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农民崛起

第50章 人心难测

或许是人心难测,或许是人心不足,又或许是人性本是贪婪。陶谦把护送曹家老小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徐州第一将曹豹,曹豹虽然是徐州名义上的最高军事长官,虽然他能力出众,可是他贪财好色、嫉贤妒能、不修私德,手下的兵将多山贼流寇,军纪涣散,也可以说没有军纪可言。如果他不是徐州本土的世家大族曹家家主,或许他连这个有名无实的空职位也轮不上。虽然曹豹品行能力不如陈圭、糜竺、臧霸、马灵等人,但是他有一个任何人没有的身份,那就是陶谦的准儿女亲家。

陈圭、糜竺心里非常明白,这件事在陶谦眼里完全是一个送水人情,没有任何难度,只要派出三五百兵马,再打出刺史府的大旗,整个徐州谁敢明着与他刺史府作对。

这样又能把曹家送走,让曹操的计划破灭;又能给曹豹积攒威望,震慑住臧霸、孙礼这些已成一体的小军阀,好进一步替自己控制军队;最后还能给自己儿子接收徐州多做准备。

只可惜,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由于曹豹麾下将士军纪涣散,兵将更是良莠不齐,以至于差点把徐州甚至他陶谦全家拖入无底深渊。当然这是后话。

…………

回到家中的糜竺,甚是气愤,更是摔了一个茶碗,糜芳看到自己的兄长这么气愤,就试探性的问道:“兄长不是去刺史府了吗?为何如此气愤,难道是陈圭那老匹夫在刺史大人面前给兄长气受了不成?”

糜竺看着他的兄弟,又想到分别时陈圭的告诫,糜竺只是摇了摇头说道:“哎!也没什么,只是刺史大人交代了一些事情,为兄没有办好而已,主要还是为兄的错。子方(糜芳的字)啊,你去把小妹找来,我们兄妹三人也好久没有吃饭了,今天就一起吃个饭吧。”糜芳点头告退转身而去。

晚饭准备的很是丰盛,鸡鸭鱼肉都有,毕竟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如果别的世家大族,女子是没有资格上座的,可是糜家出生商贾,小妹糜贞又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女子,家中大小账目现在都是由她管着,糜家这几年的蒸蒸日上,糜贞是有大功的。

晚宴上,糜竺特意遣退了众人,只留下一个老仆在屋里伺候着,这位老仆已经在糜家待了三十年,也是糜家兄妹最信任的几个家仆之一。

糜竺首先打开了话匣子,说道:“小妹,为兄这几年为了仕途让小妹受了不少委屈,为兄这里给小妹赔不是了。”

糜贞一听,让兄长给自己赔不是,这要是传出去,那还了得。于是赶快打断糜竺的话,说道:“兄长此言差矣,父亲母亲去的早,你我兄妹三人相依为命,何必如此。”

糜竺当然不会真的赔罪行礼,那样可是真的害了糜贞,这么浅显的道理糜竺比谁都清楚。糜竺坐下,饮了一碗酒,说道:“这几年,为兄一直想在仕途上有些作为,好让那些世家大族之人改变对我糜家的看法,还一度的想把小妹嫁给陶公(陶谦)的大公子。现在想想,是为兄错了,现在的陶公早已不是当年的陶公,现在徐州也不是当年的徐州。现在的徐州在别人眼里,就是随时都想咬一口的肥肉。哎……”

糜芳听到兄长的语气越来越沉重,也和糜贞一样眉头一皱,心里很不是滋味。糜竺好像没有看到他二人的表情一样,自顾自的说道:“天下大乱初起,如果徐州还是如此,早晚都是别人嘴里的一块肥肉,咱们兄妹三人要想守好父辈传下来的这些家业,还的另谋他法啊!”

糜芳是年轻气盛,一听大哥有别的想法,马上接道:“兄长何出此言,难道徐州有人想打我糜家的主意不成?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糜竺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哎,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刺史陶公把为兄与陈别驾………”接下糜竺把今天白天和陈圭一起去见陶谦的事情大概说出来了,并且还把自己的想法也讲出来,希望可以得到弟弟妹妹的支持。

糜芳糜贞都不是傻子,稍有不慎,徐州就要万劫不复了,肯定是无条件的支持糜竺的想法了。

…………

和糜竺一样,回到家中的陈圭虽然没有大发雷霆,但也是气色不佳,陈圭看到自幼聪明伶俐的儿子陈登,心里想到或许是时候该把家族延续的重担交给他了。

看到进来行礼的陈登,陈圭又是满脸笑容,说道:“我儿可是来询问为父今天到刺史府之事?”

陈登答道:“刺史府之事自有父亲做主,儿何必忧虑,只是今日城里有人打杀了一头鹿,儿特意让人买来好给父亲补身体。”

陈圭听着陈登的回答,不住的点头,并且说道:“我儿有心了,走,我们父子一同前去,再烫壶酒,今日为父很是高兴。”

陈登答道:“孩儿,这就去准备。”

陈圭制止说道:“这点小事交给下人即可,我儿可是要办大事的人,怎能尽做这等小事,从今以后,这些小事都交给你信的过的人去办。”

陈登听着父亲的话,这是要把陈家大权交给他,心里肯定是十分喜悦,只是一向成熟内敛的陈登又怎会把心里的喜悦轻易的表现出来。喜怒不形于色,这一切陈圭都看在眼里,心里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更加肯定与认同。

晚宴中,陈圭也把自己想要更换门庭的想法与陈登分说了,陈登也表示陈圭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并且支持。世家大族本来就是为了家族的传承与发展为第一要务,这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三国时期的琅琊诸葛家,诸葛亮是蜀汉的丞相,其兄诸葛瑾确是吴国孙权的重臣。所以那些世家大族改换门庭是常有的事,陈圭父子也没有什么道德上的不适。至于改投到谁的麾下这是一个很高深的学问了,需要他们仔细研究。毕竟这是关乎到他陈家今后数十年的存亡与发展,必须慎之又慎。

…………

徐州彭城糜家一间粮店对面的“一间客栈”里。

不错,这家客栈的就是张青孙二娘夫妻俩开的,名字就叫“一间客栈”。说是客栈,其实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靠餐饮,最主要的还是卤味和烧烤,比如:卤鸡卤鸡蛋卤鸭卤猪蹄卤猪头卤豆干等,至于烧烤,那就更多了,鸡鸭鱼肉、蘑菇蔬菜只要是能吃的基本上都有,最最主要的是价格亲民,还可以以物易物,碰到那些付不起账的江湖中人,几乎都是免费。所以“一间客栈”的名头在徐州也越来越大,张青孙二娘夫妻俩,更是成了黑白通吃的风云人物。

刚刚得到刺史府内线传出的消息,说是陶谦一天之内连续召见了陈圭、糜竺和曹豹三位徐州重臣,并且陶谦很是高兴,最后还和自己的俩个儿子一起用过晚饭。

消息一条条的传出,张青孙二娘只是负责收集,而汇总与分析则是专人负责。

拿到情报的负责人,早就得到总部的命令,只要是徐州刺史府的消息,不管大小,马上派人传回总部。