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农民崛起

第55章 教育周刊

张守仁辖区已经有《中央日报》《中央军报》两种报纸,这两种报纸都是每三天发行一次,而且数量又很少。现在又来教育部的《教育周刊》,这次是一周发行一次,而且数量比前两种要多的多。

第一期的《教育周刊》新鲜出炉了,由于张守仁这两年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教育与民生上,所以在百姓与学子之间反响还是很不错的。

再有张守仁亲自给教育部站台,并且大声呼吁有文化的知识青年们下乡去到田间地头的基层去锻炼。呼吁不论本地官吏富商还是贫民百姓,都要有对外地流民的怜悯之心不要充满敌意。呼吁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尤其是基层职员,有谁做不到可以辞职另谋他就,否则被查出来可就不是辞职那么简单。

总之,张守仁把贫民百姓提高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甚至有些人觉得都超过了氏族阶级。为了《教育周刊》能一炮而红,最后还忽悠了李白,让他把《静夜思》《望庐山瀑布》两首诗也上了报纸。

开头还是不错的,正如张守仁估计的一样,可以说是一炮而红,虽然《教育周刊》是一周才发行一次,所以人们的期待值还是蛮高的,至于销量嘛,当然也不错。由于有一周的发行时间,所以也可以销往扬州的吴郡、丹阳郡,荆州的江夏郡等等临近的几个郡县发行。

火的不只是《教育周刊》还有一位叫李白的诗人,由于李白在扬州会稽郡的职务是教授诗词的讲师与客座教授,也算半个公职人员,所以就答应了张守仁的建议,发表了两首诗。

酒楼中,李白在一个雅间中喝着酒吃着肉一脸懵逼,嘟囔着:“这叫什么事吗,不就是在报纸上发表了两首诗嘛,那些读书人至于这么疯狂吗,今天差点没把我吃了。”

对面坐的是他的挚交好友杜甫杜子美((公元712年-公元770年),字子美,汉族,祖籍襄阳,生于河南巩县。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称为“老杜”。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和孟浩然((公元689--公元740),本名浩,字浩然,号孟山人。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人,世称孟襄阳。因他未曾入仕,又称之为孟山人。生当盛唐,早年有志用世,在仕途困顿、痛苦失望后,尚能自重,不媚俗世,以隐士终身。曾隐居鹿门山。),杜甫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太白兄,你现在可是大名鼎鼎,现在只是整个会稽郡,我想再过半年,将会是整个天下了。恭喜恭喜啊!。”

孟浩然也打趣,说道:“你李太白也有今天啊!我也在此恭喜你了,哈哈哈哈……”

李白这几天也是痛并快乐着,摇头说道:“我哪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我就是想多赚点稿费然后出去游学,提高自己的所见所闻,提高自己的文学水平,哎,谁知,上当了,上大当了……”

听李白说是上当了,杜甫这个好友当然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赶快接茬说道:“是谁有这么大能耐,敢把你李太白算计了,这不是吃了豹子胆了,就不怕你闹翻天嘛。”

孟浩然也接茬说道:“对啊,居然敢算计你李太白,就不怕吃上官司啊,你可是有一位手握大权的兄弟啊。不会是你那个兄弟把你算计了吧?”

李白看着二人幸灾乐祸的模样,又倒了一碗就一口干了,说道:“呵呵,要是我那个兄弟还好说,其实是那位主,虽然好处都让我得了去了,可是我总感觉自己被人家算计了,还是那种有苦难言的算计!”

杜甫孟浩然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当然知道“那位主”是指的谁了。俩人以万分同情眼光看着李白,李白看到杜甫孟浩然的同情目光,又是一口酒水下肚。

就这样李白被打照成了全民偶像,这就是张守仁想要的,自身有着真才实学,再加上《教育周刊》对发稿人的稿费也着实不低,这对于那些穷酸书生来说更是激励。

中国人最重脸面,读书人尤为注重,这样既不用靠别人的救济又能得到很高的报酬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何乐而不为呢?至此扬州会稽郡的读书氛围可是空前的热情高涨。

太守府中的办公室里,张守仁正和温体仁徐光启等几位教育部的负责人探讨今后《教育周刊》的发展方向,突然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嘟囔说道:“这是谁想我了,看来还是太优秀了,哎!”

