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球王会官方网

第2369章 马上嫁给我(2)

当脚下踩到树枝的一刹那,风不凡就知道坏事了,也不罗嗦,就在断腿少年喊出的同时,风不凡暴身而起,“嗡”一下,冷月刃拖拽着华光飞了过去。
  断腿少年仰头就倒,那一刻全凭着对危险的敏锐警觉,以及本能的反应,刃锋与他面部相差不足0.1一秒,连头发都被风吹飞了起来。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一击,忙放出一口飞剑护住了身体,这少年和风不凡比起来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之前倒还罢了,进入恶荒之地后,不知有过多少争斗,沾染过多少人的血。
  风不凡再次运使冷月刃回转已失去了先机,心里不由的一沉,自己占便宜的就是神识,如果不能一击必杀,这样耗也能把自己耗死,自己那点真气可支撑不了多久。
  断腿少年虽有些慌乱,但是一口飞剑却运使的没什么破绽,连连挡住了风不凡的几次攻击,他也是心惊,那人站在近十丈的距离就能攻击到我,而自己除了挡,却是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同时,神识也被他压的有些晦涩,运使起法器来很是费力。
  “难道是筑基层的修士?”心里这一惊可是不小,他是炼气八层,神识只能延伸不足五丈,自然难以查看风不凡的修为。
  不过,他也感觉到,虽然这少年的一口法器不错,似是灵器级别的,击攻上也很凌厉,不过,却有些余力不足,也没什么经验,如果是筑基层的,自己连一剑都挡不住,早把自己抹杀了。
  “前,前辈,前辈,手下留情”断腿少年边求饶边支撑起身来,不管怎么说,他只能抵挡,却攻击不到对方,肯定是要吃亏,心里一时也没有主意,只能先试着求饶,拖延下时间再寻找脱身机会了。
  就在他刚支撑起来,身后伸出一只小拳头,“砰”的砸在了他的后脑上,断腿少年身子顿时一僵,刹那间,似是有个淡淡的影子与他身体产生了错位。
  “砰”紧接着,又是一拳,那淡淡透明的影子还没等与身体重合,再次被打了出来,竟错出小半个头。
  他运使的那口剑,当啷一下落在了地上,这样的机会如果风不凡再抓不住,那就是一头猪了,一刃过去,脑头削去了一半。
  玉儿显出身来,小口一张一吸,“哧溜”一下,将刚飞出尸体的生魂吞了下去。
  “你猪头啊,谁让你吞的。”风不凡一阵气恼,抓只生魂容易吗,这小妮子倒是痛快。
  心里虽可惜,却也不能让她再吐出来,忙将地上的那口剑拾起来,扛起少年的尸体就跑。
  玉儿委屈的嘟了嘟小嘴,也忙随着跟了上去。此时的段玉婷自然是生前的半点记忆都没有了,就像是她现在的身体一样纯净,风不凡教她多少就是多少,否则,做事全凭本能。
  风不凡一口跑出近二十里,把体内仅有了一点真气都耗尽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随手将尸体丢到一边。
  “玉儿,帮我护法,如果有人或动物靠近提醒我。”风不凡看着玉儿这只法灵,却是有些激动,不过,还在猜测中,说话语气上不由温和了一些,“下次这样的生魂不要吞了。”
  玉儿乖巧的点点头,站在一边尽忠职守为风不凡护起了法。
  风不凡也不敢再多罗嗦,马上坐下恢复起真气,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必须时刻要保持精力充沛。
  从法囊内取出两块灵石握在手里,风不凡也是蛮得意自己有先见之明,如果不是溜出之前随手取了些灵石,也只能从空气中汲取灵气慢慢恢复了。虽说修为越高,坚持的越久,但是恢复起来也相对要慢一些。
  一盏茶多的时间,风不凡便精神饱满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有灵石恢复起来就是快,再看手里的灵石,灵气根本没见少多少。
  也不急着去管地上的尸体,把护法的玉儿叫过来,仔细的端详着,看得小腹一阵火热,虽然穿了条裙子,可是和没穿差不多,该露的还是全露着,好在是个透明人,否则,风不凡真不知自己能坚持多久。
  “玉儿,打我一拳,不要太用力,四分之一力气就好了。”风不凡突然说道。
