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 mg冰球突破豪华版

第5994章 我不是个好人(2)

夜色死了,死的干净彻底,尸体被五处带走,王小虎的心情很不好,从识海中出来,很长一段日子没从迷茫中恢复过来,时常会想起小的时候,想起夜色的恐怖,更让他担心的是,夜色最后那几句话,他还有一个师傅,一个比他更加强大的幻术师。
   不光是王小虎担心,天府门和玄术协会的人同样担心,一个夜色已经搞得鸡犬不宁,若是打了小的,来个老的,更加的厉害变态,岂不是要闹个天翻地覆?夜色死后,天府门和玄术协会并没有因此放松,反而变得风声鹤唳,处处防备。
   匆匆一个月过去,没有发生任何异常,大家紧绷着的一根弦才算是松了松,毕竟日子还要过,总也不能天天什么都不干的备战,渐渐的也就都恢复了正常,王小虎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萎靡,也重振旗鼓,再战江湖。
   经过与夜色一役,王小虎宛然成了京城灵异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玄术协会与他尽释前嫌,天府一门也对他颇为感激,就连市局五处王小虎的灵宝派都分门别类的有了自己一个专用的档案柜,颇有些炙手可热。
   高琪答应王小虎的事也有了着落,再去跑手续,果然不在受刁难,可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跑,总是需要些时间,何况开个公司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门面装修,经营,调度,业务……事事都得操心。
   一累,也就没了那么多的想法,王小虎带着哥几个每天东奔西走,为灵宝文化公司的开张筹备,只是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小疯子,石俊峰!这小子颇有些让王小虎哥几个看不透,说他疯吧,有时候表现的跟个正常人一样,说不疯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一出让你苦笑不得的戏码。
   开始大家还怀疑他是装疯,接触了些日子觉得不像,试问谁能装疯装五六年?还装的那么自然,说静三疯一,绝对的静三疯一,静的时候就算是天塌下来,他都不带抬一下眼皮的,疯的时候,就如孙猴子大闹天宫,更如黄鼠狼窜进了鸡窝,谁也消停不了。
   王小虎对石俊峰在他识海之中留下一颗种子的事很是纳闷,哄骗的问他,石俊峰就嘻嘻哈哈的说好玩,而且也不隐瞒自己会幻术,却又显得幼稚的可怜,时灵时不灵,再往深了问,就抱住脑袋大喊头疼,声音尖利的五里外都能听到,问了几次,饱受摧残的哥几个也就不敢再问了。
   更头疼的是,他还赖上了王小虎,守在身边就不走了,哥几个的意思是再给送回精神病院去,连哄带骗的倒是偷摸送回去了,可一转天,就又出现在王小虎的家门口,不管如何,没有石俊峰,王小虎也从识海中出不来,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不忍心赶他走,也就留了下来。
   如此一来,王小虎的家中可就不够住了,就那么两室一厅的房子,加上石俊峰,住了五个人,幸亏宅总救急,接济了慎虚,可也越来越不方便,王小虎想的是,找一个商住两用的写字楼,既安排了住宿问题,还能就地办公。
   于是元中堂就带着他满世界的找房子,一天两天的还行,时间一长,元中堂也有自己的事,王小虎整日里东北西跑,四处倒车,十分的不方便,于是就起了买车的念头。
   王小虎的手里已经不那么紧吧了,但也不富裕,从预算里愣挤出三万块钱,四处张罗着买车,新车是不可能了,只能是二手的,可到了旧车市场才发现,二手的也不便宜,便宜的都是没法看的,总也不能买个奇瑞扣扣,那玩意太掉价了,开着怕是以后连生意都接不着。
   听到要买车,哥几个都很兴奋,古代男人爱马,现代男人爱车,是源于男人对速度的追求,而且,不管是古代的骏马,还是现代的汽车,都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有心理学家指出,男人开车,源自于远古的基因,由于原始人类的男性主要负责狩猎等活动,他们需要对手中的工具、武器具有高度的控制力,否则不仅难以完成生产任务,还会有生命危险。
   此外,男人会把把汽车当作自己的‘完美情人。对有些男人来说,汽车显然比现实生活中的恋人更让他们欣赏,因为恋人不一定能听你的话,但汽车却不同。
   不管是出自那种理论,反正哥几个挺兴奋,饱受挫折打击,却痴心不改,有时间就去二手车市场转悠,情况却依然没有好转,看上眼的买不起,买的起的看不上眼,转悠了几天都有点丧气,宅总却在网上二手车的交易网站,发现了一辆便宜的二手车,才两万八,八成新的雪佛兰,看上去相当的体面。
   哥几个眼睛立刻就直了,让宅总赶紧联系,卖家是个修车的铺子,直言告诉他车出过事故,是辆凶车,死过一个司机,所以才卖这么便宜,要是能接受就来开车,要是接受不了,就别费那个话。
   说实话王小虎挺相中图片上的车,心里却很别扭,他和威廉林住凶宅,再买个凶车,总觉得不得劲,可就三万块钱,除了凶车,你也买不到好车,哥几个兴致勃勃的轮番上阵劝王小虎,凶车就凶车,捡着便宜才是正理,何况你王小虎是干什么的?正儿八经的灵宝派掌门人,干的就是抓鬼驱邪的买卖,别人家的事都处理了,自己家的事就不办了?
