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深夜,凉风呼呼地刮着,白慕萱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嘴角始终挂着甜甜的笑意,可是眼中,冷意深重。

此时大殿被剩下的侍卫紧紧地守护着,秦越站在殿中,看着殿外,不一会儿,便见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向殿前走来,当看到前边带头的女子,秦越微微长开了嘴。

来到殿前,白慕萱犹如看不到两旁的侍卫,就这么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看着殿中只有秦越孤身一人,白慕萱冷冷的笑了一下,犹如讽刺般,又如同怜悯般。

两人就这么互相注视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如今,不知比的是耐力,还是秦越为了拖延时间。

白慕萱绕过了秦越,想殿中的龙椅方向走去。站在龙椅旁,轻轻抚摸着,烛光打在白慕萱脸上,阴影遮挡住了白慕萱眼中的阴翳。

“曾经这个地方,坐着一位慈祥的皇帝,亦是这世上最慈祥的父亲,曾经,受千万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在这龙椅上玩耍过,哭过,闹过。”

“可是,却被凶残的人给破坏了…”

秦越依旧维持着本来的站姿,听着身后白慕萱轻轻地诉说,脸上,无任何表情。

“呵呵”白慕萱坐在龙椅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秦越,冷冷的笑了笑。

“说起公主,太子殿下,这莘岚国,在六年前也失踪了一位呢?”

“好不巧,我记得在六年前,那时我才十岁,恰恰杀了一个和我同龄的小女孩儿,长得甚为可爱,哦,对了,听大街上的人说,她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

秦越眼中闪过一片狰狞,转身怔怔的看着白慕萱,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城门外,一排排的士兵站在城门口,最后排的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火把,旁边,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壶茶,慕寒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吹着微热的茶,好不悠闲。

不多时,从远处传来了嗒嗒嗒的马蹄声,多而不乱,快而有节奏的从远方行驶了过来,慕寒泽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喝掉了最后一杯的茶。

茶杯刚落,秦风就已带着来到了城前,而慕寒泽,也缓缓地站了起来。

“哈哈,宋子懿这是不敢来见本皇子吗?”秦风看着眼前身着红衣的陌生男子,讽刺的大笑道。

慕寒泽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感叹了一下,不只是叹息秦风的不识抬举,还是叹息自己遇这等人打交道。

“本皇子?风南王这是入了尚琼的角色不出来了吗?”

“你……”秦风冷冷的看着慕寒泽,最后嗤嗤一笑,缓缓地抬起了手,将脸上一层薄薄的面具撕了下来。

……

白慕萱手中拿着剑,指向早已转过身来的秦越,微怒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秦越。

而秦越,也注视着白慕萱,眼中多了一丝复杂与迷茫。

“他在哪里?”白慕萱冷冷的问道。

“我说过,如果必要死人才能解开你的仇恨,那么,杀了我。”

白慕萱直视着秦越,“哈哈哈哈”突然大笑起来。“你这是要父债子还吗?”

“秦越,呵呵,你不亏是他最喜欢的儿子,或许这个帝王之家,只有你一个儿子是真心孝顺他,可是,我今日就告诉你,我不会杀任何人,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即使你把他藏起来又如何,你真的觉得,这个皇宫我不比你熟?呵,也对,我离开这皇宫已有十一年,你太子殿下,在这皇宫也带了十一年了吧?”

“可是,你真的以为,你所藏的地方是最隐秘的吗?”

白慕萱收回剑,漫步走向龙椅后,好似是随意般的摸索着,但,秦越确实紧紧的注视着,眼中多了一丝担忧。

“你说,这墙上,有没有机关呢?”

白慕萱妖娆的笑着,看着一直直视着自己的秦越,笑意,也越来越深。

“诶,不对,我突然想到,这个大殿当时走水最严重,如今全部改新了,布局,也应该不会相思了吧!”

白慕萱好似想到了什么,天真般的问道,而秦越,却丝毫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因为白慕萱的手,已放在了看似平坦,却有微印的暗格上。

