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农民崛起

第54章 修书

本以为启用了李靖去平定辽东,会让张守仁及整个军事委员会安心,谁知道新的麻烦又来了。

张守仁更惨,这都吃午饭了,还被两个女霸王花堵在办公室里了,这俩个人一位是李岩的老婆红娘子和另一位就是李靖的未婚妻红拂女张出尘。

看着自己面前俩位美女,张守仁也是很无奈的,只能沉默不语等待救援。

看着不说话的张守仁,红娘子沉不住气了,说道:“弟弟主公,听说李靖他们要远征辽东郡,是不是真的啊?”

张守仁笑着说道:“是的。红姐姐,张家姐姐请喝蜂蜜水,有事咱们慢慢谈。”

红娘子喝了一口水,又问道:“打算去几年?”

张守仁答道:“平辽东三郡灭三韩鲜卑乌桓,再在那里建城屯田,要想有成效,少说也得十几年吧。”

一听说最少也得十几年,红娘子一激动,一掌拍在茶几上大声说道:“什么?多少年?十几年?”红拂女却把手中的水杯跌落在地。

张守仁看到红娘子和红拂女张出尘那么激动,连忙递给红拂女一张抹布让她擦手擦桌子,然后接着说道:“红姐姐,张家姐姐不要这么激动嘛,即使交通不便,三年就可以回扬州述职嘛,如果交通方便条件允许,每年都可以回来述职的,就像李绩大哥在青州那样啊,挺方便的。”

红娘子怒道:“我不是说李靖何时可以回扬州,我的意思是说李靖今年都二十七了,张妹妹也十九了,再拖上几年,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张守仁苦笑道:“我的好姐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说李靖大哥与张家姐姐的婚事啊,这个好办,让张家大哥(虬髯客张仲坚)与韩老将军(韩擒虎)定下日子,反正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士兵的思想工作也没做好,最起码明年年初才能远征辽东呢。”

听到是明年出征,两人脸色顿时轻松不少,红娘子又说道:“还有那么久啊,找个好日子把事办了,应该没问题吧。”

看着红脸的红拂女,众人点头,然后张守仁又说道:“俩位姐姐,海军出发去辽东郡最少也得明年二月份,这个个人问题可不单单是李靖大哥,毕竟去辽东的一共得有五千多人吧,青州还有一万多人都是背井离乡的,个人问题都得解决。”

话音刚落,警卫副队长张栓柱就领着俩人进来了,一个是李靖一个虬髯客张仲坚。进来之后的俩个人先是与张守仁和红娘子行礼,然又小声询问了红拂女(张出尘)在这的具体情况。

张守仁看着进来的李靖和虬髯客,心里那个亲,心想:亲人啊,总算是来啦,快过来看看你们家亲戚吧。

了解了具体情况后,李靖和虬髯客一个劲的向张守仁赔不是,张守仁也一个劲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可是张守仁毕竟是他们的主公,李靖又是一位在政治上极为谨慎的主儿,当然要把姿态摆的很低。

张守仁也借此机会把军民大团结也提到日程上来,毕竟逃到会稽的流民有九成九都是老弱病残,单身妇女更是达到五成,那么多的单身妇女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又是晴空万里的一天,今天是文武考试的出成绩的日子,经过连续两年的宣传,今年又比去年热闹许多。由解晋主持,李卫李岩包拯韩擒虎裴元绍周仓等几位重要文武出席颁奖典礼。

张守仁看着手里的名单,今年的文试考生已经有二百三十五人,武试方面足足高达一千三百四十五人。高兴归高兴,张守仁心里明白,他的主要班底都是从系统召唤出来的英雄,真正本土的东汉末年的人才几乎是没有,即使那么多的文试考生,其中八成都是来自会稽郡自己的高中初中的同学和老师。

推翻一个朝廷容易,有一支无敌的军队,有天下世家的支持就差不多了。可是要推翻一个几千年的传承制度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要不然近代的革命史,也不会足足进行了近百年。

要想推翻一个制度,就得有另一个制度来顶替,这两年包拯王安石主攻《国民宪法》《国民刑法》的修订,赵普主攻工商管理与发展的规划与《工商管理条例》《盐铁走私条例》修订,韩琦专攻《交通法规》的制定与总结,至于温体仁这位教育部长可以说是最忙的了,老友徐光启与工部的宋应星正在合力编写一部关于天文地理、机械原理的书要他帮忙协调各个部门并且申请资金。老友韩擒虎也要与他外甥李靖一起编写一部兵书,也要他帮忙。让他最没有想到就是一向与世无争的孙思邈孙道长,居然也写一部医家经典流传于世。就连刚到会稽郡当法医的宋慈也向他打了写书的报告,连提纲都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呢,就等他批准。

温体仁很是头疼,这不,就来到张守仁的办公室里诉苦来啦。

张守仁听着温体仁的诉苦,心里却十分的高兴,不管是谁要写书,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样都是在促进科学的发展,促进人类的进步,他当然要不遗余力的支持。

温体仁看着笑而不语的张守仁,连忙说道:“主公,您倒是说句话呀,今年给教育部批下来的钱都快花光了,还没有过年呢,如果再这样下去,今年年节教师学生的奖金福利可就没找落啦,您倒是说说,怎么办啊!”