   就算有冤魂恶鬼作祟,几张道符贴上去,还不都老老实实的,大不了超度了,又能花几个钱?你不买凶车,难道还买新车?……总之一个比一个的理由充分,也是哥几个实在是每天出去办事倒车倒的烦了,有了车,可就舒服多了,还能开出去兜兜风……
   王小虎难敌群狼,被说的晕头涨脑的,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其实他买车的心最为迫切,识海之中学会了开车,就觉得那玩意是方便舒服,一踩油门窜出去老远,自行车蹬半天跑一截……心思也就活泛了起来。
   第二天,哥几个兴冲冲的带着三万块钱,找到了那家修车铺,铺子不大,也就百十来平,换机油,保养,带洗车,几人离的还远,就看到了那辆雪佛兰,黑色的,看上去挺大气,修的也好,跟新车似的。
   慎虚跑着进了修车的铺子,找到老板,老板三十来岁,地道的北方爷们,说话也豪爽,直言自己被人骗了,花四万块钱买了这辆车,平时倒也没事,但到了晚上车子就怎么也打不着火,开不动,停在外面,有时却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还能听到车里面传来说话声。
   据说死的那个车主相当喜爱自己这辆车,当成老婆一样的对待,保养的相当好,车才开了一年不到,连两万公里都没跑出来,说来也是倒霉,车主出差,开着车去的,上了高速,走了半截下了大雨,也没个地方躲,开的其实挺小心的,不曾想前面有个货车停在了路边,也打着双闪,但雨太大,一头栽了过去,速度不快,车也没撞得特别严重,人却卡住了,右腿动脉划伤,大雨的高速路上,不堵车都算是好的,急救根本来不及……
   老板前因后果说的挺详细,哥几个却没谁真的再听,围着车仔细检查,车子修的相当不赖,改换的都换了,跟新的一样,出奇的事,车的前挡风都没碎,还是原装的,价格两万八,今天开走,还能便宜一千块钱油钱。
   哥几个都满怀期待的看着王小虎,只等着他来拍板了,王小虎听了事情经过,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受不了哥几个的目光,对老板道:“我们试试车,要是发动机没啥事,今儿就开走了。”
   王小虎爽快,老板也爽快的吓人,掏出钥匙给了王小虎,让他随便试,哥几个开了车门,一拥而上,车门打开,王小虎并没有感觉车里面有特别阴暗的气息,不过在挂档的地方,有一块殷红的血迹,怎么擦也擦不下来,很是显眼。
   “小虎,我觉得这车不赖,你开开空调试试,再开开收音机,咱们可得检查仔细了,要是有别的毛病,还能杀价!”说话的是慎虚,这秃驴是鉴定的买车拥护者,前些日子已经找了个做假证的哥们弄了个假驾驶本,就等着车了。
   王小虎无奈摇头,扭动钥匙,汽车轰鸣起来,马达的声音很有力,空调也是凉,暖风也不错,收音机打开,里面传来一首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声音软绵绵的,却带着一股子阴森,威廉林急忙道:“换台,凶车里面听死人唱歌,不吉利。”
   王小虎换了个频道,传出来的是站国荣的风继续吹,再换了个频道,是梅艳芳的女人花,传出来的声音阴冷阴冷的: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终是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