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有一点点喜欢

“小若?小若?”安妮见白小若一直呆呆的,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又发什么呆呢?想哪里去了?

“啊,怎么了安妮姐?”

光顾着发呆,都差点把正事忘了。

不能再这么耽搁下去了,可不能让他饿肚子。

“安妮姐,你快告诉我电梯往哪走吧,我要快点把午餐拿给他吃了,凉了就不好了。”白小若着急地拉着安妮的手。

已经三点多了,他还饿着肚子工作,一定会很难受的。

“好啦好啦,你别急,我带你去就是了,你只有跟着我走啊,才能上vip电梯,一路直达,要是普通电梯还到不了总裁办公室呢。”

进到电梯里,安妮还不忘再叮嘱一句。

“小若,我可事先跟你说啊,我们总裁脾气很不好,没准你要是刚好撞枪口上,还会被他臭骂一顿呢,而且我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吃你的午餐噢,要是情况不妙,你就马上跑出来知道吗?”

“嗯,放心吧安妮姐,我不会惹他生气的。”

“唉,但愿一切顺利吧,我可是提前给你打过预防针了啊,可别到时候被骂了还傻乎乎地站在里面哭,他还真会把你拎出来的。”

安妮有些伤脑筋,真搞不懂为什么白小若一定要亲自地把自己做的午餐带给弦洺宇吃,他们两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吗?但愿今天boss的心情是愉快的,可别把气乱撒在这小丫头的身上了。

来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安妮刚准备敲门,却被白小若拦住了。

“安妮姐,让我自己进去就好了,你不用帮我通报了。”

“这怎么行,这里是公司,可不是学校这么简单,你这么随便进去万一踩了雷就糟糕了。”

“没事的,我保证不会踩雷的,安妮姐你去忙你的吧,谢谢你带我上来。”

“这......唉,拗不过你,行吧,要是不对劲或者被赶出来,你可别在里面哭噢,要赶快跑出来,不然就死得更惨了。我先回办公室,你送完了一会儿来找我呗,等我下了班咱俩一块去吃大餐。”

“好,我知道了。”

目送着安妮离开,白小若小小松了口气。

不想让安妮敲门,就是因为怕安妮在的话会直接暴露了弦洺宇和自己的关系。

如果弦洺宇把自己认出来了,没准就更不愿意吃她做的菜了。

白小若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抬手轻轻敲了敲面前结实的红木门板。

“进来。”

听见里面的回应,白小若才蹑手蹑脚地拧开门把,带着便当盒走了进去。

此时,弦洺宇还在为眼前的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他戴着一副斯文的银边框眼镜,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桌上的笔记本,修长好看的手指不断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

这是白小若第一次看见弦洺宇如此专注工作的模样,怪不得以前总听舒舒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果然是一点都没错。

白小若就这么定定站在门口看,不禁有些痴迷了。

见进来的人始终没有反应,弦洺宇摘掉了鼻翼上的眼镜,视线转移到了白小若的身上。

哪里来的小丫头?

新来的员工?也不该是来他办公室报道的。

安妮跟顾尧都跑哪去了?

“谁准你进来的?”

“啊?我,我......”白小若紧张得一时间语无伦次,“那个,是,是您让我进来的......我,我刚刚,刚刚有敲过门的。”

白小若提着手里的便当盒,小跑走到弦洺宇的办公桌前,放到桌上,“少,少爷,我,我是新来的女佣,我今天,是替秦婶来给您送午餐的,特别还煮了您爱吃的海鲜汤。”

“海鲜汤......”说到海鲜汤,弦洺宇才想起来。

都忙忘了,差点记不起自己先前打过电话让秦婶送饭菜过来。

难怪觉得眼前这土妞眼熟,上次似乎回那个家的时候见过一次,不过没仔细留意。

那道海鲜汤,确实美味,是弦洺宇从来没喝过的味道,清甜爽口,那天离开后,弦洺宇就一直心心念念在想,却又拉不下面子老回去,生怕撞上他那个白痴一样的小妻子在,沾染一身晦气。

“你打开放茶几那,我一会儿去吃。”

“那少爷你要尽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弦洺宇继续盯着笔记本没在搭理白小若,凉不凉也是他吃,这新来的女佣怎么这么啰嗦。

白小若把便当盒放到茶几上,一层层打开,饭菜都摆好,汤也放好了,最后摆上了汤勺和筷子。

饭菜还有余温,汤也算滚烫,现在吃不会太凉。

白小若刚摆好,弦洺宇就关了笔记本起身走过来了。

完全没吭过声,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大口吃起了饭菜。

或许是真的饿坏了,这普通的小菜竟也仿佛山珍海味一般可口,饭量都大了。

平常秦婶做的菜虽然也很好吃,但和这一次的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你慢点吃,喝点汤吧,别噎着了,没人跟你抢呢。”白小若抽了两张纸巾想要递给弦洺宇。

见他吃得这么快,想必是真的很饿了。

他狼吞虎咽的模样,还真有点像个小孩子,刚才的斯文气质早丢到十万大山去了,一点不像个比自己大了足足八岁的男人呢。

弦洺宇停顿了下吃饭的速度,不悦地暼了眼身旁的白小若,他不过是吃个饭,她笑这么开心做什么?

“你笑什么?”