张守仁微笑着,说道:“先生大才,能把教育部管的紧紧有条,你看,现在的教育部人们争先恐后的写书立传,好不热闹,这可都是先生的功劳啊!”

是人都喜欢戴高帽子,咱们的温大部长也一样,听到老大这么夸自己,温体仁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摇头说道:“主公过奖了,都是托主公的福,这都是老朽分内之事,老朽只是觉得主公的大业正是初创,到处需要用到钱,想让他们推迟几年罢了。毕竟编写出书耗时耗力,钱财方面更是无底洞,教育部的财力实在是有限。老朽认为这些钱财过多的应该用于普及教育和提高老师福利上面,毕竟出书……”

张守仁摇头说道:“先生此言差异,什么托我福,这都是你们日夜操劳的结果,看看您,须发又白了不少啊。”

听到老大把功劳都让给了自己,温体仁的心中是万分感动,证明老大认可了他这几年对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这可是他的荣誉,也是今后工作的动力。

其实这也并非是张守仁的无的放矢,温体仁可是《二十四史》《明史》中有名的奸臣,在大明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内阁辅臣多达五十位,平均每年都得换一批,然温体仁却担任过七年的内阁首辅,其能力自是不用多说。最重要的是为官清廉这是张守仁初创基业最需要的品格,毕竟初创期间,法律法规还不是很健全,有许多漏洞可以让官员专空子。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尤其是在教书育人的大事上,他可不想被原来官场士林中那些万恶的潜规则给祸害了祖国的花朵。

事实证明他这步棋走对了,张守仁自己每天吃饭也只是在政府食堂吃,即使是过年过节最多也就是四菜一汤而已。而温体仁则更狠,比他这个主公还要节俭,有时还要去他那几个老友家蹭饭,更要命的是人家还从不收礼。教育体系的众人看着他们的老大都这么节俭,他们那些教育部的职员和各地方的校长老师更是不敢铺张浪费,老师节俭不收礼,教出来的学生自是不差的。

对于温体仁近年来的表现,张守仁很是满意,只是他的格局还是有些小了,为了让他的格局更上一层楼,张守仁决定同他谈谈心,说道:“我何尝不知先生心意,虽然编写一部书前期投入需要很大,但是也不要忘了,这些可都是流传百世福泽后世的瑰宝。如果我们辖下的读书人都能自己写书,那咱们的教育问题还是问题吗?我怕到时候想到咱们这读书的人都要排队等待,什么颍川书院,什么荀氏八龙,什么襄阳名仕,又怎能敌得过咱们扬州教育部来的响亮。到时候,那些天下人敬仰的大儒名仕都是您的学生,您想想,爽不爽。”

温体仁被张守仁的所描绘的画面给吸引住了,也是连连点头,轻声说道:“不错,不错,到时候整个天下…………哈哈…………多谢主公提点,老朽顿时茅塞顿开。”

看着激动的温体仁,他张守仁打算再加把火,连忙说道:“我知先生为了资金一事发愁,这样吧,今年收成要比往年高了一成,我先拨一万贯钱、五百金、两百刀宣纸、一千支铅笔、四十支毛笔给教育部。我再以个人名义捐一百贯钱、三十金、两匹千里良驹、三把龙泉宝剑、十刀宣纸、毛笔三十支、铅笔一百根、五十只鸡鸭、八百石黍米……您觉得怎么样?提前和您说清楚,我个人捐的这些都是给那些准备或是已经开始出书的人的奖励。至于怎么办,您自己决定就好。”

温体仁听到主公的表示,赶快也要表示,连忙说道:“既然主公这么支持,那老朽也支持支持吧,就捐钱三十贯、金五十、宣纸三刀。也算是聊表心意。”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二人越聊越欢,最后张守仁又提出让教育部自己也办一份报纸,主要报道有关教育改革,校长老师违法乱纪,官员贪污受贿与《国民宪法》《国民刑法》的宣传,为了让报纸有较高的销量,最后还提出专门空出一个比较小一点的板面,让那些学识渊博之人发表文章、诗词和连载小说。一来可以提高报纸的销量,二来只要有几首好的诗词就可以让这份报纸的名声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