保她不是故意而为?”

“公主,秀儿单纯,痢疾时,秀儿没了之前的记忆,今日之事完全是无心之过。'”彭辰语调激动,整件事情似乎是他亲生经历一样。

“魏国递来国书,说是要祭奠笑儿,而此时,舆图被烧……我不能不多想啊!”齐瑶偷偷注视着白容与的表情,果然,他开始说了话:“公主与大人在草民面前说了这等大事,草民还是先行回避。”

齐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先生治好了为儿的腿,我信先生。”说完她去扶起跪了良久的彭辰,“只是如今,我想取魏,没那么容易了。”

果然,白容与听到这,不自觉地道:“这么多年,公主对魏国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为什么对西蜜没有?”

“西蜜因溟度将军相丘,已经俯首称臣数年,依照当时的盟约,西蜜每年都会进贡,而我们也愿意低价将树木炭火卖给他国国民商人,一直以来西蜜都规规矩矩,两国之间未出现任何恩怨与矛盾。”彭辰抢了齐瑶的话解释道,最后又绕回自己想说的,“公主,我们与魏国之间,恩怨太深,但独孤秀,必定是一个不明厉害的孩子。”

“你放心好了。”齐瑶拍拍彭辰的肩膀,“将军这么多年任劳任怨,此番是第一次为了他人求我,纵使天大的罪,我也愿意不计较。”

“臣谢过公主。”彭辰喜笑颜开。

“不过啊,这魏国来使,着实让我头疼。”齐瑶假装,顺便用手挠着脑袋。

“最近是多事之秋,公主当注意身体。”白容与劝道,“齐国与西蜜各自独立,却能和平多年倒是省心。魏国之事虽伤脑筋,不过啊!取而代之也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草民在坊间听说,先王齐阳其实有着一半鄙国血统,说当今长公主之所以执政,就是因为鄙国人内乱造成的,依草民看啊,取一国地方易,取一国民心难啊。”

齐瑶陷入沉思,其实她本以为,白容与是想南下拿下魏国的。

“先生有此见解,倒让彭某心生佩服。”彭辰侃侃而谈,“彭某对战魏国数次,我的弟兄死伤无数,为国捐躯他们个个都觉得死得其所,可当年江志忠叛乱,我有兄弟那时都是死在自己人手里,比起外战,那次内乱更让人痛心百倍。”

“草民只是觉得,不管是战是和,伤的都是百姓。溟度将军当年不忍齐国边境生灵涂炭,只是想把伤害降到最小,没想到能维持西蜜与齐国多年的和平,还真令人敬佩。”白容与感叹。

“可惜啊!天妒英才。”彭辰也跟着感叹。

这简简单单的聊天里,已经解决了困扰齐瑶多日的难题,她毅然决然的应了魏国国书,同意魏国来使祭奠齐笑。

拒人与千里之外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何况那还是一个国家。

不到三日,魏国特使就进了都城,齐瑶本欲派齐洵先行接待,可听闻顾孟泽已经去安置魏史,并且已经祭奠过齐笑,便作罢。

顾孟泽其实不是赶着这趟差事,而是卢特使是随行之一,他拿着顾孟泽曾写给魏国先王独孤豪的书信相邀,顾孟泽很清楚自己目前还不能得罪魏国特使。

顾孟泽虽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但也不是很怕,毕竟,卢至全还在他刑部大牢关着呢。

驿馆门口,他们似是为什么事情僵持着。

此次魏使中以一位名叫单和的人为首,卢特使只是随行,他也听命于单特使的安排。

这位单特使,非常年轻,大概十五六岁左右,皮肤白净,举止温文尔雅,说话慢吞吞的,能让人感觉到一丝老成。

此刻他就是想了好久才说:“侯爷以前能做,现在依旧可以,我们拿双倍玉石交换。”

“单大人,今时不同往日,这些事本候做不了主。”顾孟泽推诿道。

“侯爷,您真做不了主吗?”单和目光如炬。

顾孟泽躲避他的眼神,“本候知道,贵国这几年被困在一方之地,因地势原因,本就缺粮少食,如今因阴雨连绵一月,摧毁田地,多处塌方,举国上下都在水生火热之中,魏王无奈才以祭奠之名前来求和,即是求和,单大人应亲自询问长公主,而不是问本候,至于你要的粮草和草药,何不一并说与长公主。”

“当年侯爷与我魏国先王往来密切,我们只知魏国侯爷才是富庶之人。”单和话里透着威胁与讽刺。

顾孟泽咬咬牙,依旧笑着说,“此话可万万不可这么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齐王的,齐王如今不在,那边便都是长公主的。”

话里话外,都能感觉到这个单和故意抓着顾孟泽的把柄,试图想要挟他,顾孟泽不敢现在和他翻脸,但是他内心已经翻腾,恨不得将此人生吞活剥了。

离开驿馆后,他在驿馆门口停留了一段时间,似是思考着什么,最后对着高竟问道:“你可知道这单和到底是何人?”

