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战国之伊势征途

第96章 无礼请求

天文二十三年秋。

原本假借着援助姻亲新津家的名义占据新津馆,眼见着就要占据新津领甚至进而称霸员牟郡的松上家的局势急转直下。不满于松上家暴行的新津家臣土井佐次郎等人联合新津领的寺庙势力夜袭元明寺,坐镇元明寺的松上之主松上义行久等援兵不至被迫切腹自尽。

不久,留守新津馆松上少主松上义信也被其岳母由乃夫人毒杀。主公,少主的接连离世让守卫新津馆的松上军士气消磨殆尽,很快在新津家臣土井佐次郎率领的新津军的攻势下不战而溃。松上军撤出新津馆后四散奔逃三三两两撤回松上领,而新津馆则重新被新津氏占据。一时之间员牟郡诸家震惊,因为松上家进驻新津馆而平静下来的员牟郡各方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然而远在伊贺的松上义光却......

几日后,伊贺国今张町,某处宿屋屋敷。

经过一番准备以后松上义光终于迎来了自己和望月之王望王千代女的婚礼,此时企图通过联姻将望月忍村纳入手中的松上义光对于员牟郡的局势变化还一无所知。

原本按照倭国风俗,除了迎娶正室以外纳娶侧室夫人是无须举行婚礼的。然而望月胧毕竟是望月忍首领之女不好怠慢,于是这场婚礼便诞生了。当然举行婚礼的地点只是望月千代女所在宿屋的屋敷,参加婚礼的也只有松上义光的两名家臣良木长政,西乡高久以望月千代女和中忍又吉而己。

传统的和式婚礼布置是非常简朴的,一捧撒花,几壶清酒再穿上一身和式礼服便可以了。此时新娘还末登场,松上义光正与望月千代女等人觥筹交错连络感情。

“哈哈哈哈。义光殿下,今后阿胧就拜托你啦。”穿着一身别扭和服的望王千代女此时正拿着一个酒壶准备给对面的松上义光倒酒。

至于良木长政等人为了不影响两人议事,早早在屋敷另一边拼起酒来。

“望月大人放心,本殿今后一定会珍视阿胧小姐的。”松上义光一边回话一边拿起酒碗接住望月代女要倒给自己的酒。然后他又拿起酒壶同样要给望月千代女倒酒,望月千代女见状连忙有些惶恐的捧着酒碗接着。

“望月大人,请。”

“义光殿下,请。”倒满酒后,松上义光放下酒壶复又拿起酒碗与望月千代女相敬一饮而尽。

不料松上义光刚放下酒碗后,望月千代女却突然说道。“义光殿下,在下今日有一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啊~~~。”松上义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温和的说道。“望月大人,不必如此。虽然从今以后你我将确立主臣名份,但说来阿胧小姐成为本殿的侧室后你也是本殿的姻亲。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说吧,不用如此拘泥。请讲,请讲。”

望月千代女的“请求”有点无礼了,虽然他还没有说自已到底要求什么但提出“请求”就很失礼。作为一个寸功末立的家臣如此行止是有损主公松上义光的威严的,但松上义光还是温和地允诺望月千代女提出自已的请求。对于望月忍村的末来松上义光期望很深,作为将来要为自己信重的力量他也不能轻易怠慢。

“哈哈。”望月千代女见松上义光允可自己提出请求顿时跪下来请求道。“在下希望义光殿下将来能将一个与阿胧所生之子嗣赠予在下成为养子,在下一定会让他成为望月家的继承人。”

这是望月千代女这几日深思熟虑的结果。家忍不同于自由忍者,很是依赖主公的信任。虽然今后女儿阿胧成为松上义光的侧室想必望月忍是不缺信任的,但女儿终究是别人家的了这种信任并不保险。为了加深望月忍与松本城的羁绊,望月千代女最终决定收一个松上义光的子嗣成为养子。一来毕竟是自己的外孙有望月家的血脉,二来两家血脉融合的望月继承人可保望月今后信任不绝。如此两利之事,纵然明知会让松上义光不快望月千代女也要一力促成。

“这......”松上义光有些迟疑。

虽然自已很是看重忍者的作用,但忍者在这个时代终究是被世间所鄙弃的。自己的庶子成为别家的养子松上义光是不在意的,但是忍者在这个世道是无法出头的。不同于别的传承百年的武士家族,作为家族开创者的松上义光每一个子嗣都是不能浪费的。于公于私,松上义光都不愿答应望月千代女的请求。

“望月忍今后愿对义光殿下誓死效忠。”望月千代女看出松上义光的迟疑连忙起誓效忠。

他这是在逼本殿啊,松上义光明白望月千代女这是在用望月忍的誓死效忠逼迫自己答应他的请求。虽然他也明白,就算自己不答应望月千代女的请求望月忍也会忠于自己。但这份忠诚必定是会打折扣的,而这份折扣在关健时刻将关乎生死。

“明白了,明白了。望月大人请起,本殿答应你的请求就是了。”松上义光最终还是决定答应望月千代女的请求,一边允诺一边扶起望月千代女。

“哈哈,感激不尽。”望月千代女目的达成更加恭谨了。......

半个时辰后,一身和式新娘华服的望月胧终于被迎进了屋敷。这望月胧身着一袭月白色和服头戴白色新娘帽,看上去宛如一朵白莲花。

然而因为举行婚礼的缘故,她的脸形被人为扮成了“玉盘形”。脸上更是敷满了白粉,唇间却只是上下两点红。远远望去宛如深山鬼魅,是以松上义光一点也看出这位阿胧小姐和当日自己所遇阿胧的联系。本来现今的世道如此装容己经不合时宜了,但望月家毕竟落魄己经再加上阿胧有意为之才有了如此冲击了。

至于松上义光,他的仪容倒没有什么变化。然而现在阿胧满心谋划着在洞房时好好吓一吓他以绝后患,再加上当日虽然她戏弄了松上义光但其实也只是当他路人罢了。是以两人倒是谁也认不出谁。

婚礼的仪式很是简单,算作长辈的望月千代女念过一遍祝词之后,两人喝过合盏酒家臣们再撒过捧花便结束了。新娘先被送进了洞房,然后拼命饮酒的松上义光也无奈的进入了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