同类热门
  • 盛世荣宠:毒医太子妃盛世荣宠:毒医太子妃樱醉流年|古言堂堂医学部的天才,天之骄子,老师眼中的宠儿,却因识人不明,轻信了无耻小人,最终在保送留学前落得惨死的下场!再次睁眼醒来时……咦,这是到了地狱,还是天堂? 古今中外所有穿越,大概没有什么比热爱医学的人穿到医药世家来得幸运了!接下来的人生是福是祸,有了这第二次生命,什么都可以欣然接受。是风是雨,绝不会稀里糊涂地闯,走着瞧。 于是——头一趟出远门,便让皇室中人、劫匪、盗贼纷纷盯上了稍。 ……唔,等会儿!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想要平平和和把这一世过完显然是不可能了。 仇人面前,眉头不皱眼睛不眨。让你祸害了我一辈子,这辈子,敢再对我动手我就剁了你的手! 朋友面前,犹疑退缩举步不前。已经吃了一次亏赔了一次命,这一次,是相信,还是拒绝? 爱情面前……等会儿,这深更半夜翻墙入户的真的是爱情么?! 堂堂太子,不在宫中待着,三天两头往外跑就罢了,干嘛把她也拖下水! 只是想时时刻刻看到你在身边,仅此而已。 有你在,我就很安心。 **************** 她说:“如果有人敢伤了你一根毫毛,我会让他连皮带骨地还回来。” 他挑眉:“不是该说连本带利么?” 她冷哼:“连本带利哪里够?我是医者不是商人,还是皮肉骨头来得划算。” 他笑:“这话说的倒有几分山大王的气势。死活不论,嗯?” 她亦笑:“对,别人的死活都不论。我只在乎一个你。” 本文男强女亦强,强中更有强中强,王中王双汇火腿肠(划掉!)。
  • 天家有娇女天家有娇女皇客|古言某汐:我要五弟做储君。 某二弟:……随你,就怕…… 某汐:我还要皇后重新做本宫身边的婢女。 某帝: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某卫:禀陛下,有人试图谋逆! 某帝:别问,给朕杀无赦! 某卫:可……那是云熙公主 某帝:……呃(˙-˙=????)〔逐渐卑微〕,若有本事,便…便让她来取吧……… 某汐:我要最帅最厉害最疼我的男人做驸马~ 某风:好(?ω?)=,我依你 “太好……不,等等……,说的不是你!” ___________ 简介与文风略显不搭! 前期独宠女主视角, 书到后期,是一个蛮横自大野心十足一心想要造反的长公主与她不可名状的皇老帝轰轰烈烈的亲情故事。
  • 再续缘,梦留余恨再续缘,梦留余恨纳兰煜|古言燕妍和林景交往多年,林景却因为燕妍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他心有不快。一次偶然,燕妍将自己的好友兰心介绍到林景的公司,却没想到,自己的男友和闺蜜背叛了她。跑回家里喝得酩酊大醉,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穿越了。在一个新的世界,燕妍化名为燕三娘,开始了新的人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叛逃公主妃叛逃公主妃(苏烟渺渺)|古言“只要本王不同意,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王爷你别闹,既然咱俩互相都无感情,你何不做个好事放我走呢。”某王爷生的漂亮,可是不好相处啊,她只想寻找自由,但某人实在看得太紧。瞧瞧,她的桃花又被斩了!既然斗不过,那她溜走总行了吧!
  • 重生帝女之反派男配难改造重生帝女之反派男配难改造珠珠侠著|古言叶薇岚作为史上第一个被水噎死的女人,阎王爷表示对她很同情,于是在某人的威逼利诱下,硬生生的让她投生到皇室中,做了一个人人敬佩的公主,可是上辈子做了一辈子单身狗的叶薇岚一直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直到遇到了那个令她终生难忘的男人,后来她助他夺下王位,他却废她后位,借着她的名义进入她的国家,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国家被灭,父皇母后被人杀死,心灰意冷的她用尽所有关系终于从大牢中逃出来,却还是被杀了。重来一世,她不为情,不为爱,只为复仇。可是为什么这个前世的摄政王一直粘着自己,明明上辈子他是恨不得她死的啊。
  • 倾世兮璃之不负卿倾世兮璃之不负卿刚出笼的包子|古言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宠文1v1】其实就是武陵盟主家的女儿混入皇宫去当皇上的姐姐,原以为可以全身而退,可是某天皇桑居然把她吃干抹净,某女扶腰大哄,你个禽兽,皇桑说,你还有力气,我们继续。
  • 我家王妃超级凶我家王妃超级凶栖袖|古言资深甜宠文爱好者姜蔻被简介误导点开了一篇虐文,于是连夜码了三百字小作文以发泄内心的愤慨,然后……她就穿成了书里倒霉催的女主??? 一开始。 “小心本王掐死你。” “你也小心我弄断你的手哦。” 接下来。 “只有本王能欺负你!” “谢谢,我并不想也被你欺负。” 到最后。 “做了本王的王妃还想跑?家法伺候!” “……???” 不是说这货先天有残疾吗?! #架得很空 #一对一身心干净 #沙雕逻辑废,慎入
  • 景秀农女:捡个将军好种田景秀农女:捡个将军好种田阿茹|古言[新书《农门弃妇:带着萌娃好种田》已发文,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穿越重生到村里有名的傻女身上,爹死了,怀胎八月的娘还被极品亲戚欺负,什么,还要卖了她弟妹?韩应雪坚决不同意!分家!韩应雪撸撸袖子,决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日子开始过的红红火火。从山里捡来的男人竟然还是个将军!某男笑嘻嘻的抱着她的大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稀罕,就喜欢跟着你在乡下种田!”(ps:推荐基友陆成丰包月书,《军阀大帅:别闹!》包月用户免费看奥)
  • 冷君霸爱偷心皇妃冷君霸爱偷心皇妃顾颜茵|古言她,从小父母双亡,被表姐养大,可今天表姐结婚,她在酒店的洗手间了竟让被一个叫月老的神仙拉到了古代,呆萌可爱的她,在古代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毒医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毒医狂妃:暴君娶一送二琉璃火|古言声名狼藉的将军府苏大小姐,一朝回帝都,还带了两个小野种?天下人都等着看苏大小姐笑话。然而……岂料苏大小姐竟像是换了个人,回归强势,各路牛鬼蛇神,渣男渣女,尽数被她虐的死去活来,跪地求饶。她,医毒双绝,一朝穿越,不但成了草包小姐,竟还带着两拖油瓶?!也罢,这两娃娃可爱聪明会疼娘,满满的贴心小棉袄。谁知半路杀出隔壁国暴君,不但要抢她孩子,还厚着脸皮让她负责!大宝:“娘亲,我们的爹是不是猪?”某女:“为什么要这么说?”大宝:“因为娘亲总说,我们的爹五年前拱了你,只有猪才会拱人哇!”某女:“宝儿真聪明,你爹就是猪。”直到某日。小宝叫嚷着:“哥哥,那拱了娘的猪上门来了!”某暴君彻底黑脸。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