“听说是魏王亲自挑选的使臣,至于他的来历,还不知道。”高竟回答。

“此人留不得!”

高竟靠近顾孟泽一步,小声说道:“是要……”但也没把话说完,而是用手在自己脖子上笔画了一下。

“你去办,别留下痕迹。”顾孟泽嘱咐。

同类热门
  • 君山之笙欢寂君山之笙欢寂笙欢寂|古言菁菁,你不信我?不是不想信你,只是不敢信了,怕伤痕累累的心上又添新伤。叶渺?叶渺早就死了,现在活在世上只有笙欢寂。
  • 唐穿之我是上官婉儿唐穿之我是上官婉儿海派甜梨|古言为了躲避学校里大姐大的“追杀”我欲钻狗洞逃离,想不到一只奇怪的蝴蝶带我进入了一个梦境不,这不是梦境,我穿越了!这里是长安,是武则天的时代,而我,竟然是上官婉儿!无论如何,我要生存下去,亲眼见证历史的潮起潮落!
  • 蓝悠之恋蓝悠之恋沫逝忆峰糖心|古言油菜花田的三年之约引起的一切一切,她该何去何从,他又有什么苦衷,而另一个他和她会不会在一起?
  • 穿越今生为魔穿越今生为魔孽火红莲|古言一位爱好自由的不羁孤女,却不知为何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异世就连种族也改变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渐渐的,她喜欢上了这个爱好自由、强者为尊、个性鲜明的种族——魔族,当她见到贪婪的人类一次次杀害她的同伴,见到肮脏的神族一次次挑战魔族的尊严,见到可恶的佛祖对此视而不见,她终于下定决心带领魔族的同胞重新登上历史的舞台,丑陋的人类、虚伪的神族、伪善的佛祖,万年的欺压与羞辱是该归还的时候了,今生为魔绝不为他人欺压
  • 摄政王追妻记摄政王追妻记菲我红岩|古言凌轩国丞相赵棕之女,小时候无意之中救过当朝摄政王轩辕冰,倾城倾国之貌却为了嫡姐要处处掩饰,丞相府庶女,生母地位地下,性格怯懦,饱受嫡母与嫡姐赵嫣然百般欺凌,悲痛欲绝的赵凌月在回自己的院子途中被嫡母派来的人掳走险些侮辱,为保清白咬舌自尽,同名同姓21世纪某跨国公司副总裁赵凌月穿越过来为生母报仇,闹得丞相府鸡飞狗跳,摄政王在多次暗中出手相助,最终两个人携手破开太后一族阴谋,最终走在了一起。
  • 渲罗梦渲罗梦夜影飘茗|古言本愿平静相携游遍天上地下九州山水,却几度生死相隔分分合合。拨开迷雾却发现之前意外都是设定好的局,谋杀、相救、重逢……之后种种,前路只剩一条他们却不得不走。环环相扣的阳谋,必然放下的执念、以命相搏的对决……哪怕被动着经历过,对他们言而也遥远得像旁人讲的故事,都只不过一场注定遗忘的虚梦。
  • 倾城世子腹黑妃倾城世子腹黑妃简音习|古言她,叶舒楠,莫名其妙穿越异世,为找到回去之法,不得不陷入诡谲的皇位争斗中。清浅一笑,素手翻云。刀光血影,兀自镇静。纵然这世间有倾城之貌,却又怎敌她心思玲珑、温柔浅笑?他,司空詹白,本是澹王世子,倾城之貌、赫赫战功,得天下无数女子倾慕。这个秋风霁月一般的人物,这个清冷一身的男子,却独独在面对她时会露出温柔宠溺的神色,连唤她的名字时都带了缱绻的眷恋。若你想要这天下,我又怎会袖手旁边?舒儿,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我要用你的一生来换,你可愿意?(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绝世佳女:殿下宠娇妃绝世佳女:殿下宠娇妃猫樱梦|古言撒娇对他,惹祸他平。苏家嫡女竟变如此,看她玩转古代!
  • 愿伴他而行愿伴他而行爱你怎样|古言三世情缘的他们会走到一起吗?从1373年到现代,历经三世............注:三世两人会互相吸引,但不知道会不会相恋
  • 穿越之浴火重生五小姐穿越之浴火重生五小姐凌雪霜|古言她,曾是杀手界挑起一阵风云的No.1天才女杀手!七岁那年,青梅竹马的背叛让她浑身伤痕,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在杀手界怕摸滚打,她要报仇!她完成了她计划十年的复仇计划。那年,他们再次相遇,确实以敌对的方式见面,他还是要赶尽杀绝……当冰冷的双眸再次睁开,她竟穿越成布兰卡大陆第一废柴!不能凝聚灵力?痴痴傻傻,疯疯癫癫?那又如何?看姐如何逆天而上!当雄狮再次苏醒,看凤凰如何浴火重生!转身之际,终是遇上了他,仇恨的心渐渐为他而融化。当噩梦再次降临,双手沾满鲜血。她不屑,天不容我,我便逆天,双手紧紧拥住他:“生生世世,我要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