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战国之伊势征途

第94章 馆乱(完)

半个时辰前,新津馆二之丸城门处。

土井佐次郎和土木良三率领着新津家经过急速行军后终于赶到了新津馆城门不远处。

“快,快点点燃篝火,通知城内的新津军按计划行动的时候到了。”刚一到达新津馆城门附近,土井佐次郎便马上下令本家足轻点燃篝火通知城内的新津军打开城门。如今他们马上就要攻入新津馆了,倒也不用像在元明寺那般遮掩。

“你们是什么人,点燃篝火要干什么?”不出意外,新津馆城门处的几个松上家足轻很快便发现了土井佐次郎他们的踪迹。

然而,留在城内反松上的新津军这时也迅速行动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啊~~~啊啊~~~”随着几声惨叫,城门处的质问之声很快便消失了。

随后不一会儿新津馆原本紧闭的城门便缓缓打开了。土井佐次郎见状大喜知道这是城内的新津军得手了,他连忙拔出武士刀指着城门说道。“诸位,夺回新津馆的时候到了。本次只有赶走了松上家,诸位都是有功之臣人人都有封赏。冲啊。”

“哈哈。”城外新津军火速行动起来杀入新津馆中与城内的新津军联合在一起。之后合流后的新津军便按照事先的安排开始夺取馆内各处要害,然而之后的战事却出乎寻常的顺利。馆内要害之处在新津家攻取时几乎没什么抵抗便一击而下很快便被攻取过半,这让土井佐次郎高兴的同时心中又不免带上一丝阴云。

“哈哈哈哈,松上军真是不堪一击,才这么一会本家便重新占据了大半要害之处。”土木良三攻取馆内几处要害后,在辉煌的战果下变得有些得意洋洋。

“土木大人,不要太过大意,虽然松上军分兵各处但也不会像现在这么不堪一击。本家攻取馆内各处时根本没有遇到武士抵抗,这有些诡异啊。”土井佐次郎对于太过顺利的战局一直有些担忧,此时见土木良三过于轻视松上军的实力连忙出言相劝。

“土井大人,不必过于担忧,难道馆内的这些要害之地白白放在我们面前不去夺取吗?不管松上军的败退是真是假只要本家占据馆内各处要害,就是假的也能让它变成真的。”不同于土井佐次郎的谨慎,土木良三对于战局的看法倒有些独到之处。

“哎,也只能如此啦。”土井佐次郎叹口气道。不过他们此时谁都没想到新津馆内的松上诸将因为聚集在一处而无法顾及守城之事,否则他们就不会有诸多顾虑了。

新津馆内松上诸将议事屋敷。

大野平信听闻新津军攻城以后当即说道。“诸位,看来主公那儿可能是出事了,现在诸位马上去带领各自的士兵守卫新津馆。”

“哈哈。”大野平信还是有些威信的,在加上此时局势危急对于他的命令屋敷内的诸多武士还是信服的。

就在他们即将离去此地御敌时,这时一个武士出言说道。“大野大人,新津家有不少武士心向我松上家,本家应该如何对待他们?”

大野平信咬牙说道。“此刻情势危急,无论什么人只要是新津旧臣一概视为本家之敌。”

“大野大人不可,如此这些人会全部倒向新津家的。”仁木信二见大野平信要将新津武士全部视为敌人连忙出言劝道。

“哈哈哈哈。”大野平信冷笑一声说道。“仁木大人,难道你分得清这些新津武士是敌是友吗?就算你分得清本家的士兵们分的清吗?此刻已经顾不上他们倒向那边了,保住新津馆最为重要。”

“这......”仁木信二没话说了,此时确实很难分出敌友。

大野平信见仁木信二无话可说得意说道。“此事无须再谈,全部依本将命令行事。”

“哈哈。”很快松上家的武士们便行动起来开始组织守卫新津馆一事。

然而不出预料,最先遭殃的却是倒向松上家的那些新津家臣。

“诸位,在下是心向松上家的呀,攻城之事与在下无关啊。”

“可恶,松上家难道就是这样对待倒向他们的武士的吗?”

“可恨啊,当初要是跟随土井大人他们就好了。”......

尽管这些家臣们一再解释自己与攻城之事无关,但无论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他们的财富松上家的屠刀还是砍向了他们。终于,这些新津家臣们开始反击了。

“可恶,大不了和土井大人他们一起攻打松上家。”

“大家快和土井大人他们会合一起夺回新津馆。”

“既如此,松上家就不要怪我们倒向土井大人他们了。”......

很快,新津家剩余的家臣们全都倒向了土井佐次郎他们的阵营。对此土井佐次郎自然是把他们无论过错全都纳入己方的阵营,一时之间攻城的新津军实力大增,但与此同时松上守军在松上家武士们的带领下也渐渐稳住局势。虽然丧失了不少馆内要害之地但松上家毕竟兵力占优,一时战局处于僵持之势。

这时土井佐次郎觉得自己公布松上义行死讯的时机到了,他连忙对身边的一个足轻说道。“快,快把松上义行的首级挂在竹枪头在高处举起来,一定要让松上家的家臣都知道他们的主公松上义行已经被讨取了。”

“哈哈。”足轻领命而去。

随即土井佐次郎当即大声喊道。“松上家的诸位,松上义行已经被本家讨取了。只要你们肯投降本家,我土井佐次郎可以保全诸位的性命。”

“松上义行已经被本家讨取了,松上义行已经被本家讨取了。”很快新津家的士兵们也在武士的带领下纷纷大声呼喊松上义行被讨取的消息。

“什么,义行主公被讨取了。”

“假的吧,新津家一定在说假话。”

“快看哪儿,可恶,新津家竟然把主公的首级挂在竹枪上。”......

对于松上义行已经被讨取的消息松上一方原本是不相信的,但随着松上义行的首级被挂起来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顿时人心浮动,松上军的士气开始急剧下降。

土井佐次郎见状大喜连忙下令进攻。“快,快进攻,松上军已经胆寒了。”

“哈哈。”很快新津家就加快了对松上军占据的馆内要害之处的攻势。

果然,松上军士气败落之下接连败退连失几处要地,很快整个二至丸就只剩下与本丸交界之处属于松上军的掌控了。

“大野大人,主公身死我们该怎么办啊?”

“干脆我们撤兵吧,回到松上城后以后在为主公报仇。”......

接连损失要地,松上军更是人心思退。

这大野平信还是有些能耐的,他见诸将士气衰落连忙说道。“诸位,本丸还在本家手中,我们和少主回合以后休整一番还是有望守住新津馆的。”

“对啊,主公没了还有少主。”大野平信提及少主顿时不少家臣又有了信心。

然而这时西之丸突然传来声响。“松上义信被讨取了,松上义信被讨取了。”很快松上义信的首级也被高高挂起。

“什么少主也被讨取了。”

“完了,完了。”这下松上军的士气彻底跌落谷底。

“快,快进攻,松上义信也被讨取了。”另一边,新津家则是士气大振攻势更加猛烈。

“撤,快撤出新津馆。”

“快逃啊。”主公与少主接连被讨取,松上家的武士们再也没有了死战的勇气不少人开始想着保全势力。人心思动,以往威望最高的大野平信也无法将他们统合起来。

松上武士纷纷各自为战宛如一盘散沙开始撤退,而新津军由于事先早有命令对于松上军的撤退并未阻击。这些新津军的奔溃更加迅速了,不一会儿馆内便只剩下零散几个属于松上家的足轻了。

至此这场新津之乱终于结束,新津馆也重新回到了新津氏的手中。而松上义行父子的战死也让松上家的局势逐渐不明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