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农民崛起

第51章 兵发徐州

风云变幻莫测,人心更是如此,原本天衣无缝的护送曹家老少的完美计划,曹豹派部将张闿领兵两百护送曹操之父曹蒿出徐州。可谁知原是黄巾余孽的张闿贼心不改,为了曹蒿的一两百车财物家当杀了曹蒿全家,最后只剩下曹彬一个人背着父亲曹嵩的尸体逃了出来,就在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被路过的几位豪侠所救。

一座山一条河边,曹彬草草安葬了曹嵩,在坟前磕了几个头,用手抹去泪水,最后起身来到一众救命恩人的身前行礼道谢:“多谢诸位恩公的救命之恩,不知诸位恩公如何称呼?”

为首是一位英武不凡公子,代替大伙儿说道:“可不敢当,公子可别老是‘恩公恩公’的叫,你我年纪相仿,不如就以兄弟相称。再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区区小事,兄弟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曹彬听这些高大上的话,顿时对这些人的好感提高了一大截,又说道:“那好,某家曹彬,多谢诸位兄弟的救命之恩,家兄现为兖州刺史,今日遭此大难,某还要立刻回去将此事告知家兄及众兄弟。如果诸位兄弟有需要,可以到兖州刺史府找我。不知诸位兄弟如何称呼?家住哪里?”

众人一听曹彬的背景,也是喜出望外,现在的刺史府可是一州大权独揽的存在,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是天。为首的公子连忙拱手说道:“失敬失敬,原来曹公子的兄长就是孤身一人刺杀董卓的曹操曹孟德。某家柴荣,这几位都是某家的结拜兄弟。”

话音刚落,曹彬就听到这些人开始报出自己的名字。

“某家赵匡胤”

“某家赵匡义”

“某家潘美,”

“某家张琼”

“某家李谷”

“某家李重进”

“某家张永德”

“某家石守信”

等等……

曹彬这时才仔细看打量起了众人,这一打量让曹彬惊喜不已,除了为首的柴荣英武不凡、贵气逼人,就连赵匡胤赵匡义兄弟也是英武不凡。曹彬心想:如此人物,不知能否帮兄长招至麾下效命。

临走前,柴荣还把他自己的坐骑送给了曹彬,算是结下一段善缘。毕竟曹操也是大名在外,准比他们同那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强吧。

…………

三日后,曹彬回到了兖州刺史府,并把曹嵩遇害的前因后果,自己被救详细情况都告知了曹操曹仁曹洪等一众曹氏宗亲。曹操一听到自己的父亲被陶谦的手下杀死,心中一阵悲痛油然而生,顿时头风发作,昏迷不醒。

戏志才、荀彧知道曹操本就有枭雄之资,原本自己又觊觎徐州已久,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理由出兵,父亲曹嵩在徐州遇害,心中悲痛欲绝是一定的。公然出兵的理由有了,心中窃喜也是有可能的。

曹操醒来,已是深夜。戏志才、荀彧、荀攸、曹仁、曹洪、曹彬等兖州重要的文臣武将都在他的卧房门前焦急等待。

看到曹操醒来的众人,心中也是一阵轻松。曹操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曹嵩死在徐州这件事就像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一样的速度传播,那传播速度之快真是堪比二十世纪的电报,即便是兖州境内的小地主小官吏们也都知道。

徐州的陶谦现在已然成了曹操的口中肉,无论是军事还是政治兖州的曹操算是吃定了。看到自己没有一点胜算,只有四处求援这条路可以走了,就连一直不大对付的袁绍处也派出了求援使者。

南阳的袁术、冀州的袁绍、幽州的公孙瓒、荆州的刘表、青州的孔融甚至连长安的李傕郭汜处都递上了请罪的奏疏,请求天子出面调停。

同时也向扬州张守仁处发出来求援的书信。(谁让张守仁这几年与陶谦的军械粮食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啊,徐州的求援信使快,可是兖州兵甲更快,再守了七天孝期之后,不足半月的时间,曹操亲率八万大军两万民夫已经开赴徐州境内。“为父报仇”

徐州刺史府中的陶谦,更是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以往是一张温文儒雅的脸庞,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

扬州会稽郡山阴县太守府会议室中

张守仁拿着一封陶谦的求援信,大体意思是说:只要出兵声援,不论出兵多少,等到曹操退兵之后,将有十万石粮食的报酬。

求援信写的声情并茂,潸然泪下。张守仁一只手拿着信,一只手敲着桌子正在思考。

杜如晦作为中华革命军的定海神针,像这种大事哪能离得开他。杜如晦也沉思着,如果出兵,又该如何出兵,这边可是有很大学问。前几个月才与曹操签订了《民生统一,教育统一,贸易统一》协议,为了陶谦的十万石粮食就单方面撕毁协议与之开战,这无论如何也讲不通啊。如果不出兵,徐州一直都是他们的进口粮食铁矿铜矿的主要渠道,不出兵以后两家肯定不会像现在那般合作愉快了。

