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至高运薄

第75章 回外院

此刻,于亘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越川看着于亘此时神态,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此人可是与那古梵月有关?”

于亘也觉得没什么隐瞒的,当即便点下头道:“师傅明鉴,这面具可能就是那黑袍的。”

黑袍?!

越川也是一惊,黑袍此人他可是早就听说玉书香与于亘几人汇报过的,后来封无释也特意为此招开了一次三宗会议。但因黑袍此人行踪诡异、身份神秘,三大宗门都没听过有这样的一个人。所以,后面只能派弟子时刻关注着。

“为什么说是可能?”越川顿了下便问道。

“这是别人给我的!”于亘想了想,便如实道。

“你就不怕是有人故意为之,栽赃嫁祸于我九州神宗弟子么!”越川又道。

“所以,我这才过来请师傅帮助的。有线索总比没有的强,只要找到此人是否是真的黑袍,我或许有办法判断!”于亘也进而说道。

“据我感应此人的气息,所在的范围就应该是在外院。但具体是谁,我还说不定。”越川说道。

“这已经是好的了,多谢师傅告知!”于亘道。

“我跟你去吧?”

“不麻烦师傅了,现在还不知道黑袍人是谁也知道此人到底是不是黑袍。所以,我想一个人先去探查一下情况。若黑袍真在外院的话,到时我自会通知师傅您的!”于亘当即道。

“你是怕打草惊蛇?也好,你一人要多加小心,若真是黑袍就立马告知于我!”

越川微微点了下头,觉得于亘所说也不无道理。

“是!”

随后,于亘便从越川所在的竹屋里走了出来,与来时不同,此刻只见他腰间多出了一个紫色葫芦。

……

第二天,早上。

于亘便重新来到了外院,昨晚他已经跟越川说过且得到了他同意。

“于亘,你小子真行,古梵月已死,那些枉死的女弟子们也可以安息了!”

于亘一回到外院,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韦弓!

“韦教员怎么知道古梵月就是凶手的?”于亘先是一愣,随即便笑道。

“哈哈,此事在九州神宗早就传开了,而作为外院教员的我连这点都不知,那岂不是太落后了!”韦弓也是愣了下,而后便大笑了起来。

消息都传得这么快了么!

于亘这也才微微恍然,明眸中闪过一丝变化。

“教员,我想在外院住上几天!”

“你跟你师傅说了么?”韦弓微微一惊问道。

“说了,他也批准了。”

“哈哈,既然大长老都同意了,那你就无须问我了。走,我这就去给我安排。”韦弓一只手便搭在了于亘的肩膀上,笑着说罢便要走。

“教员不用麻烦了,我还是住先前那间密室吧!”于亘一笑道。

“你现在可是内院的天才,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弟子,怎么还能住在那种环境下!”韦弓愣道。

“这真的没什么!”

于亘什么苦没吃过,你对这些可真不在意。

而韦弓见于亘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勉强了,只是摇下头轻轻叹了下。

很快,于亘与韦弓告别后便来到了自己原本的住处。

“此人既是大乘境,在外院这么久且不被发现的,唯一的可能便是隐藏了修为!然而,元始先前教给我隐藏修为的法诀中正好有与类似法诀相感应的能功。只要他有一丝气息泄露,那么我便能够将他识破!”于亘盘膝而坐,喃喃说道。

当然,也不排除此人并非真正的黑袍!

于亘从腰间取下越川赠给他装满茶的葫芦,拨开葫芦盖,轻轻倒在一个木杯上。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泗了出来,让于亘都不由多吸了几口。

于亘不再犹豫,一饮而尽!

同时,他也缓缓合上双眼收回心神。下一刻,他便已来到了识海中。

如今的他没有遇到魔族,没有邪煞之气可汲取炼化自然也就用不了元始诛邪剑,而上善若水境的提升却只是需要一个心灵的感悟与升华,也不需要吸收天地灵气。

所以,如今的他要做的便是不断地在那篇奇怪的字符下进行参悟,不断地巩固与增强自己的真元。还有,就是不断地演练如风法诀。

于亘双目紧闭,在字符下盘膝而坐着。

“殊途同归,存乎一心即可悟道!”

于亘的心境在不断地积累、发生改变,真元也在伏起地波动着,“可是,我的道,是什么?”

忽然,于亘猛地睁开双眼,眼中精茫闪烁,显得有些不稳定。

“不行,我没有明确自己的道,根本就突破不了上善若水境后期!”于亘喃喃说道。

就在刚才,他就要以为自己又即将有所突破之时,他的心却是猛地一颤,原本心境在不断变化、真元逐渐有所增长的过程中也突然卡了下来。

对于这类情况,于亘又岂能不知。

他这是遇到瓶颈了!

“看来我对自己的道还不明确啊,如此肯定是突破不了上善若水境后期的。”于亘微微一叹道。

心境!道心?

于亘心中在不断地思考着。

“都说上善若水境内很容易突破,或许我起步稳,这才难已突破的吧!”

于亘笑了笑,忽然安慰自己了起来,“待我明确自己的道后,突破这个瓶颈直指悟道也不是难事了!”

密室内,当于亘再次睁开眼时,已是下午了。

于亘走出了密室,下一刻,便已来到了一处花园前,花园中同样叠立着一个竹屋。

多么朴素自然而简单啊!

于亘心中不由感慨。

“是谁?”

这时,一个声音顿时从竹屋内传来。

随后,没等于亘回答,便只听见“吱呀!”一声。

门开了,只见一个身材佝偻,头发花白的老者从竹屋内慢慢走了出来。

“院长好!”于亘一见到老者便躬身一辑道。

这位老者正是外院院长白宇坤!

此刻,于亘依然站在花园前,并没有踏进去。

“哦,原来是于亘小友啊!我还以为是某个高手呢,都达到上善若水境中期了。”

白宇坤见到来人是于亘,先是一愣,随即便笑了起来,“进来吧!”

于亘点了下头,便恭敬地跟在白宇坤身后,一起走进了竹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