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短篇樱花盛开时

第34章 番外篇 3 姚逸清的独白

我,姚逸清,至今为止的23年人生中从来没有体现过“幸福”这个词。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我便注定是悲剧的主角,大概。

在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从父母口中知道自己是捡回来的。当时心里很伤心,也责怪过自己的亲生父母问什么不要我。

当时的养母,姚莫的母亲抱着我说:“很多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你的爸妈或许也是,你不要恨他们。你往好处想,正因为他们这么做,我们才能成为母女。”

我的养父母都是很和蔼的人,我很喜欢他们,知道自己被收养的事情伤心了一阵子后我便抛诸脑后,为了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我很努力的读书,尽量不让他们为了生计而再烦恼其他的事情。

可是,天总是跟我作对似的,许是嫌弃我不够努力,在我拿着奖状回家的那一天,养父离开了我们,生为一家之主的大家长离开预示着我们的生活更艰难。

哥哥比我年长10岁,他为了让我读书,休学了2年在外打工,待到18岁他便参军去了。家里只剩下我跟养母。

那几年我白天读书,中午,晚上回家做饭,为了不让体弱的养母在外工作一天回到家还要做家务,所有家务我都一力承担,做完作业我还要继续和养母一起做手工来帮补家计,别人玩的时间我在兼职,每一年还要拿奖学金来抵学费。

但,天还要我怎样?还是我不够努力,为什么还要从我身边夺走养母?

养母离开的那天,天气阴阴,她对我说:“逸清,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被阴翳遮住你的阳光。”

我迷茫的看着养母,鼻子酸酸的却流不出眼泪,原来我忘记怎么哭了。

在灵堂里,到来的亲戚朋友不多,我看着一个大美女和几个年轻男孩一起来到,其中一个长得很帅,表情却有点冷。

我跟哥哥安静的跪着,忽然一道身影遮着了我,我仰头看着那个帅男孩半跪下来,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头对我说了一句话,像一支箭直击我心里最软的地方,多年不哭的我留下了眼泪,他说---

“你还只是孩子,别忍着,这些年来的确辛苦你了。”

原来我不是忘记怎么哭,而是我觉得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艰难的生活让我早早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可以放声大哭的年纪。

有时候想哭只需要别人一句话。

喜欢上一个人也只需要一句话。我不知道对谌宥卉是怎样的感情,年少懵懂,但可以肯定的是跟哥哥的喜欢不同,跟朋友的喜欢不同。

我一直默默注视着谌宥卉,但从来没有胆量往前走,他如耀眼的星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很多时候我期盼着他能好好的看看我,温柔的望着我,眼里只有我,就如现在他看着眼前的女孩一样.....

女孩?对了,那个女孩是大嫂的伴娘,叫樱弥的,看上去秀秀气气,文文静静,脸上的妆容很适合她,看上去很温柔。啊....原来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

我一开始将这女孩是不放在心上的,她跟谌宥卉相识不过数月怎能跟暗恋多年的我相比?可是慢慢的我了解到爱情是一种让人触摸不及的东西,也是最不按道理出牌的东西,更是不能勉强的东西。

跟谌宥卉相识不过数月的她将暗恋多年的我的确比下去了。

明白自己的爱无望,我伤心了好一阵子,多年来的寄托没有了皈依我能怎么办?虽然心伤,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我需要一个人让我忘记这段伤心感情,所以当那个男的向我表白的时候我答应了。但我不明白自己都已经对他这么好,为何他还要劈腿呢?是因为我不够温柔?要不然他怎能对我说:“你太强势了,我们不适合。”

那天我在江边喝着酒思考着这个问题,终究想不出所以来,强势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温柔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想不通。在我脑子搅成一团的时候,樱弥跑到我跟前,我看到她一脸着急担心的样子,鼻子一酸便抱着她,终于有一个人为我担心而来,终于我能发泄我内心的痛。她对着我说:“逸清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个不懂珍惜你的人。竟然错不在你,为何还要为他伤心?该伤心的应该是他才对。”

我终于明白谌宥卉为何喜欢她了,因为她跟他一样,同样的温柔。

后来的事情我不知道,因为我睡过去了。朦胧中我被人抱到一张床上,那人坐在我床边叨唠着,详细的我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他大概的说,女孩子不应该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地方喝酒,即使失恋也不该借酒消愁,没听说过借酒消愁愁更愁吗?真不会照顾自己芸芸。

过了一会他将一条冰凉的手巾轻轻的放在我头上为我降温,然后又继续对我“念”,人要往前看,这个甩了你的人是他的损失,他不懂你的好,你要向前看,因为前面还有人看到你的好...

我听着听着,心里不禁自嘲,你跟我不熟,又知道我的“好”了?

“....你现在所遇到的困难,痛苦,不公都只不过是你人生成长的阶梯而已,时间能改变一切,久了你就知道这些都是没意义的,你要相信“否极泰来”,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那是.....”

我微微的张开眼睛,看见长着一张外国人帅气脸孔的庄陞说着关于中国词汇的解析....真的很滑稽。

醉酒的那天之后,我跟庄陞的关系变好了,毕竟他在我醉酒的时候照顾了我,还在隔天为我弄了醒酒汤,虽然很难喝,但我却喝的心甘情愿----他没我想象中的坏。

武汉的樱花之旅回来后,谌宥卉终于和樱弥在一起,我没有感到吃味,反而替他们感到高兴,庄陞说我是因为放下了。

日子依然在向前走,我跟庄陞的关系好了很多,之后我们经常一起外出游玩,他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会带给我,有什么趣事分享给我,去那里兼职也会给我带手信;我去哪里旅游会给他手信,有什么趣事第一个想要告知的也是他。情人节,复活节,国庆节,圣诞节什么的节日也很有默契的两人一起过。按他说的话:“你我两只单身狗,在这种节日里不一起过难道独自在家种蘑菇?”

我们的关系属于哪一种,我们两人谁也没有说破,有时候我想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今天是我毕业的日子,我穿着正装在礼堂里跟所有同学一样正经的坐着,听着领导说话,顺便缅怀着大学这4年的种种事情,我想着等会去找庄陞一起吃在学校的最后一顿饭,但这必须得是他请,又想着之后不能再经常跟他在一起玩耍了,心里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等到散会,我走出教学大楼,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向我走来。庄陞他穿着一身帅气的装扮,拿着一束花,踏着阳光,他嘴角上扬,很好看的来到我跟前,将手中的花递给我:“恭喜你毕业了。”

我心跳加速,充满感动:“谢谢。”

他突然有点腼腆:“我还有两年才毕业,这个你先拿着,当预订。”他又给我递了一个绒盒子。

我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独立的镶钻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说:“等我。”

原来,这就是他说的“否极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