张守仁当然也在思考,按照《三国演义》小说的内容,曹操虽然把徐州祸害的不轻,先是来了刘备的三千援军,最后却因为后院起火不得不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曹操撤兵之后,陶谦更是来了一手三让徐州,把徐州让给了刘备。所以不管自己出兵与否,他陶谦已经不足为虑了,只是这次送信的人有点特殊,这个信使就徐州刺史府主簿糜竺之弟糜芳。毕竟与徐州八成的贸易就是与糜竺糜芳的糜家在进行,糜家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并且手中掌握着许多的战略资源。比如粮食、铁矿、铜矿、私盐等等……

糜芳在客栈里也是心急如焚,毕竟糜家的生意大多数还是在徐州境内,如果曹操把徐州给祸害惨了,那么他们家的生意损失肯定不小。

张守仁与杨素和杜如晦最后商量决定,他们必须出兵。但是基于刚刚与兖州方面签署了合作协议,所以不得与曹军正面开战。鉴于不能对曹军正面开战的因素,所以他们只能进行迂回战术,以解徐州之困。

最后杜如晦提议并告知糜芳,中华革命军三天后将出兵五千,攻打徐州广陵郡,从侧面支持徐州战局。

糜芳不解问道杜如晦:“先生何不直接领兵前往彭城助战,为何要出兵攻打广陵郡?在下着实不解?”

杜如晦笑着说道:“现在的广陵太守笮融可是杀了陶谦认命赵昱,于礼不合。笮融其人看是凶残成性、贪婪无度,实着胆小如鼠、奸诈小人。如果曹操派一支万人的偏师进攻广陵,笮融有很大可能会投降曹军,在与曹军南北夹击,这样徐州可是真的危已。”

糜芳也知道人家出兵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至于人家怎么出兵、出兵以后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可就不是他这个信使能说服的。他现在所担心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如果人家拿下真的广陵郡,那么人家还会还回去吗?如果不还,陶谦又该怎么看我糜家。

杜如晦又在三对糜芳保证,说道:“糜家二公子放心,只要陶刺史在徐州一天,我军对徐州就不会有半点非分之想。如果想让我军退兵,只需要徐州刺史陶谦亲笔一份书信即可。”

糜芳感觉自己的心思被别人说出来,也是尴尬的一笑。行礼告退,说是马上回徐州去了。

张守仁把一切看在眼里,他自己心里清楚,糜芳毕竟不是诸葛亮,没有那化腐朽为神奇的三寸不烂之舌。再有就是糜家富甲天下,就算是曹操得了徐州,如果想快速稳定发展徐州的民生经济并且反哺兖州,就少不了他糜家的财力与商路。糜芳来这里只是为了保持现在的局面,毕竟陶谦这个主着对待他们糜家还是极好的,也算是另一种报恩。

糜芳走后,张守仁让杜如晦和杨素制定作战计划,选择领兵将领。最后选择了第二兵团程咬金的1101团出战和张士贵的1104团(骑兵团)一共七千余人乘船出战徐州。

其实军委会也是有考量的,第一兵团一个师在围攻吴郡,一个师在攻打章豫郡,还有两个团在青州扩大发展。可是第二兵团却没有一支军队在外作战,现在自身内部已经有传言说第二兵团只是“看门狗”。虽然这个传言肯定是有人故意这么说的,但也足以说明这两年在对外军事中对第一兵团的倾斜度还是太大了。

裴元绍是第二兵团司令,接到这个命令也是十分高兴,他属于中华革命军最高的几位领导人之一,他自己十分清楚自己的能力,也十分了解第二兵团现在的具体情况,新兵高达百分之八十,即使进山围剿山越人,大部分都是采取守势。他自己也清楚,第二兵团司令员怎么来的,大部分原因是他对张守仁的忠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裴元庆的战功。

现在主公肯给第二兵团一个显露头角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弃。并且还把全兵团最好的装备都集中在一起,都给了程咬金和张士贵两个团。单看现在这两个团的装备,真可谓是精锐之师,只是有些不足之处就是士兵中有七成都是新兵,很大程度会影响战斗力。

三日后,整装待发的七千将士四千战马在临海县海军基地登船出发,这次出发徐州,张守仁还把罗士信这员猛将也调去了,因为他怕碰到曹操麾下的那两员猛将。恶来典韦虎痴许褚非常人能比非人类,张守仁当然要做两手准备,否则出了意外,到时候他连死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