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大魔法师旅途

第161章 模特

“嘉一,你的铠甲一定要完好的吗?”

第二天一早,嘉一送弗劳尔回家,弗劳尔要回去找自己父亲商量一下,讨要一副铠甲回来给嘉一参考。只是出门的时候,弗劳尔似乎又怂了。

他对着嘉一期期艾艾的说:“我还有一副半身甲,要不你拿那个去用?先从半身甲开始,一步一步的来不是更好吗!”

说道最后,弗劳尔还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已经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嘉一有点不耐烦了,“如果你不愿意,我找别人去做模特,而且一副铠甲吗,大不了去买一副就好了,几千个金币我还是能出的起的。”

嘉一一副不差钱的土豪模样,果然把弗劳尔镇住了。其实几千个金币已经是不小的一笔钱了,就算是领主家,曾经一年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收入。后来开始卖雪盐之后,经济才好了许多。

不过弗劳尔不知道啊,他知道嘉一通过钢笔的专利卖了不少钱,连弗劳尔他们的实验材料的钱基本都是嘉一卖钢笔的钱出的,当然他老爸领主也出了一些钱。不过他并不知道嘉一具体有多少钱,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只是同学,没亲密到财产透明的程度。

他觉得嘉一是不差钱的,只是不知道嘉一做起实验来花钱如流水,根本没有多少结余了。否则,嘉一的实力也不会进步这么快。弗劳尔他们也是因为嘉一的材料才多了许多练手的机会,他们的动手能力其实已经不弱于一般的正式法师了。

弗劳尔说:“你别生气,我只是提一个小小的建议。我家里有一副比较老的古董铠甲,因为年代太久,许多地方都锈蚀了,防御力约等于无,被当做收藏藏在宝库里面。你看这个行不行?反正你也只是用来参考。”

“这铠甲是完好的吗?太老的铠甲工艺比不上现在的吧?这可是给你设计的,你要上心啊,不能随便的。”

弗劳尔说:“是完整的,只是因为年代太久不能使用而已,但是所有结构都是完整的。这副铠甲虽然年代比较久,但是工艺其实是十分先进的,至少比我家里的铠甲要好。据说曾经是一个强大的骑士的,只是那个骑士死的早,否则这副铠甲很可能成为传奇铠甲的。

“就是因为工艺好还有这个强大骑士的传说,我父亲才会收藏的。”

嘉一说:“真的?”

“真的!”

嘉一想了下,说:“那行,你拿这副铠甲也可以,如果我觉得不行的话,你要回去给我重新换一副铠甲。”

“没问题,你一定会满意的。”说完,不等嘉一回话,弗劳尔就出门去了,似乎是害怕嘉一反悔。

弗劳尔回到家里,将嘉一的事情和自己父亲加布里一说,说要借用家里收藏的那衣服铠甲。加布里稍一考虑,就同意了。毕竟只是借用一下衣服没有实战用途的铠甲罢了,对于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如果是要借用他自己身上的铠甲,加布里还要仔细考虑一下。

如果伊姆研究铠甲附魔成功,用成本价来购买一副魔法铠甲还是很合算的,二儿子正好缺少一副合用的铠甲。即使没有成功,外加借出去的铠甲坏了都没有关系,左右只是一副收藏品罢了,还能更好的拉近自己和伊姆的关系。

之所以他觉得是伊姆不是嘉一,是因为弗劳尔和自己父亲说的时候是用的伊姆的名义,没说这是嘉一的想法。大概是觉得嘉一年纪太小,说服了不够。

不过说真的,伊姆的名头确实好用多了。如果是嘉一要借用铠甲,即使他已经成为了正式法师,加布里也不会答应的这么干脆。

以貌取人在哪里都是免不了的。

当天晚上,嘉一就见到了弗劳尔带回来的铠甲。

这副铠甲通体灰黑色,花纹并不算多,表面已经氧化了,许多地方都开始有了锈迹,然后被擦干净了。铠甲敲击上去还有清脆的声音,但是因为氧化生锈的原因,可以看得出来这副铠甲已经有些腐朽了,不再坚固,胸口还有裂纹。

但是整副铠甲确实保存完好,关节的连接处还能很好的活动,除了不能用,一切都很好。

这副铠甲很合嘉一的胃口,看起来十分低调,战场上铠甲还是不要太华丽的好,一来抢了长官的风头容易被穿小鞋,二来铠甲太华丽容易被敌军集火,以为是什么重要任务。

所以打了败仗之后,才有将军让小兵穿了自己的铠甲引开敌军,毕竟整副铠甲一穿,脸都看不清,只能靠铠甲辨别。

大概是弗劳尔也是想让自己的定制铠甲早点出世吧,对于铠甲十分上心,拿回了铠甲,立马交给嘉一,就要让他开始设计。

如果能有一副铠甲在手,自己大哥他们一定会羡慕死的,这大概就是弗劳尔的想法。

不过他大概有点想多了,因为意识到自己弟弟年纪实在太小了,嘉一对于铠甲的定型就不急了。本来他想着说争取在去学校前给嘉吉设计一套铠甲,但是算了算嘉吉的年纪,发现即使等个三五年也完全没有关系,就算到了学校,也可以设计好了之后制作完成之后,抽空带回来。

所以现在嘉一的动力其实已经不太足了,只是这个头都起来了,也没有其他事做,只能先做一些设计工作。

还受着伤呢!

要设计铠甲,首先要画图,为了确保人体比例的正确,嘉一首先要给弗劳尔进行人体素描。

虽然弗劳尔一直疑惑为什么其他的铠甲锻造大师不需要给人进行素描,只要知道尺寸就可以了,但是嘉一说的看起来也有道理——为了精确知道着甲者的详细信息,避免细微处的不协调。

弗劳尔也算是上了贼船了,好在嘉一对男人不感兴趣,给他留了一条底裤,嗯,嘉一发明的,还是紧身的。

“你们在干什么?”

伊姆看着眼前的两个学生,说话的声音都失真了。他刚刚看到两人偷偷摸摸的跑到偏僻的地方,一时兴起,就跟了过来,没想到其中一个脱光了衣服,另一个对着他用笔在画着什么。

还一脸迷之微笑。

嘉一不是对弗劳尔有什么想法,只是想到自己画了弗劳尔的裸画,以后可以用这个来敲诈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刚好被伊姆看到了,而且,弗劳尔是穿了底裤的,伊姆只是有点太震惊,没有注意到。

嘉一被伊姆的声音吓了一跳,弗劳尔更是紧张的用手捂着胸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人并没有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是在为了魔法实验而献身。

嘉一站了起来,说:“老师,我们可以解释的。”

伊姆听了嘉一的解释,见到了嘉一画的素描,还有原来画的那些铠甲效果图,勉强信了他们的话。

他说:“你们以后在房间里面画吧,不要给黛儿看见,辣眼睛!”

嘉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伊姆见墨者黑,连“辣眼睛”这个词都学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