温体仁今天可是笑的合不论嘴,《教育周刊》第一天就达到了收支平衡,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充分说明《教育周刊》这个项目不一定赚钱,但是一定不会赔钱。

徐光启沉思许久,言道:“主公,老朽在想,这《教育周刊》是否有与民争利之嫌?毕竟我等都是从小苦读圣贤书啊!”

张守仁答道:“与民争利?我却不以为然,我们的政策是重视商贾,但更注重天下穷苦百姓。刚刚颁布的政府人员的相关条款你们也都看了吧,在咱们这里,政府人员不得贪污、经商,这是铁律。但是现在咱们可以发表文章、诗词给报社提高收入嘛,慢慢来,要接受新事物。再说了,如果你们想写书,即使教育部暂时没有钱,你们也可以先用稿费垫付嘛,这样对政府的财政也有一定的缓解……”

众人其实也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发表文章,毕竟能在教育部任职的人哪个没有才。发表文章、诗词既能名扬四海又能有不菲的收入,最主要的还受法律保护,这可真是鱼和熊掌都可兼得,他们又何必枉做坏人。他们过来也只是想要老大一个明确的态度,这样有了老大的首肯,那其他的都不是事了。

张守仁当然清楚在封建社会的君主是何等的威严,君主心里想的可比律法重要的多。这是他要改变的地方,不然一言堂可是会误大事。

接下来就是张守仁的上课的时间了,至于课程内容就是如何开放思想打开格局,如果连饱读诗书的温体仁徐光启这些教育部的领头羊都没有想不通,那他还能要求那些普通的学子吗?也不说别的,就说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哪个不是满腹经纶,大多数元首元帅甚至还在外国留学。

接着大学者王守仁说道:“主公所言极是,著书立传本就及耗钱财,单靠自己的俸禄肯定是不够的,如果再有一部分的收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又能杜绝一部分人贪污腐化。”

王守仁作为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军事家能文能武的全才,他的眼光、思维都可以说极具前瞻性的,对那些老学究们的触动也是很大的。

既然一个人能与他步调保持一致,那么就会有两个、三个甚至是十个、百个。人逢喜事精神爽,说的就是现在的张守仁,《教育周刊》的收支持平也是给他一个很大的鼓励,因为今年的预算又超支了,谢晋和和林的账单明细也早就递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目前,《中央日报》《中央军报》都处于赔钱状态,毕竟这些报纸的内容不能添加小说、诗词那些带有娱乐性的创作,少了娱乐性的读物就少了许多的潜在客户啊。虽然有专业的讲报人,再加上这个时代读书人本来就是凤毛麟角,所以报社也只能评聘一些读报人,又是一笔不小的开资,所以这两样报纸一直都在处于赔钱状态。

张守仁又把自己心里想的如何收稿选稿排版画图,诗词稿费文章稿费连载小说稿费该如何定,又与他们聊了好久。至于具体该怎么办,张守仁可是从来都不管,他只要结果。

晚饭过后,张守仁对系统说道:“小灵,我要买道具。”

小灵道:“好的,主公,”

不一会儿,就听见:叮叮,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张守仁(16岁),武力:51;统帅:82;智力;93;政治:98。玩家等级:六级;当前积分为:3000069。

看了自己的积分,又看了看道具的价钱,张守仁说道:“我想买一种化肥的配料,你说的多少积分。”

小灵道:“根据你现在的自身情况来看,有两种还是可以的,原料单一、方法简单,就是一般的农户也能生产。”

一听还有两种,张守仁顿时高兴了说道:“哦?是哪两种?”

小灵慢慢说道:“第一种:土氨水:用鲜牛粪50公斤、黄豆粉50克、熟石膏5公斤,密封在25℃下放置3天,兑3倍水施用,肥效高于氨水。第二种:土氮磷肥:用动物骨加工成骨粉。其氮磷比重高,是植物的最佳底肥,相当于高效氮磷复合肥。方法:将生骨头经蒸煮,除去部分脂肪后粉碎细末,其中含氮2%~6%,含五氧化二磷15%~28%。”

“多少积分?”张守仁问道。

“不多不多,每样300万积分,不二价。”小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