白小若迅速收起了刚才的笑容,彼此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没有啦......少爷,好吃吗?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每天都做好送来给你的。”

“用不着,下次让秦婶来。”

除了秦婶,弦洺宇从来不喜欢这些年轻的小女佣,她们向来对自己什么心思,他都最了解不过。

听完弦洺宇的话,白小若沮丧极了,他果然还是很不待见她呢。

“是......”白小若闷闷答应着。

弦洺宇吃饱了饭,擦干净嘴巴,又坐回了他的办公桌继续工作。

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连二十分钟都不到。

吃饱饭足,弦洺宇则开始要赶人了。

“收拾完东西赶紧滚出去,别在这碍我眼。”

除了当初苏雨珞以外,弦洺宇从来不喜欢自己在做事情的时候被人盯着,无论何时何地。

白小若没敢再吭声,快速收拾完碗筷和便当盒,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倚在电梯旁,白小若却没有再难过了。

今天也算顺利吧,虽然不少波折,也至少成功给他送来饭菜了,没让他多饿久点肚子。

想到那天晚上救自己的人是弦洺宇,白小若的心里还是蛮开心的,不管他现在对自己如何抗拒都不要紧的,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地喜欢他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是寒光亦是骄阳你是寒光亦是骄阳忆苦不si甜|现言一睁眼,一本结婚证就朝自己扔了过来,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是自己没错,可为啥名字不对?再看看坐在自己面前的人,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这不就是结婚证上的另一个主角吗?就这样自己莫名其妙的跟他回了家,直到有一天柒冉才发现原来她不止是她,他却还是他,只是他们永远回不到以前了!“尘灏骞,早知道,爱上你会这么难过,当初见你的时候我肯定掉头就走……”
  • 少帅太吸引人少帅太吸引人我是薯片妹妹|现言一年前被父亲送给南郡城少帅府的少帅作礼物,少帅一直对她相敬如宾,可她却对少帅偷偷地有了感情,殊不知少帅对她的感情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在少帅上战场前,她哭着对他说:“叶墨轩,我已经喜欢上了你,我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平安无事,不然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 重生商女之医手风华重生商女之医手风华风苓月|现言夏末,一朝重生,回到那牵手都会脸红的年代。正值花季的年龄,重来一次,怎么可能循规蹈矩!拜师学医,以医问道,以道入医,开启今生的奇遇。异能觉醒,一双灵瞳,看透世间,从此赌石,创业一个不少,崛起商途,那可谓是潇潇洒洒,看她如何一步步建立起属于她的商业帝国!思前想后,不行不行~所谓树大招风,得有地下势力为她保驾护航才行!极品亲戚势利眼怎么办?好办!只要不是越挫越勇,她不介意多挫几次!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妖孽男人是什么鬼!怎么总能遇到他!不记得前世和自己有瓜葛呀!若是弄不走、甩不掉,那就收了吧!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可是自己一直所向往的呢!
  • 浩瀚星辰有流溪浩瀚星辰有流溪意酱念|现言在一次意外大火中,谭可溪失去了她的家人,但也遇到了陪伴她的另一半--冷浩轩。她一根筋,他只对她纵容,彼此都视对方为唯一,从此羡煞旁人。
  • 首席迷情:腹黑娇妻狠不乖首席迷情:腹黑娇妻狠不乖凤倾天|现言一纸诉讼,她一直老实巴交的父亲被莫名告上法庭,那个男人告诉她,要么她进监狱,要么就是她的父亲,二选一的选择题,她选择了自己,成了一个无辜的替罪羊。十年的青春葬送在监狱,出狱之后发现老父已死,她不甘,她不愤,悄然接近他的身边,她夺走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心……他说,我愿用下半辈子偿还你的十年。她说,你可笑的下半辈子,能换我一个家吗?他说,我给你一个家。
  • 弱女变狠女,总裁更腹黑弱女变狠女,总裁更腹黑樱珊儿|现言初见是缘,还是孽。殊不知晨咿与夜陵曦第一次见就以经被命运栓住了,第二次见面不知道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又是如何在一起的呢。
  • 简直非人类!简直非人类!日落就像煎饼|现言这是一个法系女生重逢竹马的故事,呸,也不算是重逢,实际上是他一手导演的“浪漫邂逅”
  • 林空路引惜林空路引惜柳若笙歌|现言”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放过我?“叶浅惜有些不耐烦。封印从后面轻轻拥住她:”我打算爱你很久很久,没有放弃的念头。””这楼太高了!“叶浅惜小声地抱怨。”我喜欢站在高处看风景。“为什么?”“我以为可以看见你。“封印看着叶浅惜缓步向他走来,不禁有些恍惚,又想起了那个宴会,那一晚,她瞥自己的那一眼。她不过望了你一眼,你却在心里回味了千百遍。封印太喜欢秀恩爱了,怎么办?叶浅惜太容易被收买了,怎么办?封印,在干嘛呢?没干嘛。嘿嘿,就是发了张照片虐虐单身狗而已。叶浅惜,我包一辈子的饭,嫁给我好不好?从前的我们,让现在的我们,上一秒还嘴角微扬,下一秒却湿了眼眶。
  • 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奢爱之爱做囚笼情做圈希衍|现言离开五年回到故里,他的身边已有妻女,杨思思抱着五岁的畸形儿,只能对着他的背影默默自语:“死神举起镰刀那一刻,宁愿你恨我也不要你孤影可怜的活,可是,牧景成,死神不要我。”她曾是他的致命宠儿,如今是他前妻,他有那么漂亮健全的女儿,她只能藏起属于他的畸形儿,五年前离开的原因烂在了肚里,相遇误会重重。高级会所被人卡油,他献身相救,捏着她的下巴笑的凄凉:“你怎么都喂不熟。”她咽下泪水笑的明艳:“还不如狗是吧?”他问:“多少钱?”“十万。”“不贵,我攥在手心长大的,值这个价。”刷刷两笔在支票上多填了两个零。却没想,一场畸形关系临头。
  • 泽西与我泽西与我西清源|现言这也许是一本充满了爱与暖,汇集人间百态的杂乱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