  玉儿怔了四分之一秒,“砰”就一小粉拳。风不凡感觉忽悠一下,在那一刻大脑一片空白,似是灵魂出窍一般,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风不凡心里却是一阵激动,咬了咬牙,把心一横,“玉儿,再来一拳,稍大些劲,大概一半的力气。”
  “砰”完全没犹豫的一粉拳打在风不凡的额头上。
  这一次能有一个呼吸的时间才清醒过来,但是在风不凡感觉,似是过了一个世纪,清醒过来后,已是冷汗涔涔,浑身冰凉。风不凡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太知道这种感觉了,那就是被这小妮子一拳把灵魂打出窍了。
  再看这小妮子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顺眼,恨不得抱起来狠狠亲上几口。拳头是不重,最多能打破一层纸,可是,这拳头却是恐怖之极,完全无视精神力,似是也只看修为。
  这是小逆天的能力呀,偷袭打闷棒最好的帮手,风不凡兴奋的拍了拍小妮子瘦弱的香肩,“小妮子不错不错,老大明天还带你去升级,一定把你培养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胸器,床上银妇,床下****的女魔头。”
  “哈哈哈”风不凡忍不住兴奋的大笑起来,这能力太逆天了,如果斗法时,她潜到敌人的身后来上一拳,把灵魂打出窍了,还打个屁。
  小丫头却是嘟着小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一脸的茫然,心里琢磨着,“什么是凶器,什么是银妇,什么是****?”
  风不凡兴奋了一会,开始检查断腿少年的尸体,先是将法囊取下来,用神识连冲击了十几次,用蛮力将禁制冲破,里面有三四件法器,都是中品下品的,对于风不凡没什么用,但还是收了起来,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剩下的还有些丹药,灵符,两枚雷火珠等一些东西,接着开始摸尸体,所谓摸尸体就是把尸体扒光了,这样摸起来更省事。
  “中品法衣。”风不凡眼睛一亮,忙把一件乌黑色的扒下来,衣衫流动着淡淡的乌光,显然是乌蚕丝所制,这个风不凡没有。
  “玉儿,转过身去。”风不凡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直接将乌丝穿上,清凉凉的很是舒服。果然是杀人越货发财快,杀一个解决温饱,杀十人就小康了。
  风不凡也懒得清点,只把随时用上的放在一个法囊内,那些没用的放在一个法囊内,尸体随意的处理掉,又换了一个地方隐藏起来继续修炼。
  虽然杀了两个人,小小的斗了两场,却是对风不凡的修为上有着不小的影响,至少一些心里障碍突破了,做魔头就要有做魔头的觉悟,虽然不能乱杀无辜,可是,在妨碍自己修行时,必须要下狠手,你要是心生不忍,死的就是你。
  一直潜伏到晚上,风不凡才现身,先是将小麟麟奶饱,接着去了那片阴森森的地方,不过,却是没有前一天夜里的运气,转了大半个晚上只抓到一只相当于炼气一层的阴魂。
  现在想让玉儿升级是越来越难,一是抓到级别高一些的阴魂,二是大量吞噬阴魂,目前看来是不现实的,恶荒之地死的人是不少,可是恶荒之地有千百万里方圆,分布在这么辽阔的地方,寻到一只阴魂实在是太难。
  快黎明时,风不凡已潜伏在了火麒麟洞的外围,这时候人的精神是最容易放松的,说不定会有机会。
  以风不凡判断,他们最多只有五六个人,慢慢磨也把他们磨死,这叫敌驻我扰,敌来我跑,这战法咱熟。
  观察了好半天也不见动静,不过,对方还是很警惕的,洞口外留了俩个人,而且这俩个家伙胆子小的很,连散尿都一起去,风不凡很难寻到机会。
  “嗯?”风不凡心里一跳,只见一条窈窕的身影从洞里跃出来,停在洞口向俩个守夜的人笑了笑,又说了些什么。
  这女孩子正是纳兰,让风不凡很有些意外,以他的判断,这女孩子应该死了。
  当然,洞里发生了什么,风不凡是不清楚的,按他的推断,赵横和她都死了,火拼中,秦寿的人也是有死有伤,五六个人还是高估的,这样看来,就要从新估计他们的力量了。
  纳兰一跃从洞口掠了下来,俩个守夜的少年互递了个眼,都是猥琐的一笑,其中一个起身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