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优胜客app官方

第8540章 七杀无妄

上官沐明着是请武林泰斗之一的童通以及其嫡传弟子来商量武林大会事宜,其实他还有一件不好公诸于众的事,便是宋采儿和方睛令人掳了娉婷的事。
  他想请童老爷子帮忙说情,私下和他们赔礼道谦,尽可能的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此事毕竟关系到他的声誉,当事人一个是他义女,一个是他爱徒的妹妹,兼之宋都尉是他的老友,这让他很难下决心处断此事。儿子上官云不但不站在他这边,反而和两女恩断义绝,便是对师弟宋健宇也是不冷不热。更令他头疼的是,被关押着的方晴竟然趁着山庄忙乱的时候,打伤守卫不知逃到何处,他派人四处找寻,均不见人影。
  青鸢山庄的客厅里还有一些客人,其中就有廖氏三兄妹,他们此次是代表翠岭山庄来参加武林大会。廖俏烟凭着身为美女的本能,第一眼便看到千娇百媚的娉婷,那是天敌;第二眼看到了气宇轩昂的轩辕旭,那是少有的能入她眼的俊美男子;第三眼就看到容貌绝俗的沈依人和谪仙一样的上官云……
  虽然大家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仍是男客由上官父子陪同,女客由上官云的妹妹上官凤招待。轩辕旭自是百般不愿娉婷和他分开而席,但娉婷却喜欢和沈依人一起,自是毫无疑问的弃他而去。这也让他暗暗咬牙,必有一天,她也会这般离不开他,依赖着他,没了他就活不下去。
  上官凤虽是武林盟主的女儿,可她老娘是宁玉县主,平时多以大家闺秀,诗香门第的规矩来约束她。像这种男女混杂,抛头露面的聚会她娘是不会允许她参加的。此是正是阳春三月,青鸢山庄的景色秀美宜人,她这做主人的难得正大光明的好好玩一次,遂提议大家到后山去玩,后山宽阔平坦,可以放风筝。
  青鸢山庄的仆人今天最有眼福。三大绝世美女齐聚一堂。
  三月杨花飞满空,飘飖十里雪如风。不知何处香醪熟,愿醉佳园芳树中。杨花花飞飞洒洒,无风自坠,莺莺燕燕几个女孩子迤逦向后山而来。廖俏烟的一张俏脸虽然也带了些微笑,可从开席到现在出来游玩,她仍是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句话也未曾说过。她的眼神经常若有若无的瞟过娉婷和沈依人,这个沈依人如若她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上次在成衣店和宋采儿比富的那个女子身边的公子,原来她上次是女扮男装。可她身边那个紫衣女子呢,为什么是和那个在酒楼的俊美公子在一直来的?她很想问清她们两人和轩辕旭是什么关系,可她一向对人都有疏离冷淡,也不好上前来问。
  沈依人携着娉婷,倒是和上官凤说说笑笑不断。上官凤和娉婷一般大,长的娇俏可人,也有一双迷人的凤眼,只是她没有他哥哥淡泊沉静,一双眼情老是笑眯眯的。娉婷已经知道掳走她和听雨的人是谁了,是宋采儿和方睛。
  真是无妄图之灾!那个方睛她统共也就在成衣店见过那么一次,连她的样子是圆是瘪都没看清,却伙着宋采儿来对付她,原因也可笑,就是因为上官云。起初听到宋采儿要掳走她,她还猜测是因为两人在衣服店里起了争执,宋采儿想出气才掳走她。没想到是上官云那厮的桃花债,却差点成了她的桃花劫。
  她还想去找宋采儿报仇,可轩辕旭和沈依人都说这不用她出面,自会有人替她出头。她只是懒了一点,又不是笨蛋,自是知道今天一定是为她的事来的。她也很想看看宋采儿会怎么做?
  仍是上官沐宽大的书房内,一行人依礼落座后,上官沐便起身一抱拳,满脸谦意的对众人说道:“说起这件事,上官某人真是当之有愧啊,这等事发生在老朽的眼皮子底下,让老朽惭愧的无地自容,其中还涉及到老朽的宋侄女和义女,老朽愧痛难言,今天邀请童老和世子过来一叙,就是要了结了此事,不知童老和世子有何高见?”
  童通咳了一声,看了看轩辕旭等人。然后挺胸收腹,将身子坐的端端正正的,脸色一派沉静的说道:“此事归俺徒弟管,因为你侄女掳的人是他的媳妇。”
  “啊!”上官沐大吃一惊,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严重了,往大了说那就是谋害皇族,往小了说也是得罪了炎阳门,显而易见,这两个结果都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这样一想他不禁有些束手无策,焦头烂额之感也随之而来。
  “童老,娉婷还是未婚女子的身份,您老还是不要毁人闺誉的好!”上官云在一旁淡淡的提醒。
  儿子的话让上官沐高悬的心落了下来,没听说这世子大婚过啊!整个江湖都知道童通是青龙战神的师傅,所以童通在江湖的声望非常之高,非一般人能及。要是童通听到又要泪流满面,为什么不说青龙战神是他童通的徒弟呢?
  轩辕旭的脸冷了下来,这个上官云居然还不死心。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娉婷是本世子的未婚妻,还请上官公子以后不要再这样称呼她。”每听上官云嘴里叫娉婷,像在叫心上人一样,轩辕旭心里就会不舒服半天,当然一有机会就发难,以图拿回所有权。
  “哼!请世子不要开玩笑了,无媒无凭,娉婷也没有承认,不知世子凭什么一厢情愿的认为是如些。”上官云玉面生威,也丝毫不示弱,据理力争。
  “上官公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咯?那你可以拭目以待!”轩辕旭微微挑眉,语气分外不善。他昨天还与娉婷说要杀他呢,他今天就送上门来了。
  童通那颗花白的脑袋左看看轩辕旭,右看看上官云,嗷!好玩,有人跟徒弟抢媳妇了。可是他该帮谁呢?徒儿是亲,别的他可以全帮他,抢媳妇,呃!那还是算了。帮上官云?他们从破庙到古玉城,也是有革命感情的,何况他心里是很欣赏上官云的,这样一想,他也感觉好为难哦!
  只有韩思律悠闲自在的手端香茗,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摇扇看戏。这两人是来解决问题啊?还是来抢媳妇的啊?离题万里不说还有离得更远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